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猫仙晴夜词 > 第三十一章 天鱼宴中局,冰晴现此身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天鱼宴中局,冰晴现此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羽、陈二位道友,我雷九霄直接邀请的乃是‘永夜岛’和‘地龙宫’,而我们的事,对贵岛与贵宫都是有着极大的裨益,想来二位定是不会负了永夜皇与地龙宫主的期待吧?二位有什么个人恩怨不妨之后私下里再解决,既到我冰心山了,还是不要耽误正事儿为好。”雷九霄脸色一沉,虽看不出他的表情,却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在震颤。

  旋即他又立马换了一张面孔,笑呵呵地说道:“这么晚了,其实谈正事儿也不急于这一会儿,不如我们还是先开宴吧!其实说来也巧,我们这天鱼大酒楼下午新招来一个厨师!在我看来,她的厨艺甚至要超越往届的厨圣!二位道友还有贤侄,今天可是有口福喽……来猫,让那厨师上来,给我们现场烹饪美食!”

  ……

  这雅间并不很大,门开在南边。在靠近中间的地方原有三张花梨矮长小案,后又因为黄辰瑛的缘故多加了一张。现在东西南北每个方向各置一张,案后放长筵,筵上置短席,二猫二人席地而坐。

  他们现在所坐的方位其实是暗藏玄机的,任乘昴深谙此道:若是在堂中,是以“坐北面南为尊”,而若在室中则以“坐西面东为尊”。

  现在这种室内的筵席,自己坐的正是“坐西面东”最尊贵的那个位置,为“主客位”;其次才是“坐北面南”,为雷九霄所坐的“主人位”;再次是“坐南面北”,为陈魂所坐的“介宾位”;最后是“坐东面西”,为黄辰瑛所坐的“众宾位”。

  从这里便可以看出,这场“会谈”中,“永夜岛”的地位其实是要高于“地龙宫”的,不知那“地龙宫”的陈魂知不知道此中含义。

  ……

  咔哒咔哒,一连串机扩声响起,他们长案所围的区域打开一个方形口子,一个方形台子从下方缓缓升起。台中央放置着一张精致多灶炉台,灶台之后,一名女子席地正坐,上身挺直,双手置膝,面朝向任乘昴这边,双目微阖,是:

  玄衣玄裙玄发鬟,素手素颜素练翩。

  青丝垂落遮玉笋,裙摆铺散盖浑圆。

  玉指纤纤置膝上,细腰亭亭立婵娟。

  双目微阖秋水蕴,双唇微启贝齿含。

  任乘昴瞪大的双眼与她缓缓睁开地双目对上了视线,只见一双金色的瞳孔……那双眼犹如星空般璀璨,瞳仁犹如深海般深邃,暗含着说不出的风雅。一瞬间,他仿佛看见了刹那永恒般的光华。

  那‘地龙宫’的陈魂,看到了她的侧脸,竟也是看得有些痴了。

  ……

  “小晴?……你……为什么在这里?”任乘昴赶忙暗中传音问道。

  小晴她表情怪异地传音回任乘昴道:“喂,我在这里当然是因为工作了!反倒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呃,我们是来赴宴的……话说你之前所提的高薪工作,不会就是指的这个吧?”

  “那是当然,一个月二十万冰心币呢,外加提成!你刚才说,你们?”

  小晴环视了一圈,无视了威严的雷九霄和色眯眯的陈魂,看到了一脸震惊的黄辰瑛。

  “呦,小辰瑛你也在呀……这身打扮挺可爱的呀……”小晴露出奇怪的笑容,用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刚刚她那种风雅姿态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而已,现在算是彻底原形毕露了。

  “小晴姐……你这身打扮也很别致啊……”黄辰瑛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啥,也暗中传音回到。

  ……

  “哈哈哈,雷会长,你们这晚宴真的不错。别的不说,单是这位厨师的就已经很秀色可餐了!”陈魂丝毫不加掩饰自己的垂涎,邪笑着说道。

  而小晴也是丝毫不加掩饰自己厌恶的眼神,翻了陈魂一眼。

  “呦,这个姑娘……”陈魂还要说什么,只听雷九霄打断道:

  “晴尚食,还在等什么,快拿出你的看家本领来,别弱了我们冰心山冰雷商会的名声。”

  小晴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打了个响指。很快便有十数名侍女端各式盘子上了来。

  先是佳丽献茗:四小盏白玉奶茶,热腾冒着热气;再是开胃点心一份四品:怪味腰果、蜂蜜花生、蜜饯樱桃、蜜饯银杏;再来饽饽酱菜各两品:翠玉豆糕、双色马蹄糕、桂花辣酱芥、虾油黄瓜。

