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猫仙晴夜词 > 第一章-裏 不见高阳悬,但见永夜存

我的书架

第一章-裏 不见高阳悬,但见永夜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衣少年本名任乘昴,人称玄月道人,正是这月华宗的现任宗主。

  说来也奇怪,在这修真界,越是顶尖的门派越而是难得长久,反而一些小门小派却能传承千年万载,而任乘昴就崛起于一个这样传承万年却藉藉无名的小门派中。

  两百四十年前的今天,六岁的任乘昴进入宗门修行。二十七岁之前,他一直默默无闻,甚至都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境界;二十七岁那年,第三次参加选拔内门弟子的考核试炼之时,一行外门弟子意外遭遇了一名路过的恶贯满盈的大魔头。那魔头乃是一还虚期大能,却十分没有底线,当时只是心情不好,就要将他们这些“蝼蚁”全部踩死。

  小门派外门弟子身份的任乘昴为了自保不得已出手,递出了一剑,直接削去了这名大魔头的项上人头。

  这可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任乘昴从此一战成名天下知。

  于是月华宗这个修真界中的沧海一粟,因为任乘昴,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天下闻名的大宗门。之后更是成为了被称为七宿的七大顶级宗门之一。但是,月华宗这个所谓的顶级宗门,除却任乘昴这个宗主,整体实力真是连一个中等宗门都不如。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任乘昴开始收广弟子。现在在他面前的李御峰,南宫梓和南宫霄霄正是他的亲传弟子。不过,在他倾力栽培下,李御峰现在也只达到了元婴境后期,而两位女弟子更只有元婴境中期而已。在这强者林立的修真界,根本不够看!

  按理说任乘昴实力强大,必定也会有很多强者投靠,可他却倔强的像一头牛。按照他的话,绝不可以让万年传承的月华宗成为一个鱼龙混杂之地,这是原则问题……

  这才有了今天的故事。

  ……

  任乘昴收回百年的思绪,也不避讳身边的万尸老魔和洪姓壮汉,隔空取出一柄长剑。他一手持剑,一边向徒弟李御风招手,李御风听令上前。

  “跪下接剑!”

  在师傅身边跪下,李御风眼神坚毅,双手高举过头顶,接过这把剑,他的手却有一些颤颤巍巍的。

  这剑一眼就不是凡物,一首《西江月》为证:

  剑刃非金非铁,剑身如玉如冰。

  山巅微冷露微凝,天落星河倒映。

  手握沉香余味,夜空彩练飞星。

  月华微荡剑微鸣,胜过蟾宫仙磬。

  任乘昴介绍道:“剑名:玄乐。耗费为师百年,方才铸成此剑。今天把它赠与你。御风,从现在起,你就是本派掌门了。”

  李御风猛地抬头,看向任乘昴,呼喊出声:“师尊,弟子无能,只有元婴后期修为,何以担此大任?”

  任乘昴摸摸李御风的头,说道:“御风,不要妄自菲薄,在宗内你的修为已经是最高的了。而且你天资出众,并且心思缜密,有你带领月华宗,我很放心。这把玄乐剑,可助你坐稳掌门的位置,它储存着十分庞大的月之精华,可劈山,可裂地,可斩仙。不嘛……过冷却时间略长,动用后它会自动返回剑鞘充能,大概要一年左右可再次使用。这是我为你们留下的第一张底牌。”

  李御风放下剑,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道:“弟子定不负师尊所望!”

  任乘昴满意的点了点头,让他退到一边,又唤来三弟子,正是穿着青色衣衫的南宫梓。南宫梓本在强行压制着,现在终于忍不住,坐在一块石头上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哭地是:

  珠翠乱颤,宝钗轻摇。

  珠翠乱颤,串串浑玉湿青袖。

  宝钗轻摇,寸寸璞金染罗衣。

  风吹梨花还带雨,云掩婵娟又盖霜。

  任乘昴对于这一突发情况一时也不知如何应对,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丫头越安慰就会哭的越厉害,但他又不舍得去教训几句。

  就在任乘昴不知所措之时,南宫霄霄起身大步上前,大声呵斥:“哭什么哭,师尊是去渡劫飞升,这是好事,你哭成这样成何体统!给我马上停下!”

