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757、拭目以待

我的书架

757、拭目以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绝对是岳瑶峰之前没见过的理念。

  在科技代表生产力的互联网企业、科技开发区,却特别强调基层员工福利。

  他还以为赵德柱要么是政党态度,要么有宏伟的理想。

  谁知道这家伙就是最简单的:“多发点奖金大家开心不好吗?”

  岳瑶峰不可思议:“企业发展不是多发奖金就能搞定的,而且这样会造成员工懒惰,人浮于事,反正都旱涝保收……”

  赵德柱摇头:“你说东南亚人、欧美人可能会这样,中国人不会,我们的态度也很清楚,所有产业里面科技产业园没有闲人,各个岗位各个主管都层层级级的有工作指标,虽然不至于什么末位淘汰,但做不好就会被调到次一级部门或者其他厂区,一级级往下放,我们只善待努力积极做事的人,哪怕不太聪明,能做好自己的事情,产业园就保证给够体面的生活。”

  庞勇就无声的站在旁边。

  这其实是一盘庞大的财务核算,赵德柱当善人得名声,背后就是他带着创新事业部指挥财务中心进行调控。

  还得防着老板像今天这样,随时可能突发奇想的发奖金。

  但根据周梦霞给大管家传递的经验,这本来就是赵德柱的风格,只有一两万块就敢带大家去住五星级酒店高消费,有十万百万就敢带一群人到处去旅游打比赛。

  短期的看,的确让财务很容易心梗,但长远的结果就是下属奋勇当先,肝脑涂地。

  岳瑶峰跟着参观了目前的已经全力开工的几条生产线,厂区周边环境建设还很荒凉,可也掩盖不了这里的源源产出。

  光是目前国内Q1,北美古歌两大订单量,外加微软的综合总量,已经让这边开足马力生产。

  对于物料和芯片等等各种需求量极大。

  目前江州对于高新科技生产企业的支持能力还很差,但市里面很支持,岳瑶峰还没来,春节后预先划出来的地块就已经各项手续优先搞定。

  甚至还为了芯片厂的建设,又特批一大片作为生活、职工配套,目前天湖地产已经接过来在平整,就等着这位建厂大佬规划推进。

  岳瑶峰在全世界已经建过十来座芯片厂,驾轻就熟的看看,却提出要去看看江州这座历史上的陪都遗址,还说出几个地名。

  赵德柱和庞勇都是外地人。

  还好李媛媛很熟悉:“啊?火器局早就拆得光溜溜搞房地产了,现在那个地方就叫火器局,不过啥都没得看吧,要说民国就是我们家的民宿还有点那个样子。”

  赵德柱就陪着贵宾去看看,谁知走到大楼门口,却看见滑过来的车队不声不响多了辆黑色MPV,崭新锃亮的外观可不是被誉为豪华商务车极品的埃尔法么。

  老板很吃惊,这种几十百万的购置支出不问老子的意见吗?

  相比给员工发红包,他是一点都没有兴趣在这种东西上面花钱。

  安全总监连忙解释:“今天上午天湖地产才送过来的,说是给您的春节礼物。”

  哎哟喂,赵德柱一边邀请宾客上车,一边给夏姐打电话:“我还想装着艰苦朴素呢。”

  夏姐呵呵:“你这不是衬着我资本家穷奢极侈么,现在也不能把我淘汰的车给你了,但作为TM网的股东,我觉得应该奖励你对TM网带来的效益,谁叫你还开着那破车呢。”

  所以说当年几位姐介,夏姐就是当之无愧的领头呢,做人做事面面俱到,短期远景都没错漏的。

  赵德柱也会说话:“那可是您给我的创业礼物,有纪念意义的。”

  夏姐听了当然开心:“心态比我还保持得好,刚刚才听说你那手机又在北美市场争了口气,看来不需要我再送什么贺礼了吧。”

  赵德柱就哭穷:“贺礼就别谈了,手机厂分别是企鹅、微软、古歌跟HPC投资合作的,卖得再好我也最多就是网销那部分能赚点,可现在光是投个芯片厂我差不多就得砸十几个亿,所以还是艰苦朴素点的好。”

  夏凤琳当然知道在建的最新厂区,还没方案就开始动工:“真的有这个必要?之前几家手机厂不都运行得好好的,有必要搞这种大而全的模式?我打听了下,芯片产业更新迭代很快,这是个无底洞啊。”

  也许,这才是夏姐送车的原因。

  找个理由探探赵德柱的口风,毕竟别说她,整个社会甚至国家层面,都还是信奉“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方针。

  赵德柱舒坦的把自己靠在最后一排座椅里,埃尔法的卖点虽然不在第三排座椅,但舒适性也很好,主要是这家伙坐没坐相,喜欢瘫在椅子里,最后一排更适合长腿放松:“姐,就凭这一炮的手机卖得好,如果仅仅是做代工,一台手机赚五到十美元,可知识产权在我们自己手里,我一个外观就卖了1.2亿美元,不然光是每台外观授权我都能收十几美元,这就是到目前我还不敢做自己品牌的原因,您懂的,对吗?”

