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528、最烦就是这个了!

我的书架

528、最烦就是这个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德柱的解决办法当然很简单咯。

  在这个劳务市场旁边买栋楼!

  搞个电子劳务市场公司……

  他讲述这个事情的时候,娜娜已经上车。

  老婆女儿目瞪口呆的听他讲这事儿:“能行吗?”

  赵德柱摊手:“简单得很,家政专业的人过去实习管理……其实考虑到这些人的文化水平,肯定不会愿意被管理,那就在外面做个显示屏,滚动所有客户要求,他们看上了,我们的人也初审过了,带去见面成交。”

  龙芷羽好歹已经跟着开阔了一年多的眼界:“你怎么收费呢?”

  赵德柱摇头:“不要钱,免费接送,免费职业培训,然后在楼里开个幼儿园带孩子,大点的联系上学,或者直接送到我们学校来读书,搞个附中附小也不困难嘛。”

  娜娜为老爸的善良热烈鼓掌。

  龙芷羽却下意识:“你不盈利的话,这就是做善事,做善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而且我们只帮了这一点点的人,就要花不少钱……”

  拆二代嘿嘿:“你觉得我买楼会亏吗?那一带迟早要拆迁的,只是别人没我们耗得起,炒楼只能快进快出,我们不在乎拿个十年八年的,当成家政专业的实习基地,我就看上那栋楼下面个停车库了。”

  龙芷羽还是疑惑:“会有人在网上找保姆,找农民工吗?”

  赵德柱想的是:“迟早会有的,一边是需求,一边是劳动力,用这种路边站着等客户,搞劳务市场的办法都是老一套,电子商务可不就是解决这种问题的,我们做在前面,花不了多少钱,等到……还是发展到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智能手机了,随时能够得到信息通知上工,这市场就大了。”

  龙芷羽叹口气:“有点理想化,条件都那样了,还要去买智能手机?”

  赵德柱嘿嘿:“这个世界变化很快的,其实啊,人人拿上智能手机只会让更多人变得越来越懒,走着瞧吧,今天在外面吃不?”

  老是天天让女儿做饭菜,俩厚脸皮也不好意思。

  借着娜娜在备考,就经常招呼在外面吃。

  龙芷羽却有推荐:“校门外新开了家麻辣香锅,我昨天中午都跟周梦霞她们吃的那,好吃,娜娜绝对喜欢,你……就涮涮清洗下吧。”

  娜娜终于有机会揭发:“妈妈很喜欢吃那些路边摊!但是她觉得自己是个大人又不好意思吃,老喜欢拖着别人一起,爸你出差,她就问我是不是想吃,问的时候已经在付钱了!然后她还要假装不想吃,只是为了让我少吃点垃圾食品帮我分担,大部分都她吃了!”

  龙芷羽差点翻到后面去暴打中学生:“哪有!”

  赵德柱赶紧好好好,去校门口买麻辣香锅,有想过是不是打电话通知周梦霞找人先买上,自己拎了就走,免得被芜江二中的毕业生看见。

  但又不想使唤小伙伴,最后还是直接开车过去,大不了等一会儿。

  结果就错过了事先预警。

  奔驰S开到校门口,赵德柱正在瞄龙芷羽说的那家麻辣香锅。

  后排的娜娜就口吃了:“呀,呀呀……那,那……”

  龙芷羽早就翻到后排去,利用后排隐私玻璃稍微遮挡下,她就不会非要彰显自己和赵德柱的存在感。

  顺着女儿指的方向看过去,也是心里慌得乱七八糟!

  赵德柱这才转头,忍不住来了句:“卧槽!”

  他爹妈正大包小包的站在那个电竞训练中心和蛋糕店外的路边!

  怎么不声不响的就跑过来了?

  有那么一个瞬间,赵德柱的确想过不停车滑过去,把后面母女俩送回家,再来糊弄自己爹妈。

  可也就是个瞬间,赵德柱哪里舍得这么委屈老婆女儿,一丁点委屈都不愿意。

  对后面说声:“娜娜记得叫阿婆阿公哦,嗯,就是爷爷奶奶。”

  手上就把车滑过去放下副驾驶的车窗玻璃:“老豆?”

  赵爸身上居然裹的还是去年那件防寒服,软哒哒的头发倔强的趴在光头上,缩脖子看见是儿子才松口气:“公司搬家也不说一声!”

