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81章:石祺

我的书架

第81章:石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也对 。”聂鸿志体恤说道,“你久不在庆都,在外游学,也是正常。”

也不知是谁开了头,说着在座都是饱读诗书之辈,大伙皆是知廉耻、懂律法之人,断然不能就这样坐视不理。

便想着群情激昂,同大伙一同面贵明理堂,求皇上收回成命,严惩萧兰佐。

聂鸿志又同他们说些话,他们便下去。

蓝绍祺回来时紧张,边唤了些酥软易入口的肉食,却在等待之时,听着楼下下来的容声窃窃私语。

“说什么是濮墨微之,后生之子,不过也是个缩头乌龟吗?瞧他方才连句话也不敢说哪里比得上啊,旁人仁德呢?”

蓝绍祺继续喝茶。只做无声一笑,并不跨出去与人争论,待若是好了片刻,他已经出来,人也散的差不多了。

聂鸿志说:“微之,我送你?”

“不了。”蓝绍祺一笑,“我还有事,需得去老师府上。”

两人拜别,聂鸿志盯着蓝绍祺的背影,冷笑片刻,便离开。

另一头的萧兰佐,刚到锦衣卫的庭院,跨入门槛内,便得了四面八方的注视,那满月充满了锦衣卫,路过时都要瞧上他一眼。

引路的正是惠波,他戴着萧兰佐往值房而去,说:“锦衣卫,分四种人,与你平常见过不一样,一种是民护选拔,兄弟来了锦衣卫,挂着个临时的腰板,虽也免征役,却也没俸禄,第二种是得大内推荐,指挥使大人便是如此了,第三种是军户出身,世袭的那种,第四种术业有专攻,业域奇才,那都是不问出身,陛下钦点而来,这类人很厉害,你以后会遇着的。”

“你以后卫领差职,上册档,就在这里了。”

萧兰佐入内,嘈杂声戛然而止,衣着不同,腰牌不同的锦衣卫接转过头来望着他,房间内顿时陷入诡异的寂静。

“萧兰佐?”翘着腿坐在桌后的男人,推开前面的册子,“原来就是你呀。”

说起来,还是有皇姓之人。

见他身着飞鱼服锦衣卫之中,非与否是非参将品阶以上不能穿的,于是稍稍行礼,说道,“正是在下。”

这人额前垂发,举止行为颇为落拓,摸着下巴笑他:“不愧是明月公主捡回来的,这模样,也算是上乘了。不知道是不是捡回来给那小郡主当童养夫的,就这模样,也不亏。”

在场之人皆是掩面而笑,却又不敢大声。

萧兰佐也丝毫不感觉怪异,只是微微一笑。

说着便把桌上备好的腰牌抛给惠波。

惠波接了牌子递给萧兰佐,说:“兰佐,这是咱们锦衣卫的抚镇大人今日算是专程来给你递牌子的。”

“鄙人石祺。”说着示意萧兰佐看牌子。

萧兰佐翻过牌子,再看石祺。

石祺说:“驯象所,就是你的去处,等会儿惠波带你过去,不过在这之前有些规矩还是要讲给你们听的,咱们锦衣卫的腰牌和那些八大营的牌子军营里的宝贝一样,轮休不当差的时候要收妥当,不可外借,大伙虽分私不同的差职,但那都不是本职,咱们的本职是效忠于陛下,陛下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除了这里头的差事,还有‘耳目’一职位,若是遇着什么大事都需要皇上下令,得有文书和专门的技能妖牌才行,有什么任务并不以我为主也,不是以指挥使大人为主而是抽签决定。懂了吗?”

萧兰佐点头。

“最后还有一事。”石祺说着叉腰转身,“拿了牌子的就是咱们的兄弟,上下一心过去种种恩怨如烟云散,别做那些暗地勾线,做弄兄弟的事情,若是做了已经发现全部吊牌,替名,踹入诏狱严办。”

周昭的目光顿时散开,个个专注在自己事情上。

石祺满意回头,“去吧。”

萧兰佐拜礼,随惠波出了门。

“驯象所,倒也还行。”惠波点点头,“好歹不是什么其他闲杂事。”

驯象所,銮仪卫所属六所之一, 掌设朝象、仪象并饲养象只,以及保管行幸乐、前部乐之乐器。设掌印冠军使满洲一人、掌所事云麾使汉军一人,掌管所内事务。下设东、西二司,各设掌印云麾使满洲一人、掌司事治仪正汉军一人,掌管本司事务。此外,另设闲散云麾使满洲一人、治仪正满洲二人、整仪尉满洲二人, 承办所内各项事务。

“我还以为会是一个更清闲的呢。”萧兰佐笑着说,“却没想到被派去了驯象所。”

连狗都没养过,如今赶鸭子上架去驯象所,也只能说世事难料啊。

俩人还在途中,却听着后边有人快步追来。

惠波回首:“何事?”

追过来的锦衣卫看着萧兰佐,面色凝重:“腰排停掉,他今日不能上差了,速回。”

萧兰佐说:“莫非是宫里又传出了什么新的调令吗?”

“公里尚未传出新的调令,但是国子监在学的三千学生绝食跪请,要陛下收回成命。”

惠波当即变色,看向萧兰佐!

萧兰佐倒是毫不在意,笑了笑之后,便转身回去。

唐安南在梨园倒是睡得舒服,躺在贵妃椅上翻看着话本子。

翠翠从外头回来:“安南,我今日出去见到尚书大人似乎去见了太子。”

他那懒得起身,眼睛盯着话,本子问道:“尚书大人去见太子又怎么了?你哪里看到的?”

尚书大人去见太子很奇怪吗?

翠翠一笑:“没什么,只是跟你说说。”

唐安南侧眸盯着她:“翠翠,你在庆都这么久,是不是路都熟悉了?”

翠翠点头:“开始是跟着容嬷嬷出去熟识路,后来我也可以自己出去,只要记得出去的路,便晓得回来的路。”

唐安南人不住称赞,说:“翠翠,你的记忆力可真好,比我好。”

翠翠连忙摆手:“哪有哪有,我的记忆力就这点用处啊,哪里好了?”

“你这么害怕干什么?”唐安南又继续看着画本,“我只是说你记忆力比较好,我不太喜欢出门以后要买什么东西可能都要你自己出去买了。”

翠翠点头:“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