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猫仙晴夜词 > 第二十五章 风刃夜中袭,冰青佳节来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风刃夜中袭,冰青佳节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啥?你不知道我是男的?”

  “……没…没在意这些细节……”黄辰瑛支支吾吾地说着。

  “好吧,那你现在知道了,下次别再抱着我睡了。”任乘昴极其无奈说道。没想到还会闹出这种乌龙事件,细细想来倒也很合理,毕竟自己作为人的时候,也没法凭借外貌区分一个动物的公母。

  过了一会儿,黄辰瑛端了一盘色泽金黄的小肉饼过来,然后话也没说又跑去厨房了。而且她全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

  日子还在继续,黄辰瑛做菜的手法越来越娴熟,她自三岁就开始和母亲学做菜。按照她的说法,这是找回了以前做菜的感觉。而任乘昴画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这也算是找回了以前画符的感觉吧。

  终于,在第十一天的傍晚,他画完了第四千张灵符。

  想到到晚上就可以去找灵符店的老板娘,把这些符换成钱,任乘昴的心中就美滋滋的。不过那个老板娘每天要很晚才会过去,不如趁这个时间,画一些自己以后可能用得到的灵符?毕竟那个好心的老板娘还额外送了五十张符纸。

  现阶段能画出来的,最实用的辅助符文,就是自己最擅长的传送符了吧。虽然这符肯定传不了太远的距离,但那也比跑路来得轻松地多。说干就干,五十张传送符一气呵成,任乘昴放下笔抬头之时已是深夜。是时候去找灵符店的老板娘卖灵符了,顺便测试一下这传送符好不好使。

  任乘昴将四千张灵符每一百张一叠捆成四十叠,然后取出一张才刚画好的传送符,贴在自己的胸口。他心中想了想之前去过的那家店,确定了大概方位,注入一股神念力启动灵符……

  眼前景色骤然一变,眨眼功夫,他已经到了灵符店的门口,胸口的那张传送符也化为飞灰。果然好用的很,不过有些浪费钱,一张符纸的成本要五百冰心币的。

  灵符店已经打烊,灯还亮着,那肥硕的老板娘正在屋里坐着,翻着账本。任乘昴一个健步,来到她的跟前,吓了她一跳。

  那老板娘定睛一看,发现是那天来买符纸的黑猫,心中便有了数。

  对方无非是来抱怨说符纸不好使,想要退货退钱,那肯定不会给他退的,说辞她也早已经准备好了,所以并不慌张。对方要是“耍无赖”闹事,那也不怕他,毕竟自己上面是有人的,他还能捅破天不成?

  可事情却出乎她的预料。只见任乘昴从小塔的储物空间内掏出那四千张灵符,摞在老板娘的账桌上,笑眯眯的说道:“老板娘,我画好了,四千张灵符,不多不少。按照先前的约定,一共一千两百万,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老板娘拿起一叠灵符,翻着看了下,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她还是走了灵符交易的流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黑色的长方体大盒子,放到桌子上。

  “这是什么?”

  “圣猫大人……原本灵符在不启用的情况下很难判断其合格与否,而这‘冰雨商会’出品的检验仪器,可以在不启用灵符的情况下,将不合格的灵符筛查出来。”

  任乘昴摆了摆手:“那你快点验吧!”

  ……

  这个大盒子的右侧,有一个斜向上的开口,左侧的有两个横着的开口。老板娘用那肥胖的手指,解开每一叠灵符的打包条,并在桌面轻轻磕整齐,接着从盒子右侧的开口之中放入。一会儿,放入其中的灵符就会自动从左边两个出口中出来。

  检验很快就结束了,在这一批四千张符中,有两千四百二十一张合格品,这个结果让老板娘心中大为震撼:

  “眼前这位是何方神圣,能在这种劣质符纸上画符就罢了,而且合格率还这么高?还有这是什么符,以前怎么没见过?”

