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25章:饭菜

我的书架

第25章:饭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安南眨眨眼,哈?

说话一点不着边际,怎么就扯到她的眼睛上?

看起来这么漂亮,结果撒起泼了,什么话都能往外说,不错啊,不错。

唐兮雅连忙过来捂住她的嘴,她向来是明事理要温和体贴的模样,见着自己母亲,说了这么多不着调的话:“母亲莫不是摔到头糊涂了吧?快把母亲扶下去。”

唐安南甚至懒得理那泼妇,只把目光投向那个便宜爹。

同样身为嫡女,她只不过死了母亲,就算是有个妾室,也不能改变,这嫡女的荣耀依然是存在的。

可是现在居然一丝父女情份都感受不到,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唐慎抬手:“雅雅,扶着你母亲回院里去。”

唐兮雅福了福身:“是,父亲放心,我定会请大夫为母亲好好看看,可别落下了病根。”

这么一句话又给她安了一个谋害嫡母落下病根的嘴,好口才啊。

看来在这尚书府里,日子应该不会太无聊了。

翠翠盯着出去的王氏,眼神里多了丝另样的情绪。

唐安南突然落泪,翠翠都眼皮子一动,现在她掉眼泪都这么快了吗?

唐安南道:“父亲,我只不过……我只是想带着这位一直照顾我的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这王氏又为何生这么大的气,我不是真如她所说,我尚书府还真养不起一个小丫头吗?”

唐慎黑着脸,难道要让他拒绝吗?堂堂尚书府,居然还能苛待女儿想要的一个小丫头吗?

让别人说出去,编排几句,堂堂尚书府居然还养不起一个小丫头,更何况尚书府的嫡母还是经商之家,这偌大的家业若是养不起一个丫头,恐怕是要被人耻笑冷血无情了。

“你愿意留着,那便留着吧。”唐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虽说不是什么大富仁贵之家,可以算是有点家业的。

唐安南回答:“多谢父亲,想来父亲也是念着母亲的恩,让我留下翠翠,也就像父亲念着这王家的恩一样。”

这女儿又是聪明的很。

当年若不是因为尚书府欠了一笔银子,还不上,否则就要被革职,好不容易凭着本事考中的位置,想就这么白白的丢了,心里竟然是不愿意的。

所以就趁着唐安南母亲去世,将王室的嫡女提为当家主母,这才补上了那个窟窿。

也算是对他有恩了,可这话总不能一直挂在嘴边吧。

“过去的事休要再提。”唐慎这话一说,本意是说让唐安南别再提她母亲的事,可是还没有走远的王氏却以为他说的是自己拿钱填了窟窿,却反倒成了恶心之人这件事。

“难道我当年对你的付出都是假的吗?”王氏一生渴望,一生一对一良人,可偏偏被唐安南的母亲插足,惹得她只能是妾,好不容易等到你高中,好不容易等到你金榜题名,等来的却是你要娶谢氏之女为妻。

没关系,我可以为妾,我委曲求全的做妾,跟府里其他的妾室打擂台,我认了。

熬了几年,好不容易等到唐安的母亲死了,可唐安南的母亲就防着她呢?王氏无奈入门做了妾,有唐安南母亲在这,就算是死了,王氏也永远只是妾。

可偏偏出了贪污的案子,王氏就得了便宜,趁着这个空档,用钱跟他做了交易,被提为了正妻,还教唆着唐慎把唐安南送走。

不然,哪里有现在这么多事。

“你又怎么知道,我是在那些无人问津的日子里过出来的?”王氏一提就翻旧账。

王氏一下子就泪流满面:“难道我当年对你的付出都是假的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如今这个女儿回来了,你便不承认我这个嫡母了吗?”王氏盯着唐安南,心里恨为何她要回来,怎么不死在路上。

老太太也不好在这时候插口,毕竟这王氏当年确实是给了他们银子,曾经许过的婚约也是这唐慎高中之后便回乡娶王氏,可谁知,在官场上逢源之事多了去了,与其取一个只懂经商的王氏,还不如取一个官场上的老臣谢家嫡女——谢华馨。

怪也只怪他们当年舍不得王氏这门亲,毕竟这钱可是实打实的眼。

唐兮雅见情况不对,眼珠一转拦住自己的母亲,接下来要说的话,冲着唐安能说道:“安南,好歹这也是父亲正儿八经取过门,提为正妻的人,当家主母,你如今应该唤一声母亲,看你如今说话语气都被你气糊涂了。”

唐安南一口一个王氏,显然就是不认同这个母亲,那这又能如何对她指手画脚。

然后另一边又暗戳戳的指示自己的母亲:“母亲,妹妹也是刚回府,这好多事都不懂规矩,你如何教着点便是了,这么大的干戈又算是怎么回事啊?”唐安南面上挂着冰冷的笑,冲她福了福身:“是安南叫错了,对不住王姨娘,哦不对,现在应该叫母亲,主要是从前叫王姨娘都习惯了,这一时间不好改口,还请王姨娘见谅。”

王氏气得又要发作,就听见老太太手中的拐杖往地上狠狠一跺:“像什么话,什么时候我们家的规矩是摆着好看的吗?嫡母没有嫡母样子,庶女也没有个庶女的样子,怎么你们要反了天了吗?”

王氏泪眼婆娑。

王氏委屈:“老太太当年就有人说这丫头是煞星,留在府里必然多生事端,把她送走了这几年府里可安生多了,结果她一回来……你看着闹出血光之灾,这样的煞星怎么可以留在府里?”

“煞星?”还真有人信这种东西。

翠翠眼神微动,唐安南怎么可能会是煞星呢?

正要辩解,却被唐安南拉住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动。

这一说煞星一事,老太太心里也没了底儿,一时之间,这正堂内都沉默起来。

唐安南突然说道:“老太太可是说错了,我母亲当年是病死的,父亲还没有休妻合离,我依旧是嫡女。”

唐慎气得嘴都歪了,老太太脸色铁青,这时候还说这种话,果然王氏都哄不住,唐兮雅也是心里记恨,嫡女,只能有我一个就够了。

忽然,管家匆匆进来贴在唐慎耳边说了几句,就见唐慎那张脸上片刻流出无数表情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