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154、谁贪念谁的美色

我的书架

154、谁贪念谁的美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但赵德柱这话真的没乱讲。很早的时候,赵德柱和龙芷羽刚熟悉起来,就谈论过他想学那种投资几百几千万能稳稳当当赚钱的生意。

  龙芷羽就开玩笑的叫他不如投资学院,搞教育产业。

  显然几个月过去。

  这句话已经不是玩笑了。

  赵德柱用生猪出笼般的青春风暴,直接打垮了老龙那唯利是图的野鸡大学模式。

  现在是硬着头皮万般无奈,也得交出部分西南学院的资源和控制权,换得西南联大的联合办学牌子。

  本来在民营学校这可能还是有很多经营隐患。

  但龙芷羽恰恰就是两者之间最完美的缓冲。

  她认可赵德柱,甚至有点纵容赵德柱的各种做法。

  实际上他俩联手已经改变了南云俱乐部委培高尔夫球童的打算。

  提高升华了03高尔夫班的含金量。

  更是让龙芷羽对赵德柱有了信任的基础。

  现在坐在酒吧角落,听赵德柱把这次浙杭之行的细节,毫无遗漏的描述出来。

  她脸上的表情,也在跟随变幻。

  赵德柱在某宝网的跪舔,她理解为是为了打通电商专业的就业渠道,完全不把自己的尊严或者脸皮当回事。

  赵德柱在高尔夫球场上的一系列表现,她当然认为是给高尔夫班的未来打开局面。

  唯有和张泽贵在机场跟姜滔滔的接触,赵德柱算是说得比较少的,因为很难解释他这么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为什么会那么肯定无人机的未来,而且还把无人机的未来确定在了那么个脾气暴躁又年轻傲气一事无成的小白脸身上。

  但赵德柱把那条短信展示给了龙芷羽看。

  女人的关注点就是不同,龙芷羽一眼就看到了“你的滔滔”,立刻眼角一挑,表情生动有趣极了!

  完全没把自己当老师。

  赵德柱大乐:“他贪念我的美色嘛。”

  龙芷羽哈哈哈的捧着饮料杯笑。

  远远的,雷岳娜心情复杂的看着角落里她亲妈的表情。

  那脸上真的只有开心。

  哪怕偶尔严肃认真,但很快转化为各种笑语晏晏。

  这是她记忆中妈妈最开心的样子。

  但与此同时,酒吧外面真是车水马龙的有人过来找赵德柱,里面大半都是小姐姐!

  有黄盼盼、杨倩这样急着汇报讨论工作的,也有沈佳凝这些本来轮休,听说龙姐姐女儿来了看稀奇的。

  尽是些好看的小姐姐!

  而男生们就只会傻了吧唧的闷头干事,甚至有点怕跟老赵汇报,深怕被批评或者催着压担子。

  探头听见赵德柱在谈事情,还暗自庆幸的拍拍胸口跑了。

  女生却基本上都会留下来等着。

  所以愈发显着赵叔叔,像是在大观园里面上班的贾宝玉似的!

  七八个穿得花枝招展、或成熟或青春又或者干脆JK制服跟成熟OL装的女生,最后都靠在酒吧环形柜台的另一边,边等边讨论开会。

  偶尔能传出来的话语都是:“行,这个等老赵看看,你给他撒个娇多半就同意了……”

  “我这个就难了,我今天还可以吧,专门化了妆要诱惑他的!”

  “唉,说起这个,老赵可喜欢媛媛了……”

  “讨厌!”

  今天周六,娜娜换了身米色短大衣,有点小毛领,两条麻花辫也变成了更轻松的马尾,前面还松散了些刘海。

  少了几分校园的气息,却更显得小大人了。

  静静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两边简直是水火不相容的两个世界。

  要是能永远隔绝开多好。

  偏偏柜台里面是陈燕玲,没跟着去浙杭,没赚到奖金,这姑娘也没遗憾失落,依旧是那身毛线绒衣加JK西装的打扮。

  沈佳凝穿出来是甜美,李媛媛凸显娇憨,她就是清冷,已经有点经理领班的那种职业冷淡表情。

  就站在娜娜面前,快速的记账结算,清点物料,整理规范,甚至偶尔还拿玻璃钢调酒瓶练习手感。

  找准了方向,坚定信念的就是她这种状态。

  偶尔跟娜娜对眼,才会泛起标准职业的笑容。

  准确的说,就是加强版的娜娜。

  十五岁女高中生本来想象自己应该有的样子。

  现在太颠覆感受了。

  毕竟一直以来听外公和母亲对这所学校的描述,都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赵德柱说完了,忍住想在这里一直聊下去的冲动:“你回来也好,对内的事情,老龙那边我不方便去打交道使唤的事情,你管起来我就轻松多了,我还是专心在校外和高尔夫上,现在我去看看教室改造,你腰不好,那就先尽量在这里办公。”

