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猫仙晴夜词 > 第二十九章 名落孙山外,一宝三会争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名落孙山外,一宝三会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比赛的结果出来了,让所有人都倍感意外。

  本来被大家所看好的黄辰瑛,不仅没有进入前四强,还获得了十六组选手中最低分数。她所做的那道“月下黑猫”,收获八字评价,“金絮其外,败絮其中”。

  小晴倒是晋级了,不过她仅排在了第四名。评委说,她的那道“烈火烤龙骨”,虽然味道冲击力很强,但是在龙的造型塑造上不够写实,少了龙的那份威猛霸气,反而有一些像是四脚蛇的感觉。再加上龙并没有红色的,她的不严谨,又让这道菜被扣去几分。

  然后就是本场的冠军,出现了罕见的三者并列,分别是:

  雷玉满先生的灵宠——雷欢欢,他的“无目龙”被评委称赞“视之若君临,点睛即飞天”;

  雨落霞小姐的灵宠——雨点点,她的那道“椒盐凤舞”,亦是让评委拍手叫绝;

  云海先生的灵宠——云朵朵,他的那道“玄龟转转转”,也是让评委难以割舍。

  这才出现了三者并列冠军的情景。

  ……

  任乘昴安慰失落的黄辰瑛:“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大家有目共睹的……主要是这一群评委有问题,这次比赛要是没有黑幕我都把这个灶台给吃了……”

  黄辰瑛摇摇头:“是我技不如人,那个小晴虽然只是第四,不也晋级决赛了么……说明我的厨艺还是不行。”

  这时小晴也走了过来,脸上写满了不爽,气愤的说道:

  “好端端的一个厨艺大赛,硬是被地搞成了斗宠大赛……那仨货做的那是什么菜?就因为他们是八大商会里猫的宠物?还并列第一,怎么想出来的?要是这里没黑幕,我把灶台给吃了!”

  任乘昴对小晴比了个手势:“嘘,你小声点,不要被他们听到了……”

  “嘁,听到了又如何?他们还能把我怎么样不成?……哎,只不过可惜了,没拿到第一……”

  “……去掉那三个关系户的话,你就已经是第一了。”任乘昴说道。

  “其实初赛第一也只是个虚名,只要能晋级决赛第四第一也无所谓,主要是我可惜那一千万奖金……欠你那一百万,估计要再宽限几个月了……”

  “不用不用,我现在不是很缺钱,没那么急。”

  “可别,我不喜欢欠人情。钱我赚够了立马还你,给你立个字据先,你也不用怕我赖账。实不相瞒,我可是才找到了个高薪工作……”

  ……

  黄辰瑛戳了戳任乘昴的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小声说道:

  “……玄月……走吧……想回去了……”

  “对了……小妹妹……”

  小晴写完字据,掏出一枚印章,边盖章边问任乘昴:

  “她是叫什么来着…黄辰……哦,对,黄辰月,你分数这么低就没有什么疑惑?虽然你厨艺比起我还有一些距离,但是也不至于拿最后一名吧?作为一名厨修,这种舍我其谁的自信你总归有的吧?”

  黄辰瑛沉默不说话。

  “你什么意思?”任乘昴不悦地道。

  “你问我什么意思?”小晴突然转换了一个冰冷的口气道说道:

  “她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吧?你连重要的人都保护不好,还问我什么意思?难道你没有发现,她灶台上的调料盒子都被互换了位置?”

  任乘昴和黄辰瑛都是一惊,还有这种事?

  任乘昴仔细一看,确实他们这边灶台上的调料位置和其他台的都不一样,明显被动过手脚,他一时间哑口无言……不过又是谁,在什么时候动的手脚呢?若是那人是个杀手,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我眼前杀了小黄莺儿?我终究是安逸的日子过的太久了,都失去了在这修真界生存应有的警觉……

  小晴接着对任乘昴说道:“之前她说过的吧,她看不见东西,全靠神念力来探测物体,没法分辨颜色,只能测出个大概形状。所以做菜的时候调料盒被突然换了位置,她自然是难以分清的!调料都用错了,就算做出的那个‘月下黑猫’,外形再好看,又怎么会好吃?可不正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然后小晴走到黄辰瑛身边,抱了抱她,拍着她的后背,温柔地说道:“好了辰月,姐姐我想和你说的,就是,不要这么轻易的否定自己。你的厨艺天赋很高,绝非池中物,要相信自己。有时候,就算眼前一片黑暗,就算周围乌云密布,就算到处淫雨霏霏,但一定要坚信,只要牢牢将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就总有晨光破晓的一日,总有拨云见日的一时,总有雨过天晴的一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玄月?”

