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36章:作罢

我的书架

第36章:作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安南突然有些紧张,这么火急火燎的要把她叫回去,只怕要说的事情100%跟他有关了。

隐隐有些担心,一时间也摸不着头绪,琢磨一会儿想着他不会是相信我退亲吧?

毕竟是没有婚书,口头做数。

也正因如此,才让旁人有机可趁。

这边,唐慎已经开口:“安南吧,为父有事要跟你说,你……也不要太伤心?”

唐安南紧盯着唐慎。

终是说到了正题上:“昨日离北王带家眷回到这庆都,可是离北王世子身受重伤,世子妃身中剧毒,药石无医,就连着与你有婚约的离北王次子霍长泽也被人偷袭重伤,伤及根本。”

老太太小心翼翼问道:“根本?是那个……”

唐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唐安南:“这子嗣上算是无望了,陛下震惊,居然有人在这庆都里行凶,怕是要彻查了。”

众人恍然,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回事。

王氏突然拉着女儿的手,一脸后怕,随即松了口气,好像差点轮到自己了。

果然老爷还是心疼女儿。

唐幼蓝母亲心中不悦,怪不得要把他们全都叫了,原来是发生了这种事情,你叫一个女儿家如何能嫁得过去,同样是为女儿,这老爷怎么如此偏心?

唐兮雅点点头:“父亲心中定然是有数的。”

老太太满意他这次的做法,毕竟也是不好安排。“那婚约之事……”

想当初他们也是想借着这口头协议,没有婚书来作假,可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这婚事还能不能算数。

唐慎也突然一副怪脸色:“这说来也怪,安南啊,离北王一家都说了,不愿当个好女儿的前程,这婚事本就是口头协议,不如就作罢吧。你看如何?”

唐安南一怔:“嗯?”

什么意思?什么叫作罢?

唐安南可不会顺他的意:“父亲这意思,就是让我自己选了?”

唐慎点头:“自然,这是你的婚事,是你母亲同他的母亲为你定下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你们双方的母亲都已然去世,这协议又没有婚书,做不做数都无所谓的。”

这时候终于肯说出来没有婚书一事了。

你们不就是想等着这个空档吗?

唐安南眨眨眼,又露出标准式的微笑:“父亲说的哪里话。”

众人只道他这是一时半刻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有些发愣是正常的。

唐幼蓝母亲走过来安慰,小声说道:“安南不怕,这个人有各人的命呢,这距离你的及笄之年还有两年的,不急不急,不过就是口头协议上的婚书,作罢就作罢吧,他们一定是不想拖累你。”

唐兮雅得了便宜还来卖乖,又露出那张菩萨般的眼神望着她,劝说道:“二妹妹莫要太伤心,虽说他身子是残了,可到底是离北王家的,他们也定是不会亏了你。”

老太太见如今这情形也不算太早,唐兮雅就算嫁不了离北王,还有个太子在那里摆着。

如今唐安南也嫁不了离北,也算是少了一份倚仗,也无所谓,反正这个女儿也不是那种省油的灯。

“既然如此,事情已到这个地步,我们也就作罢,安南你也是孙女,我这手心手背都是肉,纵然你嫁人这次是出了意外,可我们这儿永远都是你的娘家,你的母亲过世了,无论你嫁给谁,在嫁妆上祖母会替你多备一份的。”

王氏一听老太太要替她多准备一份嫁妆,立刻皱眉。

这些年她左动右动都没有从老太太的嘴里抠出一点金渣子来,可居然为了这个死丫头的婚事,愿意出一份嫁妆。

还真是下足了本啊。

不过面子上还是得照顾点,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是,儿媳遵命。”

唐来仪还以为多大的事呢,原来也不过如此。曾经的嫡女又如何?

就算是有一个离北王的婚约,到头来现在还不是要跟他一样嫁一个平常的王族子弟,有可能还不是一个王族的子弟,父亲说不定会随便找一个什么书生嫁了。

多备一份嫁妆又怎么了?

一辈子想靠着自己的嫁妆坐吃山空吗?

什么都不会的人,这要是没点本事,你就算是废了,这辈子。

唐幼蓝替唐安南捏了一把汗。

看着这一家子人都在替她“伤心”,假情假意地为她左右言他,可是她看着唐安南的眼神,却并不觉得她这个二姐姐会这么傻。

这样的眼神,上一次就是在她回来的那一天。

唐安南恢复过来,眼神一变:“这多备了一份嫁妆就不需要了,祖母还是留给唐来仪和唐幼蓝两位妹妹吧。”

老太太心想,这孙女莫不是傻了,都备一份嫁妆还不要啊,但是嘴上还得安慰着:“你是我尚书府家的闺女,嫁给那样一个人……都还不如嫁给一个普通人。祖母,这也是怕你日后过得辛苦,这才给你多预备一些,怎么,嫌少啊?”

唐安南福了福身:“祖母的好意安南心领了,只是这嫁妆上就不需要了,离北王一家,世世代代为朝廷鞠躬尽瘁,想来离北王家发生这么大的变动,陛下岂不能多记着他们的好多赏赐些,怎么可能会过得很差呢?祖母还是莫要担心我了。”

可不就是嫌少你说的多一份驾照不就是把我的那份嫁妆,找一份驾证,中间卡一半儿,假模假样的给我多一点,其实还是我的。

“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作罢,婚约虽是口头协议,但既然是定下了,便不会草草了事。”

唐慎皱眉,且不说嫁过去会是什么样,为何当年谢氏没想到立下婚书呢?

一听这话王氏倒是满意的很:“老太太,这陛下定然也是要心疼心疼这离北王一家,自然是不会亏待他们的,那多出来的一份嫁妆哪能跟皇家比呀。”

唐安南又说:“多出来的一份嫁妆,我心领了,不过祖母的美意我确实不能拒绝。”

“什么意思啊?”王氏扭头,心想不好!

唐安南看着她,头一歪:“我的意思是,既然祖母都赏赐了,便没有再推回去的意思,那不如就让我做个顺水人情,这多出来的嫁妆就平分给两位妹妹吧,至于大姐姐……”她看了眼唐兮雅。“大姐姐的母亲家当深厚,想来是不会给两位小妹妹争抢的。”

这高帽一带过去,唐兮雅自然是一句话都说不得了:“那是自然。”

唐幼蓝身为庶女,可是这母亲也算是教的好,她明白如今这二姐姐的意思,眼下这出戏明显就是要把剧情往上推去。

所以母亲一个眼神他立刻就懂了,跪在中间面带欣喜的说道:“幼蓝多谢祖母恩赐,多谢母亲,多谢大姐姐二姐姐照顾周到,来自不会忘记姐姐们的恩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