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32章:心烦

我的书架

第32章:心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来。”唐慎现在可没心情去查看有没有人。

唐安南赶紧离开,脱离这安慰监视的范围之后才敢现身,选择了小路往回走去。

暗卫的话和当时在深山之中霍长泽受伤的样子交替在她脑中闪现。

山林中的那个人就是离北王的次子,虽然不知他为何会出现在哪里,可是他身上的伤明显是已经好了,晨曦医术看起来也不低,而且当时他并没有受重伤,怎么可能会这么严重。

可是今日听来,霍长泽是质子,按道理说他是不允许离开这庆都半步,可他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遥远的西南方向,这么远的距离,他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消失了大概快两个月的时间。

这庆都里的人不会没有察觉到。

一定是有人想要他死,所以才在路上拦截,可又不能明目张胆的露出面目来。不仅霍长泽畏手畏脚,就连杀他的人都不敢太暴露。

所以即使霍长泽受伤,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出来找大夫,但是始终会暴露,这就给了那些想要害他的人机会。

由此看来,霍长泽真的过得不如意。

之前在城外看见他骑马出来见人的时候还觉得奇怪,明明整个人好的不得了,怎么刚一传消息就说他受了伤,虽然不重,但是伤及根本,子嗣上再无希望。

他不能让任何人抓住把柄。

对,他是质子,是朝廷用来牵制离北的人。

离北忠心为国,可是他的兄长还有嫂嫂,全都是要离开了。

所以当时他看见的那辆马车里面的人是他的嫂嫂?

怪不得一身戾气,身上还有血腥味儿。

她就知道自己没有闻错。

所以即便打了胜仗,将士们都是一阵阴霾,人都要没,哪里高兴得起来呢?

也就是说在他回来的途中有人埋伏了他,这样一来。子嗣无望,也不是没有可能。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救的第一个人就这么被旁人毁了,心中真是恼火。

自己也总算明白,为何白天她的爹会突然改变了主意。

离北王……算是废了。

离北王年迈,世子和世子妃身受重伤,不久于离世,孙子还没长大呢,尚在襁褓,还未满月,根本不能替国效力。

次子没有子嗣,如何能担当大任?这种形同太监的人,如何能让手下的人信服呢?

在这种情况之下,离北王家,犹如病来如山倒,再无东山升起的可能。唐慎怎么可能舍得把自己这么爱的女儿嫁过去呢?

所以才会有她,这全然就是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所以……唐慎这是想,赌一把。

同样是女儿,虽然她的母亲已然过世,可这嫡女的身份还摆在这里,就算侍妾被抬为了正室。

多一个嫡女又有何妨呢。

这嫁过去的还是嫡女,离北王家还是不能说什么。

打得好算盘啊,尚书大人,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自己如今又该怎么办呢?

很显然这个家已经靠不住了,父亲一个劲儿的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唯一能保住自己的只有这离北王一家。

可是离北王这一脉算是废了,如果想让他们重整旗鼓,那便是要让她们恢复旧日的好。

“该死。”她下意识的骂出声来,如果硬要救他们的话,空间绝对会暴露。

可若是不救,自己嫁过去,头一年可能就要替嫂嫂和兄长守孝了,而且自己也会当一个形同寡妇的人。

而且在这个物非所长即为妖的时代,她会被当成妖怪。

虽然自己能控制一些东西,可是操作不熟练,还是也有可能被反杀。

而且没有人会帮他。

那时离北王一家觉得自己不可靠或者认定自己是妖,也可能威胁到他们,不想救她怎么办?

若是真有那天自己被认定之后,搞不好是要被烧死的。

越想越心烦,干脆进空间里从一层二层三层不停的翻找起来,她是记得有一种东西的。

忽然有些颓废的坐在地上,进而躺下。

像天一看上去,只能看见白花花的墙,忽然脑中灵光一闪。

“如果本人不行,换个身份,那不就可以了嘛。”

没错,换个身份的确要比自己现在这样要简单容易得多。

原来的唐安南可没有那么厉害的医术,就算是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

虽然人生地不熟,变成了这么小一个孩子,可是待久了总会熟悉,总有一天自己也会长大。莫不是你还能抵着我,让我不长大吗?

天快亮时自己才睡着,刚眯了一会儿,翠翠就过来敲门。

“安南,安南你醒了吗?”

“我醒了,你进来吧。”

翠翠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一件衣服:“安娜,虽然我知道我的身份是不好跟你说什么的,可是这衣服……”

唐安南接过衣服,发现这衣服粗糙的很,简直就像砂纸一样磨人,这裙子哪里会是给人穿的呢?

翠翠道:“虽然我知道我不该说这些,可是这衣服实在不是给你穿的,就算是给我,我恐怕也穿不进去,在我们老家那里,哪里会有这么磨人的裙子呢?”

翠翠也是为难,毕竟是跟着他来的,本就什么也不敢享受到,可是既然拿到了裙子是这个模样,而且还是给安南的,她就不得不说了。

“这裙子不穿了。”

唐安南就没指望过他们给自己什么好衣裳。

“你觉得就这个样子,谁能穿得进去呢?”摆明着就想让他们出丑罢了。

翠翠捏着衣角:“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总不能不穿衣服吧,而且马上就要去……

“你不用担心了,这事我会解决的。”这府里的裙子是穿不得了,只能去外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好料子,自己也能做个一二。

可是容嬷嬷急了:“这怎么能行的大小姐,这裙子可是老爷吩咐给你的,老爷说的话他们都不听了,这可得要禀报给老爷。”

“别去了。”唐安南叫住她,“去了也没用,他有一万种理由搪塞过去,这衣服我们穿或是不穿只在于我们自己,他是按照他当时说的话呈现了诺言给了我们。”

这也能作数吗?

翠翠算是见识了。

“安南,这是真的吗?”翠翠耸肩失笑,都说富人家的生活不好过,还以为是假的,那么有钱天天吃好喝好的,这穿的也不差,现在终于轮到自己,却发现原来他们说的话也没有假的。

唐安南无所谓道:“没事。”然后吩咐容嬷嬷,“我们衣服照旧,虽然山村里的那些衣服有些粗糙,可是还能凑合凑合,等会儿不是要去给老太太请安吗?”

容嬷嬷道:“这……好吧。”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既然他们都不要脸皮讲规矩,正好我也想试试借着这机会去会会老太太听说这老太太,身体到处都是毛病啊。”

翠翠闻言,退去换自己的衣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