  南宫梓的哭声被妹妹的一句话呵斥地戛然而止,像是被一个雪球强行堵住了嘴巴。只是哭声被堵住了,抽泣声还在持续着,她不服气地小声嘀咕:“你…不也……”

  南宫霄霄秀眉一挑,瞪了姐姐一眼。南宫梓顿时噤若寒蝉。

  南宫梓下意识往师兄那边退,想避开妹妹。她只顾着后退,一个踉跄就向后跌去。

  李御风眼疾手快伸手拦住了南宫梓。他迅速扶正南宫梓后,自己也迅速正襟站好。一直面不改色的他此时脸却是涨的通红,当然夜色下也没有人去注意。

  任乘昴掩面道:“小梓,以你的性格……为师思来想去,还是把这个交给你比较合适。”

  任乘昴拿出了一只剑鞘,将其塞到了南宫梓的手中。这剑鞘被南宫梓握住,温润的香气瞬间覆盖了整个区域,这剑鞘异常非凡,也有一首《西江月》为证:

  鞘柄非木非石,鞘镖如银如铅。

  幽香阵阵嵌山巅,一朵仙葩初现。

  灵气福源齐聚,氤氲萦绕春泉。

  六珠南斗列云间,度厄上生犹见。

  任乘昴介绍道:“是为玉化万年沉香所制,上面镶嵌的是六颗仙丹,它是玄乐剑的剑鞘,同时也是玄乐大阵的核心。这玄乐阵耗费我一甲子的时间,直到上个月才将其铭刻完成。启动后,我敢说,只要六派没有联手,绝对攻它不下。今后你就以此辅助你师兄,守护门派。其实此阵最强的地方并不是防御,而是聚灵。只要数十年,月华山必会成为世间第三处洞天福地,在阵中修炼,可能事半功倍。这是我为你们留下的第二张底牌。”

  南宫梓咬着嘴唇,没有说话,重重地点了点头,接着就要下跪磕头。

  “行了,这些礼节就免了,时间不多了,要抓紧时间了。霄霄你快过来,还有最后一件东西是要给你的。”

  “是,师傅。”

  任乘昴取出一枚印章和一把刻刀,交给了她,印章十分精美:

  章有三寸正方方,章窝白虎懒洋洋。

  章润好似羊白脂,章雕虎睛南红镶。

  章底无字无刻痕,章表有沁有包浆。

  章入素手浑一体,章似玉面天做琅。

  “来,用刻刀在玉章下面刻上你的名字。”

  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万尸老魔以手扶着下巴,斜眼看着任乘昴,突然传音说道:“任老怪,不是本仙说你,你这师傅当得不行啊!你留给前两个弟子的东西,可都是世间的极品,怕是都能算得上是仙器了吧。可最后给这丫头的印,材质却只是稍微通透点的‘昆山玉’罢了,这偏心偏的连本仙都看不下去了。本仙知道你的炼器手段高明,可俗话说得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和本仙炼制尸傀是一个道理,用凡人的尸体,再怎么也不可能炼制出超凡的尸傀。你这印,撑死也就是个圣阶下品的法器罢了。”

  任乘昴翻了一眼万尸老魔:“怪不说你这老魔连仙龙都能击杀,却始终跨不出那一步。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啊。”

  万尸老魔不再说话,嘴角上扬。

  ……

  南宫霄霄有些发呆地盯着玉章和刻刀:“可是,师尊,我并不懂得篆刻啊。”

  “没关系,刻上去,是你的名字就行。”

  “好吧…”

  南宫霄霄左手倒拿着印,右手握着刻刀,聚精会神地刻起来。歪歪扭扭的四个大字,如蚯蚓乱爬。四字刻出,早已香汗淋漓,刻得好不容易。

  她长舒一口气……之后好像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往自己额头拍了一巴掌,心中懊恼不已,只想揍自己一顿。

  “我怎么这么蠢,刻印章的字,都是要反着刻的呀!我怎么就直接刻上去了!”

  但是马上她又释然了。她发现自己的名字无论正着刻还是反着刻,好像差别都不大。

  正当南宫霄霄心思百转之时,她刻下的字突然绽放红光,玉印怦然炸裂化为齑粉!这一下可给孩子吓傻了……完了!难道真的是因为我没有反过来刻名字?

