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610、精英荟萃的未来

我的书架

610、精英荟萃的未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晓龙的性格就是有点孤僻内向。

  但哪怕没有WX,站在平京某狐所处的互联网公司集中地一带,只要随口喊一句我是陈晓龙,一定会有人来要签名。

  他是个以细节和冷静大局观著称的程序员。

  在技术人员的圈子里面,无论吹得多么牛逼,什么工程师,什么产品经理,大家的身份首先不能忘本丢掉的,是个程序员。

  这就好比画家之于艺术家,说得再多还是要看手上功夫。

  赵德柱其实很清楚,WB是在陈晓龙加入前就开始搭建网页版,一直有很多这呀那的问题。

  仅仅一个网页版就经常运行出错。

  陈晓龙来了以后才逐渐开始增加手机版,出错就开始减少了。

  但真正凝结成型,是企鹅方面通知关闭用户接口,赵德柱要求陈晓龙基于手机号码注册WB。

  他才意识到陈晓龙好像有点牛逼。

  因为具体的赵德柱也不懂啊,可申宇宏他们那边的游戏工程师们对陈晓龙都挺尊重仰慕,后面加入的WB工程师更是对陈晓龙言听计从。

  也就是从临时改版手机号码注册,把原本只是极小的后台私信改成可以即时通讯交流的WX雏形。

  两天,陈晓龙就带队改出来了。

  关键不在于快。

  而是旁听技术会议的赵德柱,听陈晓龙强调了一个观点,他是把这个手机WB软件当成系统来设计的,这点和很多开发者是在软件APP角度开发设计有本质上的区别。

  任何增加新的功能,就只要在原本的系统架构上装个软件或者APP那么方便。

  而不是稍有改动就得重新写一遍。

  才会这么快,也不会因为改动就引起BUG。

  这其实就是后世WX在群雄并起的年代,能够大杀四方的产品功力。

  从一开始WX构建的就是个系统,一个生态世界。

  好比现在表面上推动的是WB功能,WX默不作声的像个附属。

  但慢慢的才会发现所有一切都是这个系统的插件,无论是WB、WX、语音聊天、摇一摇、朋友圈啥的,都只是这个系统上的一部分,可以随时删减。

  有种一代宗师的气质。

  所以这大半年下来,陈晓龙已经基本全面掌控技术总监的活儿,可他又不怎么抛头露面。

  除了跟赵德柱交流的时间,几乎都呆在自己办公室。

  这种性格,叫他管很多个不同项目的技术事业部不可能,但做技术研究院这种类似达摩院的活儿,在技术上却能把整个德喜产业的每个部分都打上深深的烙印。

  在四面八方的人才涌向江州高新科技产业园的关键时刻。

  陈晓龙就如同坚定的船锚,稳稳的拉住整个技术体系,不至于被各种风格、思潮冲得乱七八糟。

  赵德柱当然也不吝于对自己的金牌打手分好处。

  年薪待遇和企业股份走起呗。

  不过他晚上和娜娜回了家才知道,易妈妈居然也留下来了!

  龙芷羽自己都吃惊。

  她本以为这位星妈是跟着来江州看看真伪,考虑女儿这合作拍片可不可靠。

  所以才建议先去看看气势恢宏的产业园区。

  四大建筑,跟外围在建的商业中心、公寓楼群,连人工湖看起来都比较有国际范儿。

  结果易妈妈却很快就要求去了西南学院。

  两人还在那个一两站公交车外的物流市场就有点被堵住。

  西南学院在老龙的时期才多少人,一千多人的民办野鸡高职。

  就像个中学似的一处前门进出。

  但去年就膨胀到六千多名新生,哪怕大部分老生都“实习”去了,还是分了不少人去西南联大暂借学习,后来这边扩张又送不少人去新岗位,才慢慢从联大把人收回来。

  今年招生再次膨胀到一万!

  这已经是一座省级综合性大学才有的新生规模。

  哪怕老生又没剩多少。

  但这一万多人加上不少家长陪同,把这个根本不具备四通八达大型院校规模的郊区挤得水泄不通。

  两年时间,差不多疯涨十倍的在校生!

