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45章:陪嫁

我的书架

第45章:陪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确实漂亮。”三姨娘心里虽然有一点羡慕,可这终究不是自己的地方,“你二姐姐算是有福了。”

“三姨娘和三妹妹过来,有失远迎了。”唐安南三步并作两步过来,“不如跟着我去参观一下吧,不过这荷花都落败了,毕竟也入秋了,再能看见荷花怕是也有假了。”

三姨娘掩面一笑,这性子果然是跟谢夫人像极了:“安南,你这性子跟谢夫人真像。”

想着想着突然就伤感起来,这眼泪也自然也就落下来了。

唐安南突然头皮发麻,整个人都不好了。

“姨娘还是莫要哭了,伤感之事便算了吧。如今我的日子不是过好了吗?”

“对。”三姨娘抹去眼泪,“如今二小姐这日子也算是过好了。”

这才回过神来,冲着唐安南拜了拜:“奴婢见过二小姐。”

唐安南可受不住:“姨娘不必如此快快请起,在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而且你是长辈,犯不着跟我这个小辈行礼。”

三姨娘苦笑:“虽然我是老爷正经抬进来的良妾,可哪里当得起长辈这个名字。二小姐抬举我了,在二小姐面前我就应该自称是奴婢。”

容嬷嬷见有人来已经泡好了茶端过来,顿时茶香浸满了整座小亭子。

唐幼蓝忍不住一说:“好香啊。”

三姨娘抿嘴笑道:“这茶是离北王府送给二小姐的好东西了,咱们尚书府可喝不起这样的好茶。”

唐安南耸肩:“无所谓。”

不过是茶而已,你不喝坏了也是浪费。“不过是茶而已。”

三姨娘轻叹了几声:“说起来也是,这尚书府做的太过分了,二小姐按理说,你刚刚回府应当是不要树敌太多比较为好,二小姐离开太久,这尚书府的风向,大抵是变了。”

唐安南如何不知这尚书府的风向早就变了,只是如今待在这里也是无奈之举:“我知道,从我进来开始这敌人前赴后继的赶来,哪里还用得着我去树敌啊,她们自个儿都找上来了。”

返程途中不是也有那个车夫想要杀人灭口吗?而且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是鬼车的杀手,若非自己动手较快,死的恐怕就只是她们了。

一路上那么多人的追杀,明面上一些,自己偷偷地解决一些,不让翠翠还有其她人知道,也就是怕她们担心。

三姨娘对于这点很是赞同:“这些年二小姐的离开府之后,这王氏做了主母,家里本是经商人,这做事都是以价格来衡量,府里的大小事务都是由王氏来做主,稍稍不顺她的意便克扣银两……”

唐安南不再听这些个伤感事。

“克扣你们的俸禄吗?”

唐幼蓝低头不语,三姨娘也只是微微的抿嘴一笑:“无所谓了,只要能在府里吃得好睡得好就行了,这银两不用也无所谓。”

怪不得堂堂三姨娘,过得如此寒碜,身上几件首饰都没有。

唐幼蓝头上戴的那几件还是前几年的旧款吧,这颜色都淡了,都没法去修补修补。

“容嬷嬷,把我那个手饰盒子拿出来吧。”

“这可使不得。”三姨娘连忙拒绝,“你自己也没有这些个首饰,是二公子送给你的,那你能来送给我们呢?”

可是容嬷嬷已经送拿出来了。

“首饰吗?不都是用来戴的吗?给谁都一样。”

唐安南本就不在乎这些,看着首饰盒里那些一个玩意儿。

“你挑一副吧,喜欢哪个就拿哪个。”

唐幼蓝怯生生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姨娘。三姨娘无奈的点点头:“你二姐姐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吧。”

唐幼蓝欣喜的挑了一件耳坠子,头上一对花珠钗。

“这是钻石水晶吧?”在姨娘轻摇着扇子,看见这耳坠子和珠钗一下子就懂了。

行家呀。

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首饰,一眼就看出来是什么。

“三姨娘说的没错,确实是钻石水晶。”

唐幼蓝张着嘴巴发呆了一会儿,才惊呼了一声:“太漂亮了,姨娘,你看。”

三姨娘莞尔一笑,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还不快谢谢你二姐姐,真是个傻丫头,这可是难得的钻石水晶。”

这个年代没有大量开采钻石水晶,所以这种珍贵的程度就如同当年丝绸之路上贩卖的丝绸。

千金难买一段丝绸。

唐幼蓝立刻郑重其事的对唐唐安南行了个礼:“幼蓝多谢二姐姐。”

“没事儿,不要了吗?还有这么多呢,要不你都拿了吧。”

“这怎么行呢?”三姨娘摇着扇子,看着那一盒首饰,虽然自己也很想让女儿拿下,至少带着也能谋个好前程,可这并非是她们的,拿再多也只是多了些情分。

唐安南突然想到:“三妹妹今年已经有十二了吧?再过一两年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三姨娘对这个事情并不着急,毕竟是尚书府里的小姐,就算再差。也不会加一个寒门子弟。

唐安南轻拍了她的手臂:“你也要出嫁了,姨娘想必给你贴的嫁妆不会有太多,不如这样吧,我用那些布匹裁剪衣服时多留这些出来偷偷的给你做一件嫁衣如何?”

还没等唐幼蓝反应,三姨娘已经坐不住了:“二小姐!!”

纵使她再淡定,此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比较为好,那样的绸缎,无论是做什么都会让人高看你一眼,更别提二小姐居然愿意分一段出来给她做嫁衣,那无论幼蓝嫁给谁,都会让夫家高看一眼,不会欺负她。

“没事。”

唐安南懂得,这就是所谓的自己都过得不容易,却仍旧就见不得人间疾苦。

三姨娘摸了摸眼泪,虽然自己是尚书府正儿八经台回来的良妾,可侍妾是终究是妾室,本就不图什么,只求女儿一个安好。

可是庶出的女儿要么嫁给大户人家的弟子做妾,要么就嫁给庶子做正式,无论如何都是没有办法跟嫡女相比的身份比不上旁人。

娘家送给她的陪嫁铺子,这些年也赚了不少银两,想给自己的女儿添点嫁妆,可是银两再多,却怎么都是比不上唐安南允诺给她的嫁衣。

“可是……你娘身为谢家嫡女,嫁过来时除了带了些银两以外,居然都没有带一件田铺地契。”

这个唐安南不清楚,母亲从未说过这些。毕竟母亲在世,她从未受过任何委屈,父亲也总是对她笑意盎然。

所以也不知道娘亲带的陪嫁有什么东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