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离谱 > 第27章 027

我的书架

第27章 02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既然应息泽打来电话, 人还在剧组拍戏,鹿知微也就顺便关心一下他,以及桑晚慈的拍摄情况。

应息泽说一切顺利, 一切都好。

和刚进组那会比起来, 现在的桑晚慈像是终于愿意放过自己,不再高强度消耗,逼着自己突破了。

只是在鹿知微和老戏骨杀青之后,她拍完戏总是习惯性地环视现场,像在找什么人。

“不会是在找你吧, 姐。”应息泽在电话里头开着玩笑。

但鹿知微知道这不是玩笑。

桑晚慈的确在找她。

或许是习惯了每次演完戏都能看见她站在场外, 朝她投去鼓励、赞许的目光。

在鹿知微心里, 像桑晚慈这样的人, 就是要多夸她, 肯定她做的每一件事,肯定她付出的每一次努力,她才会意识到自己在别人眼里是如星如月的存在。

或许等到以后,有各大影视金奖加身,她便不再需要此时单薄的言语鼓励了。

就像长大的孩子,羽翼渐丰, 会逐渐意识自己也可以独自振翅高飞。

“能被那么优秀的桑老师记挂,那可是我的荣幸啊。”鹿知微笑着说道。

应息泽:“应老师也记挂你啊, 这不是你的荣幸啊?”

鹿知微冷酷无情:“不是,你比不过桑老师。”

应息泽:“……

“鹿知微, 你伤害了一个无辜少男的心!

“但是看在你给我织的帽子那么好看上,我就大发慈悲地原谅你这一回。”

鹿知微笑得眼睛弯弯的:“行行行,谢谢应老师高抬贵手。帽子你喜欢就好啦。”

想了想,又忍不住多嘱咐一句:“我不在的时候, 你也要坚守‘男德’,不可以一心二用,要喜欢就认真地只喜欢一个人,知道了吗?”

应息泽在电话另一头点着脑袋:“知道啦,男德男德,歪瑞古德。”

鹿知微:“嗯,上道。”

挂了电话之后,应息泽还要自拍放到微博去臭屁。

配文:我姐给我织的小帽子[玫瑰][玫瑰]

粉丝纷纷留言。

喵咪嘛咪哄:生日快乐宝[爱心][爱心]

失恋阵线联盟:好家伙,你哪里来的姐?

浪客行你不行:这是大帽子[狗头]

稀烂的手气:这做工真的也太好了吧,请这位先生不要拿着外面买的东西,无中生姐[狗头]



鹿知微用大号给应息泽点赞就下了。

反正她现在还是个默默无闻的新人演员,不论给谁点赞都不会掀起水花。

接着她打开微信,看着备注“桑老师”三个字陷入沉思。

杀青离开剧组之后,她和桑晚慈的聊天记录也像凝固一般,停在杀青之前。

并非她不想和桑晚慈聊天,而是离开剧组之后,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题去打搅桑晚慈。

她们是朋友。

普普通通的朋友。

还远不能到那种可以随意打搅的地步。

但是想起应息泽说的话,她又忍不住想打搅一下桑晚慈。

哪怕不在剧组,哪怕不在她身边,她也想夸一夸她。

——你很好,你很优秀,要永远自信。

抱着这个想法,她戳了一下输入栏。

思来想去,又发了那个小猫咪探头的表情包。

希望不会打搅到她休息吧。

鹿知微小心翼翼地想。

表情包发出去之后,并没有像上次一样立即收到回复。

过了约有十分钟的时间,屏幕上才跳出桑晚慈的回复。

[桑老师]:【可爱jpg】

又是跟上次一样复制她的表情包。

这让她感觉很惊喜。

紧张的心情瞬间平复,连聊天的欲望都更轻松更浓烈了。

[鹿知微]:桑老师你在休息吗?

[桑老师]:刚洗完澡。

[桑老师]:怎么了?

[鹿知微]:也没什么事,就是刚刚跟小应聊天的时候提到你了,所以就冒昧打扰一下你

[鹿知微]:【猫咪趴趴jpg】

[桑老师]:他说我什么?

[桑老师]:坏话?

鹿知微看见这两字,忍不住笑了一下。

[鹿知微]:当然不是啦

[鹿知微]:他说你工作认真,演得越来越好了,还说要向你学习

[鹿知微]:我们桑老师果然优秀得人见人夸!

