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猫仙晴夜词 > 第二十四章 窗前绘灵符,檐下品珍馐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窗前绘灵符,檐下品珍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至于这范谢后来是怎么死的?当然是又中招了,被任乘昴阴死的。

  若是对方真的选择近身攻击,任乘昴倒还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被动防御,想要再用先前的方法阴对方,恐怕也有些困难。等到任乘昴的神念力消耗殆尽,或者护罩被击碎,还真的会被对方击杀。

  可范谢要进行远程攻击就不一样了。他总得要放出些什么吧?比如他手上最趁手的那个飞爪?

  任乘昴神念力化作的长锥,在刺入范谢的肩膀之后,并没有就此消散,他只是将其变换了形态,压缩成了更细,更加坚韧的细丝,依然穿在其中。在范谢用勾魂爪吸取伤口毒素之时,那细丝便缠绕上了那爪子,只是范谢神念力很弱,根本发现不了。

  范谢左爪的飞爪出手速度极快,所以那横穿在他体内的坚韧细丝也获得了极快的速度。于是,细丝轻轻松松地,从右向左斜着带掉了他的头颅。

  这就是任乘昴“借刀杀人”的全过程。

  ……

  任乘昴将范谢的法器与尸体都收入小塔内,后面的烂摊子倒是让他头疼不已。

  好在路上的石板结实,只是被掀飞,没有一块碎掉,不过表面出现缺损的倒是有不少。这些石板被他翻了个面,重新铺了下去,不细看倒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至于那些带有血渍的石板,则是被他趁着夜色,带到城市边缘的瀑布池,认真仔细的进行刷洗,一直到自己都闻不出什么味道了,才将其重新铺回原处。

  这些事情让任乘昴前后忙活了好几个时辰,一直到天微微亮才全部完成。从“就算死也不让对手好过”这方面来说,这范谢还真是个称职的好杀手。

  ……

  回到住处,他看到黄辰瑛蜷缩成一团,睡的正香,洪杉则是一听到动静立马惊醒坐了起来,见是任乘昴回来,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这警觉性,真的是多年逃亡所产生的本能。

  “嘘,再睡一会儿吧……”任乘昴小声道,洪杉放轻手脚,点了点头。

  任乘昴来到一旁的小桌子上,将符纸符笔取出来,开始画符。

  他知道这符纸的质量不是很好,但他只以为这是冰心城的普遍水准,根本就没有想过那个老板会故意卖给他残次品。再者,在他看来,符文的介质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早在刚成道之时,他便可做到飞叶摘花皆可画符的境界,而渡劫那时,他甚至可以做到凌空成符,不用任何东西作为介质。不过要说起储存,还是用符纸画符比较好。

  任乘昴现在不能动用天地灵力,只能用纯粹的神念力勾勒符文。而神念力在刚刚战斗也是损耗掉了很多,之后更是收拾烂摊子忙活了大半夜,现在的任乘昴早已经是身心俱疲。

  可他为了想早点付了首付,解决住宿的问题,还是坚持工作下去……这也是他作为修仙人的坚韧毅力……

  可他画了不知多久后,仍是睡着了。

  ……

  任乘昴迷迷糊糊地,嗅到周身似乎环绕在一股有点甜甜的清香,有点像雪中的松枝,清新淡雅,又似一汪清泉,干净纯洁……然后他尝试活动身体,却发现身体好像被什么限制住了……他缓缓地睁开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白嫩的脖颈,与一些散乱的黑色发丝……靠的那么近,甚至能听到平稳匀称的呼吸声。

  他猛地挣动身体,可对方搂抱的十分紧,他虽是挣脱开来,可也将对方弄醒了。

  黄辰瑛迷迷糊糊地爬起身,宽松的睡衣还扣差了一个扣子,露出了一边的肩膀。她挠了挠头,不明所以地问道:“怎么了?”

  然后任乘昴感觉到黄辰瑛的神念力扫过自己的身体……

  “哦……您醒了?”

  “你……你……我不是在画符么…怎么在…被窝里?”他不敢去看黄辰瑛,转过头问道。

  想到刚刚和她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任乘昴的脸颊滚烫,虽然他现在只是一只猫而已。

  “今天早上我起来时,看到,您趴在桌上睡着了,所以把您抱到床上睡,这样应该更舒服些。”这还是任乘昴第一次听黄辰瑛说这么长的句子,虽然她刚睡醒,发音有一些不清晰。

  “那你?”

