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猫仙晴夜词 > 第三十五章 百年权力放,亿金井中抛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百年权力放,亿金井中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任乘昴在三个商会的三猫陪伴下来到天心院前,天心院从外面来看样式很简单,就是一个三面高墙的三角形大院子。

  正大门既没上锁,也无人无猫把守,就那样大敞着,只要到此便可随意入内。

  内部景色与外界的冰世界又大不相同:院内亭台长廊,轩榭阁楼,道路错综复杂,每隔几步便有一个发着柔和白光的灯笼悬浮在头顶上方,看得见,路旁奇花异草斗艳,奇珍异禽争鸣,一步一景,令人称奇。

  任乘昴与三猫路过一口十分巨大的雕花圆井,井口足有三丈宽,井沿却只高二尺,在井边向下望去,一眼望不到底,只能见一片漆黑。

  若非熟人带路,在这硕大的院落之中,谁能想到这井下便是“天心拍卖场”?

  因为任乘昴是要拍卖手中物品,所以要前往院正中的‘天心府’登记,几猫还要陪同前往,可任乘昴却遣走了冰风商会的吴超与冰石商会的石湘子,让他们先行去拍卖场,单单留下了冰雨商会的惠广海作陪。

  这让惠广海感到受宠若惊,毕竟他也知道,傍晚的时候自己不知对方身份,抱着糊弄乡巴佬的心态,报了个低价。从先前的对话,惠广海还以为自己已经彻底惹怒了这位羽非大人,没想到他一个棒槌后又给了糖吃,看来还是有戏。

  ……

  ‘天心府’在‘天心院’的正中。惠广海表现得十分客气,点头哈腰地带着任乘昴沿着幽静的小路前往,有了他的陪同确实十分方便,否则在这错综复杂的院子之中,肯定要迷路。

  路上,任乘昴有些好奇地问道:

  “惠道友,羽某有个问题。”

  “羽非大人,您但说无妨。”惠广海满面笑容堆积地说道。

  “便是你们冰心山这‘天心院’,是最高的权利中心吧,那不应该是一个很严肃的地方?为何会设立这样一个拍卖场?”

  “羽非大人,您有所不知……”惠广海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别人才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天心院’确实是明面上的最高权力中心,也确是掌握在‘天心院主’一猫手中,但她现在实际上并不怎么管事……

  原本三城六院中,是以‘天心院’为主核心,掌握内部治安权的‘天卫院’,以及掌握外部军事权的‘天剑院’辅之。三院院主各持一枚冰青神女大人留下的符印用以掌控冰心山一个部分,这也让它们三者形成微妙的权利制衡关系。

  可就在一百多年前,原本勤于政务的‘天心院’的院主,突然就开始不问政事,整天在院内种些粮食庄稼,大家都觉得她疯了……直到二十年后,她研究出了作物催熟之法,几乎让农作物的产量翻了几翻;之后她就又沉迷于炼丹术与医疗,发明了废丹提炼丹粉用于疗伤的技术,以及器官移植技术;再后来她又沉迷于炼器,期间发明了许许多多生活上的道具,比如我们现在用的照明设施,以及成像转播装置,都是出自她的手笔。再后来她又开始研究建筑与阵法,又用了将近十年的工夫,将冰心山的所有建筑彻底进行改造,使其与护山大阵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之后的新建筑也都在建造之时融入了护山大阵之中。

  也就在这百年期间,她在这‘天心院’的地下,建造了一个拍卖场,不定期举行拍卖会,有时两三天就举行一次,又有时候大半年都不举行一场……这一切取决于她的心情。

  而拍卖的东西包罗万象:有典籍、法器、丹药、灵符、甚至还有仙器出现……百年以来,‘天心拍卖场’赢得了极好的口碑,只要是这里拍出的东西,就连当初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小玩意儿,最终也被认定有着极高的价值,尤其是她自己发明创造的一些物件及技术,更是让拍得的商家赚的盆满钵满。

  但也正因为‘天心院主’百年的放权,导致‘天卫院’与‘天剑院’的权力日渐壮大。不过好在他们两方能够相互制衡,再加上冰心三符中的‘冰心符’始终掌握在‘天心院主’的手中,所以我们并不担心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听惠道友这么一说,这‘天心院主’倒是个妙猫!”

