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猫仙晴夜词 > 第三十六章 百密有一疏,血狱遇血龙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百密有一疏,血狱遇血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好,这个小玉瓶便由冰雷商会的雷九霄拍得……”

  “等一下!”任乘昴举牌起身说道。

  “咦,是羽非道友,你竟然也在这里?”雷九霄这才发现任乘昴,有些讶异,暗中传音问道,“羽非道友,你不是想要一件仙器的么,我高价把它拍下来正是为了将其赠与你呀!所以你根本不需要加价和我争下去的呀!”

  任乘昴摇了摇头,转而问天秀秀道:“我不加价,只是敢问院主,这小瓶是何方势力所委托来拍卖的?”

  “这倒也不是什么隐私,是冰灵商会委托的,怎么了么?”

  “那便是了。”

  任乘昴站起身,朝四面转了一圈,放声说道:

  “诸位,我不是参与竞拍的,只是因为这个小瓶的主人本来就是在下!”

  任乘昴说完这话,慵懒地天秀秀忽地认真了起来,双眼中泛出血红色光华,再次审视起他来。

  同时,冰灵商会那边蒲团上,一只胖胖的灰猫猛地站起,激动地指着任乘昴说道:

  “你……你……哪里来的猫……这瓶分明是我冰灵商会在遗迹中挖掘到的……你不加价竞拍还敢举牌,在这妖言惑众,干扰拍卖会进行,是何居心?我冰灵商会定是要你……”

  “钱坤,让他说下去。”天秀秀瞪了那灰猫一眼,那猫立刻不敢吱声了。

  “多谢天秀秀院主。”任乘昴取出一张当票展示在众猫面前,“这小瓶是我十多天前,在‘冰灵当铺’当掉的东西,有这当票为证。

  当时我选了活当,我记得按照‘冰灵当铺’的规矩,只要满一个月,我就可以随时拿钱赎回这物,没错吧?在三年活当期满之前,这物的所有权还是我,没错吧?

  那么,你们冰灵商会那能否说明一下,为何我的当品会在当下,出现在这场拍卖会上?”

  天秀秀眯虚着眼,看向钱坤那边,硬生生止住了他刚到口边的说辞。“钱坤会长,我给你机会解释,但不会给你机会狡辩,你想好了再说。”

  任乘昴继续加料:

  “还有,钱会长,你既然决定来此拍卖掉这个瓶子,那么等我回去赎回瓶子的时候,你们打算拿什么给我?还是说,你们有信心,我永远也不会去赎回瓶子?……钱会长,那名叫范谢的杀手,是你们在‘冰雨商会’的佣兵团雇来暗杀我的吧?”

  “钱坤,他说的可属实?自己承认的话,我禁你们商会两年在我这的竞拍权。可若不承认,被我查出来的话,就没那么简单的了。”

  那钱坤会长,呼吸急促起来……经过艰难的抉择后,他那胖乎乎的身躯像一个水球一般瘫软在蒲团上。

  他还是承认了一切。

  “那好,我们按照规矩来办,定罪与赔偿什么的不归我管,羽非你可以去找‘天平院’仲裁,需要作证的话,我也可以到场,这事定是能拿到一笔赔偿款的。至于这个瓶子,还没到赎回期,所以也按规矩先放在冰灵那边吧,等满了三十天,你自可拿着当票去赎回,没异议吧?”

  任乘昴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

  “原本今天拍卖会,就这两件拍品,到现在也就算结束了。但是发生了这种事,就很烦,大家肯定也很失望……所以我临时决定加拍一件。”天秀秀特意看了看台下的任乘昴,露出温和的笑容。

  台下众猫原本还都在安安静静地看冰灵商会的笑话,这下再次沸腾了……

  接着,天秀秀取出一个透明的圆柱体小罐子,放置在了她的身前,这一刻大家又都沉默了……

  这个罐子之中充满了淡黄色的透明液体,有两个小小的东西在那淡黄色液体之中悬浮着。仔细一看,悬浮着的是:两颗眼珠。

  “明眼猫已经看出来了,这对双眼之中,蕴含着一枚‘血坤尘’……不过,这枚‘血坤尘’,并不是冰心山宝库中的那三枚,而是我私人的藏品。

  想必诸位心中肯定是充满疑惑,为什么我要把这宝贝拿出来拍卖?那是因为这枚‘血坤尘’暂时并不能被利用,这双眼的主人还活在世上……若拍得此物,又真的在茫茫人海中寻得这人类女孩,在她自然死亡之前将其击杀的话,便是捡了一个天大的机缘了……”

  ……

  任乘昴心里咯噔一下,“眼珠”,“女孩”,“血坤尘”……一切线索都在指向一个人——黄辰瑛。这对眼睛,极有可能就是黄辰瑛的!但为什么会成为这天秀秀的私人藏品?

