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39章:私聘

我的书架

第39章:私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若是平民百姓,这礼单也就罢了,只是毕竟下礼单的还是这离北王府,只怕是不妥吧。”

胡夫人淡淡一笑:“尚书大人知道这平民百姓事的规矩就好,只是我离北王府同着平民百姓又有何区别呢?都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与这平民百姓又有何区别呢?”

“可是……”唐慎还想分辨几句,这个胡夫人根本不给他机会。

“更何况——当今陛下都说这礼单并没有什么问题,还说如此一来便可节省,也算是对我朝的政治相得益彰。”

这话把青云国的皇帝都给搬出来了,难不成,这尚书府还能比皇家还要厉害吗?

唐慎如今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吞,只能点头应下,突然想到什么还没来得及开口,胡夫人就已经吩咐人。在外面按照礼单的顺序往府里抬东西,更重要的是,这搬送礼单的时候还得唱一声。

这么一来门口唱礼单的太监,那声音也不小,一下又一下的,这满大街都快听见了。

这聘礼下的,唐安南都快被这离被王府给乐死了。胡夫人回头见状,在唐安南居然没有在那里脸色很差,还在那里悄悄的捂着嘴偷偷笑。

是个性情中人,这礼单可是给她的自己的,她居然都还能这么笑得出来。

莫非是知道什么,还是根本不在乎呢?

而本就不对,唐安南喜欢的老太太此刻也是,根本不给她好脸色看。本来还给她添一份嫁妆,如此看来倒也没这个必要了。幸好她说了把嫁妆给了那两个小庶女,难听的说,这两个小庶女都比这个小狼崽子要养的熟,就算再不济,这聘礼也不可能差成这个样子。

尚书府的其他人还以为这胡夫人都亲自代表是离北王府来提亲呢,想来是离北王府对这场婚约极为重视,只怕是至诚关系。

如此一来,这唐安南在离北王府也过得不会太差,可是现在这礼单响起来,那怕是要笑掉尚书府的大牙了,谁家的王侯将相的礼单是这个样子的,即使再不济,那也是珠宝翠玉、绫罗绸缎送上来的。

如若离北王府当真重视这场婚约,何以下的聘礼如此寒酸,竟不如一个普通的九品芝麻官儿家的。

那太监把这礼单唱到他们脸上都快挂不住了,尚书府家这大门敞开,外头多少人听着呢?

这个笑话可闹大了,只怕不出两个时辰,整个庆都都得知道,离北王家给尚书府家下的聘礼竟是这般寒酸。

虽说尚书府家其他人这脸都黑了,快挂不住,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可是这唐安南却被的声音说的乐开怀。

晨阳悄悄挪了挪位置:“你居然还笑得出来?这可是给你的聘礼。”

唐安南白了他一眼:“给我的,你确定?”晨阳一个后仰,差点就以为她知道了,可是她不知道啊,还笑得这么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好出气的样子,她原本也是不想要什么聘礼的。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自己并不觉得这男人给的彩礼又有什么好。

因为男方家的聘礼越雄厚,女方家嫁过去的彩礼也不能少。

这就关乎着夫妻双方的平衡了。

如果自己没有死的话,大概以后嫁出去的时候就是,你不用给我彩礼,我也会给你嫁妆,可我若是不给,你就算不给,我也不会说什么。

唐慎全程黑着脸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老太太气的直接就搬个凳子坐在那里,不然的话还真怕是撑不住了,王氏倒是没有太大反应,只觉得今日这闹剧一发生,怕是这唐安南的脸面就已经没有了。

胡夫人见着这孩子,居然还有心思笑得出来,也不知她是在笑什么。

就在大家以为这场闹剧可以收场之时,胡夫人又开口了:“给尚书府家的聘礼就是这些了……”

唐安南也认为这闹剧收场了,她该回去练习一下这控制能力了,结果人家胡夫人后面又说了一句。

“……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二公子给未来的夫人下得私人聘礼了。”

众人在哗然。

什么叫做私人聘礼?

这年头还可以讲究这种男方给女方家的私人聘礼了。

唐安南突然迷糊了,什么叫做私人聘礼?就是只给我的聘礼吗?果然刚才说的话确实有漏洞。

胡夫人真的是咬着牙齿伶俐的说了清楚,是离北王府送给尚书府的聘礼。

唐慎总算知道算是怎么回事了,可还是要问一句:“胡夫人这话什么意思?”

谁知胡夫人线下已经收起一张笑脸,恢复成之前见到的那张板着脸的模样,面试的看了一眼,尚书府这众人,除了唐安南以外,他们都是全程黑着脸,没说一句话。

正主都笑得乐呵呵的,他们倒是气的不行。

胡夫人道:“我家夫人说了,这尚书府对唐二小姐的养育之恩大概也就值这么多了,那五千两银子其实也多给了,本来是只给三千两的,可是我们世子说的三千两的太难听了,倒不如添一下,五千两也算是买了尚书府家对唐二小姐的养育之恩了。”

原来这意思就很明白了,下聘礼的是世子妃,二公子母亲过世,长嫂如母,聘礼都是世子妃着手准备,只给了三千两,但是这世子觉得三千两的聘礼实在是不妥,便从自己的俸禄中添出两千两,凑了个五千两个当做聘礼。

如此一来,也算是抬举你们了。

胡夫人一抬手,便从身旁的丫鬟中拿过一份礼单,这里礼单比那一份这厚度都是不一样的,胡夫人亲自交给唐安南,放入她手中:“二小姐,这是二公子亲自让我交给小姐的聘礼,还请二小姐过目。”

唐安南接过礼单,低头望过去,密密麻麻的字全是古文,不认识,可是虽然看得眼花缭乱,但是上面这字每一个都代表着一样东西。

晨阳立刻兴奋说道:“还请二小姐过目,看喜不喜欢!!!”

这么长的礼单,那得有多少东西啊?

唐安南心中哗然,这是想要干什么?“这上面写的什么啊?”

晨阳愣住:“额…写的…你不识字啊。”

本来还想炫耀一下,结果人家不识字,“没事,你能听懂就行。”晨阳安慰道,随后摸摸鼻子,想着要不要回去告诉二公子她不识字,早点把人捎(骗)回去。

胡夫人见状又一抬手,先前那唱礼单的太监又开口:“请二公子赠予唐二小姐唐安南私人聘礼。”

这一声话响起之后,这门口又出现另一批人,抬着大红绸子盖起来的木箱,开始往这府里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