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离谱 > 第46章 046

我的书架

第46章 04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跟我住, 我来照顾你。”

桑晚慈的话伴着微风拂过鹿知微的耳畔。

鹿知微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刚刚说了什么……?

跟她住,她来照顾她?

这是不是在……跟她开玩笑啊?

鹿知微在走神思索,指尖磨破的伤口暴露在空气里。

桑晚慈帮她擦去整个手心的灰土, 再慢条斯理地涂药。

药水渗入皮肉, 霎时戳中细微的疼感。

鹿知微瞬间回神,疼得面目狰狞,思绪都被打乱了。

“嘶——”

仅仅是一点疼,对她来说也是千万倍的痛。

要不是片场人多,她真的要仰天长嗷了!

桑晚慈听见她的声音, 便抬起眼看她, 复又低下眼去轻轻吹了吹伤口, 好似想帮她吹散几分疼痛。

“疼吗?那我再轻点。”

鹿知微小心翼翼地摆动另一只手:“药水渗进去疼, 不关你的事。”

就桑晚慈那动作力度, 再轻可就是空气再给她上药了!

桑晚慈道:“明白了,那我动作快点,你忍忍。”

鹿知微应得有点可怜:“好……”

她答应要忍,干脆别过头去看也不看。

同时在心里催眠自己。

——看不见就等于没伤过,没伤过就等于不痛!!

桑晚慈抽空看了看她隐忍的侧颜,想起她方才那声细声细气的“好”, 不禁弯了弯唇角。

心疼她,也觉得她可爱得好笑。

“这么怕疼, 刚刚拍戏的时候怎么不小心点?”

桑晚慈没想到鹿知微会磨破手指。

她以为像鹿知微这样怕疼的人,一定会格外爱惜自己的身体, 不论做什么都会小心翼翼。

今天看来,显然不是。

鹿知微的注意力被她带着走了,忍耐的表情也跟着松动几分。

她的声音很轻,也很认真:“太投入了, 没想那么多。”

她是个演员,在进入人物状态的时候,第一时间考虑的应该是怎么演好这个角色,而不是如何保护自己毫发无损。

孟怜玉说过,一旦进入演戏状态,演员必须让角色高于自己,否则这场戏就是失败的。

演员需要塑造不同的角色,演员应该是芸芸众生。

所以他们怎么可以在扮演芸芸众生的时候,还总想着自己?

又不是在本色出演。

小师妹在这命悬一线之际,还会想怎么让自己光鲜亮丽,十指依旧如削葱根般秀美吗?

自然不会。

她想活,所以她拼命地抓着地面,抓着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

哪怕磨破了皮也不在乎,只要能活下来。

达到这个人物状态的鹿知微自然也忘了自己怕疼的事情。

她只是在做一个演员的本职工作。

她底下头去看了看被包好的手指,想起郭慧那满意的神色,心里不自觉的也冒出了几分满足感。

“只要拍出来的效果好,就不算白费功夫。”

桑晚慈不禁看向她。

方才那场戏,她发自内心觉得鹿知微演得很好。

一份只需要七十分的卷子,鹿知微却给出了满分。

连郭慧都惊喜不已,甚至不敢轻易出声打断鹿知微的状态。

这是鹿知微充满灵气的瞬间。

贸贸然打断,可能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但桑晚慈相信会出现。

因为是鹿知微。

鹿知微的演技已经让她和小师妹彻底融为一体。

她的一喜一悲,就是小师妹的一喜一悲。

他们可以透过她去感受小师妹的痛,小师妹的怨。

而且鹿知微的演技,每一个瞬间都是在突破。

她只会交出更好的答卷。

“你演得很好,”桑晚慈说,“现场有不少工作人员都跟着你哭了,编剧也说你演得好。”

鹿知微顿了顿,惊喜道:“真的呀?!”

她演的时候一旦投入,最多只能注意到郭慧的指挥和镜头的转移。

其他工作人员不在她的注意范围,自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嗯,真的。”

鹿知微一下就高兴了,整个人跟朵花似的明媚得不行。

“那我这手就伤得值!”

她做到了,她把控住了情绪节奏!

她给所有人都下了一把眼泪刀!

——小师妹这么惨,都给我哭!

