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猫仙晴夜词 > 第三十章 误做永夜使,天鱼阁中宴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误做永夜使,天鱼阁中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是不是认错人…认错猫了?”任乘昴一脸疑惑。

  “羽非大人说笑了,您不必在我们面前隐藏身份,您这一身纯黑色的毛发,以及身上携带的‘永夜岛’的身份令牌可是做不了假。我们‘冰心山’与‘永夜岛’渊源颇深,所以还是有一些方法能够识别出贵岛的使者的。”

  任乘昴突然想起那日在海上击杀的那个红甲人类修士,他的储物袋里,为数不多的没有在仙力冲击下被损毁的物品中,不正有一枚写着‘永夜岛’的令牌么?

  原来这是身份令牌?看来这真正的‘永夜岛’使者,就是那日在海上被红甲修士击杀的那只黑猫了……还以为这个令牌是个什么宝贝,原来是个大麻烦……没事儿去捡这个倒霉玩意儿干什么?

  “咳咳,没错,我就是羽非,‘永夜岛’来的使者,你们找我所为何事?”任乘昴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不然那个叫羽非的黑猫之死,多半要扣到自己头上来。

  “羽非大人,您怎么在这闲逛啊?今天在天鱼大酒楼有午宴的呀,各位大人们都在等着您呢!九霄大人眼看着这午宴都后推成了晚宴,还不见您赴约,便想到可能是您初来乍到冰心山,城里一些不长眼的东西给您使了小绊子让您耽误行程了,这才派出了我们一共三十六支小队,满城寻找您的踪迹,来迎接赴宴。”

  “呦,看来这九霄大人对你们城的情况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羽非大人说笑了。”那身披红斗篷的猫毕恭毕敬地,心中想着,看来城中确实有人或猫惹了这位羽非大人不爽。“那我们现在就传送去二层?大人请随我来,您的坐骑不用担心,我们有专门喂养坐骑的,保管让她吃好睡好。”

  “坐骑?”

  任乘昴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坐骑’是指的黄辰瑛,一阵无语。

  “……她可是我弟子,当然随我一同赴宴!此次带她出门,就为了让她长长见识,结果到了冰心山受尽尔等羞辱,让我这个当师傅的颜面何存?!”任乘昴怒目圆睁,瞪着那猫,故作愤怒地说道。

  “羽非大人恕罪,弟子大人恕罪……小猫有眼无珠,说错了话……”那红斗篷猫,说话声音颤抖,整个身体都趴伏在地下,后面八只猫也跟着他趴伏在地上。

  见任乘昴并无动静,那红斗篷猫猛地抬起头,一脸的决绝,转身对身后的八只猫说道,“各位袍泽,还请送两位大人前往天鱼大酒楼。”

  那八只猫无不露出凄惨之色,但又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然后他对任乘昴和黄辰瑛俯首一拜,说道:“还请大人放过我一家老小……”

  还没等任乘昴有所反应,便见到鲜血喷洒,一颗圆滚滚的猫头滚落路边。

  后面八只猫中其中两只迅速上前,一猫收起红斗篷猫的尸身,一猫高举他的头颅,再次拜俯在任乘昴与黄辰瑛面前。八只猫声音颤抖,齐声说道:

  “天卫院三级治安队一七二四小队长卫冰,因羞辱‘永夜岛’使者大人,现已畏罪自杀……请二位大人移步‘天鱼大酒楼’。”

  黄辰瑛被吓得花容失色,连连后退数步,任乘昴也是大为吃惊……按理说这么一个小队长地位也不低啊,竟然说自杀就自杀了?我又没说要怎么怪罪他,这又是何必。

  “请二位大人移步‘天鱼大酒楼’……”八只猫再次齐声道。

  “哎,看来你们虽然光鲜亮丽,可日子也不好过呀……都快点起来吧,好好安葬了你们这位队长。”任乘昴叹了一口气,“走,我们前往天鱼大酒楼。”

  任乘昴仔细想了想,那只猫自杀死在新房的大门口,会不会很不吉利?

  ……

  黄辰瑛传音问道:“玄月大人,这‘羽非’?”

  “嘘,羽非多半是那天在海上见到的那只被杀的黑猫,别说漏嘴了……还有,从现在开始你要喊我师尊,明白不?”

