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56章:收场

我的书架

第56章:收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了,还请大夫人你将这些年的帐册一并还来。那个铺子。不是你的。”唐安南补充。

王氏跳脚:“哪有帐册?没有!”

唐安南也不与她多争,只道:“那我就只能按着庆都里同类铺子的盈利来跟母亲要这几年的收成了。我会记得挑利润中等的,不会太为难大夫人你的。”

一口一个大夫人,她也没把她放在眼里。

王氏还想说什么,唐慎一挥衣袖:“就这么定了!地契和帐册赶紧还给三姨娘,你再闹下去,兮雅也保不你!”

话毕,拉着春露就走了。

王氏愣在原地,只觉方才好像是做了一场梦。

明明是她要害那唐安南,让她被退婚或者交出聘礼不好过,为何事情调转了方向全都冲着她来了?还有,一盘点心的事而已,从前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没有那一次不成功的。

再说春露也就罢了,缘何又扯到嫁妆铺子上?肯定是三姨娘这个贱人说出去的,不然就凭唐安南那个时候那么小,怎么可能会知道?

她呆愣愣地看着兮雅,见兮雅冲着她微微摇头,心里的不甘只得暂压下去几分。

一众人等闹了快一天,终于散了。

唐安南带着两个丫头回了梨园,容嬷嬷急得正在园子里团团转。

她忙走上前将人拉住:“容嬷嬷,你这是怎么啦?不是说你们出去买东西了吗?”

一见她回来,容嬷嬷可算有了主心骨儿,一把握住唐安南的手关切地问:“小姐,怎么去了这么久?到底出了什么事?我见你久未回来,才听闻你去了老爷哪里,小姐你没事吧?”

唐安南摇摇头,“没什么大事,就是出了点意外,尚书大人他收了王氏房里的大丫头春露为妾,王氏心里不痛快,去闹了一场。”

“什么?”容嬷嬷一愣,“你说你尚书大人收了春露?”

见唐安南点头,这才又道:“嗐,就知道那个丫头不是个安生的主,这不就来了吗?老婆子跟您说说,那春露自小跟着王氏,吃穿用度啊,都比一般的丫头好得多啊,我就瞅着不像个老实的样子,可这些年也没见…尚书大人动过别的心思,没想到还是走了这一步,迟早的事情。”

“容嬷嬷啊,咱们就莫管这些闲事了,再说了,收了一房小妾,这吵闹的又不是我们。”唐安南摇头苦笑,“他爱收谁收谁去,咱们过咱自己的日子,唐府里的事能少管就少管。反正迟早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对了,你不是带翠翠出去买东西了吗?翠翠呢?”

容嬷嬷这才露了笑脸:“没想到翠翠这丫头啊,记录的本事还真是一绝,我今天就带他出去走了一段路,他就已经记住我这段路怎么走了,刚才回来的时候说还没买了一样东西,这不他还没回来呢。”

“这么说翠翠在外面,还没回来。”唐安南疑惑道。

容嬷嬷道:“对啊。”

“这怎么行呢?”唐安南不放心,“虽说翠翠识路,可是这要是在外面迷路了可怎么得了?”

这庆都这么大,若是一不小心找不到回来的路可怎么办?

这点容嬷嬷倒是意外的自信:“不会不会小姐,就算他不认路问问也就回来了,而且我看他记性好的很,这书上的内容吗?我跟他说了一遍她就记住了,这出去的路啊,走了一段他就能跟我说出该怎么走着实聪明啊,若是一辈子困在那个山村里,也算是屈才了。”

唐安南微微一笑:“你要是这么说起来的话,我也是从山村里来的。”

“不成不成,小姐您跟他不一样。”容嬷嬷连忙反对道。

“说起来到底是因为什么才闹起来的?是不是一盘点心啊?”

唐安南点点头。

“果然又是典型这福利,因为他做的典型不知出了多少事啊。”

这么听起来的话,那个点心师傅应当不止做过这一件事了。

春露来闹那一出,容嬷嬷自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那位点心师傅她虽然不知道下场如何,但既然是小姐处嘛,应当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突然,翠翠回来了:“见过小姐。”

唐安南一笑:“翠翠,我都说了不必多礼,你出去买东西怎么样?这路都认识了吗?”

翠翠尴尬一笑:“也就记忆力好点还能记个路出去给你买点东西,不然还真不知有什么作用呢,一直跟着你白吃白喝的,心里属实过于不去。”

“这有什么呢?”唐安南才不介意。

一想到这,容嬷嬷又紧着问了句:“小姐,你身上不是有伤吗?伤可好了些?”

他身上有伤这件事情除了容嬷嬷便,只有翠翠知道。

回来的途中不知道遭遇了多少厮杀,虽说自己有那样的能力,可是对付那么多人总是有些殚精竭力,中招的时刻。

“对,他送了药过来,他们的药总是好很多吧。”说着回头看着坠子眨巴眼。坠子也颔首点点头。

翠翠想起来她的伤,也算是松了口气,她只知道离北王府送来了很多好东西,里面也有好些珍奇药材,这才不觉唐安南拿出那样好的药来有什么奇怪。

不管是什么药,伤好了就行。

唐安南也不解释,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认了,只是站在身边的坠子抽了抽嘴角,心道:二小姐你这是睁眼说瞎话啊!

但坠子也并不打算拆穿,最多准备遇到二公子的时候跟他提一提,别人她是不可能告诉的。

“你快进屋歇着吧。”容嬷嬷将唐安南往屋里推,“老奴给你做了饭菜,一会儿给你端过去。可好?”

唐安南这才觉出饿来,晌午都过了,再过两个时辰都该吃晚饭了,战斗真是一件耗费体力的事。

唉,太难了

她回了屋子,坠子侍候着洗了手,春玉泡好了茶。两个丫头就站在唐安南的身边,谁也没出去。

翠翠端着碗筷进来,冲着她笑了笑,唐安南不知她为何这么开心。“做什么这么开心?”

翠翠道:“我今日一个人出去时,大街上遇到一个人,他说他缺些银两,买药说找我,借了之后隔日就还给我,我便把地址报给他了,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吧。”

借银两!?

“他说的话你就信了?”

“对啊对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