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38章:寒碜

我的书架

第38章:寒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奶母也算是见过多种场面,既然不会跟一个看起来有老毛病的老太太,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不碍事。既然身体有碍,便无需多礼。”

老太太倒是不需要理礼数了,但其他人的礼数是少不了的。

王氏身为主母,带着一众女眷悉数下拜,唐安南跟着行礼,却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她叫起的声音。

奶母留意了会儿,在下拜的人群中环视一圈,像是寻找,最终目光落在粗布小丫头处停下。

半晌,下拜的众人总算是听到了一声“各位请起,不必多礼。”

唐安南刚一起身,就听见:“这就是与二公子有婚约的唐安南小姐吧。”

奶母姓胡,胡夫人收起往日庄严肃穆面容,换上了一副慈眉善目。

唐安南刚一抬头,对上的就是这张充满笑意的脸庞。自己穿成这个样子,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唐慎这才发现,自己这女儿穿得还是山村里带出来的衣服,不由得尴尬起来。“是夫人,这就是与离北王二公子有婚约,在下的二女儿唐安南,礼数不周到,还望夫人见谅。”唐慎把话接过来。

胡夫人说道:“那便是了。”

“与我家二公子有婚约的小姐唐安南。”又摸着她的胳膊,“怎么这么瘦,连衣服都没有呢?”

看着满是布丁而走粗糙的衣服,心下忍不住皱眉。

唐慎心头一颤:“并非如此,而是……”

唐安南接过话来:“没事。”并且拉着衣服,“大概是这府里的衣服穿不太习惯,还是自己的衣服穿着舒服。”

胡夫人虽然没经历过府里的大小争斗,可是对府里的这些弯弯绕绕还是明白的。

胡夫人道:“身为嫡女居然穿着这么朴素?”反观一下,这府里其他人个个穿得五颜六色,唐慎一时间脸上颜色多变。

胡夫人道:“当初与我家二公子定下婚约的是唐安南小姐吧。我记得是谢夫人亲口同我家夫人的母亲应下的?嫡女唐安南小姐。”

唐安南面上仍旧是笑容,只是这声嫡女……

王氏也不知哪里抽凤,也把女儿往前一推。“胡夫人搞错了,这才是我们的嫡女。”

唐兮雅福了福身,行了一礼:“见过胡夫人。”

胡夫人旁若无人的看着唐安南,这孩子还真是越看越喜欢,目光也只停留在唐安南身上。

唐慎很是尴尬,这事又不能说的那么好听:“夫人,我府上多年前变动了些,如今的嫡女是为唐兮雅,并非安南。

话一出口,唐兮雅立即补上:“虽说名义上不是嫡女,可是吃穿用度皆是按照嫡女的份例置办的。”

这么一说,唐慎也反应过来,胡夫人刻意提起嫡女,不知是不是有意无意,可是这话已经说出来了,就绝对不能说漏嘴,离北王虽然快倒了,可是终究是还没倒下,他们家还连着江家呢?

江杜衡虽然快死了,可是江家的荣耀可是没倒,他一个小小尚书府,怎可能跟江家和离北王家比。

可是,雅儿是绝对不能嫁给一个对自己不利的人,特别是毫无前程的人。

胡夫人没机会他们,只是拉着唐安南的手。唐安南本想缩回去,可终究是不太好:“你父亲和长姐,说的可是真的?”

唐安南不太喜欢与人触碰,可是已经这样了,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放开:“一个虚名而已,早就看淡了。”

唐安南根本不在乎这什么劳什子嫡女之位,只要她有本事,走哪都是香饽饽,何至于还要贴这个尚书府嫡女的标签?

胡夫人见她如此不在乎,也不像是假的,正好,他们也不想要一个败家子的新嫁娘。

胡夫人何尝不知,就在谢夫人死后不久,这唐慎就把一个经商之女提为正妻,摆明了态度,还把唐安南送去那偏远之地,要不然命大,唐安南现在岂有命在。

胡夫人毫不掩饰对唐慎的厌恶,白了眼他,又连带着看了眼老太太和王氏,还有那个装模作样的女儿唐兮雅,频频摇头:“安南今年可是十三了,再等等,就两年功夫了。”

唐安南一挑眉,这话真是乐了:“夫人…言重了。”

唐安南忍住不笑,这些人就是忍不住了。

唐慎几次想开口,只是碍着胡夫人的身份,又不得不作罢,头一次这么憋屈在一个老妇人面前。可也不敢轻易表现出来,胡夫人可是地位不低的。

胡夫人也无意与他们家这些事的计较,今日到这里可是有正事要办的。

便轻轻拍了拍唐安南的手,被和蔼的跟她说:“孩子等正事办了之后,咱们俩再好好说说话。”

唐安南看了眼晨阳,他冲着唐安南眨眨眼,眼里都是一种“有好戏看”的表情。

就知道这小子来没好事。

这才放开堂安南的手,转身看向唐慎:“尚书大人,我家二公子与唐二小姐的婚事是自小双方母亲就定下的,当年也是经过了采纳、问明和纳吉,虽说当时未写下婚书,可这也是作数了的。”

不然他们大可以不必来这里。

只需说只是双方的口头协议并不作数,便可了结此事。

可这离北王一家这么重视这场婚事,向来也是重视当初的约定。那之前那又是什么意思?故意来试探她?

也对,人家诺大的家业,凭什么要娶一个这样家里长大的孩子。也幸亏,她不是在这里长大的。

胡夫人一边说着旁边的丫鬟得过眼神,拿过礼单亲自递给唐慎:“尚书大人可要过过目了,看看是否和我青云国聘礼的规矩。”

唐慎恭敬的接过礼单,展开来仔细过目。王氏也跟着偷偷凑上前想要一并拿过来看看。

可是俩人才看了一会儿,这脸就沉不住了。王氏想笑都笑不出来。

这也能算叫礼单?

堂堂离北王府,即使如今快要落魄了,也不至于拿这样的礼单来送给我们。

唐兮雅见父母眼神不对,悄悄往前挪了几步,眼神瞄过去直接能上头写着白银五千两……就没了……

后面还送着这婚礼上准备的吃食…

聘饼两担、八宝海味、雌雄鸡一双、八宝桂圆莲子一挪、猪肉两斤、长鲈鱼两条、陈酿两坛、果子两件、糯米两斤、红糖两斤二两……都是些平常人家送的玩意。

最后还算客气的打了一副金手镯,可看那重量……只怕是里面是空心的吧。

唐慎眼皮子都挑起来了,偏偏又不能多事,只能硬着头皮问:“敢问胡夫人,这可是离北王家下给我家的聘礼?”

胡夫人点点头:“没错,这正是我离北王家下给尚书府家的聘礼。”

唐安南好像听到了其中的漏洞,离北王家给尚书府家的聘礼,胡夫人为何故意说重这个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