  就想想是什么场面吧。

  这也是龙芷羽催着丈夫提前两三天回来的原因。

  其实西南学院这边的师资力量并没增加多少,而是把之前的老生动员起来做辅导员。

  这是龙芷羽的实际感受,就像她带过无数的漂亮空姐一样,有些人就是看着漂亮,脑袋里却空空的,死活都带不走。

  只要品行没问题,各个岗位淘汰下来的老生,加上每个月都有返回来进修的高职生一起,协助老师团队工作,有工资的。

  西南学院门前的各种商铺、食店已经延展到了物流中心这边来。

  所以她最后让司机把车直接从高尔夫球场这边转过去。

  早就提前通知家政后勤专业把别墅收拾出来,简单的放下点行李,两人沿着步道穿过空旷的高尔夫球场,感觉就是轰的一声,从空寂高档的富人运动区,走进生活气息浓厚的人世间。

  经过一年多的建设,层峦叠嶂的西南学院建筑群已经有内味儿了。

  二三十栋建筑高高低低的按照不同风格,看似凌乱却颇有呼应的分布成山地城堡。

  已经可以用壮观来形容。

  仿古建筑群像是古老门派多过于像一座大学。

  就是建筑有点密,少了几分出尘的仙气。

  烟火气也特别重,到处都喧哗热闹,挂满了欢迎新生的横幅。

  不同专业都挂横幅指引方向,电游专业今年依旧八九百人,去年已经有两百多人去电游大厦上班了,今年测试的两款游戏中间就有不少他们参与的基础工作。

  电商物流还是主力,有五千人的名额。

  家政、高尔夫凑了几百人,然后无人机专业千余人,培养生产线技工跟飞手,首批上百部无人机已经发过来作为教具。

  但影视表演专业两千人才是最喧哗的。

  绝对秒杀全国所有影视院校招生量,挺多家长都是带着这部分孩子来的。

  俊男美女不少,比例甚至比电影学院、戏剧学院还多!

  托今年超级女生的福,八人参赛,三个女生走到最后六强,冯晓婷主动退赛,美娜坚持到前三甲。

  单凭这个成绩,也能在全国招募好多能唱爱跳的女生来就读。

  从大门口就能看见有看着摄像机的影视专业学生在拍摄这开学盛况。

  操场上更是搭建起舞台有表演专业的学生在歌舞欢迎。

  两位气质出众的美女阿姨这样走在校园,周围还有两名保镖七八个保安负责安全。

  学生跟家长都很关注。

  易妈妈从这舞台前就忍不住驻足观看了。

  龙芷羽还介绍:“这次在分兰首都,看见有个据说延续了好多年的广场舞台,每天从早到晚都有乐队自发表演,所以我打电话回来也这么安排,给孩子们一个登台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

  易妈妈吃惊的是氛围:“很自由自在,有点花旗国中学的感觉。”

  龙芷羽谦虚:“我们还没做到那么好,但高职的目的是职业教育,我们是要给孩子们一技傍身,而不是做学问搞艺术,所以要求没有那么高,希望大家能做自己喜欢做,并且能做好的事情。”

  易妈妈点头:“赵先生赵太太很了不起。”



  龙芷羽就开心,沿着那条台阶介绍,初期只有哪几栋建筑,其他大大小小都是后来按照设计师的规划建设。

  整座学院还真是顺着这条台阶朝周围延展,还拓宽了不少,让那种古老门派的气质在两边石砌的路沿上有点历史沧桑感。

  其实奚莲颖是运用了西南地区民居石板路跟吊脚楼的风格,来打造这种有点景区特色的台阶道。

  熙熙攘攘的人头攒动,就像个风景名胜区。

  等走到表演专业的几栋建筑,大量的新生正在按照表演、歌舞、服化道灯、后期设备等等专业教室好奇的参观了解。

  老徐、刀仔、黄柏、杜明莎跟所有的教职员工、高年级学生一起接待大家。

  易妈妈已经有点激动和兴奋。

  等走进崭新的空旷练舞大厅,看见几位舞蹈老师在做基本功底筛选,给歌舞专业的学生做分类的时候。

  易妈妈按捺不住自己的专业眼光:“这……几位舞蹈水平稍微欠缺了点吧?”

  龙芷羽脸红,这是从周梦霞她们最早的野鸡艺校升级起来的水平,能有多高,后来找联大借了几个老师,那边也谈不上专业,纯属体育学院艺术体操专业凑过来的。

  糊弄外行还行:“您……学过舞蹈啊?”

  易妈妈低声:“生小菲之后,我最后一场主舞拿了全国表演金奖,您看,我能在这里试试么?”

  龙芷羽芳心暗震,起心思的居然是当妈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