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164、收费项目谁怕谁

我的书架

164、收费项目谁怕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反正赵德柱的脑瓜子是嗡了下。

  不是有种说法么,在自己真正喜欢的人面前,什么技巧都是渣。

  再油嘴滑舌的人都会显得笨拙木讷。

  那些在别的异性面前游刃有余的抖机灵,在这里甚至会结巴卡壳。

  赵德柱就是这种反应,伸手接过媛媛给他端上的一小杯洋酒。

  硬着头皮指龙芷羽那边:“我同事,过去坐一下吧,我介绍你们认识。”

  奚莲颖也是女人啊。

  她也是精明,而且经历过感情的成熟女人。

  光是从赵德柱这种语调变化就立刻察觉到这个女人不简单。

  几乎是下意识的,随便点了杯饮料,迫不及待的跟着走过去。

  龙芷羽有主人翁意识,还隔着好几米呢,脸上就浮现出惊喜的表情:“你……是赵德柱的姐姐还是女朋友啊?好漂亮!”

  语气诚挚得像是好多年没见的幼儿园同学。

  奚莲颖也不差,马上笑着快上两步:“不是不是,都不是,叫我奚奚好了,搞设计事务所的,赵德柱已经帮我介绍了两单挺不错的业务,今天专门过来感谢他一下,怪不得他喜欢留在这里发展。”

  赵德柱甚至都慢两秒走拢,放下那一堆包:“龙芷羽,我们合股了后面的教育公司,她腰不好,所以就不能站起来跟你表达这种塑料花姐妹情了。”

  哪怕这会儿肯定还没有流行塑料花姐妹情的梗。

  但两位肯定都能听懂。

  结果竟然同时装着没听见,继续廉价的热情:“别听他瞎说,我是他班主任,腰椎间盘突出,所以只能这么端坐着。”

  奚莲颖都感同身受了:“啊?我腰也不是很好,这两天还酸呢,嘿,好看,你这件马甲真好看。”

  龙芷羽也欢喜:“是吗?早上我还犹豫穿不穿这件呢,最近胖了点怕扣不上。”

  奚莲颖果然有见地:“你这件米色格子马甲普通人穿就是灾难,跟穿着红色马甲的证券交易员似的,但你穿出来有这种气质,有点空姐那个味儿!”

  龙芷羽都牵手了:“来这边坐啊,我以前做过空乘,职业习惯了,这老伤也是那会儿留下来的。”

  奚莲颖恍然大悟的环顾四周:“真想不到这里,还会有这样一方小天地,我都想来这里上班了,心情愉悦放松啊。”

  龙芷羽也观察到:“你经常熬夜呀?”

  奚莲颖娴熟的从系了腰带的咖啡色短大衣里摸出女士香烟,示意下点燃无奈:“我这个工作性质就这样,拼命熬夜,经常赶工,不过习惯了就好,反正单身也不需要在乎什么另一半的感受,挺自由的。”

  龙芷羽看都不看赵德柱,惊讶:“我知道这种感觉,就像有时候我喜欢一个人去旅行,只需要和自己相处就行了。”

  奚莲颖简直投机:“每个人都可以独自运转的,为什么非要牵绊呢?”

  赵德柱坐在对面,对这俩亲热得马上就要斩鸡头烧黄纸的局面,居然很享受。

  悠然自得的端着酒杯,独饮。

  嗯,一个人独自运转的确很愉悦。

  他甚至都不需要龙芷羽有什么回应。

  可能表情太愉悦舒适了。

  余光其实都瞟着他的两位女性,几乎同时转过头来,笑容都能瞬间化成冷眼:“呵,很自在哦,看什么看?”

  “哦,你在龙姐面前确实很安静嘛。”

  赵德柱平静下来就无所畏惧:“嗯,继续演,继续姐妹情深嘛。”

  龙芷羽抢先鄙视:“好好好,你上场,我是不是有点多余,我换个地方吧。”

  两边的手赶紧都扶住她,当然一个真心一个假意。

  “差不多就行了,聊聊天嘛,我这两天焦头烂额的都上火了,那马桶里的清洁球我滋过以后都是翠绿的!”

  俩成熟女性同时啐他:“你给我走!这事儿就不用分享了!”

  “呀,你可真会绕着弯儿搞颜色!”

  不过奚莲颖更有求知欲:“你为什么事情焦头烂额?追女朋友吗?”

  龙芷羽看戏。

  赵德柱是真紧迫,把电子游戏专业的事情描述了下:“我如果是想赚钱,当然可以简单的找人来搞个游戏私服,三四十万就能搞定,稳妥妥的赚点小钱,可这种人家根本不愿来江州,我要的是那种可以来这里教学生怎么做,哪怕低级点、基础点,帮我们把电竞专业,电子游戏设计这一套给搭建起来,明年要搞全国竞赛,要开学的!”