桑晚慈给她搽了一把药。

鹿知微立马又吸了一口凉气:“嘶——”

她一下就蔫下去了。

不瞎嘚瑟了,真的好痛哦……

桑晚慈不禁莞尔一笑。

“知微。”

鹿知微不禁一愣。

她还是头一回听桑晚慈这么喊她。

也不奇怪,还挺好听的。

“怎么了?”她问。

桑晚慈细致地帮她包住最后一根手指头。

接着轻轻托住她的手背,指腹轻柔地擦过她的肌肤。

似是在安抚,又像是在鼓励。

“站在前方迎接你的结果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努力与付出。”

或许是这一部戏,或许是下一部戏,她相信鹿知微一定会被看见,会站在最耀眼的地方被更多人喜欢。

好演员不会被辜负。

站在黑暗里的孩子也会释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鹿知微缓缓弯起眼眸:“嗯。”

她也如此相信着。

而且她还有贼闪亮的男主光环,总会有一部戏能让她火起来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桑晚慈旋紧药水盖子,突然说道。

鹿知微没跟上她的脑回路,一脸懵比:“啊?说定什么?”

桑晚慈侧首,一本正经地看着她:“你跟我住,我来照顾你。”

鹿知微:“???”

你居然是认真的啊???

桑晚慈道:“现在我是照顾你的最佳人选。”

鹿知微:“?”

怎么就最佳人选了??

“你熟络亲近的朋友,就我和应息泽,对吗?”

“对。”

“你会让应息泽过来?”

“不会。”

“会让家里人或者经纪人过来?”

“也不会……”

桑晚慈总结陈词:“所以应该由我来照顾你。”

鹿知微傻眼地张了张嘴,好半天才说出一句:“……晚慈,你也要工作的。”

她是不打算叫任何人来陪她。

因为她觉得自己在他们心中,远远没到可以千里迢迢跑过来照顾的程度。

父母不关心她。

温瑶还有自己的工作。

再加上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不就手指头受伤嘛,反正这段时间休息,她用手的时候小心小心再小心就是了。

“我有工作,但也需要吃饭睡觉。”

桑晚慈的答案显而易见。

鹿知微还是觉得太麻烦她了,面露难色:“晚慈,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真的。”

桑晚慈淡定地看了她一眼,把手里的药水递给她:“试试把这个盖子拧开。”

鹿知微:“……”

……你这是在难为我胖虎!

桑晚慈知道她做不到。

她怕疼,稍微一点点疼都怕,上个药都跟受刑似的。

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她才坚持要照顾她。

总不能放任她一个人在房里,独自跟疼战斗吧?

“别拒绝我,姐姐。”

桑晚慈又放出了杀招。

鹿知微:“……”

又来了又来了。

她就是知道她对这两个字没有抵抗力吧!

桑晚慈见她听完这句话后,果然没有再说什么,不禁笑了笑。

伸出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按了按。

“多个人一起住挺好的,吃饭能多双筷子,还可以说说话,对对戏,不闷。

“不要觉得麻烦我,要记得我说过的话,你是有依靠的人。”

是朋友才会关心她。

是朋友才会把她极度怕疼的事情记在心上。

拒绝就是在见外。

鹿知微沉默又犹豫。

系统似乎是觉得她太过磨叽了,实在看不下去,于是推了一个新任务下来。

【任务发布:答应女主桑晚慈的同居邀请。

【限时:三分钟。】

鹿知微:“……”

你这个离谱的系统,果然是站在女主那头的!

她已经被说服了,再加上系统又丢了个任务下来,自然也没什么异议了。

她望向桑晚慈的眉眼逐渐温和:“盛情难却,那我就过去打扰我们桑老师一段时间啦。”

“嗯,”桑晚慈莞尔一笑,“欢迎鹿老师打搅。”

【系统判定:答应同居邀请成功。

【任务点+1。

【请宿主再接再厉。】

鹿知微回以一笑,心里头暖暖的。

这就是有所依靠的感觉吗?

