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85章:难产

我的书架

第85章:难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按照尚书大人的惯性,他一定是向着太子,而太子如今跟太后是一派,所以陛下才会这么着急的想要让天下人都觉得他快死了,必须要选一个储君,然而太子并非良选。”

霍长泽并未听懂他说话的意思:“你这话是想说什么呢?”

“其实我也不太懂。”有一次他去书房偷听到了一件事,那便是尚书大人一定会支持太子登基,到时候太子妃之位,就是唐府唐兮雅所有,“但是有一点很重要,首先太子要能够登基,才可以成为太子妃,如果太子最终不是太子而会被贬为庶人,那么一切都将毫无可能。”

“你怎么会想到陛下会废太子?”霍常泽明白他说了这么多,意思就是陛下要废太子另立新帝吗?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但是我觉得陛下对于太子这个儿子似乎没有那么的喜欢。”

就连她这个外人都能看出来,更别提太子本人了。

就像是昨天在那个房间内,感觉太子都说不上一两句话,最后还是因为太后才接上了一句话,可是陛下似乎也没说两句,也没有接他的话。

太子这么向着太后,陛下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或者有另一种感觉便是,当今太子并非陛下亲生,陛下也有一种想让楚王继位的感觉。

毕竟比起太子来说,楚王倒像是最佳人选,楚王的背后有离北王一家,如今他们身上的伤势都被自己治好的差不多了,那些所谓的谣言也不攻自破。

而离北王一家又与江家关系是亲家。

可以说这几大武门世家,之间都有牵扯的裙带关系,一旦拉拢其中一个,另外的三四个都将一同被拉拢。

太子却一个都没有,太子身后除了太后与陛下,几乎没有武将可愿意支持太子,不晓得是否他真的懦弱还是……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总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尴尬。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青帝病后见不再恭顺地遵从太后旨意,虽皆是些不值一提的日常琐碎,却已经漏了离心的苗头,太后如今坐镇宫中,旁边还有个贵妃,左膀右臂的太监和阁老,想要保他们一家盛权不倒,就必须有个乖顺听话的皇帝。

既然青帝不成了,换一个不就是了。

太后不喜太子,也不喜楚王,不为别的,仅仅是因为这两个人,都已经及冠,不再是羸弱孩童,也不是自己膝下长大的孩子,这样的人登基,怎么能比得上一手养大的皇孙听话。

“今日这事打的是陛下的脸面。”小钗放下茶来,说,“地下的事无巨细,吃穿用度都要经过太后。”

“是了。”唐安南端着茶杯,微微抿了口,“如今陛下想要做一个独断专横的皇帝,怕是不能够了,他如今这么做,大着胆子再向离北王一家示好,既不肯放了萧兰佐,还要保住楚王?”

难!!

岂止是一个难字,可以了断的。

“按理说这皇帝做成这样也是他自己的错。”容嬷嬷进来,见他们在谈论国事,虽说是小姐,可也不好打断。

“小姐,这是国家大事,还是不要随意讨论。”又看着翠翠,中规中矩的坐着,“这旁边还坐着一个翠翠小姐,您这样说怕是不合规矩。”

“嬷嬷。”唐安南放下茶杯,抬眼看着她,“我这不是在为以后做准备吗?你也是知道的,我以后要嫁到离北王家,如今这样也是为以后做了打算。”

容嬷嬷自然懂得这些道理,以后小姐就要与离北王一家共进退,只怕是就要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了。

“小姐,恕我老奴无礼!”容嬷嬷低着头,“今日当着两位小姐的面,也怕是要说一说了。”

坠子微微点头:“容嬷嬷不必多礼,你是从小姐的母亲开始照顾的是老人,说的话虽说难听但也是为小姐好,我们不会说什么的。”

“唉。”容嬷嬷摇头,“两位小姐年纪尚小,大概是不懂这庆都一些大小事。”

唐安南道:“嬷嬷知道什么,不妨直说。”

也免得他们在这里瞎猜。

容嬷嬷说:“当今陛下原本是个庶子,按理说,登基之位断断是轮不到他的,更何况先帝曾有意让明月公主继位,但明月公主已然下嫁给贤王李祯,断断是不能继承皇位的,如今陛下的位置也算是赶鸭子上架,匆匆忙忙定的,那个时候九王夺嫡闹得实在惨烈,先帝的一干子嗣,全都在那场争斗之中,死伤殆尽,几乎活下来的就只剩陛下和楚王,剩下的不是死就是被流放。”

这是自然,太后不会允许任何对陛下有威胁的人,留在这里或者活在这个世上。

即使被流放,估计在中途也是遭遇劫杀,不可能会活着的人。

“可是那个时候,皇后娘娘…不是现在的太后,却突然不知为何再一次出宫,之后回去便怀有身孕,先帝的原配本是明月公主的生母,可却在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小产丢了性命。”

坠子也只觉得可惜,当年的皇后娘娘是多温柔贤德的一个人。如果是她作为如今的太后,想必青帝也不会这么束手束脚当了个傀儡皇帝。

“先帝也跟着去了,当今陛下就顺理成章的继位,可谁知没过多久,贤王府传出来叛乱的消息,那个时候明月公主正值生产之际,天坑鹰猎,十万将士全部覆灭。一场大火,贤王府毁之殆尽。”

唐安南心头一颤,不知为何。只要一说到明月宫主和邪王府的事,总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很压抑。

“那后来呢?”

容嬷嬷叹气:“我家夫人本来与明月公主是闺中密友二人怀孕时间也差不多,都是在临产之际,听闻噩耗,差点难产而死。”

“是…这么吗?”原来,差一点自己就胎死腹中了。

“唉……当今陛下也是无奈呀,太后把持着朝政,根本不不肯归还,如今,怕是就要打起来了。”容嬷嬷说了这么多,就是不想让小姐陷入这场危机。

可是命运从来都不由他人说了算。

唐安南一副接受的面貌:“没关系的,这样一来的话,我就更加确定自己要做什么了。”
sitemap