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34章:脸面

我的书架

第34章:脸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偷穿主子的衣服才叫不合规矩,主子赏给你们就是脸面。”唐安南又不是没看过什么宫斗剧,这么说两句话就想哄住我。

春雪无奈,只能接过衣服。

常嬷嬷也脸色难看,这说话怎么就说不过二小姐呢?

老太太住在舒园,跟他们这梨园隔着十万八千里。

春雪在前头带路,一边走一边解释:“老太太之前是住在寿安堂的,后来二小姐你被送走之后,大夫人就重新修了几个院子,老太太又觉得这舒园更大,住着舒服就搬去了那里,这原本的寿安堂也就空着了。”

唐安南点点头:“其他几位姨娘在这个大夫人的统治下过得还好吗?”

春雪点头:“并不好。大夫人本是经商之家,这一分一毫都算得十分清楚,府中的吃穿用度开支都是由大夫人一手操劳,旁人都插不了手,就连唐兮雅大小姐,都是大夫人允许之后才动了手。”

精打细算,也算是符合她这个经商之家的嫡长女身份了。

“唐幼蓝和唐来仪,这两个丫头一向都是如此吗?”

“嗯。”春雪点头,“家中泰半子弟的前程都掌握在大夫人手中,除了大小姐唐兮雅以外,大小姐的婚事只能由老爷做主。其他子女的婚事都是由大夫人做主。”

这就没错了。

“你听着,等会儿到了老太太那里,你只管按照平时的规矩来,该怎么对我说话就怎么说话,莫让人瞧出破绽。”唐安南看着她,“你今日就需要教我在梨园对你们做的那些事情一点一点说出来,越惨越好。”

春雪点头:“小姐放心,奴婢明白。”可转头又想想,不免担心的说道,“那便是如此一来小姐可是要惹得大夫人不高兴了,您这一回来就顶撞大夫人,这么多年大夫人在府里的威信还是比较大的。”

唐安南失笑:“我又什么时候说过,我承认她是大夫人,她有没有威信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昨日若不是他那个女儿来着,指不定多难听的话都往外说呢,你觉得我会怕她吗?”

整个尚书府自己都不想留下来。

春雪也不是对大夫人没有怨言,可是大夫人那刻薄模样,谁敢在背地里乱说呢?

“二小姐说的是。”

“不过……唐兮雅倒像是一个有脑子的。”

春雪道:“二小姐,大小姐的教书先生是从宫里来的,是当今陛下亲自点的教书先生。”

怪不得挂着一脸慈悲为怀的模样,话语上又圆的滴水不漏,这脑子除了遗传了她爹以外,果然还是有人教啊。

这么看中尚书府,让她们不能多想都不行了。

可是光脚不怕穿鞋的,她唐安南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在乎,没有名头没有名声,本来就臭名昭著,扫把星出头的人不需要什么贤明,做什么扬名立万。

再反过来看她,一个人顾及太多,这人生想要完美就难以施展拳脚。你要想要这庆都美人第一贤良淑德的名声,那你就得给我扛着,自尊心也得捧着。可千万别让我抓住把柄,否则把你从云端踩入泥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两人在这园子里逛了几圈,总算是到了这舒园,这也隔的太久了吧。

刚一进院就碰到了同样来请安的唐兮雅,她今日倒是穿的清秀绚烂,碧水薄纱,软带一束,这高挑的身材尽显挺拔。

微微行礼:“妹妹昨日可睡的还好,虽说梨园那边是偏了些,可却是府中最安静的一处,妹妹自小/便喜欢清静,如今倒是成全你了,”

这说的好像我特别喜欢清静的地方,你们就把我安排在这样的地方好好玩乐。

不过这目光真诚,任谁见到都是一个关心妹妹的好姐姐,哪个人见到不是心里放弃骄傲,这样一位仙女做他们的主人,这下人面上也有光,也算对得起他这贤良淑德的名号,未来的太子妃。

“姐姐说的哪里话,这些年我都让你住惯了,的确是喜欢清静一下,也多谢大姐结合父亲顾念着我们之间的情分,也多亏了当年王姨娘家这钱财的相助,才会让大姐姐在父亲的心中高居第一位,都无人动摇呢?”

虽然笑容更加灿烂纯粹,可是不知怎的,唐兮雅心里就升起了一股火,看来这些日子传回来的话也并非有假,这丫头果然是伶牙俐齿,说话呛人半分都不肯给别人情分。

“哎呀。”唐安南突然想到什么,“怎么能还叫王姨娘呢?看来这小时候母亲让叫的这都改不过来了,如今应该是叫母亲才好,幸好啊这父亲不在祖母也还未醒,不然我可又要受罚了,这大姐姐您不会跟父亲和老太太告状吧?”

“妹妹可真会说笑。”现在的声音也不是之前那般欢愉,目光也收敛了过去,“不懂规矩自会慢慢教你,我又岂会做出背地里告状的这些事了,快些进去吧,祖母等的该着急了。”

“多谢。”唐安南扬起笑脸。可是熟悉她的人知道,笑容越是灿烂,心底里的打算就更加可怕。

唐安南不屑一顾:“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还想跟我斗,你再活个二三十年之后再来同我讲话吧。”

跟着唐兮雅的丫头名为春风,是大小姐身边的一等丫鬟之一。

见二小姐说话这般伶俐:“小姐有点奇怪啊,这二小姐怎么如今说的伶牙俐齿?”

春雪见状,凑过来说:“大小姐这二小姐如今有些古怪,说话做事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您可得小心了。”

唐兮雅笑了笑:“怎么会呢?”

他们到时,唐幼蓝和唐来仪已经在这里坐着等了。

唐幼蓝正在给老太太捏腿,老太太微闭着眼一脸享受的模样。

唐来仪则坐在一旁,丝毫都没有要去帮一把的意思。

唐兮雅纤纤细步过来,声音轻轻软软的说道:“兮雅给祖母请安,孙女来迟还望祖母莫要生气。”

“无事。”老太太起身来,“来迟了便来迟了吧,定是路上有事。”

“这是祖母这身上的老/毛病是否又犯了,不如找个时间去这安华寺里让这大师看看吧。”

唐兮雅这话说的漂亮,倒是把老太太逗的挺高兴的。

“小胡孙,是你想出去玩了吧?在这家里呆久了,着实不太好,不如就找机会出去看看吧。”

也正好看看这腰上的老毛病。

两人说的旁若无人,忽略了与他一同进来的唐安南。而他也不着急,就站在中间等着,他们俩把磕唠完,这才有模有样的学了她的手势,俯身行礼,“见过祖母,祖母安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