  而任乘昴也同样大为震撼,自己画出的符会有不合格的?还有这么多?他还有不信,捞起一张不合格品的灵符,注入神念力测试了一下,只见这张符先是放出光芒,然后嗤嗤地冒出几个火苗,很快的燃成了灰飞,果然什么效果都没有。

  “大人,六成的合格率已经很高了。通常情况下符师所绘灵符,也就只有五成左右的合格率。(她所说的通常情况下,自然是使用正常符纸画符)不过,说起来还挺惭愧的,我还从未见过您所绘制的这种灵符,它究竟是做什么用的?”老板娘一边给任乘昴转钱,一边将合格的灵符打包起来。

  “这符两张一起用,可以远距离传音,一对符可以用十次。”

  任乘昴收了钱后,无精打采地告诉那老板这符的作用,失落地离开了灵符店。

  他大受打击,倒不是因为对自己的技术产生了怀疑,而是没日没夜的忙活了十多天,原以为能拿到一大笔钱,现在直接缩水一小半。七百二十六万三千的冰心币,付掉首付,赎回瓶子,剩的也就很少了。

  而另一边,老板娘在确定任乘昴走后,立马带上了那些灵符,跑向最近的通向二城的传送阵。出了这么一个厉害的符师,还画了一种全新的灵符,这种事一定是要通知她弟弟的。

  想起她那弟弟,她的心中就有一种骄傲感油然而生,他可是在上面那层城市中都混的风生水起的大人物!

  ……

  任乘昴没有用传送的符,这么点距离,用了就太奢侈了。他独自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设想着之后有什么新的挣钱方法。

  还有就是,自己现在战斗力这么弱,总不是个事儿,总要想点法子提升战力。当然最好的法子,就是看能否从哪儿搞到些仙力了。

  他知道就算是凡界也不是和仙界完全分隔开来的,其中有一些古代秘境之中,就有仙力的存在。他以前做人之时,就曾经造访过好几个这种秘境。

  还有就是去收集仙人遗留在凡界的武器,也就是仙器。其中也会有仙力残余。

  最为高效,也最为困难的就是,去寻找仙人的尸体。因为在仙尸之中,尤其是仙人内丹之中,会留存着大量的仙力。想到这里,他倒是有些怀念万尸老魔了,那家伙倒是收藏了好几多具仙人尸体,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搞到的。

  任乘昴正想着,一个高大瘦弱黑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前方何人?”任乘昴自然知道来者不善,但还是确定一下。

  “自然是取你命的人!咱家已经等了你好几天了,可你一直不出门,今晚,终于让咱家逮到机会了!”那人的脸苍白消瘦,没有胡须和眉毛,翘起一个兰花指,捏着嗓子说道。

  “哎,冰心城哪里安全了,都是骗人的。”任乘昴叹了口气,“既然贼心不死,又派人来杀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嗯?又?”

  说着任乘昴掏出一张灵符,做出攻击状,灵符开始发光。

  对面那人果然提高警惕,右手握住腰间长刀刀柄,左手撑起一个风盾挡在身前。

  “哈哈,老子跑啦,傻了吧!”任乘昴哈哈大笑,把那枚传送符往自己身上一贴,光芒大盛……

  任乘昴才不要跟这种杀手打,以他现在的战力有风险不说,还得不到啥好处。就算杀了对方,还要处理烂摊子,之后还肯定会有新的杀手蹦出来。既然自己只要躲在屋里不出来,他就无可奈何,那就更没有理由和他打了。

  ……

  可惜,那光芒只是绽放了一瞬就黯淡了,然后那张符纸就疯狂地燃烧起来。任乘昴赶紧把符纸揭下丢到一边,可胸口处还是烧秃了一块。

  嗯?残次品?

  任乘昴马上明白了是什么原因,连忙又取出一张符贴在左臂……那符再次剧烈燃烧,把那里的毛又烧秃了一大块……他再不敢往身上贴符了,搞不好又会烧秃一块。

  “我当是什么厉害的灵符,原来是些烟花。”那人放下左手的风盾,右手缓缓地抽出腰间的长刀,“受死吧!”

  “你等会儿!”

  那持刀的白脸阴柔男子一顿:“又耍什么花招?”

  任乘昴问道:“我能问一下么,你会飞么?”