  黄辰瑛点了点头。

  然后他们随着八只猫进入了附近建筑中的一个传送阵,阵法光华流转,转眼间已经来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高大阁楼式建筑之前。

  阁楼为木制,通体呈淡金色,有着虎斑的纹路,且散发着淡淡幽香。寻常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任乘昴一眼就看出,这个阁楼整体都是用上好的金丝楠木打造的。此木极其坚硬耐腐,水不能浸,蚁不能穴,生长极其缓慢。此处所用木材,至少都是五百年以上的金丝楠,这点是非常难得的。

  “天鱼大酒楼”五个大字额扁正挂朱红大门之上,门的两侧各站着八只毛色染成紫色的猫与八名身着紫衣的少女。

  看这建筑:

  三层三级三角顶,四面四海四方根。

  碧玉为砖琉璃瓦,金楠雕窗花梨门。

  勾心金顶紫雷滚,斗角兽脊鸱吻奔。

  鲜香扑面启朱户,酒气环身开紫宸。

  ……

  任乘昴与黄辰瑛从传送阵出来,前方的地面上铺着一整张不知何种魔兽的皮做成的长毯,一直延伸到酒楼的正大门处。

  四只猫不知从何处迎了上来,她们双眼生媚,秋波流转,娇滴滴的向任乘昴说道:“向两位大人请安,由我们姐妹四个为大人带路,请这边来……”

  任乘昴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黄辰瑛则是有些怯生生地跟在后面,这种阵仗终究她是没有见识过。可这里的猫就很懂,完全不提灵宠,坐骑之类的字眼,因为能来到这里的宾客,都不是她们可以招惹得起的,她们只需尽心服务即可。若是幸运,被哪位大人看上,那便是一生都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了。

  ……

  任乘昴与黄辰瑛走入这天鱼大酒楼的大厅,这里的地面散发着氤氲灵力,这里铺的石板,竟然是用晶矿所雕凿出来的;而阁楼为三层一体式结构:中间有十二根朱红色的柱子,一直延续到阁楼顶端,支撑着整座建筑。每根柱子上都雕有九只形态各异的猫,有的怒目圆睁,有的龇牙咧嘴,有的慵懒无比…整整一百零八只,每一只形态都不同,活灵活现,雕工之精致,绝非寻常工匠所能雕出。

  在四猫的接引下,他们走上了大厅正中的雷榉木升降梯。随着机关咔哒咔哒的响声,这升降梯稳稳当当地缓慢上行,直三层停了下来。

  到了三层,映入眼帘的是一扇古朴的隔扇门,上为镂空格心,下为实心裙板。格心分内外两层,底层雕万字穿花纹,面层镂空雕着九猫戏珠的图案。门上方有一小牌,上刻三个字,任乘昴从未见过这种文字,但却一眼便识得其中意思:“玉壶冰”。

  在进门之前,四只侍女猫当中领头那只恭敬地询问道:

  “二位大人入宴前,需不需要沐浴更衣?”

  “沐浴更衣么?这么麻烦。”

  那侍女猫忙回到:“不麻烦的,我们有专门的法器,只需一瞬间,原地就可完成。”

  “既然如此,那来一下吧,反正也跑了一天了,干净一些也好。”任乘昴说道,黄辰瑛也点了点头。

  只见那猫抬起一爪,掐了个决,一道乳白色的光环在她头顶升起。那光环变大后笼罩向任乘昴,任乘昴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如饮甘露,如沐春风,果真一瞬间毛发就变得清洁蓬松,清爽了许多。

  然后他再看向黄辰瑛,她发生了极大地变化:梳起了百花分肖髻,头戴桃色点点小绒花,口含胭脂,颊擦淡粉。上身着一件淡黄缠枝莲暗纹上襦,下着一条米白剪花纱云纹褶裙,裙摆边缘绣着精美的图案,兰芝香草斗艳,百灵黄莺争鸣,呼之欲出很是精美。虽还带着一条布遮着眼睛的位置,倒也是芳华二八明艳出了。

  任乘昴不禁感叹,果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丫头也出落地亭亭玉立起来,看她的样子真是:

  盈盈一握二月柳,

  浅浅一抹丹秋枫。

  脉脉两盏云中月,

  丝丝千尺桃花潭。

  ……

  “玄……师尊,好看么?”黄辰瑛颔首,原地转了一圈,问道。

  “好看极了,非常可爱呢。”

  “和小晴比起来呢?”

  “呃,难以比较,你们风格就完全不同……话说,为什么要和她比?”

