首页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65、你全家才见识少

我的书架

65、你全家才见识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实在赵德柱这里,嘴巴两张皮,说话不费力。

  吹得天花乱坠,赚不赚钱都是几年十几年后的事情,反正现在把这个方案格局定下来,那才是最正确的。

  偏偏这些亲戚股东们还就吃这套。

  重新请站在一边郁闷得要吐血的红衣设计师来讲解整个设计方案的时候,股东们纷纷找理由跑了。

  最该他们了解的阶段,压根儿就不在意。

  偌大个会议室里,最后只剩下老板和营销总监,外加赵德柱三人。

  宋老板脸上怎么可能不满是嘲讽。

  赵德柱听得专注,因为他在竭力回忆,当年这个火遍全国的景点到底有些什么特色。

  但是连焦盆和右岸的原型地他都去看过,偏偏没来过江州。

  所以面对这俩表情,奚莲颖内心的烦躁可想而知。

  从焦盆回来通宵达旦的带着团队做设计图、效果图,概算成本造价,把原来的设计方案几乎全部推翻重新来过。

  内心还是很兴奋的。

  结果现在感觉功劳全都是这个看起来没什么文化的小年轻,二世祖。

  不管是设计灵感,还是说服这群暴发户股东。

  全都是这个家伙搞定,而不是满腹经纶的自己……

  还特么随便走走就带着俩小美女的招摇样儿。

  端庄的那个一本正经拿着纸笔,记下每个细节,一看就是剽窃创意。

  圆乎乎的那个则始终伸脖子看男人杯里还有没有水,殷勤得要命。

  所以讲起来味同嚼蜡,照本宣科,一点都没有激情。

  如果不是甲方阿姨坐在那,早就叫助手来敷衍了。

  赵德柱还举手:“错了,这个建筑不要五颜六色的做出什么古风来,最重要的是夜景,千万不要五彩缤纷的颜色,就标准的那种黄光灯,顺着建筑边这样照亮,效果绝对好!”

  最恨就是这种喜欢指手画脚到细节的甲方。

  还是个假的甲方,奚莲颖已经在竭尽全力的忍耐:“这夜景谁来看呢?你知道对面是什么吗?”

  话音一转,她从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找到现场拍摄的大量图片,心里在滴血。

  付出了多少前期工作啊。

  这原本就是个延伸到江边的崖地,隔着江水对面一片破落到极致的LC区建筑,瓦房、棚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那种支离破碎感觉。

  赵德柱该怎么解释十多年以后的绝美江景呢。

  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站起身走到画面前仔细看:“现在都还是这样?”

  奚莲颖无奈点头:“这片区域被称为老北城,是江州市区最陈旧的地方,给这些老百姓看风景?”

  赵德柱只能在内心感叹,二十一世纪日新月异的变化太惊人:“这个建筑要呆在这里很久,现在对面很破烂,未来不会的,相信我,很快这里就会变得非常非常的现代化美丽,这里看对岸漂亮,对岸看这里更漂亮,所有来看过这里的人,都会记住这里……你搞建筑的,还要我来说这个道理?”

  奚莲颖有种脑袋被门夹过的痛苦,这种不学无术,却又处处压住自己的甲方爸爸,最可恶!

  因为对方会让自己无比质疑,我过去十多年的艰苦学习,一次次对专业技能和灵感的追求,就是个屁。

  建筑是永恒的艺术。

  这是走进建筑专业就要明白的基本原理。

  岁月流转,这栋建筑一定会矗立在那见证周围的变化。

  从赵德柱说出要呆在这里很久,她内心就想啊啊啊的狂叫,被这个小屁孩教训了!

  关键还没法反驳,你特么说得太对了!

  包括之前的夜景凸显轮廓,对啊对啊,老子一定会想出来的,但为什么要被你先说出来!

  有点晕眩!

  肯定是这几天熬夜做方案的太疲惫了。

  奚莲颖下意识的抬手捂头,就觉得眼前一黑,晕厥前还在想:“不会有这么韩剧的剧情吧,还要他来把我搂住?丢死人了……”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赵德柱看见美女倒地,第一反应还是下意识的让开!

  让穿着红色风衣的美女设计师委顿倒地。

  差点摔醒过来!

  助手是个小伙子,吓得眼泪都要出来:“奚姐昨天熬了通宵,今天早餐都没来得及吃。”

  冯晓婷很认真的在记录,用播音主持专业的稿件重点记录方式,把赵德柱提出来的几个要点都标注了,这可是业绩。

  证明了赵德柱的能力价值。

  这会儿看见人家设计师倒地后赵德柱的动作,还噗嗤一笑,估计是回忆起当初自己也摔了。

  李媛媛听见前面的动静才吃惊跳起来,跑过去从地毯上扶起人家就掐人中,班主任有教。

  宋老板也挺惊讶的过来:“不是吧,小赵,你魅力这么足,把人家迷晕了?”

  刚被掐醒的奚莲颖万念俱灰,又晕过去了。

  那位营销总监帮忙把会议室的灯都打开来,之前为了投影仪光线很暗。

  赵德柱这才看清人家妆比较浓,分明就是为了掩饰熬夜的疲惫憔悴:“宋姐,您这是把别人压榨得够狠,都累成什么了,先扶着去医院还是怎么?”‘

  宋秀琴摸手机:“我们大楼自己有酒店保健医生,先诊断下再看怎么办吧,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边吃边聊?”

  资本家的真面目暴露无遗。

  一将功成万骨枯,什么都挡不住方案决策的推动。

  还好,保健医生来看了判断是低血糖,马上推了一针葡萄糖,靠在沙发上的设计师悠悠醒转过来。

  正听见赵德柱在谈笑风生:“她可能是见识少了点,五颜六色就跟小鬼子的那浅草寺一样了,去过东京的浅草寺吗?挺好看的,但我觉得不适合您这地方,别花里胡哨,一定要显得很稳重……”

  他对后世的凤嘴崖,熟悉度还真不如浅草寺那么亲身体验过。

  印象中只有这里的色调挺稳重的,到现在他能挖空心思想到的细节也就仅此而已。

  可怜的奚莲颖已经开始怀疑职业人生。

  感觉什么有价值的设计元素,都被人家点到,自己也就是个么得感情的绘图机。

  宋老板注意到这边睁开眼的设计师,刚抬手,赵德柱手机响起,弹出:“喂?”

  黄盼盼打过来有点焦急:“今天的晨报,我刚刚看到今天晨报上有新闻,市民举报江州宾馆的租车公司卷款潜逃了!”

  赵德柱马上示意放下筷子的冯晓婷:“报纸上说那家公司跑了,东西呢!”

  GPS显示屏随身携带在秘书包里。

  其实这玩意儿自己也带卫星定位模块,还要翻开天线,所以在室内效果很不好。

  赵德柱举着到窗边,冯晓婷已经聪慧的去找外面的秘书、助理询问今天的报纸。

  临走还踩了脚李媛媛,这姑娘才依依不舍的把手里蟹钳给放下,茫然的帮赵德柱筷子碗碟收拾下,再对大老板讨好的奉上可爱笑容。

  宋姐见多不怪,招呼可怜的设计师上桌,询问她感觉好点没。

  冯晓婷正好捧着报纸进来,迅速找到那条新闻,捧给宋老板低声解释发生了什么。

  她去过租车行,算是很了解整个来龙去脉。

  赵德柱这边已经开始拨打电话了。

  ,,,,欢迎大家彩蛋章投稿,我也会尽量翻牌子,但是要投好看的,来个大老爷们是神马意思?你们要不要看我翻牌大老爷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