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399、鸡窝里出个白天鹅

我的书架

399、鸡窝里出个白天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沈佳凝,难得主动打电话过来:“班长吗?我打电话到公司,说你去新大楼工地了,这边距离我家不远,你能过来帮我给家里解释下工作学习吗?”

  赵德柱想起当初给了沈佳凝手机,她家里就怀疑过收入还叫她把手机退回去的。

  是值得去解释下。

  挂了电话给龙芷羽汇报:“估计跟李媛媛她家差不多,可能也不是很宽裕,防范心就比较重,生怕别人惦记自家闺女。”

  龙芷羽这个时候就很难摆出班主任的派头来:“那你注意点……总不能又当成男朋友,以后还要搞婚礼吧?”

  赵德柱赌咒发誓:“你看李媛媛家我不就处理得很好吗。”

  龙芷羽没忍住戏谑:“你去她家就花了八九百万,我看你这家花多少钱!”

  赵德柱就吓唬她:“其实……陈燕玲那边我也花了五十万。”

  龙芷羽终于真的惊讶:“怎么花的?”

  赵德柱就原原本本说了:“本来这是她自己的隐私,但对你我肯定不能隐瞒,我觉得是个好事情,就当预支点工资吧,她未来会是我们的得力帮手。”

  龙芷羽就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还真没看出来,但是她工作拼命认真这点我是知道的,可她说到底也还是个高职水平,能跟企鹅那边动不动就211甚至硕士博士名校海龟的比?”

  赵德柱理所当然:“我没什么文化,你也不是搞商业或者教育的出身啊,我们有资源有能力能把事情做好就够了,而她最主要是值得信任,自己人,不是吗?”

  龙芷羽都走进美发厅了:“那就看你自己到什么程度了。”

  赵德柱又满脸夸张:“老婆!当初是你要我带着她们的,现在就开始拆桥拆板子不太好吧?”

  龙芷羽听他这么喊就慌,特别是热情的托尼老师们围上来,就只好赶紧叫他滚蛋:“别瞎说了,去吧去吧,就在江大后门那边……”

  赵德柱不紧不慢的跟托尼老师商量了要怎么剪,提了不少龙芷羽都没法反驳的建议。

  一边鄙视他见识广博,却又一边期待是不是真的会效果好。

  她自己都是个高职学历,就不会被赵德柱气得晕过去。

  赵德柱还把自己的焗油都预约上了,才快步跑掉。

  看得出来他见缝插针的出去,都是为了更多时间陪自己。

  龙芷羽都系上剪发围布了,还是没忍住说了声:“那你注意安全。”

  感觉这就是她能主动回应的最大限度了。

  没想到赵德柱在人来人往的美发厅,夸张的大声:“老婆你在停车场埋了地雷吗?”

  本来龙芷羽这样的成熟美女,跟个年轻时尚的男人一起就够吸引目光了。

  毕竟赵德柱那点脸上装老成,骗得了外面人,美容美发的一看就知道。

  所以听了他的话,到处都在哄笑。

  龙芷羽又羞又气的想把包包砸过去!

  好心好意还不领情!

  不理了。

  可坐在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却怎么都忍不住上翘。

  连托尼老师都没话找话:“你老公确实很有趣哦。”

  嘴角就翘更高了。

  那个大猪头神经病!

  赵德柱出来才给沈佳凝打电话问清楚具体地方导航过去。

  确实距离老龙家不远,两三公里距离就在江大后门外。

  一片比较老式的宿舍楼。

  不算很难找,沈佳凝已经站在路边使劲挥手了。

  一身保守的圆领体恤,还有肥大的花睡裤,素雅中有点慵懒的亲切。

  标准邻家女孩儿的过目难忘。

  赵德柱艰难的把车从一大片各种商贩摊位边滑过去,停在几栋楼之间的绿化区。

  还好私家车很少,有的是地方停。

  然后的确也像是李媛媛家那样,被很多目光围观。

  沈佳凝就没有李媛媛那种看似娇憨,实则细致的精明。

  有点局促的低声给赵德柱解释:“都是我爸妈的同事,昨天龙姐开车送我回来,但是没进来,他们就说什么老板送我回来的,有些话不好听。”

  赵德柱脸不红心不跳:“我就是老板啊!”

  沈佳凝就笑了:“他们说的那种……难听话太多了,这边,小心台阶。”

  赵德柱环顾周围:“这什么单位啊?”

