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364、防微杜渐勤认错

我的书架

364、防微杜渐勤认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反正龙芷羽回头听见赵德柱汇报这事儿,都有点闻所未闻:“你还要跟她去举办婚礼?!”

  可能觉得自己的语气像个吃醋的太太,马上转移重点:“她挺着个肚子去参加婚礼?”

  赵德柱摆出鞠躬尽瘁的样子:“还不是为了招生啊,芜江区二中在整个地区都是以招收周边农村学生居多,虽然都是各种农村中学的尖子生,但进入到高中阶段肯定不如主要面向县城的一中后劲足,每一届有五百多毕业生,大半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去打工了,她母亲看了我们这个学校,就想把这个对接起来。”

  龙芷羽斜眼看他:“我说婚礼的事情!”

  赵德柱连忙卑躬屈膝:“假的,都是假的,大不大肚子,反正就说在这边举行了婚礼,回家乡补一个而已,那结婚证上还写着我二十三呢,芜江区距离这边听说也有百把公里,就过去办个宴席,真的只是演戏。”

  龙芷羽明显有认真想过,脸上似笑非笑:“演戏?有婚礼那就有婚姻,还有了孩子,老丈人丈母娘逢年过节肯定要来看看,不得走动下?孩子逐渐长大以后怎么隐瞒?这一辈子都演下去,那跟真的有什么区别?”

  赵德柱理不直气也壮:“我跟她没感情,她也没那意思,就因为有个孩子,那您给个更好的方案,我一定照着执行。”

  善良的女人就无言以对了,摇摇头看赛台上。

  赵德柱去奚莲颖那应付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带着“老丈人、丈母娘”过来视察电竞大赛的盛况。

  一个月之前还是空荡荡的搭建赛台。

  现在已经是如此人声鼎沸的场面。

  哪怕白天的效果不如晚上那么震撼,还是让两位在教育一线坚持了一辈子的老人觉得,女婿真正继承了他们的衣钵。

  因为在路上讨论,赵德柱提出来的是象征性收点学费。

  尽可能保证家庭条件不太好的农村和城市困难学生入学。

  不要因为学费放弃了接受高职教育的机会。

  甚至部分特困生,可以减免学费提供生活补贴。

  这就能抹平很多孩子想继续读书的天堑。

  真正让没有条件的孩子,也能享受到教育。

  这才是做教育的人,内心深处最认同的价值观。

  可实际上赵德柱又不亏。

  一方面游戏版权的协议就是要把钱用在这种事情上。

  另一方面这里等于是为企鹅、天猫、无疆、游戏产业,还有他未来一系列野心覆盖的区域培养行业人员。

  如果是为自己的企业做入职培训,这些支出都是应该的。

  而其他企业想从这里定向培养,更得哗哗的掏钱。

  所以赵德柱愣是把一门赚大钱的生意,做得像是做善事。

  善良的丈母娘开心得全程挽着女婿,老丈人听说六一回去办婚礼,也笑了。

  所以龙芷羽说的情况就成了事实。

  下周末,在电竞总决赛的决赛日,芜江二中将组织高中部的部分学生过来参观西南学院。

  两所学校的关系将进一步交融在一起。

  这叫什么事儿啊。

  她还没法说。

  特别是看着赛台上光彩夺目的游戏解说,如同护法似的五六个客服解说,也散布在下面两三级的赛台上游走解说。

  在不影响选手比赛的前提下,比赛间隙还能对选手进行采访。

  打完比赛被淘汰的选手,也一个都没离开,全都充满兴致跟希望的观看。

  虽然有些纰漏,运作上更是各个部门和教育公司忙乱得东墙补西墙,龙芷羽这些天累得要命。

  但毕竟撑起来了,赵德柱肯砸钱解决问题,就像是润滑剂保证了生涩的各部分之间开始有了装配成一台大机器的感觉。

  譬如小刀本来想守在这边一直陪冯莫提表演到结束,赵德柱却想着尽快把那爆款搞出来去彩铃捞钱。

  想方设法的把这家伙送平京去了。

  结果这番做法,肯定给了影视团队其他人极大的触动。

  他们这帮人可以说是最典型的京漂。

  愿意来江州长驻,还是看在钱的份儿上,内心还是有点瞧不起这种西南、粤东土豪老板。

  但凡能以专业水准京漂,那都是认为自己有才华,希望在机会更多的大城市拼个机会。

  现在有点无奈的放弃,又或者自我安慰曲线迂回下。

  某种意义上,也是类似于高职生的失败者。

  结果看见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小刀。

  他的歌大家也听了听,都特么什么玩意儿啊!

  真的,包括《沙漠骆驼》在内,这些歌曲在专业人士的耳里屁都不是。

  小刀的歌可能比那种嘟啊嘟、老鼠爱大米的口水歌稍微好点。

  但在专业人士眼里,还是属于上不得大雅之堂的通俗作品。

  故作深沉的无病呻吟!

  再说小刀自己本来也就是个歌厅艺人的水准。

  哪一点都不会被专业人士瞧上。

  可就是这么个默默无闻的家伙,五十万买了他的专辑,又花钱送他去平京做唱片。

  这一套下来差不多又是几十近百万!

  为什么?

