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31章:出事

我的书架

第31章:出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安南被气的啥也没买,随便买了点肉啥的就回去了,再说这天都快黑了,再不回去着尚书府里的人,又要对她说道说道了。

一顿晚饭吃得很香,虽然没有肉哎,但是好歹加了点其他的东西,唐安南假装买了一些东西,实际则是从空间里拿出来煮的。

“我居然没有发现,安南你的手艺这么好。”

翠翠的忍不住夸奖了,平时在山村里,哪里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以后我来做饭吧。”唐安南觉得有必要食补一下。

嬷嬷一听连忙拒绝:“这怎么能行呢?做饭这种事情交给老婆子就好,怎么能让小姐亲自下厨呢?”

“没关系的。”唐安南反正是要调理身体,“我都做习惯了,而且……我这是在为我们俩调理身体,这些年身体太弱了。就这个折腾法,没点力气,怎么经得起折腾呢?”

“而且我在这山里都坐习惯了,默默只需要照顾好我们就好,这些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并嘱咐道:“那个嬷嬷和丫头不是省油的灯,另外两个小厮我还看不出来它们有什么不同,总之提防着就行了,”

“好。”

到了晚上去拿被褥的时候,常嬷嬷为了避免中午吃饭的先例,就只能去领最好的被褥来。

床铺铺好了之后。

唐安南躺在床上,这床实在是硌得慌。

当然现在不敢整个人都进去了,外面还有人盯着自己呢,随时都得提防着,虽然里面有软软的床可以躺着,可是为了安全起见,先暂时不要这么享受比较好。

空间里的药都是有的,要调理气血,只是简单的几颗药就好了。

但是唐安南这个身体太弱了,不像是之前现代人那样,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各种营养补品吃着长大,即使突然之间吃几颗补气血的药也无大碍。

他们可是从小就开始这样,但唐安南若是一时间用了猛药,恐怕不会适应的太好,只能慢慢调理过来。

关于自己手上异能的事情,自己也悄悄用了,手上的凤凰图腾也让他们瞧见了,但是意外的是,除了他自己好像没人能看见这个印记。这样也好,省得有人要拿这件事来说事。

自己现在对应能的掌控很熟练。几乎是可以做到随心所欲。

可也得时常训练训练,毕竟这里面的人只是小喽啰,鬼车的人不会放过自己的。

除了这件事,最主要的是关于婚约一事。

尚书府开罪不起离北王,但如果想要狸猫换太子,尚书府恐怕也没这个本事,只怕是另有旁人给他底气才敢这么做,宫中又有谁不愿意让她嫁给这离北王家呢?不熟悉这朝中的政治,一时间也猜不出究竟是谁。

唐慎这个人一向做事谨慎,没有十足把握,应该是不会这么做的。

她自认为不怕明刀,可是暗箭难防。

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因为空难而死。

目光看向窗外,看来夜深人静的时候,势必要在这尚书府里好好逛上一逛。

今日白天那件事在府里一直没有传出去,就说明这尚书大人并没有向府中的其他人透露出去,但是。想要调查清楚,必定得有人去查,这尚书大人一定养了暗卫。

换上之前买的黑色紧身衣,加上自己的异能和身形,确保不会被旁人发现。

也凭着白天的记忆,顺路摸回原来的正堂,四处冷冷清清的目标,却是她那个便宜爹的书房。

进院的时候,隐约见到松柏环绕的建筑里烛火依旧,不时有人影晃动,看来自己就是赌对了。

早就料定唐慎今夜铁定不会早睡,主要也是白天发生之事,极为突然,那耳语的真实性需要进一步去打探,一来一回,这消息也不会太早送过来。

今日大街上碰见晨阳,自己也没那个胆子去询问,只能从她这个便宜爹这里得到些消息了。

没敢轻易再往院里走,尚书府的书房不可能没有丝毫防守,贸然而入绝非明智之举。

白天若是想明目张胆进去,也未尝不可,可现在就只能借着乌云蔽日躲在一处假山后面。

掂量着自己身体的条件,想要跟前世那样借助外力攀爬穿梭,显然是不现实的。

唐安南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能同交流,这里这么多松树,暗卫必定是躲在各个角落,手心贴在松树上,便借着这棵树散发异能去查看着周围的暗卫,果不其然。

周围可不止她一个人,在边边角角都是暗卫,自己现在没有被发现,只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巡逻到这边过来,再加上自己的异能稍微隐藏住自己的身形,勉强躲过去一劫,可这不是长久之计。

这些暗卫都是无父无母之人,只服从唐慎一个人的安排,被训练出来的也是铁血无情。

难怪,坐到这个位置若不保险些命没了,还有什么可用来争斗的呢?

这些暗卫分布在四方各个角落的隐秘处。

只要一声令下,暗卫就会有秩序的出来,他们呈半包围状将这书房包围起来,以为包围得跟铁通一样就没人进得去了吗?

可惜有人可能会冒险去听角落,但是自己可以作弊呀。

训练了那么久的异能是好看的吗?

借着月色的隐秘性,来来回回在这里面穿梭,她可以感知到这个暗卫在何处,他们的目光方向又在哪里,只要从他们的视线盲角中离开,便可以安然无恙。

整个人隐秘在夜色当中,轻轻一动,自己便灵巧地落在这房屋顶上,小心翼翼的破开一个天窗,不过拳头大小。

唐慎站在房中来回踱步,这来来回回的就没停过,眼睛都快花了。

旁边站的是一身黑色短袍,腰间配剑,一身利落打扮,应该是暗卫了。

结果等了半晌,因为除了脚步声一点行的动静都没有。

我的天哪!唐安南揉着自己的头发。

这么能等下去,看来是真的出了很大的事,而且事情严重性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再探!”

“!!”还要去探吗?

行,今天姑奶奶就跟你杠上了。

唐安南返身回到空间,坐在按/摩椅上泡了杯茶,练习异能、享受了大概一个时辰左右,终于暗卫再次现身,这是另外一个暗卫。

而自己也重新回到刚才的位置。

“大人,已经确定,离北王长子身受重伤,其妻江杜衡身染重病,不久离世。次子……被困于庆都,终生不能离开,而且……前不久,次子受伤,虽不严重,但是伤及根本,子嗣上再无希望。”

“……”

什么?

唐安南心一沉,顺带着身子也跟着沉了一下,瓦砾清脆的声响,惊动了暗卫,只觉得一阵疾风拂面而来,下意识的就将瓦片归为原地,隐身进了空间。

凭借多年习武的经验,又擅长隐秘,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刚才有人确实趴在这上面。

只是眼前又空无一人,别说是人了。连个头发丝都没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