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49章:扭打

我的书架

第49章:扭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还是前一天晚上之前,常嬷嬷告诉她的,王氏说这唐安南如今在府里算是挡着他女儿的路了。

而且她还隐眼馋着那一屋子的聘礼,想用这样的手段,逼迫她把聘礼交出来。

常嬷嬷说唐安南如今还住在梨园里,东西虽然是已经放到这宅子里去了,可是人还在这里,而且平时也没几个人在这里呆着,就只是他在这里睡觉而已。

王氏便起了歹心。

觊觎那些聘礼不是一天两天,本想着找个事把她给拉下来,便使了个法子,让常嬷嬷在饭菜里下了药,这药男子吃了。没什么,可若是女子吃了,那可就是最好的催情药。

常嬷嬷却说,我自己在这里怕是会被怀疑便让外人去做,于是这王氏就找了他身边的那个小丫头,这个男人是王氏家里的人,说是来给王氏送东西的。

唐安南眉头一皱:“什么?”

没想到自己因为太累睡着了,外面居然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人已经被反锁在里面,自己是在空间里面睡觉的,所以就算是有人进来,她也不会知道。

“哭!我叫你哭,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王氏歇了一轮之后,又开始扭打起来。

唐安南觉得自己回复以来太过于善良了,还没对这几个人做什么,没想到就想用这种方式来害他,身败名裂,就只是看中他那点钱还真是野心够大的。

觉得自己有必要自己要加把火了。看着旁边破碎的砚台,趁着旁人都不注意,慢慢的将它挪到王氏能够到的手边。

唐兮雅见状,也实在是不像话,想要过去拉一把王氏,让她别打了。

混乱之中,唐安南把春雪推出去,让他把唐兮雅拉回来。“大小姐还是莫要过去了,这场面混了伤到你可怎么办?”

这伤到人,劝退了唐兮雅,这要是一不小心把自己给伤着了,那还怎么做一国之母?

老太太也是看着笑话,这声音这么大旁边怕是都要听着了,抡起棍子就往王氏背上一打。

王氏难以置信:“老太太你居然打我?”

许是被气疯了。也不管不顾的骂起来:“这可都是你儿子做的好事,你居然还有脸打我?”

唐兮雅吓得一哆嗦:“母亲快快闭嘴,莫要说疯话,这是祖母。”

可是王氏眼下顾不得这些。

一个是自己的丈夫,一个是自己的贴身奴婢。

混在一起算怎么回事?

唐慎也总算在这吵闹声中醒过来。看着这混乱的一面。自己也是一身狼狈。

拖过旁边的衣服:“快给我拿衣服了。”

“你还有脸了?”王氏疯狗一般的见谁咬谁,“你说你算什么东西,这时候知道不好意思了,干龌龊事的时候怎么不想着我,说你还要不要脸,我哪里对不起你,这是我的贴身奴婢,你跟我的贴身奴婢搞在一起,你算怎么回事?当年要不是你出事,我拿出我所有的陪嫁给你填的窟窿,你如今不知道在哪个咔咔里呆着。恐怕现在连项上人头都没有了吧?往年哪一次进贡的东西不是我娘家为你出的,只要你要银子一开口,我立马就去给你找来,你差什么我给什么,你要什么我给什么,你是怎么对我的?”

唐安南挑眉,这火要烧起来了,这话可是要把当年这位尚书大人做的好事抖露出来。

只要你想要对我出手呢?

唐慎大怒:“你给我闭嘴泼妇!”

唐慎最讨厌也是最恨的一件事,就是别人在旁边提起王氏,拿出他她的所有银两填补了那个窟窿。

说他是一个要靠着背后女人才能撑起台面的人。堂堂尚书府家,居然还要靠一个女人来打点一二。

这说出去像什么话。

“你好意思来骂我?”唐慎穿过旁边小厮递过来的披风,转身到作案旁,把那吃的剩半碟的点心递给,“你看看,这是你的奴婢送过来的,她是你的贴身奴婢,除了听你的话送东西过来,谁还能试管得动她送东西,如今出了事,你反倒来骂我?”

王氏也现在顾不得,到底是因为谁才把这东西递到她旁边的?

“你这么有本事啊,尚书大人,有本事你休了我,大不了我们一拍两散,好聚好散。”

“你!”唐慎被她气得两眼发昏,“你这泼妇,贱人。”

这下,唐兮雅慌了,自己的母亲若是与父亲合离了,那么自己这身份就别说是太子,就算是其他适龄婚配的人,都要望闻止步了。

“母亲休要胡说。”

说到点心:“春雪,这点心是怎么送到这里来的?”

虽然看着他们苟要苟很高兴,可是这点心却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尚书大人的书房里面,这其中怕是有点问题。

春雪也摇头,“奴婢不知道,等奴婢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这夫人已经同那个小丫头打起来了,想要到也是年纪尚小,这身形哪里打得过只大夫人。”

唐安南眉头一皱,小钗倒是高兴:“小姐问这个作甚,他们狗咬狗不是更好吗?想害人害到自己头上也让他们尝一尝这个后果如何。”

“翠翠呢?”突然想起来她睡着之前是让翠翠去端东西过来的,怎么这时候不见人?

“翠翠跟这容嬷嬷出去买东西了。”坠子姗姗来迟,但还是解释了一下,“有没没说小姐这洗浴要的东西二公子没有准备,翠翠提议说去买点小姐洗浴要用的东西,容嬷嬷也说可以这时候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吧?”

唐安南点头:“这样吗?也好,反正都是要在这里住下去的,也让翠翠熟悉点路线。”

可是坠子突然捏着头,小钗发觉:“你怎么了?”

坠子摇头,叹了口气:“不知道,我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就在院子里睡下了,醒来之后这头就疼得很。”

小钗道:“睡下了?”

小钗可不认为坠子是因为太累了才睡着的,她们本就是习武之人。这体力自然是要比一般的丫头要厉害得多,我坠子居然在院子里睡下了,这可不是件小事。

“我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但是我想不起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