  老江湖果然秒懂:“这么大的肥肉!如果真是像你畅想的那样,智能手机做到年销几千万几亿台的规模,抢肉的人就狠了,对吧?”

  这就是为啥赵德柱跟夏姐这么谈得来的原因,他是靠重生红利知道结果,夏老板是真的有这个预见能力,一点就通。

  所以赵德柱不讳言:“是肯定会,这次我拿了1.2亿的外观版权费用,我觉得这就是上限,再来这种别人就要围猎我了,杀猪盘硬抢,抢不过就封杀,物料封杀不了就封杀芯片,我这什么手机都是吹牛逼。”

  夏姐只确认了句:“真的这么撕破脸?”

  赵德柱笑:“几十亿几百亿的生意,刀脑儿丝啊,您觉得呢?”

  夏姐就哈哈哈的笑:“那行,去年我们用TM的钱圈地投地产布局的资金回来了一些,我这边拿地也准备缓一下,保证你的资金吧,有需要就说话。”

  赵德柱却贼兮兮:“别啊,地可以继续拿,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各省市都搞搞新意思么。”

  夏凤琳埋怨:“还不是怕你那边的大坑填不上,以为你飘了乱花钱嘛,你心里有底儿就好。”

  赵德柱诚恳谢谢,夏姐嘲笑着挂上电话。

  挂上电话,坐前面大座上的庞勇跟岳瑶峰都回头,老芯片人也百思不得其解:“查尔斯你今年才二十二岁吧,这种形势怎么如此清晰?”

  赵德柱笑笑继续葛爷瘫:“您不就是个例子么,同是做芯片的,湾积电就能追杀到寸土不留,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有百分几的利润就值得资本家杀人……”

  庞勇清晰:“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赵德柱看着老人:“大道理我不懂,赚了钱继续投资的道理还是明白的,为了您的芯片厂,我又得搞更多厂来消化您那不算很先进的芯片,对吧,要养上好些年才能让芯片水平慢慢追上来,大家都努力吧,我觉得这中间留给我们的时间,也就十年不到了。”

  岳瑶峰就是技术人的认真:“这十年预估是怎么来的?”

  赵德柱瞎扯:“你看看这一代智能手机,我估计这俩型号都能卖三五百万台,今年年底估计又要出新款,争取过千万,加上苹果手机,三五年内年产过亿是可能的,您觉得欧美国家会乐意智能手机的开发优势在我们手里吗,所以老庞,五年内我们一定要把TiTa的股权,想方设法卖个高价,拿钱走人,不能留在花旗国当人质,也不能让别人怀疑这是我们中国人控制的媒体,这很危险。”

  庞勇就当成要炸碉堡的那种战役节点,二话不说的点头:“好!2012年年终之前清空TiTa股权资产。”

  岳瑶峰忽然就觉得很紧迫了,对李媛媛在副驾驶指挥带到的几个地方都走马观花的看眼,反而催着快走,争分夺秒的开始发短信、打电话做准备。

  最后抵达杨宅,看见民国时期的富商院落,已经被修复整理出来成为普通市民可以参观,游客还能入住的民宅。

  岳瑶峰顺着那回折曲阶走上去,站在建筑边抬头仰视,十九梯依旧破落密集而充满了烟火气,但高处的高楼大厦又展现着未来的现代化场景。

  套用十多年以后的网络用语,这叫赛博朋克的风格,市井跟科技交杂在一起,光怪陆离的高科技包裹着这些烟火气,充满矛盾又无比和谐,更是充满野性和勃勃生机。

  这座城市确实有自己独特的魅力,赵德柱都想起餐饮姐介那凤嘴崖的楼了,不知道现在火起来没。

  却听见岳瑶峰开口:“好,我下定决心了,把我的母亲跟家人都接过来住在这里,叶落归根,我会把剩下来的所有精力,都留在这里。”

  有些人,说了就是一辈子的承诺。

  赵德柱点头:“从看见您老穿得那么破旧,桌子那么烂,却把所有资金都投放到生产上,我就知道您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岳瑶峰笑:“彼此彼此,见过那么多官僚商人,终于看见个赚了钱就给普通员工发奖金,自己还舍不得买车的老板,更佩服你年纪轻轻就这么清醒的认知这些关系,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赵德柱傲然:“上一个20年,不属于中国,也不属于大陆芯片,下一个20年,又会属于谁呢?我们擦擦眼睛等着看吧!”

  庞勇都壮怀激烈了:“那就一定要拭目以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