  “没…没什么……就是问一下。”

  “二位大人,已经沐浴更衣完毕,几位大人在阁内已经等了好久了,还请入阁吧。”侍女猫柔声提醒道。

  就在任乘昴他们要进去之前,听得房间内传来一个低沉地男声:

  “我说,雷会长,我们都等了多久了,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看这‘永夜岛’的羽非定是不来了!”

  “呵呵,陈道友何必这么着急,这么多年都等了,还差这半天不成?你不知道我们这冰心山,鱼龙混杂,他就算到了冰心山,想要成功来到此处想来也要花费一番功夫的。不过,我已经遣手下去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永夜岛’的猫嚣张惯了,说不准是他半路得罪了什么高手,被截杀了呢?难不成他一直不来,我们就永远也不开始了?”

  ……

  任乘昴猛地推开门,冷笑着说道:“说谁嚣张惯了的呢?”

  “我说什么来着,羽道友这不就来了?”

  正门的花梨矮长案后面,一只异常高大的猫起身相迎,他浑身根根毛发都是直立着的,像一只雄狮一般。且他眼神犀利,靠近下巴的地方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一直延伸到后颈处,一看就是经历过鲜血洗礼的强悍之猫。

  “想来这就是九霄大人了吧,果真气势不凡。在下‘永夜岛’羽非,初次见面,久仰大名。”任乘昴恭维道,说着从卫队那里听来的名字。

  “初次见面,久仰久仰!”这个“九霄大人”盯着任乘昴看了看,语气中多了些敬佩之情:

  “雷某已是九命境巅峰,差一步便可踏入不死境,竟是看不出羽道友是何修为境界,想必道友的修为定是在雷某之上了!当真佩服佩服,‘永夜岛’真是深不可测啊!”

  任乘昴心中暗道,你当然看不出我是何修为,因为我现在压根就没有修为。不过也是没想到,这只猫竟然是九命境巅峰,这相当于人类的还虚境巅峰,差一步就可踏入合道境。放在哪里都算得上是顶级战力了,不知是何职位。

  “不敢当不敢当,小弟只是机缘好些,也才迈过那道门槛没多久。”任乘昴故作谦虚地回到。

  “嘁……”

  任乘昴这才注意到,在房间东边一侧的独立桌案后面,坐着一名人类男子,他双手环在胸前,一脸的不屑,正是刚才说‘永夜岛’嚣张的那人。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地龙宫’的陈魂道友,他为人有些桀骜不驯,还请羽道友不要见怪。”雷九霄笑着介绍道。

  任乘昴这仔细一看不要紧,看清那人的脸后,让他着实震惊到了。这个人不就是那日在海上见到的那人么?只是他没有穿着当日的红甲罢了。就是他击杀了真正的羽非!但他不是被自己杀了么?

  太古怪了,自己先前那一击,虽然只用了一滴仙力,可就算是五重天之下的真仙也是扛不住的,这家伙区区一个不足合道境的人如何能不死?而且那日自己也看得真切,他确实在那一击之下被瞬间冰冻,然后化为冰屑死的不能再死了才对!

  那陈魂不善地盯着任乘昴,又看了看他身边的黄辰瑛,露出邪恶的笑容,咧嘴笑道:

  “这位羽道友大老远的过来,还带着这么个标志的美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类,难不成是送给我的礼物?羽道友还真是客气啊,还让她蒙着眼睛,莫不是知道陈某我好这一口?”

  “她可是我爱徒,这位陈道友,你说话可得要注意一些。不知陈道友可否知道,这雷域海里的鱼可是爱极了新鲜的冰肉屑。”任乘昴冷眼看着这人,话语中满含威胁,心中也已经起了杀意。

  那人猛地紧握拳头,眼中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悲伤神色,可这一细微的变化却被任乘昴捕捉到了。

  “怎么?羽道友和陈道友先前认识?”那雷九霄听他们的对话,有些好奇的问道。

  任乘昴一笑而过,也有趁热打铁之功:“我在‘永夜岛’,怎么会‘地龙宫’的人认识?只是不知怎么,忽得想起前些日子随手掐死的一只红色小甲虫罢了。”

  此时任乘昴已暗中将神念力集中在那人族男子身上,此话一出,他明显感受到了那人在咬后槽牙的声音,且心跳速度明显快了一些,呼吸也急促了几分。虽然他之后很快也就恢复了平静,不过任乘昴已经从中知道很多信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