  趁此功夫,小晴是抽出两柄明晃晃的短刀,五个灶台同时起火,火候各有不同。

  台前一个圆形阵法亮起,只见各式食材从此阵中传送而出,她也是双刀飞舞,让看客眼花缭乱。食材分毫不差,分别落入五只烧热的锅中,一时间锅勺翻飞,菜香四溢,可油烟却丝毫不外散,而是被灶台旁一小口尽数吸入。片刻光阴过后,只见五灶接连起锅,锅起分装四份,侍者上前端盘供上四坐。

  这五道前菜为:喜鹊登梅、蝴蝶暇卷、五香仔鸽与糖醋荷藕,外加一例膳汤叫一品官燕;

  这边锅灶才起,那边换得新锅再烧五菜,烧的是:砂锅煨鹿筋、鸡丝银耳、桂花鱼条、八宝兔丁、玉笋蕨菜;

  再后是:罗汉大虾、串炸鲜贝、葱爆牛柳、蚝油仔鸡、鲜蘑菜心;

  再接着:白扒广肚、菊花里脊、山珍刺五加、清炸鹌鹑、红烧赤贝;

  中场是清淡的:绒鸡待哺、杏仁豆腐;

  再后三鱼三烤:白扒鱼唇、红烧鱼骨、油淋鲨鱼皮、片皮乳猪、柳子全羊、麻仁鹿肉串;

  主食是:玉兔白菜、四喜饺;

  最后一份慧仁米粥、一份水果拼盘。

  菜齐了!

  整个过程,别说是任乘昴,陈魂,就连深谙厨道的黄辰瑛都是闻所未闻。在品尝了小晴的菜后,众人心中更是赞叹不已,黄辰瑛也是心服口服了。她知道自己的厨艺确实还跟小晴差了一大截,但她并没有气馁,而是在心中默默定下了一个目标:以后定要加倍努力,好好打磨厨艺,将来总有一天要超越小晴的水平!

  ……

  “好啦,菜齐了,四十四道菜,祝诸位事事如意!那么还请慢用,我就先下去咯!”小晴对自己刚才的表现十分满意,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笑着说道。

  陈魂有些微醺,他一手持着一只烤羊腿,臂弯环绕在一名侍酒美姬的脖颈之上,另一手拍着自己席位旁边空出的地方,咧嘴说道:“你叫小晴是吧,厨艺不错,长相更是超绝。诶,你别这么着急下去,来,来到大爷身边坐下,陪大爷喝两杯……”

  小晴没有理他,而是在灶前整理衣服重新正坐好,按下了炉灶旁的一个小按钮。然后便再听到机扩声响起,她所站立的方形平台开始缓慢下降。

  “小丫头不识好歹,没有听见大爷我说话?过来倒酒!”

  陈魂面色阴沉如水,直接将那一截烤羊腿掷出,刚好卡住控制平台下降的机扩。

  小晴亦是毫不客气回到:“这位顾客,你所说的那些,并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

  “嗯?”一旁的雷九霄会长沉声说道,“晴尚食,去……这位可是来自‘地龙宫’的贵客,就按他所说,陪他过去喝两杯!”

  任乘昴刚想要说些什么,替小晴解围,这小晴却是再次站立而起,居高临下盯着雷九霄,率先质问道:

  “雷会长,你所说的可是认真的?我们签的合约里有这一条?”

  “晴尚食,我冰雷商会中有的是能人,你还是莫要恃才傲物,耽误了自己的前程才好。”

  “好!”

  小晴双眼放出灿金般的光华,转身一跃,走到陈魂的桌案之前,一把拎起一个酒壶。任乘昴正要起身,却见小晴左手摆了摆,示意他不要过来。

  她从一旁取来一个空酒杯,提起酒壶朝杯中斟了一杯酒,面无表情地看着陈魂。

  陈魂色眼直转,道:“小姑娘有个性,我喜欢……别站着了,到我怀里坐吧……”

  “你不是要我陪你喝酒?那便喝好了……”说着,小晴直接是将杯子连同酒水一同挥出。说来也稀奇,这陈魂好歹也算是个还虚境高手,竟是连这酒水也没躲开,被浇了满满一脸。

  “小晴!你好大胆!”雷九霄暴跳如雷,“他可是来自‘地龙宫’的贵客!”

  “又怎样?我冰心山何时懦弱到需要看‘地龙宫’的脸色行事了?雷九霄,你倒是出手看看……我可是冰心山的公民,按照城中的规矩‘人猫权利平等’,你若如此大张旗鼓地对我出手,就算你是冰雷商会的会长也逃不了‘天平院’的仲裁!”

  “呵呵……”雷九霄反而气笑了,“你个小东西,你竟然威胁我?不过你说得对,我确实不能对你出手,这样后续会很麻烦。但你还是太过天真,你可知这世上有太多比死还要痛苦的事!”

