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欠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掰着手指头算:“ 我不但救了你,伤了红雀,得罪了鬼车,你说这些值多少钱?”

晨阳无语了。

想要漫天要价么?一千两黄金都被她套路出来了,自己真是蠢啊,烦死了。

他无奈,“我知道,只是我现在的确拿不出那些钱来。”

一边说一边将腰间的一只锦袋解了下来,掂一掂,“最多二十两,都是碎银子,想来你在山里用着也方便。”

“二十两?还是碎银子?”

肯定不够。

“就打发我了?”

现在没有,以后就没有吗?

看他这么有钱不宰他一顿,对不起劳动人民缴纳的税务。

“我们只有这些了。”

她想了一会儿,古代十六两等于一斤就是500克,所以一两=500/16=31.25克,按照现在银子的交易价格大概为6元/克,所以20两的价值就大约是:20*31.25*6=3750元。

他以为她是嫌少。

事实就是嫌少了。

晨阳无语:“……”

这算是明目张胆的勒索么?

不过也没法子,就算是这样,你还想要多少呢?难不曾,我现在把衣服扒了给你?

“如果今后有机会再见,纵是姑娘求要千金,我都不会说一个不字。那你……”

“滚!”唐安南出口成章。

霍长泽:“……”

晨阳:“……”

晨曦:“……”

“你说什么?”晨阳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空白支票吗?打个千金的广告,到时候我找不到人,那还不是就不作数了?”

霍长泽算是见识了这丫头:“那不如,我给你打个欠条吧?等你下次见我,就给你。”

诓我?

下次见你,什么时候了?

唐安南挺不爱听这样的话,今后有机会再见,这样的话一出口多半就是再也见不到了。

不过空白支票,总好过没有,世上就没有逃我钱的人!

“我住在庆都。”

唐安南愣住,庆都离这里好远,那不是青云国的首都吗?

住在庆都的人大老远跑出来找罪受,也就你了。

“好啊,你这……然后这钱都给我,欠条我收着。等我去庆都找你要。”

晨阳:“……”

他表示不想说话了。

可是主子却毫不在乎。

唐安南拿着欠条和钱袋子,吹了吹,“就这样吧。”

接过那只钱袋,唐安南还掂了几下,挺沉。“这次就这样吧,下次见到你就可以了拿钱了。庆都霍长泽,对吧。”

晨阳看着上面写的:一千两……黄金!!!

自己就那么一句嘴瓢了,主子也是,就这么……这么写了!!

看她走远,晨曦问道:“主子,是否要我去看着她出这林子,毕竟,鬼车的人还在这附近。”

红雀受伤离开,可是其他人还在,若是被鬼车的人知道了,这小丫头,凶多吉少。

“不用?”霍长泽摇头,“这林子,她比我们熟悉,而且能伤着红雀的人,难道还会怕其他人吗?”

晨曦觉得也是。

唐安南摇着钱袋子走了,按着原主的记辨了下方向大步向前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