  细细想来,根据洪杉的描述,黄辰瑛家的‘星厨门’被灭门的那件事,也是充满了疑点:

  首先,‘星血门’和‘星尸门’这两个掌门仅是金丹境的小门派,如何会有人能认出‘血坤尘’且对其特性如此了解?

  其次,他们就这样大张旗鼓地夺取‘血坤尘’,难道就不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

  最后,他们横跨一片大洲追杀黄辰瑛她俩五六年之久,两个小门派哪里有这种情报网以及远距离作战能力?

  所以,这俩宗门背后肯定还有更加庞大的势力。而从现在得到的情报来看,冰心山似乎有在刻意收集‘血坤尘’,而这对眼睛又出现在冰心山……这一切让任乘昴不得不怀疑,当初灭黄辰瑛满门的那两个宗门背后的势力,就是冰心山。若当真如此,黄辰瑛继续待在这里,定是必死无疑!

  “……起拍价十八亿,加价幅度在一亿,开始吧。”

  任乘昴果断举起牌子,应价十八亿。

  他本来以为这场的竞争会十分激烈,却没想到场下鸦雀无声,除了他之外没有一猫举牌参与竞拍。

  ……

  “……既无猫竞价,那么这枚没什么用的‘血坤尘’便归羽非所有,今日拍卖会结束。下次拍卖会什么时候举行,会提前在做通知的。要做拍品交接的两位上台来,其余各位便散了吧。”天秀秀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

  任乘昴有些困惑,可还是上了台。

  咔哒,一阵机扩启动,三猫降入圆台下方,来到另外一个房间。这个房间空空如也,其内有数盏天灯照明,而除了这升降梯便看不到任何其他的门了。

  “惠广海,到我这边来,先把拍卖的资金转给我。”天秀秀招了招手。

  但当惠广海来到她旁边时,她却不提转钱的事了,而是上前一步,挡在惠广海的身前道,“这次让你涉险了,在我身后躲好。”

  然后她眼色一凛,双目圆睁,哪还有刚刚的慵懒的神态:

  “阁下……可否告知,你究竟是谁,来自哪里,到冰心山有何目的?”

  “嗯?我是羽非啊,来自‘永夜岛’,只是恰巧路过冰心山,慕名而来玩一圈……”

  “好了,都到现在了,大可以不必再糊弄我了。你可知,我是出身于哪里?”天秀秀双眼死死地盯着任乘昴,说道:

  “不妨告诉你,我便是从‘永夜岛’走出来的,‘永夜岛’现任大长老正是我的父亲。若你真是‘永夜岛’来的,就算我不认识你,你也不可能不知道我才对!你若是老老实实,这种小事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也没必要非得拆穿你。可偏偏和那小瓶子又有关系,这事我就不得不管了。”

  “你认识那只瓶子?”

  “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你还要继续装下去?别人不认得,但我却清楚得很,那小玉瓶本身虽然价值不大,可它当初的主人却是凶名赫赫的‘坤辰魔女’!这‘聚仙瓶’自那一战之后消失了两百多年,如今又出现在你的手中,你敢说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什么‘坤辰魔女’?这个瓶子是我意外获得的……”任乘昴一边说着,一边暗中取出传送符。

  “意外获得的?我也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所以为了进一步试探你,我拿出了第三件拍品……可没想到刚一放出来,你就迫不及待地咬了饵……若你和‘坤辰魔女’没有任何关系,竞拍那禁忌之物‘血坤尘’又是作何?冒充‘永夜岛’的猫,携带着魔女的储仙瓶,还妄图得到‘血坤尘’,这三件事串在一起,我倒是要看你如何解释?”

  任乘昴沉默了,他完全解释不清,现在当真就是黄泥掉在了裤裆里……难道他把自己之前经历的事情说出来?就算说出来,又有谁会相信?