  “我?”黄辰瑛表情迷惑,指了指自己,“我在,睡午觉啊。”

  她显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好…好吧……那…之后不许再这样了……”任乘昴只能这样尴尬地说道。

  “为什么?”黄辰瑛更加迷惑了。

  “我……我喜欢在硬的地方睡!那桌面正合适!”他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释,只能随便找个理由,难道要告诉她自己不久之前还是个人么?

  “对了……”任乘昴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师姐洪杉呢?”

  “洪杉姐,出去工作了,她找到了一份工作。”黄辰瑛说了好久才把这句话说完整。

  然后她又低下头说道:“我也想去工作。可我没满十六岁,没法去工作……洪杉姐,让我在屋里待着,不许出去。”

  “她那也是为了你好,毕竟……”

  “毕竟…我是个瞎子……”黄辰瑛声音细若蚊蚋,然后跳下床铺,独自向厨房的方向走去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任乘昴心中有些懊悔,显然自己说错话了。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从不是什么多情善感的人,与黄辰瑛从初遇到现在也没有经过太长时间,但他就是对这个目盲少女有一种莫名的怜爱之情,生怕她再受到什么伤害。

  哎,现在不去想那些了,还是抓紧时间搞钱吧。

  任乘昴也再次跳到桌子上,看了看昨夜画的那一叠符纸,也就才画了一百多张而已,要在住旅店的钱花完之前,画完四千张符,看来要加班加点才行啊……于是任乘昴再次投入忘我的绘制灵符的工作之中。

  ……

  到了傍晚的时候,一个婉转而轻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打断了任乘昴灵符的绘制。

  “玄月大人,我,做了些吃的……您尝尝。”黄辰瑛端着一个小盘子,端端正正地站在任乘昴的身后,额头上还有未擦去的汗珠,显然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任乘昴本来想说,自己不吃东西,让她自己吃吧,可转念一想,这是她辛辛苦苦做的,如果不吃岂不是又可能伤了她的心?还是吃吧。

  他用神念力拖起黄辰瑛手中的那个小磁盘,放在面前:

  只见其中有六块菱形的糕点,每一块糕点很小,她显然是有考虑过猫嘴巴并不大。

  不过小归小,却很很精美,每块糕点上都有独特的花纹,拼在一起刚好组成了一个猫爪的形状。在半透明的冰皮外还淋有一层蜜桂花,这不仅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甜的气息,而且让其在阳光的照射下泛出一种奇异的光泽。

  任乘昴取了一块,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这块糕点分为五层,最上和最下层的表皮是蒸至半透明的糯米糕,而中间的三层夹心从上到下分别是绿色,红色,和黄色,看不出什么成分。

  一口下去,软糯有弹性,却又不粘牙,清新的桂花夹着浓郁的玫瑰花香,混着酸甜的口味,在任乘昴的口中爆开,刺激着他的每一个味蕾……随后又是一股强劲的清凉感席卷全身……

  过了好一会儿,任乘昴才缓过劲来,发出由衷的赞叹:

  “好吃!”

  黄辰瑛听完长舒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的汗珠,露出一对小酒窝与干净整齐的皓齿:

  “看不见东西了,而且好久没有做过了,我还担心会做不好了呢……谢谢您,玄月大人,看来虽然我瞎了,可还是有一些用处的呢!”她的语气中带着兴奋与激动,说话也流畅了几分。

  “你真的很厉害,我从未吃过如此精致的糕点,这个做起来很复杂吧?”

  “也没有啦……”黄辰瑛被夸赞后,双手不停地搓着衣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做起来其实很简单:玫瑰花瓣洗干净上锅蒸,把蒸出的水汽收集下来,取最上层三分之一备用;红葡萄连皮碾碎,滤汁;薄荷直接洗干净,去掉叶脉,放在布袋中挤压出汁液,不可以碾碎,否则会破坏口味;柑橘则是直接分离出果肉就行了。

  然后就是煮绿豆,时间不能太长,也不能太短。太长会发红,影响口感,太短会煮不透,不好去皮。绿豆煮好后捞出水,放入冰水冷凉,去皮,碾压成泥,分成为三份。一份混入玫瑰露和葡萄汁,一份混入薄荷汁,一份混入柑橘果肉。

  最后是糯米混上粳米,淘净,磨成粉,用铜丝筛子筛过后,加水和成糊。之后在中间放入一块冰糖,上锅蒸到半透明,趁热用木锤折叠捶打三十六次。冷凉后把先前的三种馅料包在里面,做出造型,最后再淋上他们现成的蜜桂花就完成了。”

  黄辰瑛说起制作这糕点,头头是道,滔滔不绝,言语十分流畅,毫无滞涩感。

  任乘昴则是嘴张得大大地…啊…这……

  “你管这个叫做很简单?”

