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离谱 > 第19章 019

我的书架

第19章 01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知微看着屏幕上的“互相关注”。

朴实无华的四个字,生生阻断了她的妄想,让她连幻想这是桑晚慈的高仿号的机会都没有。

她无言望天,这一瞬间的心不是一点沉重。

鹿知微:不知道为森莫“危”这个字总是深深围绕着我……

为什么呢?

一个应该在拍戏的人,为什么会在看手机?

请问老天爷是故意的吗?

那她只能靠智慧让老天爷知道她鹿知微不认输了!

她果断点开桑晚慈的私聊,本着演员的职业素养开演。

[鹿知微]:?天啊,桑老师,我根本没想到你会回关我!

[鹿知微]:我本来只打算偷偷关注你的……

她也不知道桑晚慈看不看私信。

大概率是不看的吧。

但是她又没有桑晚慈的联系方式,现在跑到桑晚慈面前去又显得过分尴尬,所以她只能在这小小的私信舞台里稍微挣扎挣扎。

不论桑晚慈看不看得见,至少她是有挣扎过的!

结果下一秒私信就跳出新消息了。

[桑晚慈]:?

真是充满灵魂的一个问号。

鹿知微无语凝噎。

但她还能苟苟,桑粉这个副业,她一定可以保住!

[鹿知微]:桑老师你原来会看私信呀!

[鹿知微]:桑老师,我得解释一下,我现在才关注你其实是担心之前会打搅到你,让你感觉困扰

[鹿知微]:但是今天跟桑老师聊天,发现桑老师不介意我喜欢你,所以才鼓起勇气关注桑老师,为桑老师默默打call

[鹿知微]:真没想到桑老师会回关,我真的超惊喜der【亮晶晶jpg】

演,尬不死就往死里演。

她一定可以苟住的。

不然接下来的日子她要怎么面对桑晚慈,她们还有那么多场对手戏呢!

围观全程的老伍看得有滋有味。

——乖女儿,你真不愧是个演员。随机应变能力不错。

桑晚慈整个人仰靠着座椅,分明修长的十指间握着手机。

莹亮的手机屏幕在她清透的眼底发亮,如点缀在池面上的一轮明月。

那上面正显示着鹿知微发来的话。

字字句句都是小粉丝对她这个偶像小心翼翼的爱,还有为偶像一个小小的回关动作感到无所适从的欢喜。

满得似是要溢出屏幕,涌至她的眼前,殷切地请她相信。

[桑晚慈]:没关系。

她信了。

[桑晚慈]:一个账号而已,想怎么关注都可以。

鹿知微喜欢的是她这个活生生的人。

一个账号没了人操控就是死物,有什么好介意的?

她只是有点好奇鹿知微怎么现在才关注她,毕竟鹿知微之前说得就像已经粉了她很久。

鹿知微看到她的回复,顿时松了一口气。

危机解除,苟住了!

【可真是太不容易了。】身为观众的老伍忍不住开口。

鹿知微一边给桑晚慈发可爱的表情包,一边回:【是的没错,我可真是太不容易了,邱骆都没有我这待遇。】

回想原剧本,她很少看见邱骆吃瘪的剧情。

但是剧本到了她手上,尴尬这种事情就跟一日三餐似的,一顿不少。

问就是女主超纲,男主遭殃。

最难的是,她没有办法通过剧情直接了解桑晚慈。

关于桑晚慈的信息有些是模糊的,比如她家究竟多有钱,她爸叫什么,她妈叫什么,剧情一概没给,非要宿主自己去探索。

老伍把这个称之为沉浸式体验,目的是要让她这个宿主一步步了解女主,像原男主一样逐步发现女主的魅力,再为之沉迷。

【什么都给可就没意思了。】老伍当时是这么说的。

沉迷不沉迷,鹿知微不知道,倒是她快被尬死了。

她收起手机,沉重地叹了口气。

拯救世界虽然俗套,但真的不容易碍…

老伍见状,出声安抚:【行了,看你这个惨兮兮的样子,我给你说个好消息,让你高兴高兴。

【应息泽的判定bug很快就能修好了。】

鹿知微脚步一顿,下意识抬头看着虚空。

老伍的声音清晰地落在她耳畔:【你再也不用被他热情邀请去上男厕了。】

鹿知微:“1

这可是天大的喜讯呐!

“具体什么时候能修好,有个准数吗?”

她情不自禁问出声来。

老伍瞥了一眼屏幕上慢吞吞的进度条,低头剥了个橘子,淡定道:【大概明天吧。】

鹿知微眼睛一下就睁圆了,亮闪闪的,像是藏着小星星。

好,她开始期待明天了!



桑晚慈闲来无事,干脆刷起鹿知微的主页。

很空,完全没有东西宣传。

为数不多的几条微博,还是鹿知微自己做的手工小玩意。

不知道的还以为盛悦文化刚签了个手工博主。

她不小心点进鹿知微的关注列表。

数量不多,就几十来个,盛悦的占了大半。

手指在页面上多划拉几下,很快就到底了。

她毫不意外看见鹿知微第一个关注的人。

不是盛悦官博,也不是盛悦艺人。

是孟怜玉。

鼎鼎有名的影后孟怜玉。

指尖在此处微微停顿,她的表情一变不变,又继续往上划拉。

影帝。

歌手。

老戏骨



应息泽。

她的目光不自觉在此停留。

她不关心鹿知微什么时候关注应息泽,更不关心他们两个有没有互关。

此刻,她脑子里只有张纤蕊的那句话。

——我看应息泽那小子喜欢你,要是鹿知微喜欢他,八成要受情伤。

受情伤……

她美目微凝。

鹿知微她……应该不会喜欢应息泽吧?

她不敢百分百确定,沉吟片刻,有了决定。

是时候跟应息泽说清楚了。

另外还得提醒鹿知微才行,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亲粉丝往火坑里跳。

……

今晚的月色格外明亮。

拍完最后一条,剧组就收工休息了。

应息泽谦逊地向工作人员们弯腰致谢:“辛苦了。”

然后在助理的陪同下回酒店休息。

“应哥,那你好好休息,有事给我打电话。”助理道。

应息泽点了点头。

“我先走了,你要是有想吃的早餐就给我发消息,明早我给你送来。”

“好,辛苦你了,晚安。”

“晚安。”

助理走后,应息泽没急着睡,洗完澡拉开窗帘,一个人对着月亮站了很久。

月色皎白,圣洁无暇。

这就是月亮,永远高悬天际,难以触及。

人本就不该执着于触手不可及的东西。

他拉起窗帘,遮挡无声的月色。

睡了睡了,大晚上搞什么网抑云。

他还要为兰博基尼奋斗呢。

哦,明天他得请鹿哥吃顿饭,好好感谢人家今天的开导。

这么想着,他洗了把脸,上床睡了。

在他沉入梦乡之际,老伍操作间的缓冲条也稳稳当当地冲到百分之百。

判定失误的bug瞬间被修复,就像今晚的月色,悄无声息。

时间静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第二天,应息泽起床洗漱。

冰凉提神的水冲在脸上的刹那,间接叩醒记忆。

他忽然回过神来。

昨天我是不是……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记忆拨开初醒的昏蒙,清晰地展现在脑海中。

他想起来了——

他喊鹿知微鹿哥。

还让鹿知微上男厕。

但,鹿知微是个女的碍…

助理刚拎着早餐走到他的房门前,就听见里面传来崩溃的一声——

“我他妈有病吧!!1

助理:“?”

发生了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