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初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主死的何其冤枉。

只是来采药挣点微薄补贴家用,就被人害死推入水中。

可怜原主到死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为什么会被害死。

而导致这一切的真正的原因就只是因为唐丞相贪了一笔钱,要看东窗事发补不上银子,害怕被发配,才将妾室扶正,算个正经夫人后,用妾室的钱来补窟窿。

如今占据了人家的身体,那这个仇,必然是要报的。

不光如此,连原主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抢回来。嫡女的荣耀,即使没有唐丞相,她也要活出风采来。

唐安南拖着沉重地衣服,朝着山林回去,记忆中,有条路可以回去。

这河边旁边都是密集地藤蔓,要回去就得从这里爬出去。伸手之际,感觉差点滑下去,内心紧张之余,只见旁边的藤条仿佛活了一般。

牵住她的手,并帮她上来。

唐安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藤蔓,抓住了我的手。”

环顾四周地形,未察觉背后有人来。再一伸手,心中所想,下一秒藤蔓果然来抓住她的手,将她带上去了。

怎么回事?

唐安南身为现代人,自然是不相信什么鬼怪学问,可是这藤蔓确实跟活着一样。

忽然,注意到手上的凤凰印记,一定之前就有,现在还有,难道……是因为这个嘛?

“那我再试试?”还没来得及试试,忽然,背后传来声响。

突然后面传来声响。

唐安南猛地回头。

一个男人,二十岁左右,红衣锦袍,头上戴着发冠,余下长发披散,面如刀削,一双眼锐利的如同草原上捕食的猎鹰。

借着还没下落的光看见了点样子。

只是……他坐在地上,没有起来的意思。倒像是在欣赏什么猎物。

“你是什么人?”

她警惕地开口询问。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都会有人,真是奇了怪了。

不过照目前这个意思来看,这个男人应当也对她构不成威胁。他受伤了,而且,很严重。

虽然让自己发现她,可是却没有起来的意思。

眼下看起来他是根本站不起来,但是武功必然不弱。

旁边那把剑,一看就不是凡品。

如果可以,他怕是都能随意取走自己性命。

否则不可能在面对一个陌生人的时候还这么轻巧的坐着。

一问,那男子又是一声冷哼,却没有回答,大概是不屑于回答。

可是这样一声冷哼,轻轻勾起的唇角,又让这张脸魅惑人几分。

这男人身上所散发的贵气和妖颜是与生俱来,哪怕他此刻面色苍白,额头湛着汗,狼狈至此,也丝毫遮掩不住他的气场。

简直是祸国殃民。

不过,她可不敢动,旁边那把剑也不是吃素的。手心突然发烫,可怜自己顾不得这些,只能看着他。

这小腿跑的可没有这把剑飞的快。

“你刚才看见了什么?”

唐安南不敢确定,还是想问一问,这个人待在这里很久的意思,如果见到自己被藤蔓拉上来,怕是会对自己不利。

若是有半点对自己不利,都不能让他活着。

等了片刻,红衣男子开口道:“不杀你,赶紧滚!”

男子靠在石壁上冷冷的开口。

唐安南回过神来,敢这么说话的人,自信!

“我……我走不动了。”

唐安南突然又不害怕了,往后退两步也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

红衣男子微微恻眸一见,果然!

虽然这个小丫头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模样,可是这身气概像是与身俱来。

同样,她也不会被人威胁住。

否则,早就走了。

“走不动,就在这里等死吗?”

“等死?”唐安南轻笑,“等你死吗?”

男子扭过头去,脸上又白了白,眉心也拧成结,看得让人发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