[鹿知微]:【鼓掌jpg】

桑晚慈看着这四条消息,心里头像是被暖阳抚照,漫起舒服的暖意。

她看得出来是鹿知微想夸她。

她的亲粉丝,就算远隔两处也要用自己的方式鼓励她。

鹿知微等了好几秒才等来桑晚慈的新回复。

简单又透着了然的两字:[谢谢。]

鹿知微不由得冲着屏幕笑。

窝在暖和的被窝里给她回消息。

[鹿知微]:不要跟我客气

[桑老师]:应息泽的帽子是你送的?

[鹿知微]:被桑老师发现了

[鹿知微]:手艺比较差,织得普普通通,桑老师不要笑我

[鹿知微]:【不好意思jpg】

[桑老师]:织得很好。

[桑老师]:比外头买的都好。

看见桑晚慈这么夸自己,鹿知微内心不禁冒出一点点的小骄傲,很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

——没有啦没有啦,也没那么好啦。

[鹿知微]:如果桑老师喜欢,我也可以给桑老师织

[鹿知微]:不止帽子,什么都可以!

桑晚慈看见后面那句话时,忽然觉得鹿知微很厉害。

她已经把手工针织精通到什么都可以织,这还不厉害吗?

桑晚慈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这不是件容易的事,你很厉害。]

鹿知微怪不好意思的。

[桑老师]:你自学的?

[鹿知微]:嗯嗯,自学的

[鹿知微]:我时间比较多嘛,就可以随便学杂七杂八的东西

人一旦闲着,连拿把镊子把草莓籽一粒粒扣下来的事都干得出来。

更何况像她这种,除了上班,吃饭,睡觉,剩余的休闲时间什么事都没有的人,不给自己找点事做,真的很容易活活无聊死。

而且学手工有好处,可以自己缝制东西。

作为一个只能靠自己的人,她花钱格外节省。

如果衣服不小心弄破了,又破得不是很彻底,还能穿,她就舍不得丢,缝缝改改后又是一条新衣服。

看着改造完的衣服,她也能从中获得成就感。

感觉自己像个设计师。

不为人知的小设计师。

至于衣服改得是丑是美不要紧,符合她审美就好了。

反正别人如果觉得丑,也不会一直记得有多丑。

她又何必去在意别人的目光?

人活着,是为了自己。

他人的目光皆不重要。

毕竟别人又不能帮她上班睡觉,又不能替她过完这一生,所以别人究竟有什么好在意的?没有。

就算没有这个透明体质,她也会坚持这个处世态度。

桑晚慈知道她说的“时间比较多”是什么意思。

当即默了默,眼眸里的光淡淡的,像随时会熄灭的微弱烛火。

她想安慰鹿知微。

可当手指头停在屏幕上时,脑海中却憋不出来任何一个字眼。

鹿知微不需要她安慰。

或者说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

她已经是一个足够强大的生命体,所以才会好好地活到今天。

然后阳光乐观,积极向上地出现在她桑晚慈的面前。

翻涌的情绪逐渐平复。

落下的指尖变得从容。

[桑晚慈]:很厉害。

[桑晚慈]:等我有需要了,你再帮我织一件,好吗?

[鹿知微]:没问题!

爽快又轻快的回答。

隔着屏幕,桑晚慈似乎能看见她的无害又灿烂笑颜。

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充满力量。

……

这一次的新年在二月份。

《凤》的剧组在那之前可以结束拍摄工作,让大家回去过个好年。

最先到来的自然是元旦。

今年安城元旦晚会请了孟怜玉。

鹿知微最近很清闲,要等新年之后才会开工,所以有的是时间守孟怜玉的节目。

孟怜玉今年的节目也是唱歌。

她人保养得好,精气神充足,虽然已经四十岁了,但整个人看上去依旧红光满面,气质出众。

穿着红色的礼服往舞台上一站,成熟的万种风情尽显。

老伍在操作间里,一边吃水果拼盘一边看鹿知微满眼兴奋地追孟怜玉的节目。

其实他不是很懂。

鹿知微为什么那么喜欢孟怜玉?

是什么让她哪怕是桑晚慈这样极其圈粉的人放在她面前,她都坚持把孟怜玉放在首位?

这就是粉丝对偶像不讲道理的喜欢?

他把疑惑一说。

鹿知微理所当然道:“当然是因为我们孟老师好啊!”