  “是这个理没错……虽然我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个很不合时宜……但是,她的名字叫辰瑛,不是辰月……”

  “抱歉抱歉……因为看到她想起一个故人……辰瑛是吧,璞石敛辰光,瑛玉展光华,是个好名字。”

  ……

  告别了小晴,离开了神殿,任乘昴带着黄辰瑛沿着长街往住处走去,黄辰瑛心情好了很多,不再像比赛刚刚结束时那样闷闷不乐了。

  刚才的事情来看,那个叫小晴的似乎也没那么讨厌,反而很温柔,还有点可爱,黄辰瑛心中想着。

  可能小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那番话,竟是驱散了黄辰瑛心中多年的淤堵,为她指明了前进的方向,更是在此时为她点燃了那最初的颗道种。

  ……

  大街小巷内,早上贴出的悬赏令已经被撤下,换成了更为醒目的通缉令。任乘昴凑过去看了看,心里笑了起来,他也确定了一件事:果然先前那两个杀手不是一家派来的!

  通缉令是这样写的:

  有匿名者提供关于“金会长的人类灵宠金风被杀害一案”重大线索,已获得悬赏金一千万。据该线索,天卫院稽查队在该区域墙面上发现明显的战斗痕迹,打斗痕迹由风刃、爪类武器造成。且此处路面石板有翻动痕迹。后,石板背面发现钝物敲击破损痕迹,且有微弱血渍残留。经过刑侦专家判断,这痕迹应是受害者和凶手战斗所留,而血痕是凶手受伤所留。

  经调查比对,天卫院目前已将犯罪嫌疑人锁定,现发布通缉如下:

  范谢,男,猫族,分神期修为,隶属于‘冰雨佣兵团’。此猫黑白双色,善用武器飞爪与重棍,外号黑白无常。现已失踪多日,但没有出城记录,若有其隐藏线索请到天卫院提供,如为有效证据,冰风商会提供一千万冰心币奖励;若能协助抓获凶手,无论生死,冰风商会都会提供一亿冰心币奖励。

  任乘昴想:真是活该,狗咬狗一嘴毛。这范谢竟是和冰雨商会所属的佣兵团,但他应该不是冰雨商会派出的,毕竟佣兵团的活是拿钱办事,谁都有可能去请。

  而据说“冰雨佣兵团”的口碑极好,从不会透露委托人的任何信息,这一点就算是对同为八大商会之一的“冰风商会”也不例外。

  虽然还没弄清楚是哪个势力要来暗杀自己,可任乘昴知道,大概是又有钱赚了。不过这个事要缓几天,毕竟今天早上刚去举报完,晚上就带着凶手的尸体去了,怎么看都太过于可疑。最好是找一个万无一失的中间人,让他代着范谢的尸体去领赏才稳妥。

  ……

  任乘昴正想着,突然一只黄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黄辰瑛和任乘昴面前,向任乘昴行了一个抱爪礼,很客气的说道:

  “敢问可是玄月道友?”

  “正是玄某,阁下是哪位,所为何事?”

  “在下惠广海,是冰雨灵符店的总店长。我此行来有何目的,想必玄道友也已经猜到一二了吧,咱们开门见山,我们出三千万冰心币。”

  嗯?刚刚还叨念着冰雨商会的范谢,这会儿他们的高层倒是直接来了一个,还上来就开出了这样的高价!

  “为了那物,惠道友这样的大人物竟亲自跑一趟!”任乘昴也不正面回答,只是笑了笑,因为他也不知道对方说的是啥。但从对方上来就报出三千万这个数目便知,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他当然要亲自前来,否则哪还有他的事情。”一只体型不大的黄白相间的猫,悄无声息地从另一个方向走来,笑着说,“玄先生,你好,我是冰风阵师组的组长吴超,此次前来也是想和玄先生谈一谈深度合作的事情。”

  “呦,都在这呢?惠大哥在这里倒是不稀奇,不过吴大阵法师怎么也来凑热闹?”一只长毛的蓝眼睛白猫扭着身子,不知从何处走出,也靠了过来。她向任乘昴抛了一个媚眼,眉目含情地说道:“玄道友画的一手好符,如今一见更是让小妹我惊为天猫!小妹我真是见识浅薄,竟不知世上有如此的美男子!”

