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33章:收服

我的书架

第33章:收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春雪走过来:“小姐,我为你梳妆吧。”

说着伸手就要过来弄她的头发,可是唐安南一向不喜欢别人碰她的头发。

直接扭开:“我不太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也不喜欢别人动我的头发。”

春雪的手愣在原地:“可是小姐不是要去见老太太吗?这总得梳妆打扮一番吧。”

唐安南知道她想做什么:“那也行吗?我们都是在山村里长大,不太懂什么流行的发髻。”

春雪眼底里一闪而过的得意,果然是山野乡村里来的,连什么流行的发髻都不知道。

不过好歹是把头发给梳上了。

“你站住。”

梳完头准备出去的春雪却被他叫住,“怎么了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唐安南忽然扭过头了,这声音好熟悉啊。

“我昨晚是不是见过你?”

春雪脸色微变:“小姐忘了吗?昨晚是我守夜的。您当然见过我了。”

“不对。”唐安南突然笑起来,死死盯着她,还闻着身上的味道,“前半夜是你,后半夜好像……不是你吧?”

后半夜可是容嬷嬷一直在这里守着,生怕小姐睡不好。

春雪微动:“那这个小姐有什么关系呢?前半夜是我没错。”

“后半夜你就不在这里了,你是不是在这院子前面不远处的假山旁边啊。”唐安南终于说出了她想说的那句话。

春雪脸色惨白,直接跪坐在地上:“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安南:“明人不说暗话,昨天晚上后半夜的时候我睡不着,出去走动走动,结果就在我们家那假山处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啊?很像啊……”

春雪道:“小姐可不要胡说,我怎么会出现在院子前面的假山呢,我明明在房间里睡觉。”然后又说道,“小姐可没要诬陷女儿家的清白。”

唐安南鄙夷说道:“你也还能算个女儿家???”

说着就将他的袖子捞起来,手臂上的守宫砂显然已经没有了。

春雪脸色更白了,她没有想到小姐居然会直接把她的袖子拿起来看守宫砂。

“你的守宫砂呢?”唐安南明知故问。

这下春雪没法狡辩了。

“小姐,小姐开恩啊。”

我就说昨晚那么恶心的玩意是谁的,居然敢在她这个院子旁边偷情,也不怕被人知道,原来是他这个春雪的丫头,那声音自己果然还没有听错。

唐安南:“你居然敢偷情……那个男的是谁呀?是家里的侍卫还是小厮啊?”

春雪跪在地上低声抽泣。

“不肯说?”唐安南直起身来,侧眸盯着她,“正好我今日要去给老太太请安,不如我告诉她这件事情,说派给我的丫鬟,居然是一个不知廉耻已向人私通的人,你觉得你是会被乱棍打死,还是能安然无恙的在这里跪着呢?”

“小姐,小姐不要说出去,求你了。”

春雪带着满脸的泪光死死的抱着她的大腿,“求你了小姐,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唐安南也没想这么威胁,只是这丫头在自己身边,还是跟翠翠一个年纪,这么小就会学会女人偷情。

就怕这人带坏了翠翠。

自己虽然这具身体的年龄是十三岁,可是实际年龄都已经快三十岁了,这么多年的阅历难道还不懂吗?

“让你做什么都行?”

“对对对,我做什么东西,只要小姐别说出去就行了。”

“那我问你那个男的是谁呀?”

“我……”

唐安南一挑眉:“你如今身家性命都捏在我手里了,还不肯透露那个男的是谁吗?”

春雪别过头,还是不肯说,但又很纠结,就怕是又一个付出真心的丫头。

“你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不让他堂堂正正的娶了你?”

“我……”

唐安南只能想到:“除非是他娶不了你,对吧?”

春雪点点头:“……嗯。”

“那好,我也不强人所难,只是需要你离开一下你的原来的主子,好好的跟在我身边我可以帮你。”唐安南也不想强人所难。

现在对自己来说,树敌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自己虽然厉害,可是在这府里却仍然寸步难行,没有实在的权利,又有谁会把他的话当作圣旨来听呢?

她那个便宜的爹就想着怎么从他身上捞到好处,才不会想着什么什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如今让自己抓到这丫头的把柄,说个定也是一个好处呢。

“我要你忠心于我,不得背叛,否则我被将你乱棍打死,扔出去。”

春雪脸色难看,可如今这情形也无可奈何:“我春雪忠心于小姐,永不背叛,若有违背,天打雷劈。”

唐安南让她起来:“你若是听我的话,我便让你好好的活着,我不管你的情夫是谁,不要把你们的事情惹到我们身上,懂吗?”

“嗯……”春雪唯唯诺诺地回答。

唐安南道:“还有,尚书府为什么要费尽心力的把我找回来?婚约究竟出了什么事?”常嬷嬷三人刚吃过早饭之后,就看见他们的小姐拎着一条裙子朝厢房这边走过来。

春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捅了捅旁边的春雪,“这二小姐又在搞什么鬼呢?”春雪也迷茫:“我怎么知道?指不定又在琢磨着什么坏呢。”其实心里清楚之前就说过,要陪着演一出戏。

这二小姐,全然不是他们口中的二小姐。

说话间,唐安南已经进了厢房,一众人赶紧起身来:“见过二小姐。”

常嬷嬷一眼睛看到他手里拎着的裙子,心下道不好,也开始发慌,樱樱有些后悔。

唐安南脸上尽是捉摸不透的笑,手腕上带着不是什么运动,而是铁环。

却又不似铁环。

“一会儿可要去跟老太太请安,不如就让春雪跟着我吧,这衣服是母亲昨夜让人送来的,穿在我身上也不这么体面,也别让别人瞧扁了我们。春雪快换上跟我走吧。”

春雪欲哭无泪:“小姐,奴婢穿您的衣服不太合适。”说着又把目光投向常嬷嬷,指望他能开句口说句话。

常嬷嬷也连忙开口:“小姐,这奴婢们穿主子的衣服不合规矩啊,若是被老太太发现了,可是大罪啊。”

老太太最重规矩了,这奴婢要是穿了主子的衣服,那可不就是要被罚死了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