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741、你的眼里有我

我的书架

741、你的眼里有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外部环境尽可能去破坏,内部提升加快变革才是核心。

  唯有自己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赵德柱愈发清晰这种感受。

  陈晓龙也以为是这种国与国的考虑,就把谈论限定在技术上。

  然后孙兴平慢慢也加入进来,他俩都是总裁级别以上的人物,哪怕混不进核心圈子,在这里谈论还是没问题的。

  叹为观止,在花旗国技术层面混了十多二十年,做过那么多牛逼的东西,却只能卖东西给苹果都见不到乔老爷,更是和微软合作出了那么多智能手机也见不到盖老爷。

  现在彻底对赵德柱服气,表达了自己想把后半生都放在江州的意愿。

  他跟陈晓龙那种贴近国内市场的应用层面不同,更了解欧美技术圈的思维模式,算是非常互补的结构。

  而且这俩都是明显不谋求当老大,更清楚合作才是出路的清醒思路。

  慢慢就谈论起关于这次在世界首富豪宅里面看到的智能化趋势,咱们回头应该怎么做。

  越聊越起劲。

  最后不知道是翻译还是谁通知了盖老爷他们在讨论什么,首富也坐过来,在这个话题上聊得风生水起,两个副手给赵德柱当翻译,更是帮他分担技术缺陷,还时刻吹捧老板,倒也方便热烈。

  其实宴会上很多目光都有意无意瞟着赵德柱,更是几乎所有人都会在意盖老爷在哪里。

  曾经有那么两三个商人靠近套近乎,这边就齐齐噤声,用看另类的眼光击退热情。

  龙芷羽其实主要是好奇好玩,听说过那么多大场面,这是第一次参与,易妈妈恰好是个熟悉这种场面的,由浅入深的讲解体会。

  除了一开始在长公主的张罗介绍下,认识了些好莱坞明星,甚至都没刻意介绍是易菲的妈妈,毕竟一个还没在好莱坞拍过什么片子的中国青年女演员有什么知名度呢。

  看赵德柱那边聊得开心,她俩就带着娜娜到处转悠,品酒,偶尔跟人遇上闲聊几句,又八卦各种圈子的事情,让刚刚读了一学期的通信学院大学生惊叹成年人的世界这么纷乱复杂啊。

  最后走出大厅在外面的高尔夫果岭草坪桌椅上坐下来,体会花旗国的富人区空气。

  易妈妈还是有不少感受的,从出国到回国再到如今定居在江州,她没有很多国内人对花旗国的幻想。

  娜娜就忍不住总偷偷回头看她爸的身影。

  结果就看见闪耀全场的女公主,提着华丽的拖地长裙,过去很理所当然的坐在赵德柱身边!

  但她也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这种糟心事不会马上传染给老妈,自己反手撑住下巴斜眼观察。

  实在是长公主这种习惯hold住全场的派对女皇,太敏感这种中心分化了,几乎是本能的就要参与到中心,才能彰显出自己的光芒。

  可能在这种好出风头的本性上,她还是有基因传承。

  只是她今天这条白色斜肩晚礼裙太顶了,名家设计的皱褶呈半月状在腰间,凸显出简约而精湛的设计风格,香肩半露金发披散,带着浓烈的腌制薰味差点没把赵德柱呛出声来。

  而且坐下就是二郎腿,带着睿智又很感兴趣的样子:“很感谢你们陪查尔斯来做客,我能参与你们的话题吗?”

  母狮子一样的细长十指交握放在膝盖上,力量体型美感满格的潇洒。

  只是她这以前无往而不利的名媛姿态,只能迷住她身边还没法扭头看她的赵德柱,其他仨都是百分之百的太空铝合金直男。

  齐刷刷的皱眉,心里都在想你个闹腾娘们儿来打扰我们的快乐,真是恨不得把你塞到深深太平洋底,让你深深伤心。

  于是就想他们对之前那些不识趣的商人那样,很有默契的不说话,喝喝杯子里的香槟,仰头观察天花板的吊灯如何,还要不就是指甲是不是长了点不方便打键盘。

  但这次有叛徒啊,赵德柱怎么舍得让长公主尴尬呢:“你在西雅图呆几天?一周内有个输入法方面的专家过来,可以跟你把有些设计理念和编程特点交流下。”

