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猫仙晴夜词 > 第五章-表 心灯照前路,铁链锁残魂

我的书架

第五章-表 心灯照前路,铁链锁残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郝弃落在地面,单腿站立,断腿处血迹已经止住。没有了追兵,他可以全力催动那个镜子仙器,镜子越变越大,不一会儿就变得有水缸口大小,镜面也变得如同水面一样泛起涟漪,在其中清晰的倒映出一名蓝纱衣女子的身形,有一《虞美人》述此景:

  水晶宫内珠帘挂,侧卧珊瑚榻。

  纱衣宽解玉足颠,贝齿轻咬绛粟带香涎。

  灯烛跳跃睛不转,娇笑不停缓。

  软风无力页微翻,一枚牙黎不慎落云端。

  那侧卧看书的少女读到一处精彩处,咯咯地笑声再次响起。却不知一只苍白的“魔爪”从她身旁不远处的水晶梳妆镜中伸向了她。

  那手臂,一把揽住了少女的纤细腰肢,就将其向镜面拉扯过去。

  蓝衣少女顿时花容失色,大声惊叫……听到惊叫声后,一名与那蓝衣女子长相有几分相似的华衣妇人凭空出现。这妇人执着一把散发着屡屡寒气水晶长剑,看到那掳走女子的手臂,怒火中烧,直接一剑劈在其上……

  ……

  郝弃也没想到,这剑竟然能伤到自己,忍痛将另一手臂迅速探入镜中,迅速将那蓝衣少女拽出了镜面。随后镜面便迅速关闭,任凭那妇人的攻击再犀利,也是无可奈何。

  郝弃看着自己的右臂,从手肘处被斩断,断口处覆盖了一层水晶,还冒着森森寒气,便觉得心中凛然,感叹此界果然有古怪,这竟又出现了一名能够伤着真仙的女人。不过转念一想,心情又变得愉悦起来,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不过第一步总算是达到了。

  再看那蓝衣少女,被他抛下,跌坐在地面上,本就宽松的睡衣现在显得有些凌乱……由于受到了惊吓,她朱唇微张,口中含着的那半颗杨梅掉落,在浅蓝色纱衣上染出一块嫣红……她顾不得许多,赶忙用双臂紧紧地环抱着自己,有些颤抖地望着眼前这名散发着强大威压的断腿断臂男子。

  郝弃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颤抖的少女,想到刚刚的耻辱,这时他心中升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他一把抓起少女的头发,将她凌空提起,仔细的凝视着她那满是泪水的面颊,发出邪恶的笑,说道:“这么漂亮的脑袋,就这样砍了还真有些可惜……不如……”

  蓝衣少女拼命地挣扎,撕心裂肺地哭喊。

  一个粗狂的声音从郝弃的身后传来:“欺负这女娃作甚?有本事来欺负俺啊!”

  郝弃吓得连忙转身,惊恐地看着洪大汉:“你…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郝弃就只看到一道白影从自己跟前一闪。

  ……

  任乘昴将手中的一截断臂抛给万尸老魔,从储物空间中又拿出一件白色道袍,给蓝衣少女披在身上。蓝衣少女瘫软在任乘昴的怀中,依然在抽泣与瑟瑟发抖,任乘昴抚摸着她的头,温柔地说道:“孩子,别怕,没事儿了。”

  郝弃看到白影后,只觉得左臂一轻,便心知不妙,随后的是剧烈的疼痛与喷涌而出的大量鲜血,他当即再次借着断臂的鲜血用血遁术疯狂逃窜。

  ……

  蓝衣少女在任乘昴怀中趴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止住抽泣。镇定下来后,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是不妥,连忙后退了几步,怯生生地立在一旁,将头发与衣衫整理整齐。

  她低着头,羞于正视任乘昴,经过很激烈的心理斗争后才大着胆子小声说道:“今日得前辈相救,小女子无以……那个…敢…敢问…前辈尊姓大名…来日好寻得报答……”

  “报答倒不用了,只是这里马上会变得很危险,你修为尚弱,被波及必是十死无生。你将家中住址告知与我,我可将你送回。”

  “啊?”少女俏脸通红,双手搓揉着衣摆,扭捏地说:“本…本不应劳烦前辈相送的…只不过……我自小也没出过远门,也不知此处为何地,不知能不能自己找回家……小…女子家住水寒宫,不知前辈听说过没有…”

  “南海的那个水寒宫?”

