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57章:认路

我的书架

第57章:认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安南看向坠子,脸上一股难言之隐,坠子自然知道小姐在愁什么?这翠翠果然是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哪有人会在大街上,像你这样借银子还会还给你的。不会是以为到了庆都,便有人会变心,心里都变好了。

“有什么不对吗?”翠翠一看他们的脸色不大对,都好像是强颜欢笑一般。

唐安南摇头:“没有,你做的很对,他没钱了你借给他,等他有了一定会来还给你的。”也不知道那个人敢不敢跟着这个地址找过来呢。

坠子无奈,这翠翠虽然年纪小些,但也算沉着稳重,不多言多语,人也机灵,可怎么在这方面就那么的不机灵呢?

还是春玉吧。这小丫头比较好教点。

唐安南也有意让坠子多带带春玉,她的身边总得有两个好用的人,特别是这种不是唐府本家的奴才,卖身契在她们自己人手里的,再加上从头用心培养,以后用起来才放心。

不多一会儿,容嬷嬷端着热好的饭菜走了进来。

“小姐快用膳吧,这说了一天口也干了,肚子也饿了,先填饱肚子才是真的。”

唐安南瞧着今日的饭食比昨日清淡了些,便知一定是自己的伤让她想起来了。

她很满意这样的饮食,荤素搭配着才能营养均衡。不过他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在那个水里泡一泡不过片刻就好了,只不过在他们眼里,自己身上的伤可没那么容易好,所以还得伪装几天。

只是有个事她一直没想明白——“嬷嬷可对这四姨娘有些了解?”

四姨娘在唐慎的暗卫杀了人时她的表情,都让唐安南疑惑不已。若不是有什么隐事,那四姨娘万万是不该有这种表现的。

寻常人家的女子无论是做妾室夫人或者小姐什么的,进到这种杀人场面,都应该是惊慌失措,而不是一张“你也有今天的表情”,容嬷嬷一听她提起四姨娘,不由得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

“小姐,她是勾栏院出来的,就会些狐媚的工夫,迷得老爷跟什么似的。”

唐安南失笑,“再狐媚也老了,生孩子的人总是不及从前,如今尚书大人可是有了新欢呢。我看那个新欢,尚书大人,可是喜欢的很。”

小姐真的不愿意叫唐慎父亲就,一直以尚书大人称呼,不过这样也好。

容嬷嬷皱起了眉:“小姐可千万不要被那个小丫头的表面现象所迷惑,老爷收了那春露?呸!!小姐你别怪老奴多嘴,老奴就瞅着那春露根本不像个大姑娘的样。瞅她走路那一扭一扭的,哪里是个黄花闺女的作派,真不知道老爷是怎么想的。”

唐安南夹了口菜在嘴里,脸上不易察觉的笑容,一边吃一边跟容嬷嬷探讨:“可能这尚书大人就喜欢那个调调。多年没有尝过新鲜玩意儿了,这次抓住了又怎么会放过呢?”

“老爷的兴趣还真是独特。”说了这么一句才意识到不该跟唐安南一个小姑娘聊这些,赶紧住了口,又顺着之前四姨娘的话茬往下说:“要说起四姨娘.…....小姐可知那位点心师傅本是春露的远房亲戚?”

唐安南摇头:“我还真不知道,可就算是亲戚,跟四姨娘又有什么关系?”

容嬷嬷同她讲:“也不知是哪一年,应该是前一年吧,应该是快入夏的时节,四姨娘曾怀过一个孩子,老爷很是开心。可是到了生产的时候,这孩子因为太大难产,硬生生的在胎里憋死了,据说是月份里吃的太多,孩子长太大出不来,孩子掉了之后,前来探望的太医说道,那是一个成了型的男胎。就是因为这补的太好了,流水一样的补品生生的把孩子给喂大了。”

唐安南皱眉:“出了这样的事。为何唐家还要留着那点心师傅在府里?四姨娘的所有吃穿都是从那个点心师傅里送过来的吧?流水一样的补品,除了大夫人下令,谁敢这么往她那里送?”

这分明是要趁着他惨死之际。觉着为她好的名头给他送去了这样的补品,才会让孩子生生的在胎里憋死了。

“这样的补品也总归是大夫人才能下出手笔来让着厨房送过去,那点心师傅不过是照着大夫人的命令送过去的罢了,可是大夫人哪里知道什么补品吃多了会太大难产的春露那个丫头跟那个点心师傅说的,点心师傅家里会点医术。如何会不知道吃多了补品,在临产之际孩子长得太大是生不出来的。”

“那尚书大人没有追究?这可是她的孩子啊。”容嬷嬷无奈地摇了摇头:“追究什么呀,当时据说老爷正有事求着王家。那段时间因为发生了点大事,这时候可不能得罪大夫人。”

唐安南不在问了,她就觉着原主这个爹真是越接触越觉得恶心。

为了利益什么都舍得下,什么都做得来,那可是他自己的孩子,她当真一点都不心疼吗?是当真比自己的亲生孩儿更为重要吗?

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妻儿都保不住,他还有什么脸面做这么大的官,做那么多的事?

到底是权利太诱人,还是人心当真歹毒至此?

“小姐,你的脸色不太好。”坠子看着唐安南脸色一点点变得难看,不禁觉得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唐安南道:“一个男人一家之主如果连自己的妻儿都保不住,他还有什么脸面去做官?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匆匆将饭吃完,容嬷嬷端着盘子离开。春玉做为一个新人,好学心和上进心还是挺强的,听了容嬷嬷的话,她便有了自己的分析:“既然容嬷嬷都知道得这么清楚,那四姨娘肯定也是知道的,她一定恨极了大夫人。”

坠子点点头,“是啊,可凭她的身份,又万万不敢得罪王氏,这才叫难做。幸好生了个女儿,这才保住了他的地位,加上还有些姿色也算是过得不太艰难。”

唐安南笑笑,“她既然借咱们的手收拾了点心师傅,这个人情就不得不欠下。你们帮我记着点儿,指不定咱们就会有用得着四姨娘的时候。”

两个丫头齐齐俯身,道:“奴婢遵命。”

唐安南:“不过,之前这点心不是送给我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尚书大人的房间里呢?”

一直在默默听他们讲话的翠翠,突然眼神一动却也未曾让人察觉。

坠子也觉得奇怪:“可是小姐我对于那段记忆是真的没有印象。”

嗨也怪自己,当时就躲在里面安安稳稳的睡觉,按摩也太舒服了,就是不想出来,谁知道外面发生这么大的事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