  “这不是石会长堂弟的表叔的侄孙女,石湘子大小姐么?冰石大剧院消息倒是灵通,怎么,你们也要来争上一争?”吴超讥笑道。

  任乘昴懵懵的,心想,你们仨究竟要什么东西,倒是说出来啊?你们这样我连开价都不好开!不管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先诈一波探探底。

  任乘昴清了清嗓子,回到:“咳咳,几位道友的来意,我已知晓。刚刚惠道友也已经就那物给我报了价……两位,若是想要我手中的这东西,就要拿出些诚意。可以各自把报价传音给我,这样我才好权衡利弊,再做取舍。”

  惠广海一听,马上着急了,赶紧说道:“哎,既然二位道友都来了,我也就知道这个事情不能轻易了结了……不过,在下倒是有一个提议,不知玄月道友和诸位意下如何:玄月道友不如把那物托付给拍卖场,而我们去参与拍卖……这样对于谁都公平公道。”

  惠广海这么做也是担心兜不住底,自己先前报了三千万,若是对方两个报价都比自己低倒还好办。若是他们报价远远高于自己,比如一下报了好几亿,甚至十多亿,自己这压价坑人的事也就做实了,若是还想拿到那东西,可就不是加价那么简单的了。

  而吴超和石湘子显然也报了同样的心思,他们完全不知道先前惠广海那老狐狸报出的价是在什么水平,现在是两眼一抹黑。那物,他报价几千万也有可能,报价几亿,十几亿也都有可能。若是他真的报了十多亿,那自己这边报几千万肯定完蛋;但若是他报了几千万,自己这边报十多亿,虽然能拿到那东西,可显然又当了冤大头。

  “好主意,不知玄道友怎么看?”吴超和石湘子表示赞成惠广海的意见,异口同声的说道。

  在拍卖场中,虽增加了竞争对手,可好在信息公开,而且他们各自都有拍卖场内部的门路,拍出的价格也不至于太离谱。总体算下来,自己这边不会吃什么暗亏。

  任乘昴心中暗骂,我能怎么看?一个个真真的都是狐狸,竟然比自己还狡猾,竟没有坑到他们!事已至此,反倒是自己骑虎难下,看来还真的非去那拍卖会不可了。

  惠广海甩着尾巴哈哈大笑,递出了一张邀请函:“玄道友,正巧明天傍晚,冰心城三城的天心拍卖场有一场冰心山最高规格的拍卖会,持这张邀请函便可参与其中,且享受我冰雨商会一方贵宾的待遇。还望玄道友明天准时参加呀,你那通讯灵符的绘制方法,可一定要优先考虑我们。”

  吴超和石湘子也不甘示弱,纷纷递出一张自己商会开出的贵宾邀请函,任乘昴也来者不拒,全都收下。抱拳表示自己明天傍晚一定到场,期待和诸位的合作。

  ……

  送别了那三大商会的猫,天色也渐晚,万家灯火逐渐点亮了整座冰心一城,他们的住处就在前方。

  任乘昴万万没想到,三个这么大的势力竟然同时看上的是那种不值得一提的传音灵符的绘制方法。不过这东西真的有这么高的商业价值么?竟会让他们争抢成这样!

  最高规格的拍卖会么?那得好好去看看,万一真的有仙品传世,也得想办法拿下,好解决自己现在战力空虚的问题。

  ……

  黄辰瑛和任乘昴到了家门口,正准备开门,忽又见到夜色中走来一队猫,被他们吸引了注意。

  这队猫共有九只,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穿着统一的制式银色铠甲,背后背着两柄制式长剑,为首的那猫还在铠甲外披着一个鲜红的斗篷,十分春风得意。路人看见了都纷纷避让到路旁,但又都驻足观看不愿离去,这里是冰心城的第一城,是人生活、活动的城市,一般很少有猫愿意来,所以这样一队甲士猫出现在大街上极其罕见,自然引起人们的围观。

  为首的那只猫,看到蹲在黄辰瑛肩膀上的任乘昴,向身后八名银铠猫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止步。他拿出一个月牙形的法器,托在爪心,刚一取出,便听到其叮叮叮地响起来。

  然后任乘昴就看到这一队猫,整齐地跑到了自己跟前,齐刷刷地将腰弯成弓形行礼,并道:

  “恭迎羽非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