  龙芷羽确实不愧是在航空公司从空乘到乘务长到主任乘务长干了十多年的踏实工作。

  让她当个班主任,真的是屈才。

  点点头马上:“首先你还是先拜访下李校长,把你这个短中长期的规划,跟他汇报下,这是个态度,而且能够更加清晰的展现出我们的未来。”

  赵德柱嗯:“那我待会儿就打电话约时间。”

  龙芷羽再安排:“教室场地的问题,要马上正规起来,专业教室,文化教室,凸显出每个专业的特色……”

  这会儿赵德柱的手机却响起来,他懒得被打扰,本来都艰难站起要去工作的心情,又忍不住坐下来的满怀开心。

  看都不看,顺手挂了。

  可那边马上再打。

  龙芷羽笑他:“我在不方便接啊?”

  说着就撑桌边要起身。

  看她防备伤势的动作,赵德柱就心疼,接起来却吃惊,是那个某宝网的公关经理:“赵总么?有个事情打扰您一下。”

  这就是地位的变化,态度绝对不是当成之前的西南客商了。

  赵德柱态度也好:“哦,王总您好,有事您吩咐……”

  那边语气略急:“能邀请您抽空前往焦盆一趟么?老板有个在高尔夫球场上的约会需要支援,签证我们这边可以马上去搞定!”

  赵德柱内心卧槽,却无奈:“不好意思,我……还没办护照。”

  这是个急不来的手续门槛。

  起码十多天吧。对方也有难以抑制的失望:“啊?是这样吗,您……您……”

  对惯常迎来送往的公关经理,还是个提前一天都会去给首富爸爸踩场的细致人,这是真没想到。

  特别是都这个级别了,还是粤东沿海人士,简直掉份儿。

  赵德柱内心也极为遗憾:“不好意思,我马上安排去办,能来得及就联络您,这两年忙这些手边事,忘了。”

  对方无奈:“嗯,好的,本来我在浙杭沪海也有熟悉几位高尔夫界朋友,老板最投契就是您了,等您的消息,但可能是赶不上了。”

  赵德柱这种心态就不会觉得失去了什么天大的机会,嗯嗯嗯客气几句挂了电话。

  装得还是很淡然。

  有牌面的那种。

  挂了电话才给龙芷羽哀嚎:“机会啊!!!我的天啊,免费去焦盆溜达一圈见大佬见世面呢。”

  听他解释以后,龙芷羽也有点遗憾,但主要安慰:“没事没事,机会确实都是给有准备的人,谁能想到能搭上这条线呢,没什么陷阱吧?”

  她的防范意识还是强。

  赵德柱摇头:“他就是个开球都打不到的生手,但他的投资方……卧槽,我真的想起来了,某宝网最大投资方是焦盆那个什么银行!!!小鬼子老板就没几个不打高尔夫的!”

  龙芷羽都能帮他分析了:“会打的没你会说,会说的没你会打,而且你还有业务往来算是一伙人,确实是个很好的打球伙伴,好吧,我找人帮你办护照,但也得十来天吧。”

  赵德柱摸出身份证递过去:“拜托你了,嘿嘿,真的,你回来我就轻松多了,尽快搞定,费用高点都不是问题。”

  龙芷羽门儿清:“航空公司有人专门负责这个,尽快吧。”

  然后调侃的挑眉毛示意吧台那边:“还不快去,等着你呢。”

  赵德柱却独辟蹊径,同样挑眉毛示意吧台另一边的娜娜:“我带孩子去参观下学校,你先不要走动那么多,就让她们来给你汇报工作,你比我更擅长管理一堆女孩子吧。”

  他这种不遮遮掩掩的做法,让龙芷羽没脾气,只能呵呵:“我看未必比得过某些人……”

  赵德柱已经:“晓婷、盼盼……你们还是先把工作给龙老师先讲讲,我带客人参观学校去。”

  几个女生面面相觑,这算是正儿八经的面对老板娘了么。

  实在是龙芷羽那种立刻调整好,春风满面对待小姑娘们的自然端庄,天然压住了所有这样那样的小心思。

  这种管理一群漂亮姑凉的局面,她熟悉得甚至有点怀念!

  技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