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60章:黑袍

我的书架

第60章:黑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真有意思!

黑袍人追踪而来,仿佛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现在这样。

感受到了一丝被威胁的气息。

夏天微凉的,风吹在脸上,浸湿的后背感觉到一丝薄凉。

红雀三步轻功而来。

“黑袍者,别怪我没提醒你,楼主可是说了好,如今日,她绝对不能活下去,你想放她走吗?”

黑袍者冷笑:“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没用吗?连一个人都抓不住你放走了霍长泽,这笔账,楼主还没有跟你清算呢?”

红雀微怒:“你!”鲜红的蔻丹指甲捏着琴弦,“我已经告诉过楼主,救他的人就是这个小丫头你今日若是拿不回的你说楼主是会收拾你还是会杀了我呢?我只是一个弟子号杀手,你难道跟我是同等级的吗?”

红雀下来都知道自己所处的地位,虽说是地字号杀手,可是也总有办法将自己的地位稳固在这里。无论来多少人都无法撼动她的地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因为他懂得,能进就进,能退则退。

唐安南回神在楼顶上穿梭,后面的杀手不断射出暗器,想要停止她的脚步。

奈何唐安南控制得当,这些暗器丝毫进不了他的身,有的还被他反打回去,收拾掉几个没用的杀手。

黑袍者追得更快,她的武功就取决于他的轻功,速度极快。

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也正是因此。

红雀皱眉看了他一眼,忽然说道:“所有人给我追这个人,今天晚上必须死。”

也不仅仅是楼主下的秘密更多的是这个人居然敢划破她的脸,那么就因此而付出代价。

夜晚,行动总是特别快。

街上几乎看不到一个人。楼顶之上只能飞速的看见人影闪过。

夜晚打更人,忽然感觉楼顶上的风有些大,抬头一望,却只看见被乌云遮住的月光。

可那哪里是月光,分明就是。荧光满面的剑面,在光的照射下显露出来的。

唐安南回身一挡,这里人太多不方便进空间,若是被发现,恐怕日后又是个麻烦。

手中的短刃也不算是短刃,是霍长泽送给他的那把扇子。

“好武器!”

黑袍者看见唐安南手上那把铁扇,虽然看似柔弱无骨,却坚毅有道。

黑袍者慢慢追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欧冶子先生生前留下的残卷,他的后人铸造出来的一把铁扇——涟漪图,对吗?”

居然一眼就被看穿了,欧冶子的后人铸造出来的一把铁扇。

欧冶子,那个铸造名匠吗?

“你还算挺有眼力的今日你能跟他打一场,也算是你不枉此生了。”

黑袍者桀桀而笑:“扇子固然是好扇子,可是在你手里能发挥多大的力量。”

唐安南只觉得眼前危险飘过,黑袍者的剑刃就从他的眼前一闪而过,若是再进几分,这眼睛怕是就瞎了。

唐安南弯腰一躲,手掌借着房子的力度,飞身上脚,一脚踢中了黑袍者的腰腹。

那是人的弱点。

可是黑袍者的弱点哪能这么容易的暴露出来,这一下不过是他露出来的破绽。

他拿住唐安南的脚踝,反身一脚踢出去。

这一下唐安南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移位了。

太狠了。

而且自己居然来不及反应。

整个人像螺旋桨一样转了几圈,掉落在房屋之下。

整个人趴着,就好像没了力气。

似乎没打过这样的仗。

红雀跟了上来,看见这么狼狈的她,不由得心生悸动。

当时追杀霍长泽的时候,他也是这副表情,也是一副快死的模样躺在那里,若非自己躲得快,那一箭,怕是真的要刺穿自己的喉咙了。

所以他现在不敢贸然上前,因为当时那把弓弩看起来很大,却不知道他究竟藏在何处。而如今他换了个地方,想必更加有所防备,刚才一直没有把弓弩拿出来,若不是真的没有带,那边是藏得极好,想要一击搏发。

“你去,取了她性命!”

红雀吩咐旁边人,让他去收割唐安南的性命。

身旁的刺客得令上前,唐安南却躺在下面一动不动。

这让红雀更加心里有所顾忌。

黑跑者就站在屋顶上,眼睛死瞪着她。

“这就是把你伤到的丫头?也不过如此,我那一脚怕是都要她的命了。”

还以为是一个多厉害的人,看来不过是一个运气好跑得快,武功还不高的人罢了。

红雀不肯大意,远远的架着弓弩对着唐安南,只要她有所动作,自己立马就射杀。

螳螂确实起不来,那一脚踢的实在太狠,一口气憋的胸口生疼,人也紧张到了极致,单薄的手背上,青筋一根一根的竖了起来,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如果现在想不到办法的话,恐怕自己事要交代在这里了。

说起来好像怪自己跑得太快了,后面那俩丫头追的没有这么快。他们虽然轻功很厉害,可若是想单独的跟上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难不成今日必要交代在这里了。

眼瞅着快要靠近自己的刺客,手中的铁钉已经准备好。

上进而来的刺客后面跟着的是罗雀,楼顶上还有一个黑袍者,时刻盯着自己。

如果想要全身而退,就必须先迷惑他们的眼睛。

她微微闭了一下眼,全神贯注地想象着一整张织成的大网,铺天盖地的向他压过来。漆黑的夜晚当中没有一丝人一直透露着点点寒光。

心中的那一点担惊受怕,立刻训练有素的转换成战栗的兴奋。

刺客一刀挥下,她冷眼相看。

被他那双犹如地狱爬出来,一般的眼眸狠狠一顿之后,居然有片刻的停留。

不好,有破绽。

作为一个刺客最忌讳的就是在敌人面前露出破绽,特别是在这种有能力杀了你的对手面前漏出破绽,那么面对你的只有一死。

果然下一刻只觉得喉咙一凉,鲜血喷薄而出。

唐安南手掌将自己支撑起来,成半蹲姿势,犹如一头即将冲刺的野豹。

红雀不再犹豫,箭弩而下。

黑跑者死死盯着刚才的动作,太快了!

不是他在夸奖这个人,实在是因为唐安南刚才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没有见过一个比唐安南速度更快的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