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74章:兰佐

我的书架

第74章:兰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王再见到霍长泽时,跟见着亲娘一般:“真是吓死我了,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霍长泽:“陛下可有对你说什么吗?”

楚王摇头,只让人赶紧去拿点心来,饿的慌,两人就站在西院的长廊之下,看着那殿堂内灯火通明:“已经派人去通知太子了,太子忙完了事马上就过来,实在是抽不开身。”

也不知是否故意在这的时候,太子居然被忙得抽不开身。谁会信?

“陛下要是醒了,肯定还会传你的。”楚王有些懊恼,“我不过就是想收拾个人,怎么就死了,真是倒霉。”

这事还这事还真不好说。

小德子身为顾清安身边最得意的宠儿,既然是跟着那老太监做了不少事儿,若是有人真的蓄意谋害小德子的命。

他又是怎么这么凑巧的撞上了楚王的殴打。

若非不是蓄意谋害小德子的性命,临时起意杀他,可若是给他解开绳索,不是获利更大吗?

“这顾清安和锦衣卫反应也很迅速啊,人既然已经死了,索性用到底就能栽到你们身上,一石二鸟。”唐安南缓缓走过来,看着他们愁云满布的样子,心里不知是生气还是无奈。

楚王看了一眼唐安南:“刚才是你出的主意吗?”

唐安南点头。

“隆正青和顾清安,这两个人想必跟你们都不对付吧,我进来之前也是听到了一些事情的,你看如今这形势对你们很不利,这人若是被查出来是怎么死的,无论与你们有关还是无关,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牵连。”

毕竟是因为你们对他的毒打导致了别人对他的谋害,间接之下也是导致了小德子的死亡。

楚王急了:“怎么他那样对我?我打他一顿他死了我还要负责吗?他不过是个奴才。”

“楚王殿下,奴才又如何?”唐安南波澜不惊的看着他,“即便是个奴才,那也是陛下身边侍候的,您这样做可不就是在打陛下的脸吗?”

“这……”楚王向来只喜欢寻欢作乐,哪里懂得这中间的是霍长泽今日也是不小心被人算计。

换做以往哪里会想到这么多呢?

“对了,陛下进来还传人侍寝吗?”霍长泽不经意问道,顺便看了一眼唐安南,唐安南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是若有所思地盯着楚王。

“传啊。”楚王不假思索地回道,“进来那个王佳敏,王家的小姐,太后也是看在眼里,喜欢的很。”

喜欢?

太后怎么会喜欢一个她?看来只是喜欢她肚子里尚未出生的孩子吧,也不知道这个王家女是否怀孕。

此刻天色已暗,却无人敢走,全都立在廊下,三五成群,等着青帝醒过来。

唐慎太长时间没见到自己的女儿,唐子墨见唐安南过来,立刻脸色一变:“父亲,你看那唐安南,别人都在这里等着,他却到处乱跑,生怕不知道我们家出了一个离别王家的儿媳妇。”

唐慎也是脸色难看,可介于这么多人还是不敢说,只能眼神示意她过来。

“尚书大人有什么事吗?”

唐慎沉声道:“你不知道如今陛下病重,你到处乱跑什么?”

“我哪里乱跑了?”

唐兮雅见状:“父亲这里是皇宫,还是莫要……”她本意是想劝阻,可谁知自己的父亲并不待见,“给我站在这里别乱跑,现在皇宫形势紧张,你莫不是想连累我们?”

唐兮雅心里头也不高兴,也不知怎么的,这唐安南一回来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变了卦。

本以为今日便会谈论这太子妃的事,可谁知发生了杀人案,陛下也被气得发了病,如今算是要搁置了。

那么唯一剩下的机会就是秋猎了。

“妹妹莫不是去找二公子了?”唐兮雅假装好意在旁询问,但唐安南丝毫没有要理她的意思。

显得唐兮雅有些尴尬。

唐慎。也不好在这么多人当中发脾气,只能微微压低声音,带着生气的语气说道:“你姐姐在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尚书大人。”唐安南回头,“所有人都在这里等着,陛下醒过来,她却在这里不断的询问我,问这问那的,您觉得合适吗?”

“你!”

“莫不是尚书大人觉得,她的话比陛下更重要?”唐安南直接将罪名安插到陛下头上,唐兮雅脸色一白,她怎么敢跟陛下来比呢?

连忙闭上嘴不再吭声。

唐慎也被堵的说不出话。

哥真的面对这么多人,还是不敢有多放肆,只能堪堪闭嘴。

没过多久,太子便来了,头也不回地进到这西苑房内。

唐安南回头只看了眼楚王,楚王表情上也是紧张,更多的是有些做贼心虚。

人毕竟是他让人去打的,还因此连累了霍长泽。

聂鸿飞中途出了苑,回来时变得太后之命,直接进屋内候着,又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忽然看见,太子的近卫从偏门里领进一个杂役。

“那是什么?”霍长泽问道。

“不知道哎!”楚王看了眼,“这衣服应该是杂役吧,不过这西院的杂役不是很多,他们领个杂役来干什么?”

随后,楚王借着灯笼的光,眼尖的看见这杂役的面目相容,不知为何心里突突直跳,一股不妙的揣测萦绕不散。

回头看了一眼霍长泽:“我好像有种不好的预感?”

唐安南直接用异能将眼中的视力加深几分:“长得挺眉目清秀的,是个杂役吗?”

好像不太对劲。

又过了半晌,顾清安跨出门来高声说道:“传萧兰佐,速来觐见!”

楚王顿时撑不住,眼睛瞪大双眼直视那个人,手指堪堪的指着,“他…他他他……他怎么会在这里啊?”

“那是什么人?”

唐安南下意识的向旁边人一询问,旁边是位女子。见状淡淡的说道:“萧家第八子,萧兰佐。”

“啊?”

唐安南回头看着替他解释的女子不太像是家眷,倒像是上帝的将军。

“萧兰佐?”

“你不知道吗?”说话的人是芈越英,青云国唯一的女将军,“他可是贤王妃收养的儿子啊,算起来年纪应该跟小姐你差不多吧,不对,应该比你大一点,十几岁左右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