  “那可不是么,羽非大人您看,前方那个小阁楼便是‘天心院主’的住所。现在拍卖会尚未开始,她应该尚在阁中,我这边带您去找她登记拍品。”

  ……

  他们来到这所用竹子做成的小阁楼前,门依旧是没有锁,但是惠广海还是恭敬地敲了三下那半敞着的小竹门。

  “天秀秀大人,我是冰雨商会的惠广海,现带领一位贵客前来登记拍品。”

  “嗯,进来吧。”

  任乘昴原本以为,这院主是个迟暮的老者,可她那声音虽然慵懒,但清脆细腻,还有些青春的朝气。

  走进屋内,只见一只猫,眯着眼,趴在一个藤编的秋千上悠闲地晃悠着。

  她爬起身来,跳到地面上,打了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眯着的双眼缓缓睁开,展现出淡金色的瞳孔。她的体型不大,身上的线条却十分柔和且匀称,丝毫没有多余的赘肉,最为特别的是,她浑身的毛发竟也都是光泽极好的纯黑色,尾巴上面挂着一枚青色的六角形小铃铛与一枚血红色的圆环。

  “新面孔,还是玄猫,哪里来的呀?”天秀秀慵懒地说道,说着又打了一个哈欠。

  惠广海率先就答道:

  “天秀秀大人,这位‘羽非’道友是从‘永夜岛’远道而来的。”

  “哦?永夜岛?”天秀秀睁开眼睛多看了任乘昴两眼。“拍什么的?拿来看看?”

  “天秀秀院主,您好,在下今天想要拍卖的正是此符的绘法,还麻烦登记一下。”任乘昴取出一枚刚刚绘制好的传音符,递到了天秀秀眼前。

  “咦?这张符……涉及到了空间的连接与震动,这符的构建方式,当真巧妙,笔触也到了浑然天成的地步……让我来猜猜看,这张符是用于远距离传音的?”

  “院主好眼力,确实是用于传音。”

  “相比较远距离传音台的建设,用这符传音,成本几乎低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商业价值确实不低,就排进这场拍卖会吧。不知道起拍价与加价幅度怎么设置?还有要不要指定拍卖对象范围?”

  “起拍价就三千万冰心币好了,至于加价幅度每次不低于一千万吧。拍卖对象就指定:冰雷商会,冰石商会,冰风商会……以及冰雨商会。”说完任乘昴还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身边的惠广海。

  惠广海心惊胆战,但同时也长舒一口气……这定三千万起拍价也是在暗示我啊,可没有把冰雨商会剔除出列,真是万幸……还好刚刚对他的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接下来一定要好好把握这次争取来的机会!

  ……

  “行,已经登记在我脑海中了,按老规矩,拍卖完成后我这里收一成的手续费……哎,困了,我再去睡会儿吧……等睡醒了就去主持拍卖。没什么事儿的话,就去拍卖场找个座位等着吧……”天秀秀再次打了个哈欠,转身朝屋内走去,尾巴摆动传出哗啦啦的声响。

  “那我等就先行告退了。”

  ……

  任乘昴和惠广海离开‘天心阁’,再次来到了那口大井边。

  “惠道友,刚刚她说要再睡会儿?不是说午夜拍卖就开始了么?”

  “羽非大人有所不知,虽说是午夜举行拍卖会,可具体什么时候开拍,全都取决于‘天心院主’的心情。有一次午夜的拍卖会,甚至推迟到了第三天傍晚才开始……可若不想错过拍品,只能老老实实在会场里等着。”

  “呃,好吧……这也太随性了……”

  ……

  任乘昴与惠广海一道,跳入井中,井底的一处弹性十足的垫子接住了他们。

  任乘昴眉头微蹙,他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个狭小昏暗阴冷的地下石室和“天心拍卖场”联系到一起。