  边说还能顺便带一嘴:“我可不像有些人,啥都没有就敢吹了开学。”

  龙芷羽轻笑下,比刚才更柔和了。

  奚莲颖主要还是疑惑:“他到底是学生还是老师?”

  龙芷羽开始空姐式的解答:“我们这所高职学院其实除了有块牌子,什么都很薄弱,你可能也知道这种高职专科的现状,并不像官方描述那么好看,但赵德柱从一个本来吊儿郎当的学生,迅速成长为合格的班长,学生会主席,再进一步成为高职教育的学术带头人,仅仅用了三个月时间,他非常努力的在成长提高自己,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达成了我们这所不怎么样的高职学院,跟西南联大合办几个新专业,而他的目的,仅仅是为让这些高考失败者。获得第二次成才的机会。”

  女人的脑回路真的不太一样,奚莲颖看了两眼旁边笑眯眯的赵德柱,居然说:“肯定是你对他的影响最大。”

  赵德柱连忙点头:“你今天这句话最正确!”

  奚莲颖马上冷脸:“是吗?本来有点信息可以传递的,听不到好听的话,那就算了。”

  赵德柱不要脸:“好听的有啊,别人都关心你飞得高不高时,只有我关心你累不累……”

  龙芷羽吃惊,竟然敢当着她给别的女人献殷勤说情话,马上夸张的如坐针毡:“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奚莲颖面不改色:“没有,姐,说完,你说完。”

  果然赵德柱后面还有句:“如果你飞得又高又不累,我心态可能会炸,想拿把枪把你打下来!”

  奚莲颖带头哈哈哈大笑,还得意的跟龙芷羽分享:“看见没看见没,这个家伙最会打胡乱说逗女孩子开心了!”

  龙芷羽哼哼哼:“我们那一个班的女生都跟他开心呢。”

  奚莲颖却说:“可只有在他真心喜欢的女人面前,才会手足无措吧。”

  龙芷羽就似笑非笑的指着奚莲颖,假笑的嘴角好像在说,姐妹你很懂哦。

  赵德柱才是听懂就鼓掌,伸到奚莲颖脸前鼓掌,感谢她的助攻。

  更感谢她的蕙质兰心。

  奚莲颖就起身了:“你知道我那个圈子很多玩艺术搞设计的,江州有座全国几大之一的美术学院,所以江州是有游戏设计底子的,也许没有HK鹏圳那么领先,但搭建这样的教学架构却没问题,我给你个电话,我一画家哥们儿,国内知名游戏人物造型师,你找他帮你起步吧。”

  然后就对龙芷羽可爱的摆摆手:“龙姐,有空来我事务所玩,或者到我有个酒吧也行,这段日子我可能会经常过来,但主要是和赵德柱介绍的设计业务有关,他的确不错,除了稍微年轻点,其他方面都挺好。”

  说着还双手递上张自己的名片。

  设计得果然精美又有艺术气息。

  龙芷羽听出点端倪,都撑着桌面站起身了,双手接过。

  她的礼仪没得说,却只点点头指使赵德柱:“还不陪着走,帮着拎包啊。”

  赵德柱点点头跟着奚莲颖出来,看见她发了电话号码短信过来,揣衣兜里。

  两人过马路时,奚莲颖笑:“你要追她,难得很哦。”

  赵德柱竖大拇指:“我敬你的观察能力,但每个人都可以独自运转的,为什么非要牵绊呢,我喜欢她,这就够了,不一定非要追到手宣示所有权,对吧?”

  奚莲颖还认真的回味了下:“很棒!你这句话绝对有职业水准!”

  赵德柱就得意的提着俩包做勤奋上学的样子。

  咦,那个饿蒙了的衣服口袋没拿。

  奚莲颖也注意到:“哈哈哈,其实我这说不定能刺激她一下。”

  赵德柱哪怕提着包,也热烈鼓掌!

  类似的话,他不是跟冯晓婷也说过么。

  这种熟女根本就不需要提,拍拍屁股就知道换姿势,多好!

  奚莲颖没说话了,赵德柱好像有个什么问题的,但刚才牵扯到龙芷羽,就忘了。

  两人并肩走进校园,穿过操场。

  正是下午下课后的闲暇时间,四周练车的小伙伴,不少人都在驻足观看这成熟的都市丽人。

  看赵德柱送人家上法拉利,肯定有无数个问号。

  奚莲颖发动了引擎以后,才装着不经意的对车窗外说:“改天没事到酒吧玩,我把设计费收一下啊。”

  赵德柱马上做忧心忡忡状:“我估计已经被她猜到了。”

  奚莲颖本来耳根就有点红,这下脸都红了,一脚油门赶紧逃。

  原来自己刚才在大姐姐面前装模作样,什么都被看穿了?

  跟没穿衣服还跳伦巴似的。

  羞死人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