老伍:【……】

感觉你说了跟没说没差呢。

鹿知微躺在床上调整了一下姿势,抱起自己做的叶子图案枕头。

视线还老老实实地跟着屏幕上的人走。

“因为她不一样。”

她撑着脸颊,目光停在电视上,却像是在更远的从前。

“她是第一个回应我的人。”

她从小就喜欢孟怜玉。

说她是看着孟怜玉长大的,一点也不夸张。

孟怜玉的星途从一开始就很顺利。

一出道就爆火,一直红到现在,早已经是演艺圈地位不可撼动的老前辈。

有名气的人上电视是常态,更别说那时候就家喻户晓的孟怜玉。

鹿知微小时候打开电视就能看见她。

毫无意外的,好几次都听到她在采访中的潇洒言论。

“我懒得管别人怎么看我,日子是我自己的,别人没资格插手。”

“太在意别人的目光,折磨的是自己。”

“就算孤身一人,也要把日子过得精彩,这样才能不辜负来人世这一遭。”

就是这个潇洒又豁达的态度,将鹿知微从被忽视的黑暗里拉拽出来。

她看着电视上笑容飒爽的人,心里有了新问题。

——人还可以这么活着吗?

但她还小,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不明白要怎么样才能开导自己。

于是她学着别人的样子,开始给孟怜玉写信。

她笨拙地在信里表达对孟怜玉的喜欢,用简单的词汇写下自己的困境,表示想成为她那样洒脱的人。

一封信写了又改,改了又写,遇到不会的字就用拼音代替,拼了命要写好这封信。

然后用攒了很久才攒到的那点零花钱,前前后后寄出去十几封。

每一封都要看着工作人员放进邮袋里才勉强放心。

她怕丢。

怕信不能顺顺利利送到孟怜玉手上。

怕连信都会像自己一样,会被丢在世界灰暗的角落里,无人问津。

所以才会选择用数量寄托这份奢望,希望有一封信能获得好运,送到孟怜玉手上。

信寄出去后,她等啊等。

结果等了足足一个月都没等来回信。

那时候的她是失望的,是无措的,也是茫然的。

她不知道究竟是信没送到孟怜玉手上,还是孟怜玉也忽视了她的信。

她仍旧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一个环节被人遗忘,因为不论何时何地,她总是最容易被抛下的那一个。

鹿知微想起小时候的自己,觉得很苦。

苦却不想哭,只是无奈地笑笑。

她说:“我那时候真的还挺惨的。”

被世界排挤,被身边的人遗忘,却没办法开导自己。

像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小鸟,挣扎到奄奄一息也无人在意。

如果死亡来临,那一定也悄无声息。

老伍抿了抿唇,别开了视线,没有再看着她。

藏在镜片下的眼睛里,隐隐藏着一丝不忍。

【然后呢?】他问。

鹿知微语调乍然轻快,像是小孩子在炫耀棒棒糖:“然后孟老师就给我回信啦,一下回了三封呢!

“那三封信我到现在都还存着,我丢了那三封信都不能丢。”

她就像一个生活在黑暗里,突然看见光的孩子。

当那三束光落在掌心时,她才发现,原来黑暗之外的世界,是如此的温暖耀眼。

老伍紧揪的心忽然得到安抚。

哪怕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他这个听众也还是忍不住为当时的小鹿知微松一口气。

——拿到就好,见到就好。

【信上写了什么?】

老伍不自觉扬起一个笑。

鹿知微对信的内容如数家珍,回忆时,就像在向别人描述自己遇见的宝藏。

“她让我爱自己,教会我该如何乐观,告诉我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比我们自己更重要。

“她还夸我是个可爱的孩子,夸我的字写得很可爱。

“天晓得我当时写的字真的很丑,跟狗爬似的。

“可我那时候真的好高兴,高兴到抱着信,躲在房里哭了很久。”

真好啊,世界上还有这么温柔的人。

而这么温柔的人,能够看见她,愿意耐心温柔地给她回信。

虽然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像孟怜玉一样对她,那三封信仿佛花掉了她人生中所有的运气,但她无所畏惧。

因为她已经学会爱自己,明白没有别人自己也可以活得很好的道理,别人的目光在她心中已经不重要了。

这就是今天的鹿知微。

乐观向上,凡事都会往好处想的鹿知微。

操作间里。

老伍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似是想揉去眼睛里的酸涩。

原来藏在透明身体之下是千般万般的苦涩与艰辛。

如果她还在这,一定会为鹿知微感到心疼,会想尽自己所能对她好吧……

鹿知微看不见老伍,也不知道他什么表情,于是自顾自说着:“所以我一定要努力,努力才能有机会和孟老师合作。”

