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猫仙晴夜词 > 第二十章 一瞬过万里,萍水逢姻缘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一瞬过万里,萍水逢姻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你们村里有联接到冰心山山脚的传送法阵?”任乘昴听洪杉这么一说,心中突然又警惕起来。

  毕竟那个冰心山距离此处足有两万多里,布置跨度这么大的传送法阵所消耗的材料,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小渔村怎么会有这种法阵?

  洪杉像是猜测出了任乘昴的想法,忙解释道:

  “大人不要误会。此法阵是冰心山在我们村里布置的,主要是用来运送货物。

  我们所在的这天渔村,盛产‘天鱼’这种鱼类。而天鱼作为上等食材,在冰心山乃至整片大陆都是非常受欢迎。于是冰心山就专门在此设立了一个传送站点,这样就可以保证每一批天鱼在被捕捞上岸的第一时间,就能运到冰心城中,然后端上餐桌食用。”

  任乘昴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仅仅是为了满足口舌之欲,便如此大费周章,耗费巨资建设远距离传送阵,还是难以理解冰心山的所作所为。

  “那好吧,你们收拾收拾东西,我们明早便出发。”

  ……

  翌日清晨,洪杉和黄辰瑛各背着一个行囊,和任乘昴一起前往村中心的传送法阵处。

  虽是一大清早,可此处确是极为热闹的。

  有一座十多丈高的建筑物耸立在那里。建筑物四面没有墙,但有一个尖尖的房顶,由四根巨大的柱子支撑着。那传送法阵呈一个方形,有十丈长宽,就坐落在建筑的正中间。

  有很多轨道从村子的四面八方延伸向这栋建筑物之内,一些青壮年赤着上半身,推着统一样式的小车子,沿着轨道来来回回地奔走着。

  任乘昴跃起俯瞰:每辆朝着建筑方向运送的车子里面,都码放着统一大小的长方体透明盒子,每车码有三十六只。每一只盒子都很精致,里面装有一条三尺多长的大鱼,盒子底部还铺了一层冰块,应该是用作保鲜的。

  一个络腮胡子大汉,手里拿着两个小旗子,站在传送阵旁指挥着。一些人把装有鱼的盒子从小车子内小心翼翼地搬卸下来,而又有一些人把搬卸下来的盒子,再整整齐齐地码放在传送阵内。

  络腮胡子大汉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旗子,一边唾沫星子喷溅:“王二麻子!还有你,刘四喜……你们特么的手脚给老子利索点,每次就数你们卸货的速度最慢,再偷懒,小心老子扣你们工钱!”

  然后他又用旗子指向另一个方向,呵斥道:“张小明!盒子要摆放整齐,还要老子说多少遍?眼珠子长斜了?你看你那摆的歪歪扭扭的,万一盒子倒了,砸死你个龟孙儿!”

  ……

  洪杉留下黄辰瑛和任乘昴,率先走入建筑内,和那络腮胡子打照面。

  “呦,这不是黄大姐么?”络腮胡子看到洪杉,哈哈大笑起来,连同面部的胡须都根根颤动着,“怎么,想通了?要来我这儿干活?嗨,要我说,你这身板,早就该来跟着我干了!我直接给你开双倍工钱,可不比你们出海打渔赚的少多少!”

  旁边几个搬卸的人有些不乐意的瞥向络腮胡子,想要说些什么。

  络腮胡子一眼瞪了回去,吼道:“小鸡崽子,看什么看?干你们的活去!你们谁要有黄大姐能干,我也他娘的给他开双倍工钱!做不到就闭嘴!”

  吓得几人赶紧不再吱声了,干自己的活去了。

  “李老板,咱这次来,不是想来找活的。”洪杉抖了抖肩膀上有些下坠的行囊,说道。

  这李姓络腮胡子似是看出了洪杉的计划,换了个严肃的面孔:“怎么黄杉,你这是要离开天鱼村?是要上哪儿啊?”

  “不瞒您说,咱这次前来,就是拜托您捎上咱姑侄俩一程,去冰心山的。”

  “冰心山?你们去那作甚?”李老板眉头微皱,有些不悦。

  半晌,他也没等到洪杉的回话。

  “得,我也不问你们缘由了。看在我们都熟实的份上,一人这个数,我这趟捎上你们。”他伸出五个手指,在洪杉面前晃了晃。

  “一人五个银币?”

  “别会错意,我说的是五个金币!”

