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猫仙晴夜词 > 第三十三章 金印救辰瑛,玉塔斩邪魂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 金印救辰瑛,玉塔斩邪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现在距离午夜还有一段时间,总之我们先回家休息一会儿吧。”任乘昴带着黄辰瑛,站在天鱼大酒楼门口说道。

  按照之前两次的经验,只要自己走夜路回去,准没有什么好事情。现在自己还带着小黄莺儿,万一那暗中的两方势力再派人在半路埋伏暗杀自己,那对她来说可就太危险了。

  现在也不是省钱的时候了,传送到家门口吧。

  于是任乘昴取出了先前画的传送符,先前用掉了二十二张,还剩下二十八张。哎,说实在的,他当真不想再用这些符了,哪有发动灵符还要看概率的?早知道那天在那个灵符店,把这些符中的废符也给筛掉就好了,哪像现在,动不动就自燃了,真让人头疼。

  不过现在要好很多了,因为之前的战斗中用掉的二十二张符中,有十二张是废符。按照先前那六成合格率来算,自己这一批五十张符中也就顶多二十张废符。那么剩下的二十八张符,就有二十张是好符,只有八张废符,这下发动成功的概率要高的多了。

  而且刚刚从雷九霄那拿了一叠上好的符纸,等回去之后,趁着午夜的拍卖会还没有开始,可以再画一些符,之后或许能用得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小黄莺儿,等下我们用符传送回家门口,会稍微有一点点眩晕,不要害怕。”

  黄辰瑛乖巧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任乘昴将一张符贴在了黄辰瑛身上,一张贴在了自己的身上。

  启动!

  黄辰瑛身上的符亮起白光,嗖的一下消失不见,而任乘昴身上的符又是扑哧一声冒起了一道黑烟,燃烧起来。

  “该死,概率都这么低了还能被我碰到!”任乘昴赶紧去掉那张符——又烧掉一块毛。任乘昴一气之下又掏出四张符,往身上一贴……就不信了,还会启动不了!?

  这次四张符都启动了,没有一张烧掉的。在一阵灿烂的白光中,任乘昴也消失在了冰心大酒楼门口。

  ……

  真是大意了。

  任乘昴龇着牙,虎视眈眈地望着眼前的四个人。他们身着黑色夜行服,面带黑色面罩,周身还弥漫着一股血的腥味,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其中一人将一柄长刀架在黄辰瑛的脖子上,黄辰瑛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浑身不断地颤抖着。

  他怎么也没想到,杀手竟然埋伏到了自家门口,而自己只是回来晚了那么两息的时间,黄辰瑛就被这群人给绑架了!

  “小黄莺儿,别怕,别怕,小场面,有我在呢,定会护你周全。”任乘昴一边给黄辰瑛传音安抚她的情绪,一边沉声对那几人说道:

  “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那几人不声不吭。

  “谁派你们来的,你们想要什么可以提出来……”

  那几人还是不说话。

  ……

  这时,从任乘昴的身后传来一阵冷笑,那笑声犹如金属摩擦一般,令人浑身难受。“……羽非,没想到吧,惊不惊喜?”

  “是你!陈魂!”任乘昴咬牙怒道。

  “诶,羽道友可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你那可爱的徒弟,可就要人头落地了哦!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可现在就大不相同了……怪就怪,你的软肋暴露的太过于明显了!谁叫你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对这废柴丫头的宠爱?”

  “陈魂!你好不阴险!”

  “你觉得我阴险?若非因为你杀害了我的哥哥,我又岂会动用如此手段?”

  陈魂扭曲的身体像是一条阴险的蟒蛇,游走到黄辰瑛的跟前,推开了那个持刀的黑衣人,亲自擒住黄辰瑛,以左掌为刀架在她的脖颈处,并且朝着她身上使劲地嗅了嗅……

  “嗯……羽非,你和她的身上,果真都有我哥哥死前用秘术留下的灵魂标记……”

  “那人果然是你哥哥么……你以为我想杀他?我根本都不认识他好么?是他二话不说上来就要杀我,我若不杀了他,难道站在那等死不成?他就像一条疯狗一样,你和他一样,也是一条疯狗!”