  蓝衣少女嗯了一声……那仙人抓到的这名致阴女子,竟是水寒宫的人,水寒宫可是和月华宗一样,同为七宿之一。

  “好,我送你回去,我恰好有你们宫主的坐标。”

  说着任乘昴就从储物空间内找出了一张绘制好的灵符。还没等她再次出声,任乘昴就把灵符贴在了蓝衣少女的身上。还没等她做出反应,眼前就天旋地转起来……等她恢复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捡起被抓走时,掉落在地上的那本小说,看向梳妆镜那边:那里站着的华衣妇人手中正拿着一截断臂,和身边站着的一名看起来不足十岁的女童和一名满脸皱纹的老妪,正在商讨着什么:似是想要从那断臂和镜子中寻找到什么线索。

  感受到身后空间波动,三人先是同时一惊,转身一看后则是大喜。中年华衣美妇人更是一把将少女搂入怀中,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泪水却是止不住地就流淌而下。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那美妇人才问道:

  “菡儿,刚刚掳走你的歹人在哪?你又是怎么回来的?”

  正在妇人怀中少女又联想起刚才在那美少年怀中的情景,那温热的体温与他身上的味道似乎还萦绕在自己身边……她顿时再次涨红了脸,小声答:“娘亲,女儿是被一名高人救下的…若非他法力高强,女儿现在已经遭遇不测了……至于那歹人,没太注意,只不过他被那位前辈轻描淡写削去手臂后,便地落荒而逃了…然后我也就被传送回来了…”

  “哦?救你那人……你可问得他叫什么姓名?”

  “他一头白发身穿一件白衣,实力强大,长相俊俏,又很温柔体贴……不过可惜他也没告知姓名,就只在我身上贴了一张符,把我传送了回来……”

  那美妇人面色阴沉,沉默了良久,看了看身边的女童和老妪,开口道:“……能凭借一张符完成活人的远距离传送,又是白衣白发…整个大陆,除了那人还能有谁?”

  女童和老妪连连点头。

  “娘亲,二姨,三姨,你们和我那恩人相识?”

  “嗯……当然认得…那姓任的…那个阴险狡诈之徒…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化成灰我都认得……”美妇人恶狠狠地说道。

  那被唤作菡儿的少女,睁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娘亲,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那位前辈怎会是那样的人?”

  “……菡儿,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我会和你二位姨妈从头到尾调查清楚的,若是真是他真敢再算计到你的头上……”

  ……

  美妇人与另外两人离开了房间,再次只剩下水凌菡一个人在房间。她躺在雕花珊瑚床榻上,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心情复杂…也不去翻那先前看的正起劲的言情小说了……

  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了想母亲的话,又想到了那张英俊的脸……过了许久,她拿出任乘昴披在她身上的白色道袍,蒙住了脑袋。

  水凌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深夜透窗而入的冰爽海风味道混杂了些淡淡的皂角清香,让有了些许困意的她顿时清醒了几分……最终她还是做出了决定,钻出被窝,穿好了衣衫,推开了房间的门。

  ……

  再说仙人郝弃这边,靠着血遁,他转眼间又奔出了几万里,连续断了三肢后,就算他是仙人,也有一些吃不消了。于是他想着要么先停下脚步歇息歇息……

  不料那粗狂的声音再次从他身后响起:“别跑了,你绕圈圈不头晕么,俺都看晕了,看看周围吧。”

  郝弃环顾四周,他看到四周不远处,有八根直插天际的尖细长针,银光晃晃,那样的眼熟,又那样的扎眼。这八根长针刺在了他的心头,这下,彻底的将他的心理防线击垮。他十分后悔要招惹这个“稍微有些强壮的凡人”,心中升起一股绝望的感觉。

  任乘昴和万老魔也赶了过来。万老魔将捆绑结实的另外两仙扔出,他们翻滚了几圈,来到了郝弃脚前。郝弃在求生欲的催动下,尽量让面容带着谄媚,指着不能动弹的两仙,做最后的挣扎:

  “道友,二位道友且慢,且听我说:

