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离谱 > 第58章 058

我的书架

第58章 05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知微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 目不转睛地看着桑晚慈。

藏在胸腔之下的心跳,快得难以控制,就像是极力地想要告诉她某件事。

某件一直存在, 却又被她忽视的事。

桑晚慈的指尖还停留在她的唇瓣上。

抚摸, 摩挲。

吻分明还没落下来,呼吸已经在纠缠不清。

气氛像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焰,烫得人心头燥热。

桑晚慈凝望着鹿知微的眼。

她很高兴能听见鹿知微这个回答。

简洁又令人心花怒放。

能答应就说明她心里也是有她的吧?

即使不是放在喜欢的位置上,也一定是不同于他人的存在。

她的知微,一定不会是那种随便给人亲的人。

察觉到那一丝不同, 她心里头便很高兴, 也不打算问鹿知微为什么“想”。

她还想亲她呢, 这时候把人吓跑了怎么办?

故而她弯眸轻轻笑了一下:“可以, 我同意你亲我了。”

接着便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去靠近, 去触碰,去如捧珍宝般的将她含在嘴里。

所有秘而不宣的私心都融化在交缠的呼吸间。

桑晚慈毫不迟疑地展开唇上攻势,温柔又热烈。

鹿知微脚步轻挪,直至背抵靠在门上,再无退路。

她们紧紧相依,短暂地分开, 又恋恋不舍地重新吻住彼此。

呼吸间皆是对方身上香甜柔软的气息。

世间的声音仿佛在一瞬间被拉远了,耳边骤然空荡。

只有加速的心跳声还在怦怦而动。

这是羞涩, 也是对这份亲密无法轻易启齿的喜欢。

鹿知微情不自禁地揽住桑晚慈的脖颈。

此刻的她们就如同一对亲密的爱人。

桑晚慈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桃子香气。

那是小球刚刚试自己的蜜桃新香水时,不小心喷到她身上的。

闻起来很香很甜……也很好吃。

让此时此刻的鹿知微情难自已, 总忍不住再往前咬一点,亲近一点,彻彻底底把她吃掉才好。

其实鹿知微很怀疑。

她的回答,她现在做的这一切, 真的只是因为桃子香味过于诱人吗?

莹润的指尖轻轻摩挲着桑晚慈白皙的后颈。

不是的……不是。

她否定了这个想法,微微睁开迷离的眼。

她能明显感知到身前人的存在,从唇到心,无法忽视。

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

——是因为桑晚慈。

因为她迷人。

因为她对我的纵容。

因为她对我的无微不至。

因为她……因为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喜欢桑晚慈。

她才是我心跳加速,情难自抑的原因。

就像偶像剧里,男主最终还是会爱上女主,无处可逃。

鹿知微缓缓闭上眼,用力把桑晚慈揽抱得更紧。

她其实不敢肯定这种心情是不是就是人们常说的喜欢。

只是此刻她无比愿意沦陷在这份炙热的甜蜜里。

不管未来如何,现在请先离我再近一点吧……

让我得到你,拥有你。

哪怕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也已经足够点亮我平凡枯燥的岁月。

桑晚慈清晰地感知到鹿知微的靠近,带着几分情不自禁。

她没有拒绝。

两个人各怀心思地延长了这个分别前的吻。

生涩的吻技被心动填补,每一下都充满了甜蜜与欣喜。

不管怎么样,能和喜欢的人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已经足够叫人高兴了。

等再分开时,眼眸已经染上了迷离的情意。

她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俩人你看着我,我看你。

谁也没说话,就好像这样可以将时间拉长,让离别的时刻慢些到来。

她们甚至默契地暗自希望着,离别可以永不到来。

但希望归希望,人是活在现实里的,又不活在希望里。

所以她们依旧得面对她们刚刚又接吻了这件事。

朋友之间,亲来亲去的,这正常吗?这合理吗?

答案很明显。

只是在她们的眼里,对方的心意不明显。

她们捉摸不透对方是出于什么心态和自己接吻。

她们希望是出于喜欢,又担心是自己自作多情。

——万一她满不在乎地来一句“我就是想再试试接吻的感觉”怎么办?

