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68章:霍普

我的书架

第68章:霍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霍明臻原本已经不抱多大的希望,可是,唐安南对他的起死回生让自己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的医术很高明啊。”霍明臻称赞她,不是也很感激她,“阿衡身体不好,要是这孩子就这么去了,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留住她。”

唐安南沉默,眼瞅着霍长泽,而他只是摇摇头:“兄长,既然他没事了,是否去告诉父亲?”

这才想起来,离北王因为小孙儿的事,已经越来越白头了,所有人,包括他,都以为小世子没救了。

唐安南:“如今小世子,转危为安,也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只是小世子如今这么小,为何不在他的旁边多派些人手呢?”

霍长泽叹了口气,眼神微动,霍明臻明白她的意思,可是他们已经回来了:“唐小姐,这里不是离北,是庆都。”

唐安南立刻心知肚明。

确实,这里是庆都,他们不能带过多的人会来,将士都在军营里,能派来守卫王府的也就那么些人,否则会被人说不怀好意。

江杜衡脸贴着小世子,眼中泪水,皆是欣喜。

“我现在还不知道小世子叫什么呢!?”唐安南见他们一直叫小世子,也没说什么名字。

霍长泽道:“孩子刚出生不久,嫂嫂便启程回庆都了,这名字向来都是族中长辈们选好的,可是………”

霍明臻接上来:“我们还没来得及给它取名字呢!”

没取名字,唐安南捏着他的小手手,软乎乎的,这么一动,本来哭哭啼啼地小世子转头看着她,噙着泪水,只是微微哽咽着哭,可是那大大的眼睛里满怀着笑容,这是骗不了人的。

“要不,就叫霍普吧!”唐安南突然想到一个名字,就脱口而出。

“霍普?那个字?”霍长泽没听懂她意思。

“濮?”江杜衡也没听懂她说的那个字,试探问道。

“普通的普。”

霍明臻一愣:“普通的普?”

一时间竟不知她为何要说这个名字。

小钗见状,接上话来:“小姐,这个名字是有什么深意吗?”

“我在回来之前,在西南的山村,曾经来过一个人,他是一个人来这里游历的,是西洋人。”

霍明臻想起来,之前确实有不少西洋人横渡,到他们这里来交流文化,也许是有人越过了他们到处乱走,许是在西南处碰见了她。

唐安南继续说道:“他给了我一本书,教了我习了几个字,不过是他们的西洋文字。”

霍长泽挑眉一笑:“这么说来的话,你还懂西洋文了?”

“算是吧。”谁知道这里的西洋人说的是什么语言呢?

“它里面有一本书讲了一个字,应该是一个名字,不过也是一种寓意,名为“ Hope”,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希望的意思。”

霍明臻跟着她念了句:“ Hope,霍普?你是说这个名字代表的是希望的意思?”

唐安南立刻点点头:“不错,就是希望的意思,别人大概不懂,但是我现在已经解释给你们听了,当然我只是提个建议,毕竟这名字还是得父母来取。”

江杜衡抱着小世子面色柔和地看着她:“就叫霍普吧,这个名字很好听,我的儿子我只要他平平安安的长大就可以了,白白胖胖,充满希望。有什么能比她平安长大更为重要呢?”

霍明臻一向听从江杜衡,既然她已经选择了这个名字,那么自己自然是要同意的:“也对,没有什么比希望更值得珍贵的。”

“只是…… ”她睁开眼 ,欲言又止地解释道,“我能否拜托你们一件事呢?”

“你说。”江杜衡现在心情很好,之前说话有些难听,也不过是因为见到自己儿子那副模样,却药石无医,心痛难以。

现在儿子已经好好的在这了,那便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只是个要求而已,你要什么我现在都给你。”

小钗汗颜,唉,这世子妃总是这样。

唐安南便放心说道:“我希望我今天救了小世子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小世子是被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医所救。”

“为什么?”小钗不明白,每个人都在说小姐是高攀了离北王家,即使是离北王家不行了,也轮不到一个尚书府的人高嫁过去,“这件事若是传出去了,旁人也会对小姐你多看一眼的。为何不让说啊?”

“你傻吗?”坠子磕了一下她的头,“小姐这是不想把麻烦惹上身。”

“对。”霍长泽点头,“如今,时机不成熟,若是让人知道,更重要的是雀楼的人,若是他们知道安南有办法救得了人,那下一次便会不计代价的杀了她,我们防得了一次,防不了第二次,第三次,总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

“没错。”唐安南点头,“若是下一次他们的目标又放在小世子身上来的不及时,恐怕就危险了。”

“那……这次的功劳可就要归咎在那个来路不明的神医身上。”江杜衡脸上堆着笑容,“这个你可愿意了?”

“自然是肯的。”又回头看着霍长泽,“而且这个神医不仅救了小世子,还救了霍长泽。”

说着目光投向他的腿上。

“想不到我未来的夫人还是挺关心我的,不过你有把握吗?”霍长泽并非不是相信他,而是自己治腿。确实没那么容易。

“我肯定有把握啊。”唐安南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会治好他的腿的,我会在秋猎之前把他的腿治好。”

“你还知道秋猎!?”霍明臻无奈的摇头,似乎并未想到自己,这个弟媳好像比他们想象的要聪明得多,“邱烈的事情才刚刚决定,只有朝中大臣尚且可治,你身为后宅中人,是怎么会知道的呢?”

唐安南低头一笑:“世子,只当是有些人口风不紧吧。”

可不就是从她那个便宜爹书房里偷听来的吗?

这即将要发生的秋猎,可不是件小事,在这里面发生的事情可多了去了。

比如,秋猎之后马上就要被立为储君的皇子,都在这场战疫中拉开帷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