  任乘昴想用话语激怒他,好寻破绽。谁知那陈魂竟然丝毫不动怒,闲着的右手一挥,凭空携来四柄血色小飞剑,悬浮在半空之中,先是齐齐对准了任乘昴的头颅,又是转向他的四处虽然不致命,但也至关重要的穴位:

  “羽非,接下来我要攻击了,我劝你最好站着别动。因为你每躲开一柄剑,我便会斩去这丫头一肢,何去何从你且想明白了!”

  陈魂心里这样想着:还是先尽量逐渐削弱他的实力,而不能直接将其置于死地,要一直给他留有希望,慢慢将其磨死才行。否则这羽非觉得自己必死,则定会不顾人质安危,狗急跳墙,那么自己肯定是敌他不过的。

  ……

  说着,四柄飞剑中的一柄便飞了出去,划出一道血光。

  任乘昴当真是不躲不闪,直接被刺入胸口的膻中穴。

  “不要……快逃吧……不要管我了!”黄辰惊呼出了声,话语里带着哭腔。

  任乘昴咬牙说道,“没事儿……小黄莺儿……为师如何能不管你……都是我的疏忽才让你陷入此等境地……”

  “真是好样的,羽非,没想到你竟如此的有情有义……那么既然这样的话,就再来一剑吧。”陈魂大笑,话语间第二柄飞剑也已经飞了出去。

  任乘昴仍是不躲不闪,被飞剑刺入下方气海穴,被带着在地面上翻滚了几圈。

  ……

  任乘昴眉头紧锁,表情痛苦,艰难地爬起身,双眼中也失去了光泽。他缓缓地抬起头,看向陈魂,以及在陈魂控制下抽泣不止的黄辰瑛,仿佛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一般……然后用极为无力的语气说道:“陈道友……你哥哥是我杀的,和她并无关联……若是我愿意偿命……之后可否放过她……”

  “好说!只要你再吃我两剑,我便放了她。去!”陈魂内心狂喜,这羽非竟如此天真,自己死到临头了竟还想着这丫头。既然如此,等会儿便让你们师徒泉下相聚好了!

  第三柄飞剑刷的一下,刺向任乘昴身体正中的中脘穴……

  也就在这时,任乘昴原本无神的双眼中泛出精光,周围的四个黑衣人几乎在同一时刻消失不见,而挟持着黄辰瑛的陈魂背后也突兀地多出了五枚灵符。

  ……

  这场战斗确实是任乘昴自打到这个世界以来最艰难的一次……同时面对五名对手,而且对方还挟持着人质。若是真的打起来,先不说战力极高的陈魂了,就是剩下四个黑衣人之中的任何一人都有将自己击杀的能力,只是他们现在不知自己只是个虚把式,不敢轻易动手罢了。

  挟持黄辰瑛的陈魂是一名还虚境修士,若是想和他近身,并朝他身上贴符把他传走,几乎是没有可能做到的。

  任乘昴现在能想到的唯一方法,便是用以符叠符的方式,发动奇袭。所谓以符叠符,就是将两张符叠加在一起使用的独特技巧。对于此时此景,便是启动第一张传送符,将第二张传送符传到对手的后背上,接着启动第二张符把对手传走。

  可说起来简单,可做起来难。以陈魂的修为,就算使用这种奇袭,也很可能会被洞悉,再有就是对方有五人,需要一次性把他们同时送走。且,自己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若一次不成功,便会打草惊蛇,之后再想要救得黄辰瑛的性命就绝无可能了。

  所以为了这唯一的一次出手的机会,任乘昴不得不隐忍,寻找最佳时机,以至于为了让对方放松警惕故意被刺了两剑……当然任乘昴放心让陈魂的飞剑刺中要穴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发现玄月这身体根本就没有经脉,甚至连上中下三个丹田都不存在。

  一定要给对方希望,给他可以成功将我磨死的错觉,任乘昴心中如此想着。

  ……

  他现在手头还有二十二张传送符,若使用以符叠符,则可以分为十一组。但问题是,现在这二十二张符里,应该是有七张废符的。这两两相叠的符中,若有一张是废的,那么这份叠符也就废了。

  任乘昴打算将十一份叠符中的四份用在那四名黑衣人身上;其余七份全都用在陈魂身上,以确保能将其传走,将黄辰瑛救下。

  总不至于运起坏到,这七份叠符里每一份恰好分配了一张废符吧?