所以鹿知微不敢直接表露心意,还想拐开话题,不要让这件事打搅到二人目前的和谐关系。

桑晚慈则是不打算现在表露心意。

试试就试试,想试就试,那就试到喜欢为止。

天长地久,她们有的是时间。

她愿意对鹿知微慢慢来。

不过现在要做的,是拯救一下这个气氛。

桑晚慈主动出手。

她又凑上去,在鹿知微的眉间印下一个多情的吻。

“祝你一切顺利。”

仿佛她的亲吻不带任何私心,仅仅是想把好运分给姐姐那般单纯无辜。

鹿知微也真的信了,并对此感到愧疚,难为情。

人家只是想祝你好运,顺便满足你走之前的要求,你怎么还对人家产生过多的想法了呢?

什么喜欢,你看她现在像是喜欢你的样子吗?

她只是性格好,所以对你好罢了。

——鹿知微,你真是个肮脏的成年人!

“咳,”鹿知微清了一把嗓子,别扭地移开目光,挠挠鼻尖,“小球的香水还挺好闻的,闻起来甜甜的……”

“你喜欢吗?”桑晚慈问。

大有一种“你喜欢我就去买来送你”的霸总气势。

鹿知微惊了,赶忙道:“不是不是,我就是觉得闻起来甜甜的……感觉还挺好吃的?”

还挺好吃的?

桑晚慈抬眉。

原来她跟我亲这么久是因为香水在作祟?

“是吗。”又是听不出感情的两个字。

怎么不是因为我……

桑晚慈越想越酸,忍不住蹙眉道:“要是别人喷了这个香水,你也想去‘吃’她吗?”

这话听起来她好像禽/兽啊!

这要是让桑晚慈误会了,那事情可太严重了!

鹿知微连忙表清白:“怎么可能,我不是那种随随便便亲人的人!”

桑晚慈眉头逐渐舒展开来。

这就对了。

香水是其次,她才是主要的。

不要亲别人,亲她就好了,别人都没她重要。

“那就好,”桑晚慈贴心地帮她理了理长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就好。”

不会随便亲别人就好。

只亲她就更好了。

鹿知微眉头微微皱起。

她总觉得有一丝很微妙的感觉浮荡在空气里,可她偏偏抓不住。

不过桑晚慈没有误会她是随便的人就好。

她静静地看着桑晚慈转身,看着她的背影。

她明天就要走了,桑晚慈要继续留组拍戏。

桑晚慈在组里人缘又好,男的女的都喜欢她。而她这张脸又是出了名的男女通杀……

这不想还好,一想她就别扭得不行。

万一她走了之后,桑晚慈又有什么好姐姐了呢?

那她、她不是会变得很不重要,变得谁都可以替代???

不行,这样不可以,她不想这样。

不仅因为要做任务,还因为喜欢。

喜欢本身就是自私。

自私地想霸占对方的所有喜欢。

自私地想成为对方心里的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晚慈,”她鼓起勇气,在桑晚慈转身与她四目相对时说道,“你也不可以做那种随便的人。”

桑晚慈忽然不明白她现在究竟是在以什么身份和自己说这种话。

长辈教导小辈吗?

还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真的……一点点喜欢都没有?

“嗯,不会的。”桑晚慈收起思绪,回应道。

鹿知微高兴了,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乖。”

桑晚慈:“……”

果然是把她当妹妹看了吧……

算了,年龄差不是问题。

妹妹就妹妹。

没有人规定只能和同龄人谈恋爱。

就算有,她也要打破这个规定。

“来对戏吧。”鹿知微拉着她的手往客厅走。

她收尾的戏正好是和桑晚慈一起拍的。

现在先演练几遍正好。

临睡前,鹿知微躺着刷了一遍朋友圈。

她之前还有发朋友圈的习惯,发发自己做的小物件,发发风景照,心血来潮的时候还发过自拍。

不管别人看不看得见,她只当在记录自己的生活。

反倒是重新开始演戏之后,她发朋友圈的次数大幅度降低了。

倒是鹿思娇有时候会翻出她之前发的朋友圈评论。

所以她完全不奇怪鹿思娇知道她现在的手工比以前好。

偶尔她还会点进鹿思娇的朋友圈,看看她的生活。

小姑娘长大了,出落得亭亭玉立,比小时候漂亮。

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颗小虎牙,很乖也很可爱。

看了几眼后,她关掉鹿思娇的自拍图。

桑晚慈正好靠过来,没看清楚,只隐隐约约窥见是个女人。

“?”桑晚慈立时紧紧地盯着她,“知微你在看什么?喜欢的人的照片?”

