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406、格格不入的白头鲶鱼

我的书架

406、格格不入的白头鲶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特别是赵德柱从驾驶座下来。

  那顶着一头白发的非主流模样,一看就只是像个吊儿郎当的司机。

  所以快速围过来面对的都是老蒙:“哟,听说你去高职当主任了,待遇有没有涨啊。”

  “钱和学问,总要占一样吧,学术上没有机会了,肯定还是赚了钱。”

  “那肯定是,这都坐上奔驰了,这些民办高职富得流油吧?”

  老蒙这种性格也注定在西南联大没多高的地位。

  围过来的教职员工,说得肆无忌惮。

  而且人多势众的情况下,情绪都会都会变化。

  从调侃到嫉妒。

  而且是有一个人觉得不爽,就能把情绪蔓延传递开。

  赵德柱下车以后,其实也在调侃老蒙:“你知不知道现在都是老板坐在后面的,你这样搞得我像是你的司机。”

  老蒙才吃惊:“现在是这样的规矩?我以为领导是坐在司机旁边,真是不好意思。”

  赵德柱笑:“我们之间没什么,只是提醒你不要得罪了人还不知道为什么,学校还有辆粤牌蓝鸟,先调给你开吧。”

  老蒙大吃惊:“什么?我……我没有驾照啊……”

  2000年前后能开轿车的非富即贵,蓝鸟也算是拿得出手的中档B级车。

  赵德柱的发小开过来丢给剧组用完,停在校园里,被老头也洗得挺干净。

  这完全是另外一种阶层了。

  赵德柱看围上来的教职员工们,就笑着指指:“没有那就学啊,先调个学生给你当司机,进进出出用得着,也算是给学校的人做个榜样。”

  夏姐给她的老总、副总们配豪车,不就是故意给出榜样吗。

  整个学校的教职员工,现在还基本都在享受暑假,主动持续在做事就老蒙。

  那就做个样子给他们看,跟着老子混,才有前途。

  老蒙可能在高校工作了几十年,第一次被人这样重视。

  是真正的重视,而不是那种官方尊重书面语。

  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所以对周围七嘴八舌围上来的话,他就没搭理。

  他本来就不是个八面玲珑的圆滑性格。

  甚至内心还有些傲娇。

  于是本来觉得老蒙被下放到了高职,怎么都应该低三下四吃了苦头的样子,才能满足周围人的优越感。

  却吃了个闭嘴羹,涨红脸低着头不理他们。

  旁边的年轻人更是笑嘻嘻的满不在乎,更不把周围人放在眼里。

  肯定会不舒服。

  因为老蒙从他们鄙夷的低处,却显着比他们高了。

  就无能狂怒,甚至下意识的反扑。

  说话逐渐难听:“好好的学术追求都放弃了,多赚点钱也对不起自己的身份。”

  “这些高职学院就是骗钱……不然哪里买得起豪车。”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可惜啊可惜……”

  赵德柱却只对老蒙说:“看见没,你我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有些人根本不了解,就张嘴喷粪,可这些垃圾会影响我们做事吗?”

  二十不到的小年轻,连高中文化都是注水猪肉一样假得很。

  他也说不出来什么大道理,却让老学究听得默默点头。

  狮子根本不会在乎土狗乱吠吧。

  走进老蒙已经来过无数次的大学礼堂,经历过无数次的学期前准备会。

  这已经有些陈旧厚重的建筑内部,仿佛都在他眼里重新焕发出崭新的气息。

  仿佛能够想起几十年前刚刚留校任教拿起教鞭的踌躇满志。

  原本有些佝偻的身形,都不由得挺直了许多,跟着侧前方那有些吊儿郎当的老板。

  老蒙甚至露出有点溺爱的长辈微笑。

  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了解这个志向远大的年轻人了。

  所以那些认识老蒙的人,吃惊得不得了。

  瞎子都看得出有种气质上的变化。

  关于老蒙是坐着豪华奔驰车衣锦返校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教职工坐席。

  当然也是赵德柱那白头,太显眼。

  如同白头翁一样在人头攒动的礼堂里醒目至极。

  哪怕他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还是有无数人围在周边七嘴八舌:“年轻人是哪个院系的,你这样的仪容仪表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就算普通学生这样都不像样子,你是辅导员还是助教?”

  “老蒙,这是你们高职学院的人吗,你们的校风校纪松懈到这种程度了么?”