  “……不简单么?要不是这里材料有限的话,我能做的更好的!”黄辰瑛笑嘻嘻地说道。

  任乘昴第一次见到她笑得那么开心,也打心底也生出一种欣慰之感,这是发自内心的对料理的热爱。

  若是让她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也许真的能让她完全走出内心的阴霾。

  ……

  天色渐晚,直至夜色完全笼罩了整个冰心城,任乘昴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桌子上新画完的一百五十张符文,成就感满满。

  黄辰瑛还在厨房研究新的菜,洪杉还没有下班回来。

  ……

  夜深人静了,任乘昴又画完了五十张符,黄辰瑛已经洗漱好钻进被窝里睡着了,这时洪杉才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旅店。

  任乘昴停下手中的符笔,问她:“你做的什么工作,到现在才回来。多繁重的活,才能让你累成这个样子?”

  “当厨师……”洪杉回答道。

  “厨师?那不应该是很轻松的么?”

  “轻松?今天我做了三百多道菜……”洪杉趴在床边,手都不想抬一下,无精打采地说道。

  “呃……好吧。”

  “不过工资倒是挺高的,底薪加提成,还管吃……老板说,若是我每天都能像今天这样,月底能给我发八千的工资。再努力一些,月入一万也不是梦……”

  “相当于八十个金币,那确实不低了……”不过任乘昴想了想,又说道:

  “……可这仍是不合理啊,即使你每个月能拿一万的薪水,不考虑住宿的情况下,也要工作四十多年,才能付得起最便宜房子的首付啊?”

  但是此时的洪杉已经呼呼大睡,不知有没有听到他的话。任乘昴叹了口气,再次拿起笔,开始画符。

  ……

  任乘昴每天照常画符,黄辰瑛还是每天照常做菜,洪杉还是每天很晚回来,累得倒头便睡……

  任乘昴每天都能吃到各式各样的菜肴与点心,黄辰瑛也开朗了许多。虽然画符很累,可他已经不知不觉地,开始享受这种日子了。

  ……

  这样一晃,八天过去了。

  这一天早晨任乘昴迷迷糊糊地撑开了眼,看来昨天画符的时候又睡着了呀。

  他嗅了嗅,身边似乎还是环绕着一股如雪松,如清泉般,甜甜的清香。然后他尝试活动身体,发现身体仍是难以动弹……他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挣动起来。

  “早上好…玄月大人…”黄辰瑛依然围着眼罩,穿着睡衣,在桌子上伸展开蜷缩的身体。

  “你怎么在这里?”任乘昴跳到地上,远远的看着黄辰瑛。

  “因为,玄月你说,不喜欢在软床上睡呀,所以我就没敢把你抱过去。”

  “我是说你为什么也在桌子上睡?”

  黄辰瑛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右拳锤在左掌心,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是担心我睡在这弄坏桌子上的灵符?没关系,它们被我收在抽屉里了,不会弄坏的。”

  “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说,我被你搂着这件事……”任乘昴有些羞愤地道,看上去,倒是像一个被调戏了的小媳妇儿。

  “因为可爱啊……我早上做好饭之后本来打算叫你起来吃饭的,但是看到你的睡姿太过可爱,就跑过来抱了抱,没想到自己也睡着了。”

  任乘昴脸颊发烫,背过身去,小声嘀咕着:“男女授数不清…这个……你不懂么……”

  “男女授数不清?”

  “虽然你是人,我是一只猫……”任乘昴补充道。

  黄辰瑛双颊绯红,连忙双手环着胸口从桌子上爬了起来。她张着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结结巴巴地向任乘昴确认:

  “玄月…大人?你这么可爱……难不成是男孩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