她不会背着她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吧??

鹿知微好笑道:“什么喜欢的人,我哪有喜欢的人,那是我妹妹的自拍啦。”

桑晚慈轻轻挑了一下眉。

没有喜欢的人?

“那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了,记得告诉我。”

她要看看自己和对方差在哪里。

是性别,还是性格。

鹿知微扭头看向她。

桑晚慈镇定自若:“妹妹知道姐姐的理想型也不过分。”

鹿知微顿感耳熟。

这话,她以前是不是也对她说过来着?

好像是。

好家伙,这小孩又在学她!

鹿知微失笑地摸了摸她的脸:“知道了,有了就告诉你,好不好?”

——等我有了足够的勇气,我一定会告诉你我有多喜欢你。

“好。”

桑晚慈抬手帮她掖好被角。

“晚安,知微。”

“晚安。”

……

鹿知微的戏份终于迎来最后的高潮阶段。

——小师妹和乔镜一决生死。

小师妹三番五次挑衅,并听从魔少主指挥,杀害无辜百姓,手上沾满无数鲜血。

她早已不是从前那个练功会出错,打坐会躲在师姐身后偷吃苹果,下山会被怪物撵得到处跑的无辜小姑娘了。

她是魔,是百姓憎恶惧怕,修真界人人得而诛之,也是乔镜最痛恨的魔。

乔镜经过一番心里挣扎之后,终于选择面对这个现实。

她要护世,要击败嚣张跋扈的魔少主,就要学会斩断与过往的羁绊,破了这道劫数。

乔镜的挣扎,在鹿知微养伤的时候已经拍完了。

桑晚慈状态很好,拍得非常顺畅。

一切的线都为了这一场剧情做足准备。

郭慧希望鹿知微能在最后也贡献出最好的演技,给小师妹一角划下完满的句号。

如果拍不好,她会一直要求重来。

剧本人物的戏份有多有少,但是对她而言,每个角色都是不可或缺。

她不允许演员敷衍,不允许演员划水,不允许她的作品被糟蹋。

同时她也相信,如果鹿知微能演好最后这一场,小师妹这个角色必将会成为剧里浓墨重彩的一笔。

鹿知微深感压力,不敢放松。

其实她最后也没多少台词,整场戏算下来,比桑晚慈轻松了不知道多少。

她只用演面无表情的死人,而桑晚慈可是要演忍痛对亲如姐妹的小师妹拔剑相向的人,情绪上波动更大。

郭慧和编剧对俩人寄予同等厚望。

俩人不敢辜负她们的厚望,也不愿辜负对方的认真和努力,做好一切准备上场了——

小师妹接到魔少主命令,杀掉乔镜。

她红衣飘渺,身如鬼魅,支身引开乔镜,闪身飞入翠意深深的竹林。

乔镜见状,警惕地紧随其后。

结果一路上风平浪静,除了她的脚步声什么也没有,平静得就像是要邀请她赴一场风雅茶会。

镜头里,鹿知微穿着裙摆翩跹的红衣,轻巧地踏入竹林一处空旷的地界,这里足以让她们施展手脚。

而后她就站着不动,神色冰冷。

桑晚慈面色警惕地跟上来,看见她的身影时,脚步逐渐变慢,最后停在一棵翠竹之下。

这一次,她看向那道红衣的目光里多了一缕前所未有的杀意。

鹿知微缓缓回身,迎向桑晚慈的目光。

鹿知微不得不承认,桑晚慈认真拍戏的时候很迷人。

她会有千百种样子呈现在人的眼前,但无不让人喜爱。

也就是这样,鹿知微才会格外喜欢和她搭戏。

小师妹没有台词,只是静静地注视着曾经放在心上的明月。

鹿知微的眼神冷得空洞,没有丝毫的感情可言。

接着小师妹就抬手运功,主动朝乔镜攻了过去。

招招狠厉,直取命门。

乔镜身形灵巧,次次堪堪避过。

起先她仍旧没做好拔剑的准备,在小师妹三次不留情的攻势下,她终于唤出神兵,正面应战。

乔镜一个侧身,身侧的竹子被邪气拦腰震断。

小师妹足下一点,身后数十根修竹被如月剑气连连斩断。

双方皆不留情。

正邪交织,打得不可开交。

乔镜看着眼前模样大变的小师妹,犹如看见过往时光。

那时候的宗门风平浪静,没有邪魔,也没有神兵,弟子之间和睦友好。

小师妹总是最倒霉的那一个,也是最受大家喜欢的那一个。

同时也是最喜欢她的那一个。

小师妹爱跟她待在一块,还喜欢学她的习惯性收招手势。

手掌轻翻,利落地背在身后。

小师妹说这样看起来很潇洒很像高人,她很喜欢,还带着五师弟他们一块学。

