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35章:吵架

我的书架

第35章:吵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兮雅忽然有些自责:“哎呀,都怪我都忘了,适才我同二妹妹一并进来,只顾着从祖母问好了,这倒是把妹妹冷落在这。”

唐来仪翻了个白眼,小拳头捏了又捏,看见唐安南的眼神直接翻了个白眼。

唐安南也翻了个白眼:你其实可以继续忽略下去。

不管是唐安南还是唐兮雅,她都不喜欢,也不会跟唐幼蓝一样,巴巴的去奉承。

她讨厌这屋里头所有的人。

无论是曾经的还是现在。

正因为有了他们这些嫡女,所以这个府上除了自己的姨娘以外,所有人的精力都在他们身上,对自己何曾有过真正的关心,就连自己的婚姻都可能只是他们做来联姻的砝码。

自己唯一的生母过得不尽人意,也不见到他们说句什么好听的。

就像这唐幼蓝刚刚在跟老太太捏腿一样,在这里练了这么久,这手脖子脚都酸了,也没换她一句好听的,赏她一杯茶。

可是这个嫡女一进来,这老太太就满脸笑容。恨不得这眼睛都要笑没了。

在反看旁边的那个人,唐安南也不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老太太就看了一眼就眉头紧皱:“不是没给你们衣服穿,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这山野村里出来穿着的衣服,一目了然,不知道的还以为真的没给她饭吃。没给她衣服穿呢?

事实上就是没给他衣服穿,没给他饭吃。

不过唐安南一点都不怕被嫌弃,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吗?

“并非衣裳不好,只是……怕是穿不习惯这府里送来的衣服?”

“哦?”老太太可觉得稀奇了,这府里送来的衣服居然还不如他从山野里穿出来的,“你这孩子说的话可是有些意思了,这府里送来的衣服还不和你的习惯,莫不是非要穿着粗布衣衫,在这诺大的京城里来回走,说我们尚书府里居然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给孩子,惹人笑掉大牙。”

既然知道如此,背地里也就别做那些不入流的事。

“可是这样的衣服我也确实不大喜欢。”

说着将春雪拉过来:“这衣服确实好看,只是这料子穿在身上的确不太舒服,磨的我的手很疼。所以我赏给春雪,她倒是没说什么,应该是习惯了吧。”

唐幼蓝忽然觉得他这个二姐姐很有意思,还没人能让那王氏吃哑巴亏,父亲也说不出话来,老太太气得脸色发青,就看看下又有什么话要说的。结下话来,“裙子很漂亮啊,颜色也很好看。”

“哪里好看了。”唐来仪眼里满是鄙夷,过来摸了一下,“切,这裙子这么硬,穿在身上硌得慌,你这是成心想害她吗?”

唐安南一脸无辜:“四妹妹怎么误会了,这不就是母亲差人送来的,这料子这么不好,怎么可能给自家女儿穿呢?妹妹可别开玩笑了,要不送给你?”

“谁…谁跟你开玩笑?”

唐兮雅脸色微变,怎么可能会给她这样的衣服呢?

唐兮雅连忙对老太太说道:“明明好好的让人送过去,好衣服一定是有人中间调包了。”

唐来仪鄙夷不屑:“送给我,你是想害死我吧。”

“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呢?这东西,可是常嬷嬷从库房里拿出来的好东西啊。”

“滚!”

“都给我住口。”老太太实在听不下去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唐安南:“都是姐妹,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一句话又把这些人都给骂进去了。

“都好好学学你们大姐姐,端庄稳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再看看你们三两句话就开始吵架,怎么?当我老婆子在这里好欺负吗?”

“祖母——”唐来仪委屈的很,“分明就是她先开这个口的,你怎么不说她啊?”

“妹妹休得无礼。”唐兮雅出言呵斥,“怎可这般与祖母说话呢?”

老太太本想借着气势再来呵斥两声,结果这身上的毛病又犯了,几个人识趣的没有再言论。

唐兮雅连忙说道:“祖母,是否要请大夫来瞧一瞧?”

老太太立刻摆手:“请他们做甚,整天就知道开那些个劳什子苦汤药了,也没看见过见效果。不吃不吃,别请他们来。”

唐兮雅调整了一下软枕,扶着老太太往后靠了一点:“祖母这样看可舒服了些!”

“甚好甚好,”说着有一手搭在这唐兮雅手上,“还是我这兮雅懂得知人意,通人心,不像有些人就知道给我添堵。”

这老太太一句话又把他们给骂了个遍。

唐安南懒得看这副嘴脸,请完安之后就立马离开。

“大概也是算了解了一点吧。”出来之后,春雪依旧问唐安南。

“二小姐,如今您可看出些什么来了?”

能看出什么呢?

老太太这里恐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不然不可能闭口不提。

而且她这么偏心,除了与她贪财有关以外,还有这个孙女儿是要嫁给太子做妃的。

当今这太子,可是这庆都多少女儿家心中的梦中情人。又因为这陛下这么关照着尚书府家,一时间惹得尚书府都差不多,觉得女儿能做一国之母了。侍奉嬷嬷进来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老爷传话来说朝中有事,恐怕是要来商量一二了。”

王氏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手里摇着帕子,领了半口茶才说道:“这有事也不关咱们后院的事吧,老爷定是来给老太太问安的。”

朝中有事一关都是老爷们,与他们这后院是没有多大关系的。

可是这些天的风声让老太太依稀觉得,唐慎今日来这里,恐怕不像平常那似请安简单。

最近的传言疯言疯语的,虽说也有可能是捕风捉影,可这话说的多了,也就不得不信了。

众人等了没多久,换下官袍的唐慎过来。

先给老太太请了个安,接着就在旁边坐下,拿起一碗茶一饮而下。

“唐安南呢?把他们都叫回来。”大概真的是出事了吧。

唐安南还没有走到门口呢。就有人过来先行叫着他们,让他们再回去。

“出什么事了吗?”

春雪也是一脸懵。

传话的丫鬟只是说道:“具体事情不知指示,让二小姐赶紧去老太太的舒园,有重要的事情相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