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72章:真相

我的书架

第72章:真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霍长泽不再看他,也不看唐安南,只是用手指缓缓地拨正茶盏,唇语道:“稍安勿躁。”

看来是的了。

楚王如坐针毡,接着听见太后问道:“天子在此,巡防严谨,怎么会好端端的溺死了个人?”

锦衣卫道:“回禀太后,微臣第一时间就派人将尸首抬走,待仵作检查,稍后便知详情。”

“此话怎讲?”青帝病了有些日子了,眉宇间不见君王威严,只见阴郁之色,他说,“难道是他的死另有蹊跷?”

锦衣卫道:“捞上来的时候,浑身淤青,分明挨过拳脚,小德子身为宫中的宦官,仅仅是陛下身边的近身太监,他若是死前遭受过毒打,只怕这凶手图谋不小啊,陛下。”

“呵呵。”青帝不怒反笑,撑着桌案站起身来,“朕今日才出宫呢,还没走多远呢,这有人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今日,太子没来,说是八大营事务繁忙,这时间太紧,眼下还未曾赶过来。

“陛下。”范兴朝出列而跪,“此人若是另有所谋,岂敢这样潦草行事?这小德子平素只是出宫采纳,若是惹上私人恩怨,也未尝不可能呢?”

阁老刚才且端坐不动,现下听闻范兴朝开口,却说:“此言差矣,这胆敢在御前下手,这分明就是将陛下与群臣不放在眼中宫外,只是寻常百姓,任谁有这个胆子呢?”

唐安南稳坐不动,盯着霍长泽的同时,心下百转。

坠子看着小姐这般模样,就知跟二公子脱不了干系,彼时,世子和王爷都不在这里。

群臣不敢乱动,可太后却以危险为由,让各家家眷都到后面呆着,这分明就是不想让他们这些人听见后面要讨论的事。

青帝却要去看看小德子溺死的地方。

唐安南借着这个空档,把霍长泽拉过来:“你们做了什么?”

楚王惊慌失措:“你说什么呢?”

他不认识唐安南,却认得她身上的衣服,粉蓝色的广袖流仙裙,这是霍长泽家里的东西,当时他求了好久都没有求过来送人,彼时却穿在这个女人身上,之前就听闻霍常泽下了高价聘礼给他的未婚妻,想来就是她了。

“发生什么事了赶紧说吧,现在可不是耽误的时候。”唐安南略感头疼,只觉得这件事跟这楚王这脱不了干系,“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楚王破罐子破摔了:“行了行了,你也别问了,我告诉你吧。”

眼下多个人想办法总比他们两个要的好。

“我之前庄子,里头养了个女子,打算自个收着呢,结果被小德子那个阉人拿去孝敬给顾清安那个阉贼,我心里不高兴那小娘子养的细皮嫩肉的,可比几年前更可人了,我心下恨死这阉人了,这狗贼横刀夺爱,坏了我一张好姻缘,我就想了个法子。”

唐安南:“你想的法子,就是把人给打死吗?”

“不不不!”楚王连忙解释,“我们就是把他打一顿,打一顿这个也不算过分吧。”

“可现在人已经死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霍长泽道:“此事略有蹊跷。”虽说他们是真的打了小德子,那是绝对没有杀了他。

晨阳将小德子拖去林子之时,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从开宴送菜的内宦和寻换房巡查的人就能路过。

今日在座,皆是权贵,中间有人离席换衣吃茶去恭房。或者先行离开者根本记不过来。随行的军士与这内宦官之间。皆有行走之权,任何人只要在一炷香的空隙间给他一脚,立刻就会溺死在池中。

眼下纵观局势,最棘手的不是如何解释小德子身上的淤青,而是做锦衣卫已然带走的风向,明明是一桩杀人案,却反而变作了谋反案。

“我们的确是收拾了的,但绝对没有杀的,这中间肯定有人还会去过,按理说,小德子他的仇家不在少数,但有人却计算好了时间,他似乎就像是知道我们会揍他一顿,选择我们离开的时间之后将他踹了下去,溺死在了池中,却反将这件事情安在了我们的头上,现在锦衣卫还将这桩杀人案变成了谋反案,事情很棘手。”

唐安南扶额叹气:“我说你们要收拾人也别这么明目张胆好吧。”

中间楚王离席,那么明显,你当他们都是瞎子吗?

“如今陛下病重,这太医院是否束手无策?”

楚王点头:“没错,皇兄已经病了很久了,药师无义现在他医院也束手无策何时会驭龙宾天,谁也预料不到,可现在这件事情一发生太突然了……”

如今太子也不在这里,八大姨那边的事情很棘手,暂时还解决不过来,否则太子听闻这件事立马就会赶回来。

“太子……太子跟你的关系怎么样?”唐安南心头直跳,只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还好吧,关系也还不错。”

这件事思虑不周,恐怕会有事发生。

事发突然。谁也预料不到太子此刻没有在这里,任谁也想不到后面会发生什么。

但是现在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陛下……除了太子一个子嗣以外没有其他孩子,而除了太子以外第一顺位继承人就是这楚王了。

“恐怕今日这是迫在眉睫住,楚王,此事来势汹汹,已经火烧眉毛,不能再烧了。”

“那那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啊!”

唐安南思虑片刻:“楚王殿下,你先过去先陪着陛下,尽量少说话,把你的情绪都藏起来,莫要让人瞧得出破绽来。”

“好……”楚王不知为何,但是一看霍长泽也没说话,想来是有办法的。

“你可有办法?”

霍长泽明白,她故意支开楚王,应该是有什么事要说。

唐安南道:“楚王或许没这个心思,但是别人就不会这么想了。”

“什么意思?”霍长泽沉声道,“难道这中间还有什么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吗?”

“你想想,如今陛下病重,太医院束手无策,要是无意任,谁也回天乏力,但太子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如今太子却仍旧走不开,说明有人不想让太子回来,惹得一身骚,与其如此,倒不如先呆在八大营,好好做自己的事。”

“但是躲起来也不是一个明智之举,陛下……”霍长泽恼怒,“安南,现在怎么办?”

“楚王是当今陛下的弟弟,你觉得除了太子,还有谁会继承这个皇位呢?”

霍长泽道:“我虽然与楚王走得近,但不代表我们家就是支持楚王的,相反我们只支持陛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