她还记得小师妹说过希望她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完成斩妖除魔的大业。

也记得她们之间的约定——我保证,我永远不会伤害小师妹,会好好保护小师妹。

可她没做到。

她还要杀了她。

这一切的一切,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地步?

乔镜的眼里浮现心痛,再看眼前的邪魔将时,眼眶里充满了浓烈的杀意。

是魔少主的错,是妖魔的错。

如果没有他们,小师妹不会变成这样——小师妹才不会心甘情愿变成这样!

她看着小师妹,已然下定决心。

——杀了她,助她解脱!

小师妹察觉到乔镜的杀意愈来越浓,于是她手下的杀招也愈来愈狠,甚至数次近身施招,好似急不可耐。

天色浓重,黑云压城。

竹林间狂风猎猎,气氛肃杀沉重。

等主角团一行人摆脱魔少主赶过来时,小师妹和乔镜身上都挂了彩。

大家知道邪魔将不死不休,再不一招致命,乔镜迟早要被耗死。

“师姐,快杀了小师妹,再这么下去你会死的!”五师弟扬声高喊。

话音坠地。

小师妹目光一凝,五指曲抓成爪,返身冲向乔镜。

乔镜立即运转周身灵气,注入神兵,提剑迎上去。

孰胜孰死,皆在此刻。

正与邪的冲锋,气荡山河。

乔镜的眼眶里却难以抑制地落下一滴泪。

结果就在这时,她忽然看着小师妹将手一翻,利落地背在身后。

“嗤”的一声,长剑入体,刺入跳动的心脏——

束手就戮。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师妹……”乔镜错愕地看着眼前的邪魔将。

小师妹当即吐出一口鲜血。

她却不在乎,目光紧紧地盯着乔镜,两手死死背在身后。

她朝乔镜迈出腿。

每往前一步,长剑便没入一寸,直至她靠近乔镜,近得伸出手就能帮乔镜擦掉那一滴眼泪。

“师姐……”她的声音沙哑又难听,再也不像当初那么清灵,“别哭……”

这是她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全给了心爱的她。

她其实有很多话想对乔镜说。

想问她离开宗门之后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喜欢的人,有没有受欺负,有没有想过她。

还想问她——

师姐,你会不会讨厌现在的我?

可她来不及了。

再也来不及了。

生息尽断,她倒入乔镜怀中,溘然长逝。

她以自己的性命帮乔镜破了这场劫数。

也全了自己的命格,不得好死。

乔镜抱着她,愣愣地跪在地上。

她想对怀里的人说点什么,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迟疑半晌,终究还是眼泪先落了下来。

桑晚慈的哭戏最能打动人。

嚎啕大哭有嚎啕大哭的痛,无声有无声的悲,总能在无形之中勾动每一个人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于是没有人出声,没有人喊停,皆被她拉入情景动情伤怀。

鹿知微没有睁开眼,只是觉得这个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

她上次和桑晚慈搭戏,杀青的最后一场戏也是以死人的身份被桑晚慈抱在怀里哭。

而且她都不能亲眼看见桑晚慈为“她”掉眼泪的样子。

这么一想,她还挺想看看桑晚慈为她掉眼泪的样子。

美人落泪,总是好看的。

但想想……还是算了。

她舍不得让桑晚慈哭。

她希望她那双眼睛永远漂漂亮亮地盛满笑意就好,不要掉眼泪。

回过神来,她尽职尽责地扮演死人,等着郭慧指挥。

这是她们拍的第五条了,也不知道郭慧满不满意。

“咔——”

鹿知微和桑晚慈齐齐收住情绪,默契扭头看向郭慧。

只见郭慧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眼眶微红:“好,这条拍得很好,过了。

“大家都辛苦了!”