  在任乘昴出色的演技下,陈魂终于在第三次攻击时,有一些放松警惕了……机会稍纵即逝,任乘昴毫不犹豫,十一份叠符瞬间启动。

  ……

  可事实证明,任乘昴的运气还真就这么坏,那四个次要一点的黑衣人确实全部被传走了,但针对陈魂的那七份叠符中:有两份根本没有发出去;另外五份虽成功的传到了其背后,可后续却只是冒烟燃烧了起来。

  任乘昴冷汗直冒,慌忙将手中另外两张符叠在一起,便要发出……可已经晚了半拍。

  这时的陈魂哪还不明白自己中计了,当即左掌便发出一道骇人的血光,斩向黄辰瑛的脖颈……陈魂那一击打在黄辰瑛的脖颈处,她哪还能有性命留存?

  一瞬间,任乘昴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一口气哽咽在了喉间,灵魂仿佛被抽离体外……他看到一道鲜血喷出五六尺高,一个一脸惊恐的清秀头颅高高抛飞而起……

  后有一曲《西江月》正是说其:

  看了其外金玉,实则败絮其中。

  蚁穴小小溃东宫,富丽堂皇有用?

  劝尔莫学德祖,劝君莫比青龙。

  错失三世好缘生,还想再添孤冢?

  ……

  却说那陈魂斩了黄辰瑛的头颅后,头也不回地飞也似地远遁。

  人头尚未落地,那小小的身体尚保持着站立的姿态……蓦然间,一道刺目耀眼的金光从黄辰瑛的胸口处绽放而出,那金光瞬间笼罩了这片区域……也正在此时,整个世界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山雨欲来石灵起,云土难聚风雷攒。

  永夜树下仙灵竭,坤辰血中龙身翻。

  梨花海棠皆望眼,七星北斗司南旋。

  金印一出天地变,玉塔显威四海湍。

  在金光之中,任乘昴发现自己虽然还可以思考,却丧失了行动能力,任凭他奋力挣扎,却一丝一毫也移动不得。

  正所谓:勿谓寸阴短,既过难再获。勿谓一丝微,既绍难再白。

  铜壶滴漏,落花流水,何时有去而复返之时?

  ……

  可任乘昴却看到,在那璀璨金光之中:自己最后打出的灵符又重新回到了爪中;那早已远遁的陈魂又退回到了原地,保持着左手抬起的姿势,其发出的那道血刃停滞在半空之中;小黄莺儿,她那既已喷洒而出的鲜血,与抛飞而起的头颅纷纷倒卷而回,重新回到了她的脖颈之上……

  在那金光笼罩下,任乘昴识海之中,那座沉寂了许久的白色小塔,开始缓缓转动起来……一道乳白色的丝线从小塔传出,沿着他的四肢百骸瞬间流转全身,他浑身的毛发,根根由黑转白,插在身上的飞剑纷纷化为细碎的粉末。他周身的白光推开了金光的包裹,让他重新获得了行动能力。

  此时时间不是静止的,而是流速放缓到了平时的万分之一的地步。

  任乘昴瞪着微红的双眼,手中的灵符不再打出,而是往自己身上贴去。灵符化成条牵引空间的丝线,带着他的身体瞬间转移到了陈魂劈出的血刃之前。然后,他取出最后一张传送符贴在黄辰瑛额头,将其传出去十丈远。

  任乘昴奋力一爪挥出,轻易地击散血刃后,砸在了陈魂的手掌之上,让那手掌缓慢地扭曲变形起来,一直沿着他的手臂向上传去。

  他又挥出一爪,砸在了陈魂的鼻梁之上:像是一颗石子砸在了水池之中一样,陈魂的脸上从鼻子开始向外变形,荡起一圈波纹,他的眼中,满是极大的恐惧与痛苦……

  任乘昴一连挥出数爪,痛击在陈魂身体的各个部位!

  ……

  金光散去了,时间恢复了正常的流转,黄辰瑛也恢复了清明,但显然她现在还有些惊魂未定。

  正这时,从身后传来的一声沉闷的响声,着实吓了她一跳,她连忙回头,用神念力向那个方向探去:

  只见一团人形雾气中,缓缓地走出一只猫,他身上散发这什么光芒隔绝了那雾气,但正在逐渐退去,与夜幕融为一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