  赵德柱简直庆幸自己没有读这样的学校。

  各种规矩约束下,肯定要疯。

  反而是西南学院给了自己完全自由发挥的天地。

  当然还有亲爱的龙姐姐了。

  想到这里,赵德柱甚至气定神闲的摸出手机,拍张照片发邮件给龙芷羽。

  又随口在企鹅软件上调侃二富,什么时候才能开发出稳定的图片传递功能。

  还有自定义表情包呢,这些体验感十足的细节,什么时候才能完善。

  微信暂时还不用想,触屏智能手机没有发展到一定地步,那没什么意义。

  反正赵德柱也说不出微信的核心意义在哪里。

  他只会用啊。

  甚至怀疑这个红利能不能被自己利用上。

  所以低头玩手机的他简直目中无人,丝毫不理会周围呱噪的声音。

  好为人师的教职工们都有点愤怒了。

  老蒙终于想张张嘴,却听见赵德柱的手机响起来。

  还是李校长:“到了吗?你在哪里……”

  赵德柱顺着话语起身,才看见校领导们在前排寒暄,然后李校长对这边挥了挥手,就把手臂凝固在空中了。

  也不知道这一刻他有没有后悔叫这个扑街仔来开会……

  这特么哪里是个先进学生干部或者高职教育学术带头人的样子。

  简直就是个古惑仔。

  嗯,赵德柱这个样子真的有点像港片里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家伙,还得是审美认知偏差外加有点神经病的反派角色。

  但举起手的就想泼出去的水,收不回去了。

  综合性大学的校长,其实行政级别比赵德柱家乡的市长还高。

  周围院系领导、积极分子都是醒目仔,全都把目光跟着一把手的。

  齐刷刷的看到这边的白头仔。

  刚才还在围着说教赵德柱的教职工,这下集体噤声。

  内心都在卧槽,或者暗骂天地不公,居然让这种家伙有机会出头。

  又或者肯定跟老大有关系,该找机会巴结下。

  赵德柱标准的无知者无畏,也不怕尴尬的起身带着老蒙就过去了。

  老蒙踌躇了下,但硬着头皮也跟着走。

  顿时引得周围人直接叹息加惊呼。

  可能已经发现在研究中心怎么都不出挑的老蒙,似乎走上一条曲线救国的道路。

  起码现在都有直面大老板的机会了。

  大老板是有点脑血栓的感觉:“你在搞什么名堂,怎么这个样子……”

  不求人就不怕人,赵德柱轻松:“我有什么办法,要开学了,我总得摆出个老成点的样子才能勉强算个管事的,您看我这蓄了几个月的胡子,本来想染个花白的头发,看起来老得三四十岁,就像……啊,那位那样,结果太匆忙直接给我全染白了,总不能剃个光头吧。”

  听他不是哗众取宠的浅薄,满脸络腮胡还能证明用心良苦,是在真心实意的做事情。

  二十郎当的年轻人,却搞得老气横秋的外表,甚至还有点自我牺牲的味道了

  李校长哑然失笑:“那自己觉得成绩怎么样?”

  赵德柱自满:“好,很好。”

  李校长点点头:“那行,待会儿做个汇报吧,上台就座……”

  赵德柱无所谓的跟上,老蒙腿都软了,连忙跟着小声叮嘱几句:“别说脏话,别抨击政策,别……”

  以他的不谙世事都知道,这是个不把世俗规矩放在眼里的瞎大胆。

  而且这家伙明显不知道,在这样一所师生总人数好几万的综合性大学,上领导主席台意味着什么。

  如果说错话,是可能万劫不复的。

  赵德柱对真心庇护他的人就友好,笑着搂搂老蒙的肩膀:“好,我知道了。”

  经过的院系领导们也忍不住看看这个白头小子,更看一身不合时宜西装的老蒙,都满头大汗了。

  赵德柱轻松的示意他把西装脱了,自己就那么一件深蓝色黄领马球衫T恤加浅咖色休闲长裤,潇潇洒洒的上去,果然在三排校领导铭牌中最后一排中间,有他的名字。

  虽然没有注明职务来源。

  但在行政上就是和其他院系领导平起平坐的存在。

  他这么个小年轻坐在一堆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中间,还顶着个白头。

  再一次成为全场的焦点。

  哪怕他坐在后面,都掩盖不住的璀璨。

  没有人生来就如此,而是一个个选择擦亮了光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