  ……

  陈魂也是气急败坏,抹了一把脸上酒水,一把将怀中那陪酒美姬猛地推出,撞到一边的柱子上,磕地头破血流。那美姬慌忙爬起,捂着脑袋便逃出房间。后,陈魂虚空摄来一剑,飞剑激射而出,直指小晴的后脑勺……

  “不要!”黄辰瑛尖叫道。

  任乘昴哪里会让他得逞,为了保险起见接连十张符打出,挡在那剑的必经之路上。那飞剑穿透了五张或发光或着火的灵符后,便凭空消失,不知传往何处去了,陈魂这一击自然也是击了个空。

  当他又取出一剑时,任乘昴冷声道:

  “哼,你一个还虚境大男人,去偷袭她一个十八九岁手无寸铁的小姑娘,这好么?这不好。我劝你好自为之,若再出手,我便也不客气了!”

  陈魂只当任乘昴修为深不可测,刚刚又使出那让人看不懂的一招,心中有些惧怕,才悻悻然收起了飞剑。

  而对于刚刚的事,小晴全程头都没回,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雷九霄抱爪说道:“陈道友且息怒,你一外人在此杀人倒也不好办,还是交由我来处理吧,毕竟这是我冰雷商会自家的事。哎,今日真是在二位面前出丑了。”

  小晴盯着雷九霄说道:“冰雷商会么?告诉你雷九霄,老娘还真就不在你这干了!这下你还能管得着我不成?”

  雷九霄哈哈大笑,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向小晴掷出厚厚的一本合同,说道:

  “看看这合同的第七十八页十八行后面的小字说了什么?”

  小晴竟是有些好奇地翻开那本合同,仔细看了看,上面写道: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违约方需赔偿守约方违约金十亿冰心币,该违约金不足以弥补守约方实际损失的,违约方应赔偿守约方所有实际损失。”

  “我哪里不履行合同义务了?”

  “你再看第三十二页第二十七行后面的小字。”

  “……乙方被甲方聘用后,服务期从即日起持续到乙方死亡后十年……聘用合同履行期间,乙方要求解除聘用合同的,按违约处理,需赔付甲方违约金。”

  “死亡后十年还要履行合约?!这是什么霸王条款?”小晴叫出声来。

  “当初这合同,你也是看过的。这白纸黑字,你也是签字按了手印的,就算是到了‘天平院’,也是判你违约!十亿冰心币,小数字……不过我们和‘冰石商会’也有合作,若是违约者支付不起这个钱的话,就卖身去‘人宠茶馆’,让前往喝茶的猫主人玩弄一辈子还钱好了!反正我不亏,哈哈哈哈!”

  小晴怒不可遏,眼看就要爆发,任乘昴跳到了她与雷九霄之间,“雷会长,给我个面子,这位小晴姑娘我熟人。小晴姑娘,你也少说两句,咱们息事宁人,以和为贵。”

  “谁跟他以和为贵!”

  “你看看,羽道友,不是我不给面子啊,只是这丫头太嚣张了,我不斩了她就已经是很顾念主仆情谊了……”

  “你刚刚说什么?什么叫主仆情谊?你倒是给我说清楚,谁是主谁是仆!”小晴指着雷九霄,激动地说道。

  若不是黄辰瑛在任乘昴的指示下跑过来,从身前拦抱住了小晴,小晴的手就已经怼到雷九霄的猫脸上了,“小晴姐,你冷静,不要这样,这样下去玄月也不好救你的……”

  陈魂在他们身后看这场闹剧看得真切,忍不住发笑。

  ……

  “羽非道友,还请让开,这丫头屡次羞辱雷某,羞辱冰雷商会,羞辱冰心山!我不斩她不足以平我之愤!”

  任乘昴拦着雷九霄,头疼得很。

  “雷会长,算了算了,何必跟她一般见识……雷会长,你别,就算看在我‘永夜岛’的面子上,放了她吧,大不了这十亿的违约金我来想办法出。”

  小晴表面上十分愤怒,但向任乘昴传音时却十分平静:“玄月,你竟是‘永夜岛’来的?”

  任乘昴传音回到:

  “别问这么多了,等会儿传出了城,你能跑多远跑多远,千万别再回冰心山了……你这丫头,怎么这么能惹事,该服软就服软不好么?现在搞得雷九霄铁了心要杀你,哎,能否逃命就看你造化了……”

  “传出城?”

  任乘昴说着又是五张传送灵符打在小晴的身上,虽然烧了四张,但还是有一张符起了作用。

  ……

  ……

  小晴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冰心山外环城的边缘地带。

  她站在原地,抬起头,金色的瞳孔中映出皎洁的圆月,缕缕黑亮的发丝随风飘动,不知她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小晴莞尔一笑,像是想起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

  她理了理身上的衣裙,正了正头顶的猫耳发饰,朝着冰心山的方向迈开步子,口中还嘟囔着:

  “嘁,‘永夜岛’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只烂好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