  “李胡子,一人五个金币,你怎么不去抢?五个金币,抵得上你这边一个工人两年的薪水了吧?还有,两年前那次我们去冰心山,你大哥他都是不收钱的啊?”

  “呵呵,他是他我是我,现在这里我说的算!再说了,黄杉,你觉得这传送阵使用一次很便宜?多运你们两个人,我就至少少运送十条鱼,再加上入城到处都是需要打点,我付出的代价也是很大的。两年前那次,是因为你救过我大哥的性命,算起来,他免费送你们往来冰心山一次,其实也是付出不小代价的,倒也算不得亏欠你们家了。”李胡子对洪杉的称呼一变再变,“黄大姐,你这么多年应该也有些家底,十个金币还是拿得出来的吧?”

  “小钱,钱财乃身外之物,如此远距离的传送,一人五个金币倒也不贵。”任乘昴大摇大摆地走上前来,立在黄辰瑛身边说道。

  “这位大人是?”李胡子看到任乘昴的到来,眼睛一亮。

  “哦,我在海上被她俩所救了,所以打算去冰心城给她俩先买处房子。”任乘昴很平淡地说出了这句话,“哦,对了,你刚才说一个人五个金币是吧,那我们一共十五枚,没错吧?”

  说着,任乘昴便从小塔的储物空间内数出十五枚金币。

  李胡子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听任乘昴这么一说,立马觉察到了任乘昴的不一般。赶紧陪着笑脸,强装镇定地说:

  “这位圣猫大人,小人不知她俩是您带来的,先前多有冒犯,还请大人海涵。大人愿意用这传送阵,自是小人的荣幸,所有费用自然是小人来出,岂敢收取什么费用?”

  任乘昴看看络腮胡子,又看了看洪杉和黄辰瑛,不解的传音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黄辰瑛摇了摇头,表示不明所以。

  洪杉极其畅快地道:“他觉察到您是大人物,极力巴结讨好嘞。”

  ……

  装货的过程又持续了半个时辰,传送法阵内堆放的几乎满满当当,只有一个小区域空了出来,那里摆放着一个舒适柔软的小坐垫。黄辰瑛抱着任乘昴正坐在坐垫上,洪杉与李胡子则是站在座椅的旁边。

  李胡子羡慕嫉妒恨到不行,心里暗自思忖:“他奶奶的,这娘们儿运气也太好了吧!打个渔,总是能遇到大鱼群不说,还三天两头能救到人。上次救了大哥,这次竟然救到这么一位大人物!直接就去冰心城买房,改变命运了!不行……之后我也他娘的得组建个船队,去海上碰碰运气才行!”

  ……

  传送开始了,任乘昴看到脚下的符文迅速点亮,一股空间之力包裹了整片区域。

  这时任乘昴观察才发现,此法阵并不是像传统传送法阵那般,用巨大的能量构建稳固的空间通道来连接两地的空间,而是形成独立的空间气泡,然后在让目的地的空间吞入这个独立的空间气泡。

  这种传送法阵的原理,简直和他所擅长绘制的传送灵符的原理,如出一辙!

  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极大地节省布阵与启动所耗费的资源;坏处是,这对于布阵的阵法师的要求极高,稍有差池就会前功尽弃。如此看来,这冰心山确实不是个易于应对的地方。

  “歘”的一声,连人带货都消失在此处,原地只留下一道青烟。

  ……

  传送结束,他们来到的地方,是一处空旷的方形场地,院子四周围有很高的围墙,其中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三十六个方形传送阵。而他们所到达的正是这三十六个传送阵之一。

  传送阵旁设立了很多颜色不同的传送带,正将传送阵内的货物自动分拣,传送到场地另一头的六个独立的圆形传送阵内。

  一个留着胡须的,穿着雪青色长衫的男人走了过来。在他身后有两个撑着遮阳伞的人,正抬着一个小藤椅,椅子上趴着一只懒洋洋的小橘猫。

  “清点一下。”小猫慵懒地摆了摆手说道,长衫男人颔首应了声,便掏出一个镜子一样的法器,向那堆装在盒子内的天鱼照射而去。

  过了会儿长衫男人说道:

  “小姐,此批天鱼,共五千八百只。其中三百零七只不合格,予以退回。合格品的五千四百九十三只中:甲等八十八只,乙等五百六十六只,丙等一千八百三十一只,丁等三千零八只。

  然后他又对李胡子说道:

  “每个等级的收购价分别是:十金币、三金币、一金币、五十银币。我们代‘冰雷商会’支付你:五十九小灵晶,外加十三金币。而你这次使用传送阵法,需要支付给我们‘冰风商会’六十小灵晶。这样算下来,你此次要支付给我们八十七金币。”

