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75章:妹妹

我的书架

第75章:妹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安南说了句,“这位小姐,我的年纪也才13岁左右吧。”

芈越英呵呵一笑,丝毫不关心这是什么地方:“我知道你看起来很小。我只是告诉你他是谁。”

萧兰佐…贤王妃?

看着群臣顿时鼎沸,议论生倍起,就知道这个人身份很不一般。

唐安南问:“这个人,是做了什么吗?为何周遭的人都在议论他?”

芈越英很意外:“我都告诉你了,他是贤王妃收养的儿子,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唐安南摇头。

确实不知。

“不知道没关系,很快你就知道了。”芈越英看着萧兰佐进去的身影,“不出所料,这件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

“怎么回事?”楚王顿时六神无主,“难道是又查出了什么吗?长泽,这个人可不对付,当年贤王和贤王妃一死,他就入了诏狱,如今的太后也是看在贤王妃的面上,才让他留住一条性命,他如今也不该让他出来呀!”

霍长泽不说话,只把目光移向门口,紧紧盯着,不出半炷香的时间。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个人。

时隔八年。

此人发已长锤,木簪束发,并不带冠,陈旧的衣衫遮住手腕,延伸出来的是如同白瓷一般的色泽。

但这人走出来之后,楚王手里的茶盏先是滚掉了。

芈越英也是瞪着眼看他,本来戏谑的表情立刻变得呆滞。

慢慢一回头:“霍长泽可没有告诉我,他…他长这个模样……”

霍长泽拇指微扣。

萧兰佐从廊前而过,两人交错的瞬间,霍长泽冷漠的看着这人。电光火石之中,对上一双记忆犹深的眼。

唐安南也盯着他,萧兰佐见到她的容貌之后,居然有片刻的停留。

随即便掩饰住脸上的震惊,一闪而过。

唐安南看着这人,他的眼生的狭长眼尾上挑勾出薄淡的弧度,内眼含光,在灯笼昏忙的光线中如如藏遗星。

只是匆匆一瞬。似乎勾起了笑意,可是那样,但擦肩而过之后,就像夜里无迹可寻的风,又薄又冷。

唐安南察觉他在盯着自己,虽然没有那么刻意,可是眼神错不了。

萧兰佐随之入内,跪在帘帐之外

青帝半倚在床头,太子就在一旁,太后也端坐在床边,顾清安捧着汤药,稍稍退后了些许,露出他的身影。

青帝强行打起精神,看着眼前这个人:“锦衣卫和八大营的巡查说看见你的杂役出现在池边,朕问你,他在那里干什么?”

萧兰佐说道:“回禀陛下,他是在等大内的德公公。”

“那他是得了谁的命令?”

萧兰佐顿了顿:“回禀陛下,是罪臣的命令。”

青帝咳了几声:“你被幽禁起来之后,每月自有大内播发吃穿用,你怎么会与小德子有了关系?”

“回禀陛下,承蒙陛下垂爱,准许罪臣面壁思过,不仅是以圣恩还赐予饭食,只是近些日子,罪臣风寒缠身,还和着早些年的旧疾在一起,每日越发难以起身。”说到此处似乎有些伤感,“大内虽然每日每月都播了饭食,却没有药物,惠叔见我可怜,便央求了出宫采办的德公公,为这次向大内讨了一些药物,便有了此次罪臣托惠叔求一求德公公为罪,臣置办些浮游灯。”

“你家中已然无人!”太后问,“你拿祈福用的浮游灯做什么?”

“醉臣自知罪责滔天,难以宽恕,但是这心里仍旧知道王府大火之际,却未找到罪臣的妹妹尸骨,想来一定被人救出,想着为妹妹诵经祈福,让罪臣早日找到妹妹,好让母亲放心。也为天坑鹰猎之中那些忠烈的战士们,日日诵经,赎罪。”萧兰佐说的虔诚,又道,“罪臣按照昔日母亲所教,种了些菜蔬在院子当中,委托惠叔鬻于早市,撰写生计的钱财,想着罪臣病已如此,与其拿钱买药,不如换灯祈福。”

太后长叹:“你是个好孩子,这么久了还想着你妹妹,故人有罪,却也不是罪无可恕。”

青帝疲倦:“小德子如今已经死了,你可知他素来与什么人有过过节?”

萧兰佐摇头,低声说:“罪臣虽是斗胆托德公公买灯,却从未与德公公见过面,所以并不知道其中干系缘由。”

“那他评论里就有没有提过什么?”青帝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萧兰佐依旧是跪着摇头:“灰烬陛下,这德公公平日出宫皆是采办,行程忙碌,都是打发身边伺候的人见罪臣。”

青帝听到此处,似是自嘲,瞥了眼泥塑木雕般的顾清安。

又接着说道:“但只有一回,小人在轿子前迎接之时,听着德公公与左右说什么殿下恼羞成怒,要寻他麻烦,小人当时着急把置办灯的钱交给德公公,故而凑近了许多,只是德公公纳日事务繁忙,便让小人今日来西苑等着他,这才有了锦衣卫见到罪臣在池边徘徊一事。”

顾清安立刻说:“你可听清楚了,是“殿下”,而不是旁的什么人?”

萧兰佐连连摇头:“不敢期瞒陛下,那日之事,见着小人的人有许多,只要稍微一问,便知小人有没有说假话。”

遭了!

唐安南耳目清楚,自然听见里面谈话内容,本以为万无一失,谁知道杀出个回马枪了。

这个萧兰佐,看起来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说什么找妹妹,都是假的。

芈越英见她脸色铁青,以为哪里不舒服:“怎么了?你身体可有什么不适吗?”

唐安南摇头:“没有。只是突然觉得,这个萧兰佐,好像不太简单。”

芈越英嗤笑一声:“他当然不简单了,贤王、贤王妃还有,天坑鹰猎里面10万将士的鲜血,都可是栽在他的手里,还有贤王妃那刚出世的孩子,也葬身在火海之中。”

“孩子?”唐安南看着她感叹模样,想着刚才里面萧兰佐说的那个妹妹,芈越英点点头,“对呀,孩子很小很小的一个孩子,都还没有过满月酒呢。”

如果这个萧兰佐是贤王妃收养的,那说起来贤王妃的那个孩子,还真算得上是他的妹妹。

不过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实在是看不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