或许孟怜玉已经记不得那三封信,也不记得当初那个写字像狗爬一样的孩子。

但那也没关系,她记得就好了。

——曾经有人将光漫不经心地洒在她的世界里,点亮她整个人生。

【嗯。】老伍道,【你可以的。】

他的女儿这么努力上进,一定可以的。

他的女儿这么善良可爱,以后什么都会有的。

他正想着,就看见鹿知微情绪转变,突然抱着枕头冲着电视嗷嗷叫:“啊啊啊孟老师绝美——

“姐姐杀人不用刀,全靠脸!

“啊,这腿,我无了,请把我厚葬,墓志铭就写‘我爱孟老师一万年’。

“呜呜,好漂亮啊她,怎么会这么好看呢……”

老伍:【……】

看来你平时在桑晚慈面前装得还挺含蓄。

……

安城a大。

南4栋,女生宿舍。

下午六点半,天色昏暗。

四人间的宿舍里,坐着一个面容娇嫩的少女,灵动有神的双眼里盈满了焦躁。

她这几天总觉得心绪不宁。

——因为想不起来事。

她隐约记得从记事开始,每年一到这几天,她就会变得莫名烦躁。

因为每到这个月,她就会忘记自己想要记住的某件事情。

永远想不起来。

却永远都记得很重要。

重要到如果不记得,会有人很难过。

可她连那个人是谁都不大记得。

感觉脑子里像是有一团缥缈无踪的雾。

每年一月就打卡上班。

让她年纪轻轻就开始不记事。

她烦躁地将笔戳在桌上,发出笃笃的声响。

躺在床上的短发女孩刘茗茗探出脑袋,喊了一声:“鹿思娇。”

鹿思娇抬头看去,眼波流转,撇着嘴:“干嘛呀。”

刘茗茗:“我知道复习很烦,但请您老冷静,不要把自己逼疯了。”

鹿思娇:“去,我想事呢。”

刘茗茗见她烦躁,收起手机,挑眉看着她:“想什么事呢这么烦?该跟哪个追求者交往?”

鹿思娇这张小脸蛋在他们系格外受欢迎。

被告白这件事对她来说,可谓家常便饭。

鹿思娇提笔指着她:“你,爪巴。”

刘茗茗:“嗨呀,人家关心你呢,你好凶哦。”

鹿思娇左顾右盼:“我刀呢?”

刘茗茗朝她笑了笑,下床拍了拍她:“走,买饭去,吃饱了才能复习嘛。”

鹿思娇看了看空出来的两个位置问:“你不等她两回来一起去?”

刘茗茗:“等什么,你忘了?这两崽子去给老乡过生日了,晚上才回来呢。”

鹿思娇“哦”了一声,点了点头,接着愣住了。

生日……生日!

她错愕又惊喜地看着桌上的笔记。

她想起来了!

是她忘了姐姐的生日!!

……

鹿知微坐在窗边,穿着浅绿色的动物睡衣,外头披着一件外套,就这么趴在窗沿看着外头纷纷扬扬的细雪。

今天是一月九日了。

明天就是腊八节,也是她的生日。

她正在思考明天要怎么庆祝自己的生日。

主要思考要吃什么。

她刚拍完一部戏,赚了点小钱,除开房租,日常花销以及需要存起来的,手头剩的也够她霍霍一回生日了。

这个时候她永远是最自在的。

不用考虑别人想吃什么,不用考虑会有多少个人到场,不用考虑要不要提前预订位置。

只需要考虑自己。

只有她。

她把手里的手机翻了又翻,屏幕不曾亮起。

她的父母没有给她发消息。

没有问她最近好不好,有没有按时吃饭。

就算她套上了男主光环,在家人的心里,好像也是一个透明的孩子。

今天的世界格外安静,就像遗忘前的默契。

这一个生日也没有人会记得。

但是无所谓,这不妨碍她高兴。

她今年的生日和腊八节是同一天。

大家庆祝腊八节的同时,她也可以当做大家是在庆祝她的生日。

这么想着,她忽然就很高兴,脸上不自觉带着悠悠然的笑。

她拿起手机一看,居然已经快零点了。

悠闲的时光,果然都是过得最快的。

老伍看见她在笑,突然很莫名其妙,感觉这孩子傻兮兮的,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傻孩子,在笑什么呢?】

鹿知微脸吹得久了,冷,于是关上窗,脱了外套钻回被窝里。

她的声调很轻快:“明天就是腊八节啦~”

老伍顿时觉得好笑:【腊八节你高兴什么?