  “怎么,解释不清楚就想逃?”天秀秀看着任乘昴取出的灵符,发出一阵冷笑,“此处空间早已被我封死,你逃不掉的。”

  她的淡金色猫眼突然散发出骇人地血光,以她为中心,扩散开一个半透明的血色护罩,将她与惠广海护在其中。

  “血坤尘!”任乘昴惊呼出声,这形态,不就和洪杉描述中‘血坤尘’展开的护罩一个样么?

  “你果然是见识过‘血坤尘’的!我果然没有冤枉你!”

  血色护罩中,天秀秀尾巴向上竖起,上面的那个六角形蓝色铃铛叮铃作响,然后她伴随着铃铛的节奏,踏出复杂的步伐……她展开‘血坤尘’除了想再次确认任乘昴与“坤辰魔女”的关联之外,显然还是怕自己这漫长的施法被打断。

  任乘昴尝试了使用传送符传送离开,果真是全无效果;他又高高跃起,企图从升降台的开口处逃出,却撞上了一道无形的屏障被反弹回来……天秀秀这时停止了踏步,同一时刻任乘昴的脚底出现了一个发光的蓝色三角形图案。

  “既然你不愿意老实交代,那我也只能这样了。去噬嗑狱中忏悔,感受无尽火雷穿心的痛苦吧!等你什么时候愿意说了,我自会给你一个解脱……”

  接着三角形下方传来一阵巨大的吸力,本就没什么战斗力的任乘昴根本抵抗不了,直接被吸了进去……然后蓝色三角形缩小,消失。

  完成了这一操作后,天秀秀好一会儿才撤去了“血坤尘”,长舒了一口气。

  躲在他身后的惠广海讪讪开口:“天秀秀大人,我拍下的灵符绘制方法,他还没有交给我呢……”

  天秀秀瞪了他一眼,斥道:“那灵符虽然实用价值颇高,但又怎么能和冰心山的安危相提并论?你们这些小东西,究竟是怎么惹到这样危险的人物的?说句实话,我估计他的修为还在我之上,因为我完全看不出他的境界!若不是刚刚将其引到此处,且同时动用‘血坤尘’与‘冰心符’,我都不能保证稳能他收进‘噬嗑狱’中!你想想,他刚刚若在拍卖场内暴起,你们这一群参与拍卖的猫,一个都别想逃!”

  ……

  任乘昴还不知道天心院长对他做出了如此高的评价,不过即使现在知道了,他也开心不起来。

  因为他正在从高空中不受控制地向下急速坠落,扑面而来的血腥味与滚滚的热浪,呛得他喘不过气,让他头脑直发昏……他艰难地睁开双眼向下望去,只见一片耀眼血红之色,下方竟有一个巨大的大血池!一半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泡泡,表面有火焰浮现;另一半则是电弧闪动,雷声轰鸣。

  ……

  任乘昴心中惊恐,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他可不想掉到这个恶心的池子里!他想把神念力释放而出用以缓冲减速,却发现在此处,神念力被压制的仅能离体数寸,完全发挥不了减速的作用……

  就在任乘昴无可奈何眼看就要高速扎入池之时,一个声音响彻这片小空间:

  “原来是有狱友进来了啊……”

  然后就有一股剧烈的阵风从任乘昴正下方的血池中喷涌而出,硬生生地吹得任乘昴止住了身形,在离血面还有五丈的地方悬停了下来。

  任乘昴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便见到血池下血浪翻涌,一颗巨大的血红色头颅破浪而出,那头颅的口中喷吐的烈风逐渐减弱,任乘昴也也缓缓地落下……血池之下又伸出一只红色的巨爪托住了他,让其免于落入血池之中。

  ……

  这是一颗龙头,这是一只龙爪,这便是任乘昴的狱友——一条血红色的龙,它的话语中饱含着兴奋:

  “两百多年了…终于有生灵进来陪我了……”

  任乘昴有点懵,有点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这是哪儿啊……”

  那条龙立刻便回了:

  “你不知道?这里是冰心山山底。

  颐中有物噬嗑亨,阴柔得中而上行。

  火雷噬嗑刚柔分,离震相咬动而明。”

  这便是冰心山用来关最高级别犯人的‘火雷噬嗑血狱’,狱友,你是因为犯了什么事儿而进来的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