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73章:承认

我的书架

第73章:承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安南摇头:“你现在这样想已经没有用了这件事情一旦发生,陛下……一个人生病之后,他的神经是很脆弱的,任何的打击都可能让他想到极端,单凭这一次恐怕,会更加忌惮病重的离北王府了。”

霍长泽脸色苍白,他们离北王家本就已经是如履薄冰。那现在这把火就绝对不能烧到楚王身上。

若是太子在被害。霍家若是再被疑心牵连皇位大统,那么离北的兵马就是他们霍家的斩头刀。

姗姗来迟的霍长泽,忽然摔了茶盏,叮当一声,以来各方侧面。

唐慎也盯着这个即将成为她女婿的人,这是闹哪样?

在座这人谁不是低声下气不敢吭声,就是怕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他这一身动作反倒是把这火烧到他身上去了。

楚王忐忑不安地看着他:“长…长泽,你这是……”

霍长泽突然从地上站起来,踉跄了几步,还是站起来走到御前跪下来,道:“陛下,微臣不敢有所欺瞒,人是我叫人打的。”

青帝盯着他:“他一个宫中的宦官与你有什么过节,至于下这么重的狠手吗?”

锦衣卫见此也侧目而视:“霍大人,此事事关重大可万,不该为着什么私情替人包揽罪责。”

“这算什么大事呢?”霍长泽轻狂说道,“况且微臣不以为罪,况且一个轻狂的阉人,打死又如何?我对着这个目中无人的狗奴才难道也是打不得,还要忍气吞声吗?”

“二公子您是这般动怒,怕不是一般的仇怨吧,只是这小德子平日里与你也并无来往,至于这么生气,要把人给打死吗?”阁老说道,凡说一句话便将这罪责变成了打死一个人。

“阁老,您有所不知。”说,“前些日子,我这腿伤越发严重,却还是想骑马去这校场瞅瞅,谁知这狗东西坐着叫堵了我的路,我这腿行驶不方便,我又看他那般声势浩大,还以为是宫中的顾公公呢。我不过斥责了他几句,他竟然口出狂言男子汉大丈夫,竟将一个阉人当街羞辱,这口气换作旁人,怕是也忍不下去吧。”

顾清安还在这里侍奉,满座的人听着他一口一个阉人,我不替他释恨,谁都知这宫中的阉人,是不可轻易得罪的。。

青帝咳咳几声,太后却说:“仅凭如此,便动辄杀人,也非君子之举。”

这顾清安也会接话,轻易就跪下来,眼中不知何时挤了几滴泪,“这宫中的奴婢们都是见面,哪能同二公子相比的,太后慈心便是天眷,小德子平素宠惯失德行,遇着朝中的武官竟不知礼数,得了二公子,教导也不知悔改,全怪奴婢教子不慎,还望二公子便不再追究吧。”

他讲的倒是这般委屈求全。

这些年太后礼佛对杀生之事,很是不喜,于是对青帝说道:“陛下自古以来,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或常则这般狂浪,与其与你都不能就此了断更何况货架,一门皆是忠良,离北王将儿子送到我们跟前养着,若是惯的不知天高地厚,怕是日后也很难对……愧对离北王的嘱咐啊。”

锦衣卫有些僵硬,不肯将此事就此轻易翻过,于是说:“二公子素来云楚定下就好,做了这样的事情,殿下怕是……”

“陛下微臣有话还未说完,人虽然是我打的,可却不是我杀的原先本来就只是想着,教训他一顿变好了,杀一个人尚且可以平息怒火,但是杀人终究有违法律,考虑便不可随意杀人,所以今日托人毒打,楚王殿下也是悄悄瞧,出了端倪便尾随着在下,说起来还是救了小德子一命,楚王殿下在旁引教微臣,就算再大的怒火,也不能抹了殿下的面子吧?故而放了小德子,一马至于人是如何溺死的,微臣也倍感奇怪,莫不是谁要替我泄恨,做了这等不知轻重的事情。”

而后又转头对锦衣卫说道:“隆大人,锦衣卫平日严谨流畅,今日这人就躺在路边,却能躲过巡查掉入池中溺死,兴许是他自己不小心蒙着头找不准方向,自个儿滚下去的吧。”

唐安南缓了口气这样说下来的话,就算他们有罪责想加在霍长泽身上,那也没那么容易啊。只是今日这事确实来的蹊跷,好端端的人怎么就掉下去了。

巡查的人也不少,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就好像是故意看着他掉下去了一样。

范兴朝道:“说起来也是这么大个人掉池中,仅因为今日来来回回巡查的人不少,竟丝毫没有察觉。今日这端午节宴会之中,混入什么刺客锦衣卫,怕是也没什么差距吧。”

看来,这范兴朝,不愧是一代名臣,她是断断不会冤枉一个人。

锦衣卫哪里再敢趟这趟浑水。慌不失迭地叩了几个头:“陛下锦衣卫,今日也是无可奈何您交替巡查,换房也要来回巡查,不敢有一丝懈怠,还请陛下明察。”

“八大营也不感谢的来回交替,但是这交替之间的时间是固定的,若有人记住了,这交替时间拿捏住了,找到其中的空档,趁机杀了小德子也说不定。”

“事实上也可以说是宫中宦官的思察应该细查,这小德子到底有多少人有过仇怨,才可知晓这其中的内情。”

“查!”清帝冷笑,却又盯着那一直躲在后帘的人,随即怒不可遏的将茶杯扔在跪下之人的脚边,“人在你们眼皮子底下死了,你们一个个的不想自省,只想怎么推卸责任,朕竟然会把安危交于你们这群人手中。”

青帝喉间沙哑眼唇再次狂咳嗽起来,就像是怒火攻心撑着桌子向后仰了去。

“陛下!”

太后站起来,旁边的宫娥尖叫惊呼,这席间瞬间就乱了。

“传太医!”太后转而盯着霍长泽,眼神中带着杀气,而又只能遮掩住,贵妃连忙过来扶着陛下,“陛下,陛下,你别睡过去!”

唐安南盯着他们,看着这场闹剧就此收场,这个皇帝做的也是没那么容易,被手下的人气成这副模样,却又只能忍气吞声。

这个太后无论是太后还是谁,看起来都不是一副省油的灯,一个个的都想着从这皇帝手里拿捏到好处,可是哪有这么容易。

要是真如她猜测的那样,太子出事,首先受益的就是这个楚王殿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