  那阴柔男子一阵嗤笑:“哼,咱家已入化神境界,当然可以飞天,只不过冰心山周围有禁飞法阵罢了。可就算咱家不飞,解决你这个小东西也是小菜一碟。”

  “那就好办了。”

  ……

  那人也不再废话,抽刀就是五道风刃同时飞出,击向任乘昴,势必要将其斩为碎片。任乘昴不退反进,在空中不断翻转,巧妙的避开所有的风刃。

  那人入刀还鞘,又快速拔刀挥出,再次有十道风刃飞出。那些风刃在迎击任乘昴的同时,还封住了他的所有退路。任乘昴操控神念力作为踏板,四肢齐发力,再次加速,突破风刃的包围,冲脸而去……

  那人见任乘昴攻来,右脚后退大半步,左腿猛地一蹬,带动他的腰猛地一转,手中的刀刃也顺势一转,在周身带出一个完美的圆形风刃。……他身形一转再转,圆形风刃一环接一环,几十道风刃叠加,一个攻防一体的小型漩涡瞬息完成。

  但令其没想到的是,任乘昴竟然突然拐弯,飞天而起,从漩涡的正中心冲下。漩涡中的阴柔男子左手掐兰花指,向上一弹,八枚血色飞针对着任乘昴的必经之路飞去。

  阴柔男子也不知道对方是未卜先知,还是根本就没有打算攻下来,就看他硬生生地掉转身形,就飞出了漩涡,也让那八根飞针落了个空。

  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被任乘昴吸引注意力的同时,有五张灵符,贴着漩涡的内壁飞了下来,从他看不到的死角,贴在了他的后背。五张灵符同时发光,其中三张冒出了火花,可另外两张还是起了作用。

  光芒包裹住了阴柔男子的身形,当他回过神时,已经到了冰心山外环城上方万丈的高空中……

  任乘昴拍了拍爪上的灰尘,颠了颠那把被他特意留下来的长刀。

  “还不错,这刀也算弥补我那七张传送符与秃了两块的损失了。”

  ……

  任乘昴回到旅店的时候,累了一天的洪杉已经睡下,可黄辰瑛依然没睡,在等着任乘昴的归来。

  任乘昴把的那张方形的储值卡在黄辰瑛面前得意地晃了晃。

  “成了?”黄辰瑛问道。

  “虽有有些不顺利,但房子的首付倒是足够了。今天好好睡一觉,明天白天带你出门挑处房去。”

  “好!”黄辰瑛蹦跳着跑向厨房,厨房里传来滋啦滋啦的声音,不一会儿,她就端着一盘鲜味十足的“海蛎炸”跑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海蛎炸”是以鲜生蚝的肉为主原料,加入地瓜粉、韭菜与藤椒粒炸制而成。其色泽金黄,酥脆鲜香,让任乘昴闻到就食指大动,胃口大开。

  任乘昴爬上他的桌子,跳上他的枕头(黄辰瑛在明白“喜欢睡在硬的地方”只是一个借口之后,便缝了一个小枕头垫在桌面上,供任乘昴趴在上面休息。),便开始和黄辰瑛一起,围着盘子咔哧咔哧地吃起这夜宵。

  ……

  第二天,洪杉又早早地就出门去上班了。任乘昴和黄辰瑛吃完早餐之后,便也出了门。

  今天街上格外的热闹,和他们刚来的那天相比,人几乎多了一倍。

  街道上门店内,都挂起了大大小小的各式各样的半球状风铃,色调都是浅青色的,一阵风吹过,大大小小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而且每个人的腰间也都挂上了一个小小的风铃,走路之时青色的风铃也会丁丁当当地响起……让这开始变热的天气,也多了一丝清凉。

  人们脸上洋溢着笑容,整个城中一片热闹祥和的氛围。

  黄辰瑛不再将其抱在怀中,而是把他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在喧闹的大街上行走着。昨天晚上出来到没有在意这些装饰,今天这么热闹,有什么喜事儿么?

  黄辰瑛身上还穿着有补丁的旧衣服,趁这次出来的机会,任乘昴也向着给她买一身新衣服,也算是报答这些日子她对自己的照顾。

  于是他们来到一家服装店,任乘昴也趁机在此时询问了那店主关于城里的事。那店主是一个化着淡妆的青年女子,她见任乘昴后,客客气气地回到:

  “这位圣猫大人是刚从外地来的吧?难道没有听说过我们冰心山的‘冰青节’?”

  “冰青节?”

  “没错,我们居住的这冰心山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而是由‘冰青神女’改造的。冰青大人为了让猫与人和谐共处,让猫与人都过上平等、安全、富足的生活,在两百四十年前以一己之力创立了这座城。

  冰心山随后又设立了‘冰青节’,每十年举办一次。人们在这为期十天的节日里,挂上‘冰青铃’,举行各种庆祝活动来纪念实现这一伟大壮举的“冰青神女”,而闻名四方的‘厨圣战’也是在这期间举行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