  “福大人,您今天怎么亲自来视察了。”李胡子满脸谄媚,小跑到长衫男人的身旁,掏出一个小包,从里面取出了一颗小灵晶(相当于一百枚金币),递给了长衫男子。

  长衫男子向他使了个眼色,李胡子这才看到那名男子身后不远处的那只小橘猫,忙上前请安问好。

  “福狸,他们是不是夹带私货了?”小橘猫一脸不屑且无精打采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李胡子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感觉天都要塌了……

  “算了,反正我也懒得管,你这小胡子没什么事就回去吧……福狸总管,这边的事交给你了。我累了,回去睡觉了。”小橘猫打了哈欠,说道。

  李胡子听完这句话才如释重负,感觉自己又重新活了过来,但发现浑身已经被汗水沾湿了。

  ……

  货物搬空后,任乘昴,同着黄辰瑛与洪杉,不明所以地从传送阵中走了出来。

  “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做生意的,明明交了一大批货物,反还倒赔了一笔钱,这是怎么回事?”任乘昴好奇地问道。

  坐在藤椅上,正欲离开的那只橘猫,听到背后有猫的声音,便顺口回道:

  “连这都不懂,做生意本就有风险,而且这次他亏了并不代表一直亏。总体算下来,他定是亏的次数少,赚的次数多的,否则他又岂会愿意与那做餐饮的‘冰雷商会’长期合作?像我们运送货物的‘冰风速运’这样旱涝保收的,又有几家?”

  接着小橘猫回头看了一眼,当它看到任乘昴时,就完全移不开眼睛了。它先是明显地浑身一颤,接着立马从藤椅上跳了下来,一个健步,跑向任乘昴。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那个叫福狸的长衫男子惊呼。

  它没有搭理福狸,一边跑着一边还小声自言自语:“爹让我来这地方巡查历练,没想到竟然有如此惊喜……这乌黑发亮的毛发,这英俊的面庞,这犀利的眼神……他也太帅了吧!”

  她跑到任乘昴身边,用爪子理了理毛发,神采奕奕,哪还有半分疲态。

  “你好呀帅哥……本小姐名叫金玉宵,你叫什么名字呀?”

  任乘昴见这地位不低的猫和自己说话,一是出于礼貌,二是想着能套出些情报,便回了:“在下名‘玄月’。敢问小姐找我,有何贵干?”

  接下来的发展,让见足了大场面的任乘昴都倒吸凉气。

  只见那只叫做金玉宵的橘色小猫稍微有些害羞,不过却十分豪气地说道:“玄月……本小姐是‘冰风商会’会长之女,你和我结婚吧!”

  别说是任乘昴了,在场所有人听完这句话都直接愣掉了。

  ……

  叫福狸的男子连忙上前揽住金玉宵,慌忙说道:“小姐,小姐,不可啊……不可!”

  “有何不可,他这么帅,本小姐想得到他,怎么了?”

  “小姐…小姐……别说了……别说了……”福狸捂着脸。

  “哼,玄月,你倒是说话啊,发什么愣?本小姐不美么?”金玉宵根本就不理福狸,对任乘昴说道。

  “小姐,小姐,你听我说……”福狸一脸苦涩,“这位公子虽然仪表堂堂,可毕竟是外来人员。从他所带的这俩扈从的穿着打扮来看,他也肯定不是什么大势力的子弟……您贵为千金之躯,与其又是萍水相逢,婚姻大事岂可这么儿戏,若是会长大人知道了,定是要气得不行的!”

  “他爱生气让他生去,我可不管。”

  “小姐,小姐,听我一句劝,这事情急不来的,您想一想,就算是这位公子也有意,可结婚总是要通知家里人前来的吧?再者,这么大的事情一定是要向第三层报备的呀,这都是需要时间的,您说是不是?”

  “也对,那玄月,那趁着报备审批的这几日,你先将家里猫接来冰心山吧,福狸你安排下。”

  “好,小姐,那咱们还是先回去准备一下。”场面总算是暂时稳住了,可福狸面色仍是极为难看。

  “好!那我们先回去!”

  金玉宵满面春风地跳上藤椅,临走前还向任乘昴抛了个媚眼,柔声说道:

  “等他们到了之后,就来冰风商会总部找我吧,我一直在那等你哦!”

  说着,两人抬着轿子,载着金玉宵走入一个圆形传送阵消失不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