  他妈就站在旁边咩呀咩的激动,想往副驾驶冲。

  赵德柱无语:“打电话呀……先上车吧。”

  这时候娜娜已经机敏的开门下车:“阿公阿婆好,我是赵岳娜,阿公您坐前面吧,阿婆您坐后面……”

  龙芷羽那脸上哦,十级空中险情都不会让她表情这么不知所措,只能撑着后排坐垫使劲弯腰:“您……您好……”

  这时候心里真是后悔得要命。

  去年春节前,还故意带着一帮小姑娘过去显示自己是班主任,是三十五岁的老女人,想吓退赵德柱。

  把差不多同龄的……婆婆,很是刺激了下。

  谁知道现在……何苦来哉!

  赵妈妈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眼里只有儿子,一步迈上车就使劲探身抓扯司机,开心得老泪纵横。

  真的,从龙芷羽的角度看过去,就是满满的皱纹加泪花嘛。

  她还是很有空姐职业道德的扯了两张纸巾奉上。

  赵妈妈才注意到司机后面还坐了个人,转头吃惊凝固,主要是龙芷羽那更加凝固的满脸堆笑太刺激同龄人了。

  赵爸爸被孙女送上座位,娜娜都跳进后座关了门,他也没反应过来。

  主要是赵妈妈堵住了前排之间,赵爸也看不到儿媳妇。

  赵德柱抓紧时间掉头离开公共场所,口头也赶紧介绍:“小羽你们见过,前年我来江州读书的时候,她是我班主任,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好不容易求到她跟我结婚,去年九月已经在HK登记结婚了,是喳先生给我们做的证婚人。”

  说得很快,但是很清晰,很正式。

  老实说,赵德柱是准备好了承受爹妈双重打击的,左手都抓紧了方向盘,右手轻扶,免得被打到影响驾驶。

  这车上可是他最重要的四个人……哦,外面还有个女儿。

  结果他妈持续呆滞,准确说的叫做僵硬在那,内转看着眼前的狐狸精。

  因为要去片场,赵德柱和龙芷羽都是穿的那种很寻常的运动服加羽绒衣装扮,还戴了棒球帽之类遮挡。

  可不管后排车厢多昏暗,都压不住龙芷羽那件白色羽绒服,紧身牛仔裤,还有拉链到脖子的运动衣俏皮活力。

  夏天的短发,到现在正是过耳不长的时候,这两天早上起来都在抱怨又想去剪短。

  但今天出门赵德柱随手拿橡皮筋给她扎了俩羊角辫,简直超级装嫩。

  这会儿脸上的表情哦……

  反正让娜娜从此以后对婆婆这个身份,都有了阴影。

  她那什么时候都独立傲娇的妈,这会儿都不由自主的满脸堆笑,毫无职业性的塑料味儿,就是讨好婆婆的样子。

  那难道是人生中最大的魔王吗?

  女高中生心惊胆战。

  能在十六岁的年纪陪着妈妈一起见婆婆,这份经历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赵爸只使劲伸长脖子从老婆肩头看了眼那边角落,再无意识的横扫过来看见这边立刻满脸堆笑的孙女。

  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只下意识的拨了下所剩无几的头发。

  把自己跌坐回副驾驶,摸出香烟一直在烟盒上敲敲敲,又想扭头看儿媳妇,还是被老婆子挡住了。

  嗯,龙芷羽和婆婆对看,就是这种诡异的感觉。

  明明是同龄人,对方却已经蓬头乱发,皮肤松弛皱纹多多,就是路边阿姑阿婆的存在。

  她还扎个羊角辫儿……

  想到这里,只好谄媚再笑得深刻几分。

  玛德,当空姐十几年都没笑得这么低三下四。

  实在是兵种相克呀。

  克得龙芷羽心头七上八下的忐忑,啥都不敢说。

  赵德柱更忐忑,频频看后视镜:“妈!我真心喜欢小羽,这辈子就认定是她了,本来我想你跟爸不好接受,那就不用心烦,我们也不回去打扰你们,既然现在遇上了,那也就顺其自然,你看孙女也有了,爸,你不给孙女点见面礼?”

  他爸就提起那个庆祝存款破十亿元合作社的买菜口袋,犹豫下,抓了几扎钞票扭身递过去前,还是碰了下赵妈妈:“老婆子……”

  赵妈妈瞬间暴怒,咩呀咩的温柔大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