  不识泰山犯太岁,此子寻死自咎由。

  吾有妙法控国色,心甘为奴来伺候。

  我乃郝家麒麟子,下界为把苍生救。

  功垂千载索阴魄,惠及万世封魔头。

  二位真人量如海,饶却小弟无冤仇。

  一朝真人飞升去,他日家宴迎旧友。”

  任乘昴没有说话,掏出一张符文,抬起手向郝弃逼近。

  郝弃断了一腿与双臂,吓得他一个没站稳,跌坐在地上,激起一片尘土。郝弃一边挣扎着向后挪动,一边歇斯底里的嚎叫着:“你们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可是郝家的仙,你们要是杀了我,飞升到了仙界,我郝家定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放心,你不会死,留着你们还有大用……”任乘昴面容阴沉,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打出符文。此符定住了郝弃的身形后,任乘昴取出小玉瓶,取出一滴仙力为郝弃疗伤……

  郝弃看着长出的小腿与手臂,心想定是杠杠的话语起了作用,爬起连连道谢,承诺之后二人飞升后郝家定将厚待。就在他心中腹诽,等二人飞升后要让他们不得好死之时,任乘昴的一句话,让他再次如坠冰窖。

  “新的天劫看来又要来了,我们抓紧时间把他们埋了吧。”

  ……

  车轮大小的一枚紫色雷球,在乌云翻动了几下后,便快速凝聚成型,向任乘昴砸来。

  任乘昴面对巨大雷球,双手掐外狮子印,口中吼道:“聚!”。他这一狮子吼荡起一阵冲击波,那波纹荡漾开来,触碰到了外围的八根直刺天际的钢针后,其中的三根钢针从下到上被点亮。三道光顺着三根钢针被抽起,在看不见的云端汇聚,赶在紫色雷球下落之前,先行灌注到任乘昴的头顶。

  任乘昴浑身散发着无量的白光,只见他双手奋力向上托举,两只如山的白色爪子虚影凝聚成型,硬生生地托举住了那车轮般大小的恐怖雷球,阻止了其下落的趋势。

  两只白色爪子上各弹出五根锋利的爪尖,直嵌入那雷球。任乘昴不断的感受雷球中能量的流动方式及波动变化,再次试图像之前破解红色玉枢神雷那般,想要寻找破解此雷球的方法。

  虽然任乘昴的行动已经尽量的小心,可十根由纯粹仙力凝聚的利爪刚探入雷球不久,就引发雷球内部的能量剧烈激荡,使其能量变得极度不稳定。任乘昴心道不好,连忙抽出十根爪尖,那巨大双爪也改变形态变成两只大手,双手交叉将那紫色雷球包裹在掌内……

  雷球在半空中炸裂开来,铺天盖地的紫色雷光,将劫云都给涤荡开来。仙力凝聚的双手被彻底炸坏,在任乘昴的精确操控下,那四散的仙力又化为一个巨伞,将雷光完全隔绝在上方。

  任乘昴收起仙力凝聚的大伞,此伞伞面已经破碎的七七八八,残余的仙力总量也不足之前的三成,但在它的庇护下,任乘昴也确实是毫发无损。

  万老魔和洪大汉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感叹这区别于凡俗法力的“仙力”,是多么的不俗。同时他们也对任乘昴暗自钦佩不已,他初涉仙力就能够将其精确操控到绝大多数仙人都无法做到的程度,真不愧是天才般的人物。

  雷声炸裂轰鸣后,声音马上便戛然而止,接着就是死一般的寂静。再接着劫云再次迅速凝聚,第二颗雷球眼看就又凝聚而成。

  有了上次的经验,任乘昴将剩余的仙力快速收拢,身形一闪,随着三声惨叫,他的手上已经多了三条手臂。他以仙力凝聚的伞骨为引,将三条手臂攒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圆轮。此轮与万老魔的仙骨转轮形态不同,三条手臂作为三个扇叶,各自延伸向轮外。他手再一挥,月光在他手中凝聚成一个长棍,长棍作为一头穿入仙骨凝成的扇轮中心的小孔。

  任乘昴舞动长棍,扇轮以长棍为轴心,飞快的旋转起来。空间被搅动,破碎,一个漆黑的龙卷形成。扇轮随着龙卷旋转着飞起,在黑色龙卷中带起一道白晕,竟是直奔那紫雷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