  还不就是小刀确实挺踏实的拿出了一套完整作品。

  这些影视编导、各环节的专业人士都很聪明。

  在社会上起码滚爬都是好几年到十几年,比学生们明白多了,稍微闲聊下就能找到这个核心点。

  既然老板有游戏公司这个金矿。

  又舍得花钱投入支持,那边还在跟陶正他们拍电影。

  这也许就是一生中最难遇见的贵人啊。

  所以这个榜样的作用,促发了这大概三四十个影视行业专业人士的心思。

  有人开始正儿八经的收罗关于影视专业的教材。

  想整理出更适合高职级别的教育模式,这样自己就能迅速上位。

  哪怕名誉系主任是陶正,副主任是黄柏,但他们又不可能天天来。

  有人就琢磨做点漂亮的东西证明自己。

  眼前的电竞总决赛就是个很好的创作平台。

  灯光、音效、摄影、采编等等各方面都可以做出些超乎这个档次的探索。

  就是从小刀开始,这帮在平京郁郁不得志的影视编导团队,终于放下他们已经被社会摔打成看钱说话的嘴脸,不谈报酬,先做出个东西来给老板看。

  这种主观能动性一旦激发。

  赵德柱甚至都没有公开打鸡血灌鸡汤,整个团队气氛都不一样了。

  人人都在抢着想展现自己。

  龙芷羽都看在眼里,所以对赵德柱掏几十万去扶持一个莫名其妙的歌手,而且还是个男的。

  她也就认可了

  这种局面下,能够有一家固定提供大量高职生的中学建立战略关系。

  对于打开今年的招生局面,至关重要。

  可这事儿怎么就这么膈应呢。

  只是成熟女人的态度,确实就不会像赵德柱忌讳的小姑娘那样爆发任性,而是冷冷的旁观。

  说多了没用,如果感情婚姻要用限制的手段来保证,那也忒无趣了。

  还不如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平静安详呢。

  但也有小心机,龙芷羽自己不说,回家随口给女儿提下这个事情。

  娜娜就要维护家里的秩序了,先打电话发邮件提醒赵德柱要防微杜渐,不要因为这种事情一点点的滑向错误深渊。

  等到周末的时候,更是一大早就背着书包来办公室督阵。

  结果她给赵德柱带了桃酥饼,赵德柱后到,上楼时候也给她提了油茶。

  还特别按照她的习惯加了榨菜末。

  小女孩儿啊,就是容易被这种事情感动。

  憋了几天的不爽瞬间消失无踪。

  赵德柱偷偷给通风报信的陈燕玲树个大拇指,神态自若的陪高中生吃早餐,解释今天晚上是总决赛,所以早点出发过去看大场面。

  娜娜问起设计师的事情,都是叮嘱的口吻了:“照顾孩子是没错,但不能因为这个就犯错哦。”

  赵德柱还蛮享受这种管教:“以后住一个小区,你去帮我照顾嘛,其实那位奚姐跟我之间没感情的,这只是跟女性朋友间的技术性失误……”

  说到这里终于觉得有点不妥,捏着桃酥饼抬头,正好看见娜娜也抬头看他,嘴角还沾点白粥,差点让他喷出来满嘴沫。

  不过小姑娘脑海里没赛车道,脸色跟她妈一个模子的好气又好笑:“你还好意思说?!”

  赵德柱马上低头检讨:“我的错,哪怕你妈妈还不是我女朋友,我那也不算是出轨,但我那个时候有点随便的态度是错的,以后再也不会了,好吧。”

  娜娜居然也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接受:“那我就相信你这次了啊……”

  赵德柱真是看她嘴角的白点点翻飞,有点受不了,扯纸巾递过去,娜娜好自然的就把脸凑上享受,他也就顿一下提供了服务。

  老司机的手都有点抖。

  小姑娘忙着抱怨:“你出了这个事情,我真是太难了,在家里提到你还要看妈妈的脸色,一点点得解释……”

  赵德柱拼命用充满慈爱的目光看着女高中生呱呱呱。

  无以回报的心情更浓厚了,突发奇想:“你同学当中有没有玩得好的,男女生都邀请下,今天到我们学校去看总决赛,让他们也看看你的妈妈在做什么,当然能介绍我就更好了。”

  他是觉得小孩子应该都挺愿意在朋友同学中间表现自己的家庭吧。

  就像过生日邀请同学到家里来一样,可以显摆下。

  只是自家这过生日肯定是个禁忌。

  谁知道娜娜惊喜得立刻就跳起来:“可以吗?!可以邀请吗?”

  赵德柱阔气:“嗯,你联络下有多少人,我们今天本来就包租了不少客车,在市区接一下过去看就是了。”

  他可能是真的没想到,这对于一个一直都避免跟同学谈起自己家庭的少女来说,有多欣喜。

  欢喜得胸口都要炸开来,可能就是心花怒放的实测感受。

  反正娜娜欢喜得搂住他脖子就亲一下脸,才抓了手机转身去打电话。

  起码好几秒之后,第一个电话都拨通了,她的耳根才慢慢染红。

  赵德柱还坐在那捂着脸,有点刺激。

  ~~推荐本女作者的书《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女频种田文,温馨向,不糟心,大女主爽文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