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312、助人为快乐之本太难了

我的书架

312、助人为快乐之本太难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德柱自然是随便警察小姐姐。

  任查、任摸、任了解。

  不过他想邀请吃饭就不行,连两人单独在办公室关门说话都不行。

  那陪着送回警署总可以吧。

  曾楠说不能坐他的车,距离也就两三条街,走回去。

  那就一起走。

  赵德柱是很想感谢曾楠的这种热心,更想协助曾楠做个好警察。

  可小女警就巨烦他这种状况,走进电梯才忍不住抱怨:“你就不能简单省心点吗?非得搞这种事情哒!”

  这个哒字,就说明警察身份之外的曾可爱上线了。

  赵德柱笑:“照你这么说,全社会都不挖空心思的赚钱,不想方设法的搞事情,这个社会怎么发展?”

  曾楠肯定说不过他:“哼哼,我给你说哒,我们上学第一课,老师就讲,所有赚钱的办法都在刑法里面写着哒,你不要犯错,我不希望我来抓你!”

  赵德柱温暖:“嗯,欢迎你经常来,包括请你们那位领导也来,哪里有犯法的嫌疑,我们就改哪里,比如说这个电话充值像电话诈骗,那我们就用网上支付,一切都朝着合法去。”

  重拳打在棉花上。

  曾楠更烦,正抬手指指赵德柱要说什么,电梯已经到了一楼、

  门打开两人还没走出去,就听见外面:“呀,赵叔叔你怎么了?”

  实在是警察制服太有威力,把站在门口的娜娜吓一跳。

  赶紧伸手挽住赵德柱胳膊,甚至有挡在身前的下意识举动。

  女警察职业习惯的观察到那沉甸甸的大书包,就觉得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

  很有优越感的把腋下夹着的警帽取出来戴上:“我觉得你做好教育,照顾好小孩子就挺好,别整这些高危职业,你智商还不够。”

  然后对女高中生点点头,潇洒的双手插兜走了。

  赵德柱也就不跟着去了,转头扶着电梯门:“今天怎么又过来了?”

  女人再小也是敏感的:“怎么,不想我来呀?”

  赵德柱连忙赔笑:“想!天天想,我只是觉得你花一个多小时坐公交车过来太辛苦了。”

  边说还边伸手去摘书包,做到了任何一个父亲对女儿都会下意识的照顾。

  女人再小也喜欢听好话,娜娜就笑起来,脱下书包从侧面小口袋拿出包桃酥饼:“我觉得你应该喜欢吃这个,给你带过来。”

  赵德柱马上捧场,迫不及待的就在电梯里开始大口啃,还极力赞美:“好吃……好诗……”

  太干了,有些桃酥粉末喷出来。

  娜娜已经笑得有她妈那几分神韵,小小年纪就带着端庄的味儿。

  踮着脚帮赵德柱把领口的掸掉:“又没人跟你抢,慌什么慌。”

  温柔更甚。

  赵德柱心说,没人抢才怪了!

  果然,等两人到了电梯门出去,李媛媛那眼珠子跟装了雷达似的,一下就瞄到了牛皮纸包的袋子,简直就像摇着尾巴的比利牛斯山地犬。

  一边热情的迎上来给娜娜打招呼,一边就假装摘赵德柱肩头的书包:“装的什么呀,怪沉的,我帮你拿吧。”

  赵德柱心知肚明的把纸袋递过去:“好好好,这个最重……”

  李媛媛眉开眼笑的打开闻闻:“嗯嗯嗯,上班时间不能吃零食,我帮你保管了……”

  边说已经边在吞口水!

  娜娜斜眼看赵德柱,无声的用小皮鞋跟踩一下,还有个鼓腮帮子恨恨的表情,然后就直接去老总办公室了。

  赵老板的办公室,基本是全公司人的禁区。

  也就李媛媛和冯晓婷可以随时进出,连陈燕玲都要先敲门。

  但还是娜娜牌子最大,直接穿过办公区开门,站里面还瞪赵德柱,用眼神催促。

  这边提着书包在好多客服边说话边伸长脖子的偷看下,快速冲进办公室:“一个人又吃不完。”

  娜娜直接跺脚:“我给你买的,你拿给她吃!”

  赵德柱笑眯眯的帮她倒水:“好啦,我懂,在我眼里,她也像我女儿一样。”

  不说还好,娜娜的腮帮子都鼓成包子脸了。

  更生气!

  背身倒水的赵德柱,还不知道在剃刀边缘:“真的,对我来说,现在学院的学生都是我的孩子一样,你别看我年龄不大,但实际上……”

  娜娜已经随手抓了个文件夹打他:“不是的!都不是!”

  江州的女孩子真的很喜欢动手。

  赵德柱鸡飞狗跳的乐:“好好好,不是不是。”

  娜娜追着打几步也笑起来,把文件夹收拾整齐,小喘气的埋怨:“你这个习惯真的要改,成天跟这么多女孩子打交道,你这样……怎么让妈妈放心嘛,妈妈最忌讳这个了。”

  赵德柱放大话:“下个月,最迟下个月就让她不忌讳!”