真好啊……



桑晚慈的房间在酒店上层。

豪华单人套房,客厅、厨房、衣柜一应俱全。

空间开敞明亮,设计优雅有格调。

一张柔软舒适的大床,躺上去能滚好几圈。

鹿知微的房间和这个比起来,就显得格外普通。

她倒是没有什么心理落差。

桑晚慈有资格享受最好的,不论是以她主角的身份,还是以她的千金小姐的身份。

桑晚慈还有戏要拍,得留在片场。

所以是她的助理小球负责帮鹿知微临时搬家。

小球长得白白嫩嫩的,脸也有点肉乎乎,很可爱。

她毕业就入这行了,到现在也干了一年多。

人伶俐聪明,手脚利落,张纤蕊对她赞不绝口。

桑晚慈一进风禾娱乐,她就被张纤蕊安排过来了。

从那之后她就一直跟着桑晚慈做助理,两人关系很好。

鹿知微和小球倒是不熟。

两人就只是见过几次面,打过几次招呼的关系而已。

故而两个人现在有些不尴不尬地站着。

“你要过来住哦?”小球先开口。

“嗯……”鹿知微有点不好意思。

她下意识抬起手想挠挠头,忽然反应过来有伤,这才不得不改用手蹭了蹭脑袋。

这是桑晚慈的决定,张纤蕊那头也说没问题,小球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她帮着鹿知微把行李收拾好,给她倒了杯水,看了一眼手表:“你……需要我陪着吗?还是想要一个人呆着?”

鹿知微在沙发上拘谨地坐着:“啊,不用,不用陪着,我一个人呆着就行。

“对了,你不是还要去片场陪着晚慈吗?去吧去吧。”

小球点头,然后把电话号码写给她:“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会很快就回来的。

“还有还有。”

她停顿片刻想了想,说道:“小桑今天的戏份傍晚就能收工,她让你等她回来再一起吃饭什么的……总之你不要一个人忙活,要记得等她回来哦。”

鹿知微愣了一下,而后轻轻点头:“好。”

小球起身往门口走,边走边道:“一定要记得哦。”

鹿知微笑了笑:“放心吧。”

“咔哒”一声,门又合上了。

鹿知微长长舒出一口气,身子向后一倒,靠在沙发里。

此刻她没什么感想,就是大。

房间好大,床好大。

等等……这只有一张床啊!



邱骆姗姗来迟,他对鹿知微手指受伤的事情毫不知情。

这场他要和桑晚慈搭戏。

连拍三场,桑晚慈就可以收工了。

但直至最后一场,他都没在现场看见鹿知微的身影。

他不禁皱起眉头。

怪事。

那个女人平时不是最喜欢跑来听导演讲戏?

今天怎么不在了?

算了,不在更好。

谁会喜欢看见情敌在自己跟前晃悠?

而且她不在了,他就有更多可以和桑晚慈单独相处的机会了。

比如,来一次浪漫的烛光晚餐。

心动不如行动。

有主意之后,他立马喊住准备收工走人的桑晚慈。

桑晚慈驻步,礼貌回头看他。

邱骆扬起笑,走上前去:“我再拍一场就收工了,有没有空一起吃个晚饭?”

桑晚慈答得不假思索:“没空,还有人在等我。”

邱骆:“?”

邱骆下意识问出口:“谁啊?”

桑晚慈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忙碌的片场。

大家都在忙手头的事情,没空搭理他们。

还挺方便他们说话。

于是桑晚慈面不改色地靠近邱骆。

压低音量,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轻轻说出三个字——

“女朋友。”

邱骆:“???”

他缓缓掐住自己的人中。

——鹿知微,又是你!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原男主已经成熟了,不需要桑桑点名就知道“女朋友”是谁。

在气原男主这件事上,我们桑宝一直可以的【比大拇指jpg】

感谢在2021-07-29 21:00:05~2021-07-31 21:00: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起名太难了、流云梨花羹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jing、24875359、chaelisa是真的、北洛、hero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闻冰语 4个;憨批猫七、以澧、兔兔,可爱、忘川旧忆、kenosis、soulmusic、陳陳陳默默、鸽德、故人叹、来来、一世红尘、铅笔菌、zaker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靖元 88瓶;意解残摧 85瓶;海吉洁洁 38瓶;听说这把是人质局 37瓶;九四 35瓶;铅笔菌 30瓶;仰先 22瓶;柠檬甜酱、零生、薇尔莉特、人间憨批老儒艮 20瓶;遥遥不知鹿 19瓶;indigo_mai、爱看小说的钉钉 15瓶;左拐 11瓶;作业还没写、管中窥豹、紗瑜的小尾巴、百事可乐可、盒盒盒盒盒、易蘅芜、陌上人如魚、怀念小时候、安于、44618789、イ、故人叹、hero、玄衣 10瓶;岁晚宁 6瓶;夜微凉、苏桂琅、藤静曦、在野3000a、kid、无尽夜幕 5瓶;星见、rascal 3瓶;两条哈士奇、伍三五、时空星尘、h 2瓶;机长、仲阳十九、uglazy、二次根式、自嘲、流云梨花羹、鲤鱼鱼鱼鱼、猫猫树、奶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