  沈佳凝指了个方向:“财经校……其实也是个高职,前两年还是中专呢。”

  换赵德柱哈哈:“同行啊!你怎么不读这个学校。”

  沈佳凝无奈:“我有周姐那种算账的能力,肯定读这里了,而且……”

  其实两人走上楼就看见了,表情复杂的一对儿夫妇站在门口楼道,注视着这个看起来就不寻常的络腮胡大男生。

  赵德柱确实该增重了,他高瘦的身材加上穿着方式,体型上还是很难脱离二十来岁的感觉。

  不过面对李半城都泰然自若的他,现在笑眯眯的抬手示意:“是佳佳的父母吧,我是她的班长,也是我们学院教育集团公司的经理,很高兴能见到两位,里面坐?”

  好家伙,初次上门就能这么反客为主的。

  人家肯定没见过。

  但让开的门口,里面却满满一屋子人!

  七八个男女老……全都是中老年。

  赵德柱也没多吃惊,和奚莲颖结婚的场面几百上千号人,都见过了。

  这算啥?

  主要是这些人表情不善的样子看了就不舒服。

  沈佳凝反倒是整个人从刚才内收的状态,一下展开,无论身体、表情都绽放明媚,还马上去给赵德柱洗杯子倒茶。

  挺普通的两居室老宿舍,装修家具电器都是很普通的样子。

  肯定比单亲拉扯的李媛媛家条件好点。

  但也就是普通,如果不是沈佳凝那种绽放出来的娇艳。

  这里就是灰扑扑的那种了无生趣。

  赵德柱都不稀得来。

  这会儿也不怯场:“这是佳佳的亲戚朋友长辈吗?我先自我介绍下,赵德柱,粤东人,西南学院教育集团的经理,也是高尔夫班的班长,暑假我们在HK有工作安排,佳佳就过去忙了十多天吧,有什么不清楚吗?”

  他还自顾自的找了个沙发坐下来,挺老式的布沙发,还搭着白线勾边的那种扶手布。

  刚才在门口的沈家爸妈更皱眉,看女儿双手端着茶杯放在茶几上,然后就紧紧坐在这个大男生身边低着头不说话。

  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做父母的先开口:“上回佳佳带了个手机回来说是学校发的,我们就觉得奇怪,哪有学校发手机的,我们学校搞了几十年怎么没听说过。”

  赵德柱摇头:“现在发手机算什么,我们高尔夫班竞赛组发球包,一套球杆就十来万,其他人发笔记本电脑的也不少,关键得看能够创造什么价值。”

  结果对面就有个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再问:“下面那奔驰车是你的?”

  赵德柱可没什么锦衣夜行的爱好:“对啊,一百六十多万的S级顶配,我们有好几辆车,还有法拉利呢,要不要下次开着送佳佳回来?”

  他就是一副最让人不爽的暴发户嘴脸,还带着假惺惺的礼貌客气。

  很扎心。

  中年男人就不屑了:“你们粤东很多做那种生意的吧?”

  赵德柱更不屑:“哪种?走私、制独贩独还是卖银瓢昌?你想表达什么?”

  中年男人还对周围用江州话拉支持:“你们看,你们看,只有做那些歪门邪道才赚得楞多,心虚……”

  谁知道赵德柱已经能听懂江州话了,马上就回应:“虚你麻痹!”

  全屋皆惊,连沈佳凝都猛抬头的时候。

  赵德柱放嘴炮真是连环高速:“你想说什么?沈佳凝到HK是工作,你以为她做什么见不得人的生意?我累个乖乖!在你眼里长得漂亮好看就是做皮肉生意的?我怡嘞仙人!是看她拿着几千块的手机眼红呢,还是看她在HK鹏圳采购买的衣服化妆品,刺激你了你个穷逼?冚家铲啊!”

  在移动网络还没出现,资讯没有彻底全面无孔不入的04年。

  赵德柱这种在网上打游戏瞎几把聊天练出来的各地方言大杂烩,一连串的砸到在场所有人都有种秀才遇到兵的不适应。

  关键是赵德柱说这些还带着笑脸,那种放荡又没礼貌的奸笑。

  让人不好发飙打他。

  而且把沈佳凝都逗笑了。

  让灰暗老旧的空间里,都明亮了许多。

  美好真的很容易被这些灰蒙蒙的尘埃给蒙蔽。

  怪不得沈佳凝在高尔夫班,也算是比较没有进取心,随遇而安又有点胆小怕事。

  可不就是在这种环境长大的结果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