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76章:眼熟

我的书架

第76章:眼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是不对呀,他现在才十几岁,最多不过成年的十七八岁。

贤王妃他们是什么时候死的呢?

也应该是几年前吧。

听容嬷嬷说这他们住的那个宅子原本是给贤王和贤王妃的,应该是八年前吧。

是正要举家搬迁之时,府里出了意外,天坑鹰猎的十万将士,全军覆没。

8年前,萧兰佐也不过是一个稚子,他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如何能搅动风云呢?

这是所有的错都归咎在一个孩子身上了吗?

太子见状:“父皇,这小德子命不足惜,若真是阴着思愿杀了他,那倒也罢了,但现在只怕是事情没那么简单,父皇出宫的日子少,但小德子出宫的日子多,为何这下手之人不挑别的日子,单单非在今天呢?更何况今日儿臣在军营之中脱不开身。”

太后用巾帕掩盖住口鼻,倾身过去:“陛下小德子之死到底有没有预谋?且不能听霍长泽一面之词,此案就发生在剩下几步开外,若真如此人所言,这个殿下怕是要了他的命,霍长泽又何必百般为他搪塞开脱呢?”

青帝忽然猛地咳嗽起来,他拨开顾清安的手,自己用帕子擦拭了血迹,谁也不看:“远秋是我弟弟,也是你的皇叔,他什么脾气,朕最明白案子既然已经如此,就让隆正青结了吧,全系小德子狗仗人势,僭越礼法,惹人妒忌所致,也罚长泽在府中禁足一月,隆正青和聂鸿飞…罚俸禄三个月。”

“这……”顾清安看向太后又看向太子。

太后不说话,太子也自顾自的想着。

青帝便望向太后言辞诚恳:“母后如今正值,多事之秋,边境也是动荡之日,秋季将近,边垂部,互市之间的摩擦日渐增多,哪一边都需要安定军心,此刻追查若是牵连众多恐伤了边陲,这苦的就只能是黎明百姓了,此案不宜久拖,唯恐伤了人心,莫要因为一个人,伤了整个面的心。”

太后连忙露出关切之色,替青帝掖了掖被子:“陛下说的是,不过依照哀家的意思来看,这萧兰佐一心悔改,是个可用的孩子。”

“他既然身子不好,怕是也当不了什么拆指,还是安心待在桃花源中静养吧。”

太后缓缓放下手来,说:“话虽如此陛下也说的在理,可这人已经出来了,再这么无缘无故的打发回去,难免惹人猜忌,那岂不是与皇上所求背道而驰,更何况今日他是当着众大臣之面出现在此。”

青帝不好推辞,只能笑了笑,转头对萧兰佐说:“太后便是爱重了你,日后可要铭记于心,就去锦衣卫吧,你身子弱,那里轻重有所不同,自然有你能做的事。”

萧兰佐扣了头,谢了隆恩,便出去了。

待人都离开之后,青帝不在床沿,将适才喝下的药尽数呕了出来,他盖在手上的被子已经被拧巴,就把屋内灯烛昏暗,他却面色发青,已是重病之态,命不久矣。

“皇上自打上回并之后,越发夺断专横。”太后走的缓慢,说话的语速也与刚才不同,“重病之人,如何还能操劳国事呢?”

“所谓病来如山倒,太后莫要担心,这陛下也是着急了些。”顾清安说道。

“他果真还是因为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当初哀家选了他也该知足了,这些年你虽然是病者,却也算是尽心尽力。”太后看了看顾清安,“当年,明月公主在府里被烧死的时候,他曾派人去调查死因,这贤王和贤王妃之间,他去参和什么事?”

突然停顿脚步:“莫不是陛下查到了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

顾清安摇头:“陛下近来做事都不如意,这边境哪一家他都畏惧,每每抉择总想着谁也不得罪了去。”

“明月公主当年是准备与霍家结亲的,可谁曾想,那个刚出世的婴孩虽是个女娃娃,却被烧死在里面,那么小,就算找不到尸骨也正常吧。”

毕竟明月公主也算得上是陛下的姐姐。

“但这庆都里面的事儿,到底还是得听您的吩咐。”顾清安说,“等过些日子,这王家娘娘得了子,太后便无需再担忧了。”

太后回眸,意味深长的说道:“王家女得子之前,陛下的身体还需得你日日照看着,可莫要偏差了些。”

“得了太后之力,奴婢可仔细着呢。”顾清安说道。

唐安南是看着萧兰佐出来的。

正如芈越英所说,他看起来就不像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萧兰佐出来之际,外面的人散的差不多了,却仍旧看见进去之前一眼回眸的那个女子。

“那个穿粉色裙子的人是哪家的小姐?”

旁边有侍卫,见着粉蓝色裙子的女子之后说道:“是尚书府唐慎家的女儿——唐安南,如今霍长泽的未婚妻。”

萧兰佐眼眸微动:“都长这么大了。”

侍卫见状:“公子,可是认识听闻这唐二小姐是一直养在外头的,最近才接回来。”

萧兰佐摇头,一笑:“我怎么可能会认识呢?不过是觉得这唐小姐长得有些眼熟罢了。”

眼见着,被人扶着的霍长泽:“禁军不是废了吗?”看他这样子分明是没有落下功夫,脚上的伤也是假的。

只怕是力道不好交手,之前能拉开大弓,而今只怕是力气,更甚不到万不得已,不得轻易交手。

二人都打算离开。

却不防着那快要转过街角的人,突然立马掉头,直直的对着他打马而来。

萧兰佐看着霍长泽,不躲也不让,就这么马到跟前猛的擦过他,嗅跑被风鼓动起来,片刻之后又沉下去。

“你在这里干什么?这个案子与你有什么关系?”霍长泽的马,绕着他转了一圈之后,又问,“刚才进去之前一直盯着安南做什么?”

“与我没有关系。”萧兰佐又对他笑,“却是与二公子干系大者。”

“我在问你盯着安南做什么?”

萧兰佐笑而不语。

霍长泽继续道:“我看见你进去之前和出来之后的眼神一直都在安南的身上,你还向旁人询问了他是谁,怎么你不会觉得看谁都像是你妹妹吧。”

“那倒不至于。”萧兰佐冷淡说道,“毕竟我妹妹已经葬身火海,怎么可能还能找到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