  陈晓龙和孙兴平这俩合金直男还诧异的抬头看眼,心想老板你不遵守规则啊。

  老盖还是要灵活得多,哪怕不懂赵德柱说什么,也欣然点点头继续跟孙兴平谈这位对微软手机系统的怨念。

  全世界对这个系统理解最深刻的外部人员,可能就是孙兴平。

  毕竟HPC、多普塔是迄今为止使用微软手机系统最多的厂商,作为带领多普塔研发团队的老孙早就想吐槽了,今天终于抓住了机会。

  陈晓龙还能做些补充。

  于是这仨聊起来以后,自然给了旁边两人独聊机会。

  但在其他人远处看起来,就是连盖首富都给了长公主面子,继续谈论聊天,还倾听得那么认真。

  反正长公主觉得有面儿极了,特别是她那半露的肩头就抵在赵德柱崭新的西装礼服上,肩并肩倚着扭头四目相对,瞳间距极近。

  她那双茶色眼眸,画着浓密的睫毛妆,眼尾处交叉开来高高翘起,简直就像两条比目鱼。

  赵德柱这文盲就只会这么感受形容,内心丝毫没有当初看见龙芷羽眉眼之间哪哪都充满亲近的爱慕,反而很想笑。

  心里还在嘀咕:“卧槽,长公主近了看皮肤还是这么糙啊。”

  真想找张砂纸给她打磨下肩头。

  于是在女人的眼里看来,这个东方男人可能是她看见绝无仅有的那种眼神。

  对于这位从小就非比寻常经历的超级富三代来说,察言观色几乎是从小必备技能。

  就像女人对她几乎都是厌恶、嫉妒或者防备的态度。

  男人除了眼前三位那种毫不关心,几乎穿过她视为无物的神色,大多却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欲望,她太熟悉这些欲望的眼神了!

  无论她的身材、容貌还是家世都无比吸引男人的征服感,甚至包括部分同性。

  但眼前这个男人没有,白天她曾经以为也没什么差别,但这会儿她无比确认,没有。

  那种充满兴趣,可又没有欲望,甚至还带着深深笑意的眼神。

  仿佛有种魔力,吸引着她难得的沉静,把情绪都沉浸到这种对视里面去。

  没有百亿资产的男人,根本没有可能如此亲近的坐到她面前。

  可是能到这个资格的男人,不是老态龙钟就是靠着祖辈家传的富家少爷。

  就算不是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那也绝对是充满了利益交换的算计。

  也许从生下来那天起,从有了自我容貌的意识之后,这位长公主就清楚自己的命运根本不掌握在自己手里,一生的命运跟婚姻都是算计的结果。

  如果她傻呼呼的也许稀里糊涂过一生也无所谓,可显然她不是。

  不知为什么,这个东方男人好像知道她的不甘命运,一见面就无比清晰的说出她内心的渴望,还那么难以置信的送给她一家神奇的IT公司。

  以她的小聪明,当然看得出来老盖的惊讶之情,听得出来老盖对这家输入法公司的赞叹和欣赏,明白这家公司肯定很值钱。

  送礼的最高境界莫过于此,一直送到心底了。

  所以这会儿长公主真的很好奇,很想知道这个带点整齐短须的年轻大男孩是怎么如此了解自己。

  又有点难得的放纵,放松自己的戒备投入那满是笑意的眼神里。

  哪怕上一世经历过洋妞,更知道对方很大可能是在演戏,感受到这种温柔又放松情绪的赵德柱心里也乐开花,还是有钱好啊!

  就没有砸不开的腿!

  更佩服自己二话不说就拿独角兽级别的公司直接砸。

  哈哈哈哈,我都佩服我寄几,真是看见大美女就挪不开眼。

  现在就当是付出那么多,收回点好处,可不理所当然,要是还可以摸摸小手就更棒了。

  他这么想,眼里就更笑,很调侃自己这已婚男人的笑。

  就这么点背着老婆偷偷摸摸的小念想都能乐呵半天。

  长公主忍不住,探头凑近些小声:“你笑什么?”

  如诗如叹的轻声呢喃,可苦了翻译:“瓦特?!您说什么?大声点?”

  唉,带着翻译器谈恋爱真烦人。

  眼神都纠缠翻滚分叉了,却被翻译拉出二人空间来。

  可赵德柱听不懂英文,也读得懂这会儿女人的柔情似水,很有逼格的来了句:“你的眼里有我……”

  他说得清晰,翻译传输过去了。

  长公主那比目鱼大眼眯了下,索性闭上嘬嘴亲过来!

  使不得呀!

  赵德柱噗嗤一声笑着弹开了。

  茫然睁开眼的长公主满脸都是嗔意。

  然后一道身影就过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