【不是应该为你明天生日高兴才对?】

鹿知微笑意一滞,下一秒盈盈笑意在她眼中荡漾,声音里透着满满的满足:“哇,老伍,你记得我生日。”

老伍的声音充满了理所应当:【这不是妈粉该做的?】

鹿知微笑道:“好的,谢谢老伍妈妈!”

她不贪多,有一个人记得就够了。

哪怕这个人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

老伍好笑道:【所以你刚才高兴什么呢?就因为明天是腊八啊?】

鹿知微点着脑袋:“对啊,难得生日跟腊八节重合诶。”

“别人庆祝腊八节的时候,我也可以偷偷当做是大家在帮我庆祝生日。

“全国那么多人一起帮我庆祝生日,怎么不高兴?”

老伍:【???

【还能这么算的???】

鹿知微一脸淡定:“当然能,凡事都要往好处想。”

老伍:【如果碰不上腊八呢?】

鹿知微神色悠然:“那就是上天慷慨,让一月十号成为独属于我的节日,这也很值得高兴呀!”

【……】

老伍忍不住笑了。

她还挺会说。

【行吧,你是寿星,你说了算。】

鹿知微点头。

老伍又道:【来猜猜第一个跟你说生日快乐的是谁。】

“你。”鹿知微答得不假思索。

【我除外。】

“那我不猜了。”

【为什么?】

鹿知微往被子里缩了缩,显然对这个游戏不感兴趣:“不记得很正常,我不能给自己希望。

“有了希望就会忍不住去期待,一期待就会落空,心情难免会不好。”

她从来就没期待身边的人会记得自己的生日。

没有期待就没有伤害。

她再乐观也是肉做的,受了伤害,也会难受,也会哭。

再说了,她对别人来说算什么?

连血浓于水的亲人都不记得她的生日,她凭什么要求外人记得?

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但是想到这,她的心情还是止不住低落了片刻。

于是把脸埋进被窝里,黯然神伤,不言不语。

时间在这一刻悄无声息跳至零点。

就在那一刹那,放在枕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把被窝里的人惊得一跳。

——是她设置的生日提醒。

她探出脑袋,百无聊赖地关掉闹铃。

能这么准时准点记得她生日的恐怕就这个闹钟了。

她熄灭屏幕,正准备放下手机睡觉,手机屏幕便抢先亮了起来。

一个电话打进来了。

是桑晚慈。

鹿知微不敢置信地看着备注,又揉了揉眼睛。

这才抱着“我不是在做梦吧”这样虚浮的心情接通,小心翼翼的:“……喂?”

桑晚慈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莫名有几分温柔:“还没睡?”

鹿知微听得耳根子发痒,像有根羽毛在挠:“没睡……”

“没打扰到你休息就好。”她的语气听起来像松了口气。

“怎么了吗?”鹿知微问。

“有话想对你亲口说。”

“什么?”

接着鹿知微就听见她在自己耳畔轻柔地说:“谢谢我们鹿老师又平安长大一岁,希望你能永远开心。”

鹿知微不由一怔。

“生日快乐,鹿知微。”

桑晚慈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温柔。

温柔得像一场美梦。

“谢谢。”

鼻尖突然涌来酸涩,鹿知微低头用力地擦去眼眶里的泪,哑声又重复了一遍。

“谢谢……”

虽然只有简简单单的两句祝语……可她真的好高兴啊。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是温情章。

-

下次更新在晚上23点半这样。

专栏里有个新预收叫《好巧,你也重生啊》

文案还没想出来,大概就是渣女重生回头被送火葬场的故事。

qaq可怜可怜不会写文案的热热,收藏一下吧!

感谢在2021-07-10 00:00:06~2021-07-11 00:02: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石头起风了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jing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ented、起名太难了、kenosis、一世红尘、来来、鸽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来来 49瓶;于 26瓶;子爻 10瓶;离人梦 7瓶;岁晚宁 6瓶;裁天碎地怒炎启示录 3瓶;月之狼星、余木丞千 2瓶;燕幽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