演员们登时都松了口气。

鹿知微也坐直身子,一抬头就看见桑晚慈眼角湿红,眼眶里还有一颗欲坠不坠的眼泪,她不禁一愣。

果然不论什么时候看,桑晚慈都是最迷人的。

甚至漂亮得让人想投进她的天罗地网,永远深陷于此。

桑晚慈无知无觉,本能地眨动了一下睫毛。

那滴泪便像珍珠似的划过她的脸庞,悄然落在鹿知微的手心里。

风华绝代,美得惊心动魄。

鹿知微的心一瞬间就加快了。

她连忙抬手帮桑晚慈擦去眼泪,边擦边心软地感慨:“唉,果然我们桑老师一哭,就没人受得住。”

桑晚慈又下意识眨了一下眼睛,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知微她……看不得我掉眼泪?

鹿知微怜爱地拍了拍她的脸:“好啦,今天也辛苦我们桑老师了。”

她抱住她,长舒一口气:“晚慈,很高兴能和你又完成一次合作,谢谢。”

桑晚慈回抱住她:“我也很高兴。”

“那我要先走了,下次再见哦。”

“嗯,下次见,到家给我发消息,路上小心。”

“知道啦,放心。”

编剧恰巧看见这一幕,便笑着示意郭慧去看道:“郭导,我看你下次要是想拍什么同性题材,这两小孩就很合适。”

郭慧擦了擦眼镜,含笑道:“那也得人家愿意啊。”

她站起身,从助理手上接过花,朝鹿知微走过去,笑容满面:“恭喜我们的小师妹杀青!”

鹿知微笑着起身相迎:“谢谢郭导。”

这一次,她有经验应对别人送来的花了,已经不会再激动得语无伦次了。

……

鹿知微杀青回家之后就开始忙着搬家的事情。

她原本以为除了微博和电话,她和桑晚慈暂时不会再有其他联系了。

结果没想到,她还是低估了主角光环的威力。

——她和桑晚慈的主仆cp冲上热搜了。

小猫咪的白手套:kswlkswl,我摔倒了,需要姐姐们多拍点腻腻歪歪的剧情才能好!

27°c:救命,这对真的好香,对不起我先背叛官配一秒!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姐妹们,指路一个同人大手子稀里糊涂,她刚写了小荷和小姐的cp,香到爆炸,速来磕!

我好了:看我id

鹿知微:“……”

你们这磕得也太偏了吧???

虽然如此惊叹,但她还是带着好奇心点进了这位同人大手的微博。

写得是挺好的,就是……怎么都是肉!

这要是给桑晚慈看见了怎么得了!

那么纯洁的一个孩子,岂不是要被祸祸了!

鹿知微立马在心里祈祷。

信女愿一生荤素均衡搭配,以换晚慈看不到这同人文!!!



酒店里。

桑晚慈边吹头发,边看微博热搜。

不出意外看见了她和鹿知微的主仆cp。

她扬了扬眉,点进去看了。

还看了评论。

接着指尖一点,戳进了“稀里糊涂”这个id主页。

随便一划,随手点开一篇。

五分钟后。

她面色不变地退出微博,缓缓放下手机,耳尖红得不像话。

作者有话要说:  喜怒不形于色,形于耳。

感谢在2021-08-10 21:01:00~2021-08-11 21:00: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零離離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utsuriki、chaelisa是真的、来来、jing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杨小杨得意洋洋、00、作业还没写、啊这啊这、soulmusic、长劲鹿、石头起风了、流云梨花羹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幕幕幕七 33瓶;瘦不了 28瓶;三家分晋话 25瓶;你所期望的三千世界、荔枝szd、假酒 20瓶;干饭二大爷、好耶 18瓶;一只废龟 14瓶;星汐、爱看小说的钉钉、谌、017、888888、42264063、易小名、故人叹 10瓶;苒祁 9瓶;不知名秃头法师、破碎江山 6瓶;kenzy、作业还没写、子川 5瓶;简简单单、屋檐下泊着只船 4瓶;你说、两条哈士奇、虹虹火火、零 3瓶;最讨厌取名字了、nawa21、玖、27599176 2瓶;月之狼星、meow、肥仔、星见、想杀死甲方的乙方、时空星尘、26386797、婧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