  任乘昴的声音将她惊醒:“霄霄别慌,屏气凝神,两只眼都睁开,红光消失之前,发生什么都不要眨眼。小梓,你瞅啥,快把眼闭上。”

  南宫霄霄只见碎屑中有两颗刺目的红色光点。光亮是那么强烈,刺激的她直想闭眼。可她哪敢不遵师傅的话,拼命地睁着一对美眸,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俩红点。

  李御风看向那团红色光雾,表情复杂,心中若有所想…

  几息后,两颗红色光点似乎找到了方向,化为两道红光,直向她的双目冲击而来。强烈的酸涩感,顿时充斥了她的双眼,真是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这之后的十息时间,对她来说像是过了十日那般漫长……

  结束了,红色光点完全没入南宫霄霄的双眼,她双眼散发着点点红光,随后又变为平常的颜色,可她的眼泪仍是哗哗流淌不止。

  “成了,闭眼休息一会儿吧。小梓,你也可以睁眼了。”

  南宫霄霄感觉浑身精气神都要被抽空了,闭上眼瘫坐在地上。南宫梓赶紧上前,把妹妹搂在怀中。

  这时候天上的乌云越来越浓,甚至于圆月也随着乌云的变厚而被遮掩起来。

  任乘昴抬头看了看天色,向万尸老魔和洪姓大汉抱拳:“时间快到了,请二位助我渡劫去吧。就在正北方向五百里的平原上,我已提前布置好渡劫位置。”

  “好嘞!俺都迫不及待了!任老弟,俺就先过去了!”洪大汉爽朗一笑,一跃而起,再次带起一片冰晶碎屑,消失在天际。

  万尸老魔盯着任乘昴,道:“任老怪…那玉印中的红点…不会是坤辰砂吧?你找到了魔龙之冢?”

  “不错,此物确实是我早年从一处坟冢带出来的。这个是叫坤辰砂么?确实是个神奇的东西。”

  万尸老魔听后捶胸顿足,干枯的脸上露出痛心的表情,非常滑稽。道:“暴殄天物呀!你有那东西,为何不交易给本仙啊!本仙要早知道那印里是那东西,搬出全部家底帮你渡劫又何妨?哎……罢了罢了……天命如此……谁叫这孩子是她的呢…走吧走吧,助你渡劫去。”

  “哈哈哈,万老魔,你既然知道此物之用,那肯定知道其适用对象。你又没有妻子,又没有女儿,也没有女徒,要那坤辰砂作甚?”

  “本仙转卖给其他人大有赚头,要你管?”万尸老魔一挥衣袍,化为一道青光冲天而起,留下一句话:“本仙也去你那渡劫地踩踩点了。别让我们等太久,最后再跟你那些可爱的弟子道个别,就快些过来吧。”

  “没想到这老魔还挺善解人意的。”任乘昴嘀咕道。

  ……

  未待三徒说什么,任乘昴率先开口:“那个……此次为师前去度这九九天劫,无论是成功与否,可都不回来了,月华宗的未来就交给你们了!你们修为还很浅薄,为师不在之后修炼一事可万万不能懈怠,外物终究是外物,只有修为才是这修真界的一切!好好努力,或许我们还有在仙界相见的机会。行了…不许哭……为师去也……”

  说罢任乘昴转身抹去了眼眶中那常人不可查的泪滴,眼中带着一丝决绝,头也不回的化为一道白光向乌云中扎去…

  ……

  李御风带头,向前方叩拜了下去,随即南宫梓松开了妹妹也叩拜了下去。南宫霄霄睁不开眼,但是也爬了起来叩拜。

  “弟子叩谢师尊,谨记师尊教诲。”

  ……

  任乘昴身影迅速变小,以至于消失在云雾之中,再也看不见了。

  南宫梓又紧紧地把妹妹搂在怀中,再次失控,放声大哭起来。闭着眼睛的南宫霄霄没有阻止姐姐,因为她的俏脸上泪水也是一直没有停过,也不知是因为吸收了坤辰砂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

  李御风依然保持跪姿,抬着头,望着任乘昴远去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谁人轻唱《如梦令》:

  山冷月满露重,风啸雷滚劫涌。

  仙道路漫漫,玉塔、孤坟、遗冢。

  一梦,一梦,梦醒天翻地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