  在他的想象之中,“天心拍卖场”就算没有雕梁画栋,也应该是灿烂辉煌的,再不济也应该有一群侍者相迎带路进入包间什么的……现在别说侍者相迎了,就连个座位都是在石头的地面上圈画出来的。而那所谓的八大商会贵宾席,也仅仅是各分配了两个蒲团而已。

  场内有三十多只猫,分布在中间一块不大的圆形石台四周,坐卧在各自的“座位”里互相谈笑着,议论着,寒暄着……他们就这样随意,可任乘昴知道,能来到这个地方的,无一不是各界精英翘楚。

  任乘昴拒绝了惠广海的邀请,没有去冰雨商会的“贵宾席”,而是找到一个普通的石头座位坐下。坐下后,他才遥看到看到远处一个蒲团上,正坐着一个体型稍大一些的猫。那雷九霄会长,在自己的引诱下,果然也亲自前来了,现在正在闭目养神。

  正当任乘昴想要上去打个招呼的时候,听得一声罗响,场内瞬间鸦雀无声……然后就看到一束光,从石室顶上照射而下,正对着正中的圆形石台。之后石台上打开一个通道,从下方升上来一个圆形小平台:刚刚才在“天心阁”见到的天秀秀带着惺忪的睡眼站在平台上。

  她刚一出现,台下就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她抬爪示意大家安静:

  “那个,诸位……欢迎来到天心拍卖场……其实我本来想睡到明天早上再来的,但刚刚被吵醒后,不知怎得就睡不着了……想来也是无事,便早点儿过来主持拍卖了……咱们不多说废话,今天就两件拍品,早拍完早回家睡觉。”

  说完她再次打一个哈欠,然后下方又是传来一阵热烈的掌声。

  “安静……这第一件拍品,是一件委托拍卖品,是一种灵符的绘制方法,两张一起用可以传音八万里以上。起拍价一冰心币,加价幅度三千万……指定拍卖对象冰雷、冰石、冰风、冰雨商会,好了,你们开始吧。”

  听到有指定对象之后,台下发出一片叹息声。

  惠广海没有辜负任乘昴的期望,上来便报价十亿,气势十足,像是在宣告势在必得,也同时奠定了这场拍卖的基调。

  冰风商会的吴超报出了十一亿。

  冰雷商会的雷九霄会长象征性地跟了个十一亿三千万,之后就再也没有出价过,显然,他对这个东西是有一些兴趣,但没有感兴趣到非要不可的地步。他到这里来是有另外的目的。

  之后冰石商会的石湘子报了个十三亿,吴超又咬牙报出十五亿。

  最终,惠广海直接报出了二十二亿的天价,在周围的恭喜声中,他拿下了第一场拍卖。

  对此,任乘昴相当满意,去除上缴的一成费用,这下直接入账了十九亿八千万。

  ……

  “那么我们来拍第二件东西,也是一件委托拍卖品。这个东西,经我鉴定,应该是个仙器……”天秀秀慵懒地说道。

  一听到仙器,台下的所有猫都发出一阵兴奋的惊呼声,尤其是雷九霄会长,直接站了起来,满眼放光。

  “……听我说完,它虽然是个完整的仙器,但是没有什么实用价值,就是个储物用的小东西。但是其内壁镌刻了不少的仙阵纹路,倒是很有研究价值。”

  即便天秀秀如此说,可台下猫们的热情却丝毫不减,毕竟那可是仙器。

  “起拍价十亿,每次加价不少于一亿,开始。”

  说着天秀秀取出了一个小玉瓶,摆放在自己跟前。

  任乘昴一怔,这不正是自己前些日子当掉的那个储存仙力的瓶子么?连赎期都没有到,为何会拿到这个地方拍卖?而且底价就是十亿?这瓶子自己当初可只是当了两百万呀!

  场下的猫们疯狂了,这个仙器的价格持续水涨船高。就在任乘昴的思绪之间,这个瓶子的价格就已经加到了六十亿,是由冰土商会给出的报价。

  ……

  就在这时,冰雷商会的雷九霄,直接嘶吼出声,我出一百亿!我看还有谁跟我抢!

  ……

  “一百亿一次……一百亿两次……”

  ……

  任乘昴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在当掉了这个瓶子的当天晚上,就有人来暗杀自己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