  娜娜马上呈现出小女生的原形,嘻嘻笑的追着抓赵德柱衣襟:“怎么做,你要做什么,告诉我嘛……”

  赵德柱又有点警醒:“不能跟你说,你也千万别走漏了消息,到时候就知道了,别让你妈看出来了。”

  女高中生其实挺好满足的,嘿嘿笑着点头,就坐在大班桌的对面,翻开书包拿功课:“反正我没晚自习的时候就过来,监督你不许跟其他女孩子打交道,你不讨厌我吧?”

  赵德柱撵她坐自己的座位去:“那个老板椅可以升降,你坐高点别伤了眼睛或者腰椎。”

  小姑娘甜蜜的嗯,快活的过去坐。

  赵德柱很没老板样子的坐她刚才那,把脚翘在旁边扶手:“不过我可能这个月底就要回去学院那边上班上课,不是天天在这边了。”

  立马清晰的看见女高中生嘴嘟起来。

  赵德柱马上改口:“你过来我就过来办公,好不好?只是我真的要回学院那边搞电竞大赛,也要凑近点跟你妈谈正事啊。”

  高中生的口是心非都那么明显:“你还是陪妈妈吧,我没事,只要你不在这边跟那些女孩子打交道就行。”

  赵德柱乐得哈哈笑:“不会不会,真的,你没看见我在培养那个陈燕玲,就是为了让她暂时管理这边的工作吗?”

  小姑娘居然提醒老男人:“你还是要注意点,人家要是误会了就不太好……”

  说误会,误会就到。

  老总办公室门响起点剥落声,赵德柱提高声音:“请进……”

  陈燕玲就落落大方的迈步探身:“赵总,我母亲今天……”

  肯定是被老板椅子上的俏丽小萝莉给整意外了。

  赵德柱赶紧收敛自己坐姿起身。

  雷岳娜也懂事,赶紧抱了自己教科书作业本跳起来往茶几那边跑,看样子还准备伺机撤出去。

  但发现进来只是个中年妇女,就立刻坐定不走了,还假装认真的埋头写作业,耳朵天线都给升到天花板上了。

  赵德柱也落落大方的面对:“您好,您是陈燕玲的母亲吧,请坐请坐,那是我朋友的女儿,到我这边做作业的,燕玲给你妈妈倒水啊……”

  陈燕玲肯定是没想到娜娜在这里,有点踌躇的动作。

  赵德柱明白她不想自己的家事被人知道。

  就东拉西扯:“您刚才也参观了下我们公司吧,其实这仅仅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主要还是基于那个高尔夫班,展开出来的教育公司,游戏公司,未来还有电商公司、物流公司,燕玲是我们公司的高级主管,当然她还在学习,有很多需要提高的地方,对,另外我们还会有高尔夫度假酒店,您觉得她更适合哪里工作呢?”

  陈妈妈其实跟女儿外表相差有点大,臃肿发胖,表情也有点精明市侩的到处看,当然是在那个女高中生身上停留不少时间,还好娜娜穿着运动校服,实打实的降龄。

  嘴里则是惊叹又热情:“赵班长好有魄力,听燕玲说你是她的班长,你们搭档做事我肯定放心……”

  赵德柱都在脑海里勾勒龙姐姐穿这身运动服是什么感觉了。

  心里又有点暗笑。

  真的,陈燕玲才比娜娜大个两三岁,她母亲,包括媛媛的妈,简直比龙姐姐老了好大一截。

  当然这也说明龙芷羽的担忧不是白来的。

  她是自律又爱美,真到了四十多,也这样?

  赵德柱愈发觉得要抓紧时间把爱美工程加强。

  不管两口子成不成。

  也让龙芷羽这个爱美的习惯更开心些。

  现在就心不在焉的听陈妈妈开始长篇大论的感谢公司学校,但只要提到陈燕玲的父亲,赵德柱就抬手示意不要说,还示意旁边有孩子在听。

  后来干脆顺手从办公桌下面,把他妈留下那个买菜布口袋拿出来。

  他后来还是清点过,多退少补的留足了五十万现金:“手续上面燕玲已经跟我办好了,我想最好是抓紧时间,安排我们公司的司机开车送您过去交接款项,好不好?”

  陈妈妈从看见赵德柱得时候,肯定就有心思了。

  非常明显的心思。

  这点甚至比李媛媛的母亲更加强烈。

  也许李妈妈还觉得这样年轻有为的老板跟自己女儿是天然的阶级差别。

  陈妈妈却觉得为什么不可以呢。

  特别是家里翻天覆地的落差,让她更加在意这种挽救方式。

  陈燕玲有点猝不及防,突如其来的难堪。

  对赵德柱的体贴就更加感激了。

  连忙扶着依依不舍的母亲出门去。

  赵德柱松口气,转过来就看见一双金睛火眼盯着他!

  做点好事太难了。

  赶紧送回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